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顾世节

时间:2016-08-1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顾世节
       这一日晨时,顾公子从昏昏噩噩之中醒来,一缕阳光越入客房,抚其床榻,耀于眼帘,顾公子甚觉眼晃,顿感上下神清气爽,头也不觉疼痛了。
       此时,仆人魏全蹑手蹑脚,畏畏缩缩推门进的屋来,逐将手中一盆清水置于盆架之上。偶一回首,辍然中止,但见顾公子懒洋洋倚于床头。复上前来,将一只手搭于顾公子额头之上,但觉稍温。欣喜言道:“不烫了,不烫了,公子不再发烧了,身上较前可觉轻松些。”
       顾公子略微点头示意,回道:“但觉痊愈了。魏全,吾与汝离家已有多日了吧?”
       “回公子,已有月余了。”
       顾公子谓然长叹一声,“哎,天不助吾也。”
       这顾公子名世节,祖居巍巍秦岭之南麓,此处涧岭丛横,沟壑相连,林木茂盛,顾世节家乡风俗淳庞,人文蔚兴,家耕户织,唯因地贫物薄,故人虽勤劳,然众人家中生活仍惶惶不保旦夕。顾世节祖上做些山货生意,家境虽较富殷,但在此环境中逐渐长大,耳染目睹,知惟有发奋读书,在朝廷谋个一官半职,方能一举改变家庭每每濒临危机之局面,使双亲生活无忧无虑。故顾世节自幼苦读,平时里娴静少言,学习当以“三余”为是。然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
       月前,顾世节告别双亲,携仆人魏全离开家乡上路,赴京城咸阳赶考。作为一介书生,顾世节期望此番赴京,能考取个功名,也不枉自己暑去寒来,十年寒窗苦读之劳。更能光宗耀祖,福荫后代子孙。
  顾世节主仆二人一路颠簸,风尘仆仆,白昼既行赶路,天渐暮色便投店宿歇。这日,顾世节与魏全行之太白县黄柏塬大涧沟,只见这里峡谷窄长,崖俊岭秀,树繁叶茂,静谧幽雅,几多飞瀑流泉,溪流潺潺,更有七彩石耀眼夺目,恍如水中彩虹,偶尔见几只金丝猴雀跃欢闹其中。顾世节置身于此神奇景色中,自觉心旷神怡,感叹留恋不已,良久不愿离去。
  却说这山中天气,犹如孩童脸色,瞬息万变。适才艳阳高照,但见一片浓黑的乌云压将过来,犹如九天之云下垂,顾世节尚未缓过神来,炸雷骤起,随之,大雨便倾盆而下。正是,路人始闻一声雷,
  千枝万鼓一山催。
  撕碎孤烟青翠衣,
  恶雨野渡愁问谁?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直浇的主仆二人浑身尽湿,狼狈不堪。
  顾世节等顾不得其它,二人将所带书籍皆于怀抱之中,便夺路而逃。
  魏全搀扶着顾世节恐其跌到,一面紧跑,一面左顾右盼。猛然间,魏全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客店,十分欣喜,跑向前来,只见店门前竖着的木杆上,一面锦旗在风雨中飘飘荡荡,上面绣着“关溪客栈”四个大字。
  店小二闻声出来,询其曲折。紧忙打来热水,供其二人洗罢,又端来一碗姜水,恐其感风寒,嘱咐魏全伺候着顾公子饮下。
  谁知,这顾世节乃柔弱书生,虽喝下姜水,却也未挡住风雨邪恶。这天夜里,顾世节便发起高烧,嘴里胡言乱语,魏全心焦如粥,怵然不知所以,秉烛侧坐,彻夜伺候。第二日,顾世节仍昏昏然,不见醒来。更甚者,沿唇骤起一排水泡,时闻呻吟声,口不能言,神思恍惚,作痛苦状。魏全骇,夜以继日的为顾世节寻医问药,弄些流食热饭伺候着,不敢有一丝怠慢,只是祈盼主人早日醒来。
  顾世节在“关溪客栈”的客房,竟昏睡了三日方醒。顾世节听魏全所言,已过了三日,心中焦虑起来,唯恐误了考期,故才长叹不已。
  身体既已经痊愈,顾世节便与“关溪客栈”的掌柜道谢告辞,急切的带着魏全上路。
  却说主仆二人赶路咸阳,这日午时已过,行之道教圣地楼观台境内。但见这里千峰争翠,碧水竟秀,石峡深邃,幽谷含羞,正应了关中河山百二,以终南为最胜;终南千峰耸翠,以楼观为最名。主仆二人见此处景色迤逦,也觉身乏体困,路上人迹罕见,便来在一棵侧柏古树下歇息。
  顾世节将身子依着侧柏古树,屈倦身子,闭目养神起来。恍惚间,顾世节忽觉身边传来“悉悉”响动,强睁双眼观看,却是一古稀老妇人。但见妇人面目沧桑,发髻如雪,身躯佝偻,却面色红润,更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却说这顾世节在家乡为人恭孝谦卑,知法晓理。遇饥寒交迫之人,乐善好施,常常周济赡养,从不以衣帽取人。不以人衰而厌之,不以人贫而避之,甚得乡邻感动,每每夸之,言道顾公子积善之人,必有余庆。顾世节看到老妇人也来歇息,便搭话问候。
  老妇人唯唯诺诺,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她晨时离家寻找所养家禽,不觉迷失道路,已无法寻找到回家之路,此时甚感腹中饥饿难耐,烦躁不安。远远看到侧柏古树下有人,便来寻求帮助,许有一丝希企。
  魏全急忙出面遮挡,言道:“吾等只是过路之人,吾家公子还要着急赶路,赴咸阳参加科考,当下只是稍息片刻。你莫要耽误了我家公子的前程,你还是等等他人吧。”说着,便催促顾公子起身赶路。
  “不可,不可。老人家既已开口,吾自当尽力帮助,岂可弃之不管,做不义之事。”顾世节连连摆手。
  老妇人乜斜着魏全,全然不顾魏全的劝阻,笑道:“是啊,学孔孟之道之人,当有慈悲仁爱之心。还是公子晓得大礼。”
  魏全愤而言道:“你可知,当今世上修行念佛之人,可是最狠毒的。犹如猫带佛珠,对鼠假充慈悲。这慈悲仁爱之心与读书有甚关系。”
  “不得无理,扶危济贫为做人之道,常说扶危济贫莫惜钱,广结善缘种福田。你看这周围鲜有过路人迹,妇人年岁已大,身衰体弱,尚若撇下不顾,你却让她如何回去!吾等且帮助老妇人回家再赶路不迟。”
  说话间,顾世节起身,让魏全小心搀扶着老妇人,沿着山间小道,林间曲径一路寻去。渐渐的老妇人体力不支,顾世杰便让魏全背起老妇人。三人围着山林间转了约两个时辰,方看到一山坡处孤零零竖着两所茅屋。老妇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惊喜喊道“当是此处,这里就是老生的家了。
  顾世节只觉眼前一亮,好一个世外桃源,人间美景。道是他乡秋芳尽,不知长春此中看。只见屋前房后:
  飞帘如玉溅,
  百丈峰蔚烟。
  霓虹落溪影,
  竹翠暗香怜。
  老妇人言道:“吾既已到家,你们主仆二人且回吧。”
  魏全闻言凭添恼怒,责道:“安有此等道理,吾等好心费力送你回家,误了行程,你却连个谢字都懒得出口,岂不是倚老卖老吗?”
  老妇人笑道:“这就是尔的不对了。莫不是汝做好事,就是为图索谢吗?尊老爱幼可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何况汝家主人还是读孔孟之道之人,汝岂可妄加非议。”
  “全子不得无礼,老婆婆所言极是,济困扶弱应是吾等份内之事,绝无求回报之意。老婆婆请回,吾等就此告辞了。”顾世杰言罢,便转身要走。
  “客官且慢。”
  顾世杰闻言站住,不知何意,只是回头愣愣瞧着老妇人。
  “吾看这天色已晚,前面三十里方圆无客栈,不如今晚在此处将就一下,明日早早起来赶路。”
  顾世杰抬头看天,心想也是。眼看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山中天色黑的早,不如在此歇息,明早再走。想到此,便对老妇人言道:“承老婆婆美意,今夜就多有打扰了。”
  当晚,顾世杰主仆二人就在老妇人茅屋歇息。
  第二天,一阵清脆悦耳的鸟鸣之声唤醒了顾世杰。顾世杰缓步出的屋来,环顾周围,未见老妇人的身影,却见灶台上整整齐齐放着热腾腾的炊饼。魏全呼唤了几声“老婆婆,老婆婆”,哪里应得见稍许回音。
  魏全言道:“这些食物乃是老婆婆为我们准备的。”也不客气,逐将炊饼一一装入行囊,与主人重新上路。
  主仆二人离开茅屋只十几步,偶一回头,只见茅屋后面苍郁的山林之中渐渐升腾、弥漫起乳白色的雾来,眼前这翠的山,绿的树在雾中时隐时现,悠悠浮动游荡起来,十分的婀娜多姿,犹如仙境般。
  渺渺晶莹碧山去,
  隐隐妩媚翠林许。
  浓淡相宜敝日月,
  拨却蜃楼换锦羽。
  顾世杰着急赶路,无心欣赏眼前这幅优美景色,正要唤魏全快快上路。蓦然间,乳白色的雾开始缓缓飘逸而起,犹似一张天地大幕被拉起,大幕拉启后,眼帘中却不见了茅屋的一丝踪迹。主仆二人十分惊诧,神色顿失,快速离开了此地。
  前行数里,只见崎岖山路陡然窄狭许多,两侧峭壁狰狞,怪石耸立。正是,
  莽莽林海随风撼,
  沉沉云烟锁命关。
  草木无声悲含泪,
  日月惆怅始觉寒。
  主仆二人踌躇之间,忽听魏全一声惊叫,把个顾世节吓得一身冷汗。随着魏全手指之处,顾世节看到路旁草丛处散乱的趴着几具尸体,人早已气绝而亡。顾世节大骇,近身细看,这些人穿戴整齐,像有身份之人,均为一刀毙命。顾世节此时大彻大悟,知是昨日那位老婆婆救了他主仆二人性命,哪里是他们帮助了老婆婆。顾世节顾不得多想,拉着魏全跪倒着地,对着苍天像鸡啄米似的磕起头来。
  这正是:
  与人玫瑰手染香,
  世道艰辛善自敞。
  莫叹施德人不知,
  天佑世节临咸阳。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1. 上一篇:高考之外
  2. 下一篇:年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28 15:04 最后登录:2017-09-22 14:09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