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夏日流沙(小说完本)

时间:2014-09-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丽波 点击:
  2014年,八月二日,情人节,09届毕业生在市中心酒店举行一场同学聚会。
  女孩收到群里的消息后,将手机扔在一边,拿出电脑,继续写着她即将投到网站和杂志社的散文,女孩文笔很好,长得不算好看,只能算是清秀,唯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为她的脸增添了光彩,距离聚会还有一个星期,这管理员算是敬业,她想,将散文和小说投入到指定的网站后,女孩舒了口气,关上电脑,自从放假,她一直是这样度过的,她刚刚完成了大一的学业。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手机,给虞想发了条短信,陪我出去走走,我要发霉了。不一会,手机响起,她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话笑了笑,你才知道啊,老变态,我在十字路口等你。一翻身,从床上爬下来,转身锁了门,走进阳光下,刺目的阳光让她有瞬间的不适,随即,她便向着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手里拿着从商店刚买的可乐,看了眼身边的虞想,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胖,虞想看着她总有一种想掐死她的冲动,不为别的,就为她每天胡吃海塞可就是万年不胖的体型,刚刚群里发了消息,八月二日同学聚会,你去不去,虞想喝了口手里的可乐,转头看着她,女孩顿了顿,随即说道,分开一年了,去吧。虞想看了看她,没有说什么,仍然喝着自己手里的可乐。你和他,算是过去了吧。虞想问,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女孩摇了摇手里的可乐,嗯,她一个字算是回答。那就去吧,虞想说,你不去么,女孩转头问道,虞想将瓶中剩余的可乐喝完,当然去,我怕你喝死在那里,没人给你收尸,虞想张牙舞爪的说道。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夕阳的余晖笼罩了整个县城,街道两旁的树木披上一层不可名状的光,那样柔和而安详。
  2014年,八月二日,女孩穿着一身雪白的裙子,一双高跟鞋衬得她身材高挑,一头烫好的卷发让她看上去优雅而清丽,女孩画了一点点淡妆,看向镜中,女孩有了瞬间的失神,这就是她在大学里的样子么,恍惚间,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摇了摇头,给虞想打了个电话,两人便一起到了市中心,按照群里的安排,来到了市中心酒店,走上二楼,原本喧闹的屋内由于她的到来,变得更加喧闹,裴岩萧抬头看了一眼走进来的俩人,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感情,随即笑了笑,朝她们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身边的人嬉闹,大家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她想。毕业似乎就是昨天发生的事,却又似乎过了很久,久到连回忆都有些模糊,女孩被人带到裴岩萧身旁的座位上,大家举杯,一起庆祝这毕业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大家很高兴,说了很多话,“来来来,大家一起来举杯敬当年班级里的文科才女和理科天才”班长是这么说的,女孩恍然,那些时光就这样被镌刻进了回忆中,再被提起的时候,回想起来,竟是那样熟悉又陌生,大家簇拥着她和裴岩萧,起哄,嬉闹,他还是一样,只是唇边挂着笑,却无关悲喜。不知是谁推了女孩一把,由于失去重心,女孩向着裴岩萧的方向倒去,他慌乱之下,紧紧的抱住了她,这一幕让原本的起哄声变得更大,你没事吧,他问,还好,没事,谢谢,她答,亲一个,亲一个,人群中不知是谁响起了一个声音,随即所有人都跟着起哄,她桌边的电话响起,她接起,知道了,好,再见。那是一家出版社的电话,刊登了她的散文,有人大声问,呦,谁啊,我男朋友,女孩回答,那一瞬间,女孩错觉般看着裴岩萧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随即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哎呀,看,裴岩萧都不乐意了,人群中有人说道。她笑了笑,不语,也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场面瞬间冷却下来,班长见状,倒了一杯酒,来,不管他们好学生了,没劲,来,为了我们的同学聚会,干一杯。随即,场面才有所缓和。那天,大家喝了很多酒,酒后,大家有的说着当时班级的奇闻趣事,谈论着当时哪个老师是那样变态,还有谁谁谁在课堂上处的洋相之类的话题,女孩也喝了很多,虞想直接被放倒在饭桌上,她转头看了看倒在桌子上的虞想,抓着酒杯的手松了紧,紧了松,最后,直接将手滑在桌旁,笑出了声,满室的喧闹声中,没人注意到这里,裴岩萧碰了碰女孩,怎么了,他问,她冲他笑了笑,指着虞想说,这家伙怕我喝死在这,没人收尸,特地来给我收尸的,可是,却轮到我给她收尸了,呵呵。裴岩萧也跟着笑了笑,她眯着眼睛,将杯中的酒喝干。伏在桌上,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她刚上高一的时候,那时候,多好啊,她口齿不清的说道,我想学文,她挣扎着从桌上爬起,一滴泪从眼眶中落下,裴岩萧看着那滴泪在地上逐渐扩散,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什么……
  2010年,九月一日,夏末秋初,头顶的天空一如既往的蓝,透明而忧伤,那样的颜色,似乎不应该出现在那样的季节,显得与一切格格不入,那是一个离别的时候,女孩初中毕业,离开了生活三年的初中学校,学校中的学生们还在无所事事的谈天说地,却丝毫感觉不到他们虚度的光阴与错过的可能是他们需要用一辈子去祭奠的东西,她站在新学校的门前,看着学校门上彰显的市高中的字样,她需要在这里度过接下来的三年,她想,走进学校,报了名,听着班主任讲好的一切事宜后,她想,她的高中生活开始了。
  第二天,新生入学,她按着黑板上的安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刚坐下,身边的阳光瞬间被一个阴影挡住,女孩转过头看了看她的同桌,一个男孩,男孩长得不算好看,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显得斯文,你好,我叫夏忆,她说,裴岩萧,男孩冲她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将新发的书拿出,第一节是语文课,那是女孩的强项,女孩文笔很好,由于父母的原因,女孩从小便学习各种这方面的东西,尤其擅长绘画和写作,在小学和初中也获得过很多奖项,她的所有老师都说她是个学文的材料,因为她超强的记忆力。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走,转眼半个月过去,大家都在紧张的复习着,准备着月考,女孩在文科方面的天赋越发凸显,文科几近满分的她是同学心目中的才女,而作为同桌的男孩,则是个理科方面的天才。
  紧张的月考过后,第一次榜发下来时,她考了班级的第五,而他,第四,班级里一向是按成绩分座位的,她成了她的后座。此后,她更加努力的学习,她是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家庭里的女孩,因着学习,考到了这所高中,她不可以让父母失望,她想,前面的男孩在理科课上反应总是出奇的敏捷,每一次发言总会引来班级同学钦羡的目光,而她,则是所有文科老师心目中的宠儿。
  2011年,高二,高一新生们张牙舞爪的军训和教官磨牙吮血般的咆哮声中,高二的每一个学生都面临一个时期——紧张的分文理时期,有很多老师都提醒她选择文科,她笑,却不语,终于在班级里老师在统计的时候,在念出理科生人数名单时,她赫然在列,所有的同学和老师在瞬间怔住,包括他,看向她时,眼中有着莫名的诧异,不知她的决定为何是这样的,她却依然是笑笑,并不说原因。后来,班级的同学私下里说她是喜欢裴岩萧的,只因为喜欢,所以才和他一起学理,毕竟都是好学生,难免互相吸引等等言论,和她要好的几个女同学听后虽然很气愤但是却想不通便来问她,她还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看向了窗外的天空,那里,窗外的天空清澈如洗,由于刚下过雨,天边有一道绚丽的虹,一只蝴蝶振翼飞翔……
  到了理科班的夏忆更加努力的学习,理科,她并不擅长,那是她的弱项,她只有付出更多地努力,才不辜负她的决定,裴岩萧依然坐在她的前面,她的同桌换了另一个人,他说,他叫言洛轩,他长得很高,也很好看。无论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一抹微笑,仿佛没有忧愁,每次起立的时候,身材娇小的夏忆总是刚到他肩膀,每次都惹来他的大笑,而渐渐地,夏忆也学会了在坐下时狠狠的踩他一脚,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样子,每次都能把夏忆逗得很开心,和夏忆不同,他每一科的成绩都很均衡,据说他当时认为理科生这个名号听起来很响亮,所以才学理,他没有问她学理的原因,因为他说,理科生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市中是市里重点高中,所以开学时间也比其他学校早一些,每一次都会有很多学生怨声载道,而每次新年晚会的时候,却也是同学们最开心的时候,不为别的,只为那是繁重的学习生活中唯一的偷闲时间,言洛轩会弹钢琴,唱歌又好听,学习在班级里也是名列前茅。在高二(七)班的新年晚会上一曲《同桌的你》唱的全班唏嘘不已,纷纷将眼光毫不吝惜的投向一边一脸苦大仇深的背英语单词的夏忆,而由分科闹起的一场她和裴岩萧的绯闻也瞬时改变了对象,绯闻归绯闻,但丝毫挡不住言洛轩这妖孽的桃花,喜欢他的女生算上成熟的高三学姐,不懂事的学妹,再加上储觉横丧的同届,贪恋这妖孽美色的女同胞手拉手可以绕市中n百圈,贴吧里也到处是这家伙的帖子。这让夏忆每次看到他都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
  2012年,开学,高三。九月一号,开学那一天,言洛轩没有来,班任在讲台上说,言洛轩由于父母工作原因,转学去了另一个地方。瞬时,一传十十传百,哭天抹泪的女生差点淹了整个教学楼,这阵势就差没给他开个追思会了。看了看身边空着的座位,夏忆有了瞬间的怅然,起立的时候,她仿若听见他低低的笑声,嘿,丫头,你真矮。她转头看向旁边时却依然是混着阳光的空气和漂浮在空气里的细细尘埃。遇到不会做的题,也没有了他放着一脸老子天下第一的夸张表情,然后用严密的步骤给她推出最终答案。同样,也没有他在新年晚会上唱的歌曲——《同桌的你》,那个曾经被她忽视的一次演出。后来被他知道,他唱歌的时候,她居然在背单词,一气之下,他抓过她的手机下了那首歌,威逼利诱她听了一个月,不下上千回,终于,她吐了,他笑了……空气中再也没有了那个一直微笑着的脸,他的离开,使市中整整在半个学期内处于一种诡异的低气压的氛围内,裴岩萧重新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如既往的点头,然后……认真听课,俨然一副乖学生模样。
  这样的气氛一直维持到高三的下半学期,2013年。高三,下学期,整个教学楼高三部又陷入了一场死气沉沉的复习中,漫天飘洒的卷子,考试,模考,死一般的煎熬着每一个人脆弱的神经,经过了高二和高三的洗礼,夏忆的成绩基本稳定,老师说她可以考一个一本的成绩。当时,夏忆很开心。整个高三,为她讲题的工作理所当然般重重的压到了裴岩萧的肩上,上课讲,下课讲,晚自习……讲,醒着讲,睡着时……也讲。那次晚自习,裴岩萧出其不意破天荒般睡着了,寂静的班级,连针掉在地上都算是巨响,夏忆埋头做题,突然,懂了么三个字惊雷般在班级炸响,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这里,夏忆尴尬的转身看着一本厚重的物理习题盖着头睡觉的裴岩萧,将他头上的物理习题拿走,一个轻微的动作,他却终于醒了,手里还保持着拿书的动作,夏忆复杂的看了看他,他却茫然的看了看夏忆,怎么了,三个字一出口,班级里瞬间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他仿若明白过来般,从她手里拿回物理习题,夏忆看了眼讲台上脸色变得层出不穷的班主任,最终脸色停留在黑色上,厉声道,你们两个给我出去清醒一下再回来……
  阴暗的灯光照明下的走廊显得悠长而诡异,回想起刚才在班级,班任勒令下,他居然还好死不死的伸了个懒腰,换了本化学头也不回的走出教室,她清晰地记得在关门的瞬间,班任的脸……更黑了!!!时不时走过的老师看见他们俩都一副诧异的表情,随即一副了然的神态。走过时还轻飘飘的来一句,唉,现在的学生,高三了还有心情整这些事,言外之意很明显,夏忆从化学卷子中抬起头,看向一边的裴岩萧,他正一脸事不关己,无所谓的淡然样子看着远处的星光,唇边扬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这家伙,也挺好看的么,意识到这一点,夏忆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继续做自己的化学习题。
  一直站到放学,裴岩萧拿起化学习题,走进教室里,将东西收拾好,转身走了出去,第二天,一切如常,似乎没人记得昨晚的事情一样,大家还是紧赶着自己的课业,而在最后快要高考的几个月中,时光总是过得极快,仿佛一瞬间,就已经到了班任说的那最后一天,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残忍的被剥离成最后一天,夏忆想,这三年,真的很快。听着讲台上声泪俱下的班任在语重心长的抒着情,夏忆想,他应该可以去竞争诺贝尔文学奖了。直到最后一句说完,台下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算是迎合了他的演讲……同时,还有那场明天的考试,发完准考证后,她看见她的考场和裴岩萧是挨着的,心里不由得有瞬间的恍然,明天,就考试了么。
  夕阳的余晖将整幢教学楼剪影成一幅独特的油画,泼墨般将回忆尽数掩埋进那地上被拉成长长的阴影内,想了想,她拿起手中的电话,拨响了虞想的电话……
  第二天,市中的门口聚集了无数家长和考生,家长们在那几天可以说是惟命是从,无微不至,那样的阵势让夏忆看了看身边的妈妈,这些年,她一定很辛苦吧,终于到了这一天,她应该可以放心了,握了握妈妈的手,算是安慰,面前的妇女朝她笑了笑,去吧,别紧张。嗯,她点头,走进考场,看着那被传到面前的考卷,夏忆呼吸了一口气,拿起笔,开始答题。
  两天后,所有的科目都考完了,夏忆和虞想像是两个没心没肺的白痴一样在市中心的街道上疯跑,我们考完了,就这样毕业了,对吧,夏忆说,嗯,没错,看,准考证都不能让司机让道了。虞想说道。再次踏进市中,虽然是两天前才毕的业,她却像毕业很久一样,走在校园里,看着天光以一种熟悉的色调,将这所校园染上它独有的色彩,天空,一如既往的蓝,和三年前没有什么不同,你不打算告诉他了么,一旁的虞想打断她的沉思,我感觉,不用了,她笑了笑,回答。你可想好了,你不告诉他,他可是一根筋,虞想说。知道,她冲她笑了笑。
  那一天,高考成绩出来,裴岩萧以一个低于平常却依然优异的成绩报考去了一个很好的大学,夏忆却由于发挥失常而去到一个普通的二本学校……
  一个月后,裴岩萧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的旅程,夏忆则去了另一个地方,也许,他们会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下相遇,也许,他们永远不会再见……
  她时常会想,她到底错过了什么,她翻出手机,打开短信,通话记录的草稿箱中放着一条她没有,或者说她一直不敢发出的短信,这是连虞想都不知道的,我喜欢你,只有四个字,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努力和勇气。想了想,将手机放回。
  在那场同学聚会中,她喝了很多酒,裴岩萧看着她,她说,她想学文,只是四个字,她说的潸然,她转过头,伏在饭桌上,冲他痴痴的笑,满身的酒气,她终于开口,她苦笑着说,你知道么,我其实弱爆了,我的勇气其实很小……很小,我他妈三年没掉一滴泪,我容易么,言洛轩那家伙说我整天跟一怨妇一样,被几个字逼得差点以死谢罪,呵呵,她凑近,半眯着眼低声说,张牙舞爪般夸张的打着手势,多久了,不记得了,我和你一起学理,以前,你的短信,微信,QQ,我总是秒回,现在呢,我不敢,我不敢说话。我不敢回你的任何信息,她都受不了我了。她看了看虞想,继续哭道,以前我问你题,你也会给我讲,那些题,我做了八百遍,闭着眼睛都能写下来,可是我还是问了,你上当了对不对,你真好骗,呵呵,还有,我一直对排列组合的题很不灵光,我恨不得把发明排列组合的人鞭尸,可是,为什么,天下间有千千万万种组合,我怎么就选了那种组合,毕业照的时候,我站在你的后面,就是那个位置,我没动,没换,就因为,她冲他对着口型,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我从没说出口,你不知道吧,我喜欢你啊,她哑然,随即笑了笑,不过,也没什么了。她说。那天,所有人都喝了很多酒,包括她,唯独他是清醒的,他看着醉倒在桌子上的她,眼里闪着莫名的光……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慌忙的走过了时光,本以为什么都没错过,即使错过,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但是当许多年后我们再回首的时候,才发觉我们是那样幼稚,那些隐在暗处的伤疤,我们曾经认为无关痛痒的东西正是我们无法再挽留却只能用一辈子去回忆的情感,当这些东西在暗夜里疯长,抽丝剥茧般撕扯着我们呼吸的那一瞬间,我们意识到那些在青春岁月里被我们错过的情感,虽然是短短一瞬,却成了长长的一世的枷锁……
  也许,于裴岩萧来说,夏忆只不过是他学习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于夏忆来说,她对裴岩萧更多是一种欣赏,一种崇拜,对于对方来说,也许都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终不会在记忆中留下什么,在感情面前,夏忆逃避,退缩,最终错过,但在人一生或短或长的生命中,却只能在记忆力划出一道清浅的痕迹,就如夏忆在散文中写到:
  我感谢上苍,冥冥之中的安排,能让我们在路经人生的花海中相遇,即使只是措手不及的擦肩而过,即使下一秒就会分离,我依然感谢命运在这段情感在最美的时刻悄然离开,让我可以顺着它残留的馨香去挽留下一次等待,而不是看着它凋零,死去,却只能在似水流年中感慨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只是在转身的刹那夏日的流沙便会瞬间流尽,只留下空空的沙漏,但我仍会在漫天的花海中找寻找寻下一次美丽的相遇,希望你幸福,永远……
  
  
作品集郑丽波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1. 上邪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郑丽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5-10 21:05 最后登录:2015-08-29 09:08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