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桃园梦境》——第七号楼

时间:2012-09-1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仰望天空的鱼 点击:
  “你听谁说的?”葛晓然一个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嘿嘿!别忘了我可是泡到咱们校花学姐的。是她... ...”葛晓然的同寝好友东子躺在床上翘着脚嘿嘿直乐。
  葛晓然急的跟个猴子似的:“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咋回事?”
  “别那么惊讶,只是谣传而已。对了,今天下午我可是要带着我那美丽的校花学姐出去吃饭的,晚上你自己呆着吧!”东子满脸的笑意,葛晓然当然知道这个家伙要做什么,此时他的心里更多的是好奇,无限的好奇心驱使他越来越靠近了... ...
  东缓大学的东平校区位于这座小城最北端的山上,四周绿意葱葱,晚上略显得阴森森,真不知道是哪一届的校长选的这个鬼地方。东平校区宿舍分为2人寝,4人寝,8人寝,位于学校的后山脚下,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男女寝是连在一起的五层寝室楼,通过后窗户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树林中央有一座破旧的四层楼,那里便是七号楼,它是去年废弃的,因为进出不方便所以学校放弃了那个寝室楼,也导致了至今没有工程队进去拆掉,偶尔有情侣会涉足到那里,具体搞些什么谁都清楚。
  作为大一的新生葛晓然,这些是他必须要熟悉的,他曾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骑着自行车围着东缓大转了一圈,沿途所经过的地方他都会仔细的观看。当他把眼光放在七号楼时,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经做过一个梦,而梦里的四层楼正是此时他眼前的七号楼,莫名其妙的他便觉得这所四层楼跟他一定有什么联系。
  “东子,今天是几号?”
  “8月31号,怎么了?”
  “那么农历就是...七月十五,鬼节!”葛晓然翻看了一下手机,没错就是七月十五,听老人家说七月十五这一天阴气最重,鬼门会大开,怨气冲天,“东子,今晚你要跟学姐出去?”
  东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眼前的葛晓然到底怎么了,“是啊!怎么了?”
  “你不怕鬼?”
  “我去,大老爷们了你还相信这个,今天不就是鬼节么?我又不会惹他们我干嘛要怕。”说完不等葛晓然在说话东子早已关了房门。
  葛晓然望着东子的背影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东子,在仔细看却又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这样想着葛晓然合上了眼睛,梦里依然是那栋楼,只是楼下却多了一个人,他看不清楚那人的样子,想往前走近一些却怎么也靠近不了,始终与楼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究竟是谁?
 
  刚刚吃完晚饭回来的葛晓然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痛,应该是吃坏了肚子,他这样想着拽了手纸准备去卫生间,透过卫生间的窗户依稀可以看到7号楼的最高层,隐约在密林之间,像一座古老的博物馆。无意间就把目光投向了那座被废弃的七号楼,葛晓然正看得入神时,突然他把目光定格在最左边的窗户上,窗户是打开的,里面可以看到有人影晃动,而且不只一个人,经过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是一男一女,他们趴在窗户上,可以判断出男生穿着一件蓝色的半袖,跟东子的颜色一摸一样,莫非... ...葛晓然这样想着掏出手机拨打了东子的电话,目光依然注视着那边的窗户。
  “接啊... ...”半天了依然是手机的彩铃声,葛晓然有些犹豫,似乎那边窗户里的男生活动了一下,好像从兜里往外掏什么,随后传来东子那带有磁性的声音,
  “喂,晓然,找我啥事。”
  “东子,你现在在哪?”
  “七号楼啊!”
  “什么?七号楼?”葛晓然吃惊的差点就蹦起来。
  “是啊!怎么了?”东子显得莫名其妙。
  葛晓然又问:“东子,你去那里做什么?”
  “喔!哈哈!”似乎东子在那边极为高兴,“你不知道吧!我女朋友说了如果我敢进七号楼里毕业了她就会跟着我走。你说是不是很好啊?啊哈哈!”
  葛晓然听的有些糊涂,不过他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东子,你听我的,快点从楼里出来,我总觉得那里有什么不对劲,对了,你女朋友呢?”
  “晓然啊,你就别担心了,你啊一天天是不是感觉看的书还不多?我女朋友她在楼下呢,我让她喊一声啊!你等会。”从电话里可以清楚的听到东子呼喊女朋友小雨的声音:“小雨,小雨,”“喂,晓然,没看见小雨,先挂了,我去找找。”
  不等葛晓然反应过来手机里传来嘟嘟挂断的声音,此时的葛晓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替小雨捏了一把汗。
  说起小雨,其实葛晓然也是喜欢她的,只是铁哥们东子也喜欢,他这个不善于表达的人自然是追不到的,还记得新生报道的时候正是小雨接待的,从那一天起葛晓然的心里就对小雨有了感觉,只是他并不善于表达。
  当葛晓然收到东子电话的时候,他差一点就躺在床上睡着,今天下午没有课,他只想美美的睡一觉,枕边是那本从废品收购站要来的《桃园梦境》,那里记载了许许多多主人公遇到的稀奇古怪的事,与主人公的遐想。他很喜欢这本书,从第一次看到那封皮时就喜欢上了这本书,而书的末尾也写着这样一句话——如果我的再次出现,那将会是你我的轮回。
“晓然,快点出来帮忙找小雨,我寻了整个楼层也没有找到,我怕她是进了林子迷路了,手机也打不通,晓然,快出来帮忙找找,求你了,我不能没有小雨啊!”电话里传来抽泣的声音,看样子东子已经急的控制不住他的情绪了。
  葛晓然急忙安慰道:“东子,别着急,会找到的。小雨不会丢的。小雨只是跟你藏起来了呢!别担心。”
  情绪激动的东子没有再说什么,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葛晓然拿着电话翻了一下号码薄,在小雨的名字上按了确定,一阵沉默之后,电话的那边传来语音提示,对方手机已经关机,葛晓然的脸一下子变得刷白,他没有半刻犹豫飞奔了出去,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去寻找小雨,也是替自己,也替好哥们去寻找。
  偌大的林子里只有葛晓然呼喊的声音,而此时,东子也不知了去向,葛晓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树林之间,当视野逐渐空旷起来,面前也出现了一栋建筑,灰白的墙壁,略显得极像经历了战争一样沧桑而古老。尽管如此墙上依然模模糊糊的可以辨认出那个用红色油漆写出来的数字7,虽然褪了色,但是那鲜艳夺目的红色依然像鲜血一样。葛晓然不禁打了个冷颤,四周很静,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葛晓然小心翼翼的朝门口挪了一步,他不敢贸然进去,向四周仔细的看了一番,门是白钢玻璃门,玻璃早已经被那些调皮的男生用石头砸的四分五裂,碎片散落了一地,一楼包括二楼的窗户都没有了玻璃,连许多铝制窗框都被谁撬走,估计是换了钱,葛晓然顺着窗洞往里瞧了瞧,屋子里散发出来一股发霉的味道,屋子里依然摆着几张铁床,只是早已经锈迹斑斑,墙漆像头皮屑一样落了一地。葛晓然已经没有心情在查看屋子里的一切,他想到东子说自己去了楼上,那么小雨应该是上楼去找东子了,可是...那为什么东子就找不到呢,想到这葛晓然推开破旧的大门钻了进去,楼道里有些潮湿,发出刺鼻的霉味,楼道的地面还算干燥,能看到老鼠鸟类留下的粪便,刚进大门可以看见左边是一间小屋,那应该是门卫室,用一把破旧的生了锈的锁头锁着,右边是一面墙,墙上挂着一块木黑板,上面的粉笔字已经脱落的辨认不出来都是些什么字,不过葛晓然还是辨认出了其中的一个雨字,顾不上多看几眼,葛晓然知道现在是下午1点多,如果在耽误一会太阳便会西斜,而七号楼的西边是树林,就会遮住太阳,那样的话,楼道里就会漆黑而看不清楚,葛晓然并不怕黑,但是在这样阴森森的孤楼里他还是心有余悸。
  第一层、第二层楼道里的几间屋子葛晓然都逛了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突然想起东子是带着手机的,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在哪是否找到小雨,想着他掏出电话拨了东子的号码,电话通了,半天没有人接,葛晓然有些着急,他刚要挂掉电话,恍惚间听见楼上隐隐约约传来声响,葛晓然仔细听了一下好像是音乐声,东子,是东子的手机铃声,葛晓然猛然想起来东子的手机铃声是那首《套马杆》,而楼上的音乐正是那首歌。
  “东子。”葛晓然仰着头朝通往三层楼的楼梯口喊。
  空旷的楼道里葛晓然的声音显的异常的大,声音传了出去没有回应,好像被什么东西吞了进去一样。葛晓然突然感到毛骨悚然,心里一惊,不免为东子捏起汗来。“东子,小雨”他沿着楼梯一边走一边喊,楼道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死寂的没有半点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了,葛晓然站在三楼的楼梯口仔细的判断着方位,他的手机一直没敢挂,音乐声在楼道里回荡着格外的让人毛骨悚然,葛晓然突然害怕起来,他并不是怕楼道里有什么鬼,而是想起了东子心里便莫名的恐慌,通过判断葛晓然判定声音是送四楼传出来的,他没有犹豫一步三个台阶直奔四楼,站在四楼楼梯口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音乐声的来源,那是从楼道尽头的一间屋子里发出的,“东子”葛晓然朝里又喊了一遍,还是没有回应,他左右看了看,壮着胆子朝最里面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砰”有什么东西被碰倒在地上,葛晓然吓了一跳,他知道那是前面那个屋子里传出来的,他也听到了就在声响发出的一瞬间,音乐声戛然而止,好像被某个人关掉了一样。葛晓然心里的恐惧一瞬间便上升到极点,他站在半开半掩的寝室门前不敢发出半点喘息声,安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葛晓然知道那里一定有人亦或是存在另一个未知的物体。葛晓然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的手不受控制一般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门,一股刺鼻的腥味涌进葛晓然的鼻孔,刺激着他的每一个大脑细胞。
  满眼的红色,眼睛所及之处全是被血染成的红色,葛晓然噗通一声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的身体里股股的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衣服,没有一点疼痛,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只有股股的血液从喉咙处流出来。东子死了,他的尸体铺在那张床上,鲜血染红了身子下白色的被褥,东子的表情是淡然的,也没有一丝痛苦,他的脖颈处有一道伤痕,血液早已经凝结成块。而那个发出音乐的手机安静的躺在东子的枕边,东子的手里握着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女孩儿,一个让东子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女孩儿。
  葛晓然模糊的视线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摞书,一个相框,相框的正面正朝着葛晓然的方向,那是一个与东子手里照片上的女孩儿一摸一样的女孩儿,美丽的面容是葛晓然这辈子也不愿意忘记的,葛晓然突然笑了,他抬起手想去抓相框,然而他的胳膊抬起又无力的放下,他的血已经干涸了,心脏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僵直的面孔依然是那一抹甜美的笑。相框的背面可以看到一行字——如果我的再次出现,那将会是你我的轮回。
  谁也没有注意到,屋子里的另一角依然摆着一张床,床头坐着一位女孩儿,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容,她低着头从发隙间凝视着两具尸体,突然女孩儿嘴角轻轻上扬,用手撩开自己额前的长发,发隙间露出一副美丽的面孔,与照片上的女孩儿一摸一样,她站起身走到葛晓然的尸体旁蹲了下去,伸出染了红指甲的手抚摸着葛晓然的脸。看着从葛晓然脖颈里流出来有些凝固的鲜血,女孩儿笑了,笑的很甜... ...
  “砰”当枕头旁边的书落地的瞬间,葛晓然的手机也随着响了起来,他睁开眼看了一眼显示屏刚按了接听键便破口大骂:“东子,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这才几点就打电话。”
  葛晓然能从电话里判断出来东子的声音有些急躁,不像平时慢慢吞吞的,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东子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晓然,快点起床,你出来看看,大事啊... ...”
  “什么大事能让你喘成这样,好了好了,我起来了,我去洗把脸。”葛晓然闷闷不乐的穿好衣服拿着牙具去了卫生间。
  东缓大学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温暖而又温馨,葛晓然感受着新的一天,新的空气,昨晚刚下过雨,地面还有些潮湿。没等走进七号楼,远远的便看见那边围了一大群人,葛晓然知道从昨天开始那边就有工程队进去准备拆毁那座楼,学校因为要在那块地儿建一个运动场所以就花了钱请了建筑队。七号楼终于要拆了这对学校来说是一件好事,扩建学校是学校早就想办的事。
  “晓然,这边。”没等走进人群,葛晓然就听见东子朝着自己挥舞着胳膊大喊,小雨站在他的旁边不敢出声,好像受了惊吓。
  葛晓然一脸疑惑的看着东子:“咋啦,死人了啊!我还没睡够呢!啊...”说完葛晓然就打了个哈哈。
  东子故意伸出手挡在嘴边悄悄的说,好像做贼心虚的样子:“晓然,你说对了,七号楼里死了人。”
  “啊?什么?死人了?死了几个人?男的女的?”葛晓然的惊呼影响了旁边不少同学,他们回过头来怒视着葛晓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抱歉!”葛晓然一见此情景忙给赔礼道歉。
  “嘘!你能不能小点声,唯恐不怕引来鬼么?”东子忙把葛晓然拽到一旁伸出手做了个示意葛晓然小点声的手势。
  “你别迷信了好不好,哪里那么多鬼,再说了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哪里有鬼,就算是有,敢来么?”葛晓然一本正经的样子显得极为肯定。
  东子摆摆手,“算了算了,随你怎么说。喏,你也看到了,警察啥的都来了,据说死的人是计算机系的,两个都是男生,全都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破了脖颈的大动脉,真不知道他们跑到七号楼里干什么鬼勾当,不过听他们说死者不是自杀而是他杀,但是却找不到他杀的任何证据,你说诡异不诡异?”东子详细的讲解着他所听到的一切,“不过... ...嘿嘿!”东子坏笑着故意停顿住了。
 “不过什么,我说你说话咋那么费劲儿。”葛晓然急了,掐着腰瞅着东子贱笑的样子恨不得上去踹他老二。
  “别急嘛!今天说好了要去麦当劳的喔!你埋单咯!亲!”东子更加肆意的乐了起来。
  “行,行,继续说,你妹儿的!”
  东子乐了,打了个响指,“这还算厚道,我听说吧这两个男生喜欢同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昨晚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现在警察正在寻找呢!估计那个女生跟这个事有关系,你说呢!”
  葛晓然点点头,“嗯,应该有关系!走,咱们也挤进去看看。”说完便拉着东子往人群里挤。
  “不要,别进去。”小雨看见葛晓然要拉着东子往人群里挤急忙拉住东子的胳膊。
  “怎么了小雨?”葛晓然有些莫名其妙。
  “我怕... ...”
  “呃... ...那我自己进去吧!东子你陪着小雨吧!”不等东子反应过来葛晓然早已经拨开了人群钻了进去,惹得周围的人啊啊呀呀的不乐意给让道。
  警察早已经封锁了现场,警戒线以内不让任何人进去。葛晓然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突然皱起了眉头,他抬头看了看前面被铲车削去一大半的七号楼眉头皱的更紧了,紧紧的攥着拳头,“唉... ...”他叹了口气刚要转身离开似乎有什么东西反光射进眼里,刺了他一下,他斜眼瞅了瞅,看清事物之后哈下腰拾起来把东西揣进兜里,然后拨开人群走了出去。
  “走吧,东子,去吃麦当劳!”葛晓然朝东子摆摆手说。
  “喔,你怎么不看了?”
  “没什么可看的,让警察处理去吧,跟咱们没关系。”
  “那好吧,走!小雨,咱们一定要宰了这头大肥羊。哈哈!”
   ....................
  入夜,月光透过窗户射进一间屋子,屋子里没有灯光,漆黑一片,隐约听见两个人匀称的呼吸声。
  “你办事太不效率了,怎么不小心,你这样会送了自己的命知道不知道。”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话语里略带着一丝担心。
  “死就死,早晚都要死,不如早死。算什么啊?”说话的是一位女子,略显得有些稚嫩,声音有些好听。
  “你... ...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你以为我会让你死嘛!够傻的。”
  “啪”男子从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丢在女子前面的书桌上,“以后小心点。我走了”男子说完站起身轻轻的打开房门出去了。
  黑暗中看不到女子的表情是否发生着什么变化,她点燃了一根烟猛吸了几口,电话里依然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这件事办的漂亮,下一个应该知道是谁吧!我就不多说了。”女子合上手机望着夜空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的再次出现,那将会是你我的轮回。
作品集仰望天空的鱼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仰望天空的鱼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5-16 13:05 最后登录:2015-11-01 01:11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