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下辈子再做你的新娘

时间:2012-03-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沙漠 点击:
下辈子再做你的新娘
    墨涵一个人走在街上,抄着手,冷眼地看着身边忙忙碌碌走过的人,他觉得很可笑,每天这样忙忙碌碌地也仅仅是混个温饱,他的眼里透出一丝轻蔑和冷酷来,他就这样走着。这是一个深秋的早上,天气已经感觉到很冷了,街上的行人都像粽子似的裹着,就连那些爱美的姑娘们也极少穿着摇曳的长裙,以显示婀娜的身材了。不少人边走边呵着气,一团团的白雾从嘴里喷出,被风一吹瞬间就消失无踪了,墨涵慢慢地走着,这时街上的行人渐渐增多,人行道上的法国梧桐大部分都落叶了,仿佛是在向人们宣告冬天快要到了,只要依稀的几片枯黄的叶子还在枝头顽强的飞舞着,就像孩子舍不得离开娘的怀抱。这是一片枯黄的树叶挟着北风猛地飘了起来,不偏不倚地贴在墨涵的脸上,居然把他的视线遮了个严严实实,墨涵咒骂了一句什么。用手轻轻一拨,树叶就像一只蝴蝶般地向远方飞去。
    你别以为墨涵是在悠闲的散步,其实墨涵有他自己的职业,他一直以来为他的这个职业感到有点羞愧,可是除了这个还能做些什么呢?就这样过吧,他想。墨涵是一个小偷,其实你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墨涵跟小偷有什么关联,然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无论是电影里还是小说中,小偷都是一些贼眉鼠眼,行为举止很猥琐的人,他们就像是老鼠,眼睛老是骨碌碌地转个不停,一直在打量着人们,一旦发现有目光跟他们的视线相遇,他们大抵会躲闪开去,待你不注意时有开始窥视你,因为你口袋中的银子是他们吃喝玩乐的基本要素。     而墨涵不同,墨涵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长得高高大大,皮肤就像牛奶一样的白,这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是很少见的,就像韩剧里的奶油小生,身高足有一米八,棱角分明的脸,挺拔的鼻子,一双明澈透亮的眸子仿佛涉世未深,往哪儿一站都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同行们曾有人笑话他说:“你他妈的就像一小白脸,你干脆去做鸭子得了,何必还在跟我们抢食。”墨涵对他们的话不屑一顾,他是瞧不起他们的,一个个像阴沟里的老鼠,躲躲闪闪,一副猥琐的样子都让人起疑,而墨涵就不同了,他像一个乖孩子,谁也不会怀疑他是贼,因为没有人看见过这样外表清纯,这样帅气的贼,因此这条件让他屡屡得手。     这时街上很多的店面都已经开门了,有个服装店里在放着犯错这首歌,顾峰在扯着沙哑的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嚎着,让人更是感觉到寒冷。墨涵走到公交车的停靠点站着,准备开始他一天的工作,他一向是独来独往的,他很从容不需要人掩护就屡屡得手。停靠点已经站着几个人,其中两个是买菜的老太,她们拎着购物袋在闲聊着,手里拿着老年人优待证,瑟缩着,看到墨涵来了,仔细地打量着,仿佛就要把墨涵抢回去做女婿的样子。还有一个乡下汉子摸样的中年人,满脸带着一副忧愁,仿佛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似的,墨涵厌烦地转过身去,停靠点另外站着一个姑娘,看样子是一个大学生,扎着一个长长的马尾,额前垂下几缕长发,风儿一吹,飘飘洒洒,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像玉琢一般,因为寒冷的缘故,满脸绯红,更显得楚楚动人,看见墨涵在注视她,她也转过来看了墨涵一眼,然后羞涩的转开去。     “滴滴”一阵喇叭声由远及近,这时停靠点已经聚拢了不少人,公交车像一个庞然大物似的缓缓停靠过来,挟着一股寒气,卷起了一阵飞尘,车未停稳,人们就从打开的车门蜂拥而上,司机看着厌恶地摇摇头,大声吆喝:“挤什么,挤什么。出了事我可不管。”墨涵让他们挤进去再上,因为他的职业是不容许他坐着的,所以他不急。最后是那个姑娘和两个老太,姑娘搀扶着两个老太,一边说着小心小心,最后车门哐当一声关上,驶离了停靠点。
   车上人很多,挤挤挨挨的很多人没有座位,那姑娘站着,手把着扶手,可是没有一个人给那两个老太让座,大家都冷漠地偏开头去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谁也没有放弃着来之不易的座位,而让自己的屁股受苦,墨涵仔细打量着车内的人,很快的他就把目标锁定在停靠点上车的那个中年汉子身上,只见他小心翼翼地用手贴着衣服旁边的口袋,不时看看别人,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而口袋里那鼓鼓的就是钱了,墨涵想到。墨涵一直在思考怎么样下手,他不是一个盲目的人,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得漂亮,这是当年师父给他的出师赠言。车子开的很快,突然前方一小伙子骑车突然横了过来,司机猛地一脚急刹,人们不约而同地向前倾倒,司机一边咒骂着,就在这瞬间墨涵出手了,他的两根修长的手指像一把灵巧无比的镊子迅速地伸进他的口袋把钱包拿了出来,也就是瞬间的功夫,如行云流水般自然。不一会到了市医院,车子停了下来,那汉子下车了,姑娘也下车了,墨涵自然也就下车了,因为做这一行有个规矩,从不在一趟车上做两次。他们一下来,车子就呼地开走了,这时乡下汉子下意识地按了按口袋,突然他本来黑红黑红的脸居然瞬间急的煞白,“我的钱被偷了!呜呜。。。我怎么办啊,那可是我老婆治病的五千元钱啊。”他也顾不得害羞,像一个孩子似的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刚走了几步的姑娘忙掉过头来,蹲下身子来问那个汉子:“大哥怎么回事啊?你说说。”“俺媳妇有个肿瘤,这可是我东拼西凑借来的五千元,这下没了,可怎么办啊?”墨涵这是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以前的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姑娘安慰说:“大哥别急,我这恰好有五千元钱,你拿去吧,救命要紧!”说着从身上拿出钱来递给乡下汉子,乡下汉子连忙后退,一边摆手说:“大妹子,这怎么成,我们非亲非故的,这钱我不能要。”“没事大哥,救命要紧,就不能让我献一回爱心吗?拿上吧。”说着往他手里一塞,转身就走。“姑娘留下你的名字和地址,我还你。”“不用了”姑娘头也不回地走了。扑通一声,中年汉子冲着姑娘园区的背影跪下了,“好人呐!”他喃喃自语道,两行泪水无声地滚落。
   墨涵看到这一幕,感到从未有过的羞愧,也许是他骨子里还是善良的罢,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决定跟踪这位姑娘,把钱还给她,于是他迅速地朝着姑娘远去的方向追去,不一会儿就追上了那位姑娘,他在远远地跟着她,只见她走进了一所大学,原来这位姑娘是大学生,他不敢去搭讪,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和可耻,他决定在外面等着她放学。他等着等着觉得饿了,于是走进一早餐店吃了一碗三鲜粉。快到中午时,学校放学了,人快走完的时候,他才看到她出来。他悄悄滴跟着她,她上公交车,他也上公交车,她下车,他也下车。就这样一直跟着她,居然没被发现,她七弯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区,那是一个豪华小区,一般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他远远地看着她走进一栋别墅,他才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墨涵都没有去干活,他每天都在停靠点等着她,不让她发现,他想跟她说,把钱还给她,可是他真的怕面对她,因为自己在她面前仿佛成了一个矮子。这一天,姑娘又在等车,墨涵照例在远处注视着她,这时几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走了过来,看见姑娘,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开始调戏起她来:“美女早啊,去哪里啊,你好靓哦!”她厌恶地转过身去不理他们。“呵呵,美女干嘛生气啊,走跟哥们去玩玩,我们请你吃饭。”说着居然来拉她。“你干嘛?我不认识你,给我滚开。”“呵呵,没关系的,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上炕头嘛。”一个长头发的家伙说着。其他的两个哄堂大笑起来,边动手动脚。“住手,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开,她是我女朋友。”墨涵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姑娘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高大帅气的小伙觉得有点面熟,心里在想这人怎么说我是她女朋友。“呵呵。。。。”那几个人一阵狂笑。“小白脸,你是不是想英雄救美啊?可也得看看你那身板骨啊,不然我的刀轻轻往你身上一戳,可就没命了的。”说着边掏出身上的匕首划拉着。    “来吧!别他妈的那么多废话,有种的放马过来。”“那是你自己找死。”三个人成品字形向墨涵扑来,只见墨涵不慌不忙,对着最前一个一个连环腿,一脚踢掉刀子,另一脚重重地踹向他的胸口,顿时那人发出一声惨叫,跌出几米远。然后伸出一只手臂架住另外一个人的手臂,重重地一拳打在胸口上,同时一脚踢向另一人的下体,“妈呀,妈呀!”两个人像叠罗汉一样压在一起,一个压在底下,一个仰面朝天压在他身上,在上面那人一边摸着自己的下体,一边哼哼唧唧:“妈呀不知道宝贝坏了没?”墨涵站在一旁拍拍手,若无其事地说:“怎么样,还玩不玩?”“大爷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的马子,饶了我们吧。”几个人也顾不得嘴硬了,他们看得出他是练家子。“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几个人爬起来抱头鼠窜而去。      “没事吧,美女!”墨涵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没事,谢谢你!你真厉害,看来你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哦。”姑娘还没有恢复平静,胸脯激动得一起一伏的,挺拔诱人。“我叫王丽,你叫什么名字?”说着向墨涵伸出手去,墨涵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叫墨涵,我们见过的,你忘了,那天你给那个乡下汉子五千元啊!”“哦,怪不得我觉得我们面熟,真的谢谢你!”看着墨涵注视她的双眸,她害羞地低下头去,拉扯着自己的坤包。“我们去喝杯咖啡怎么样?”墨涵提议道。“哦,很对不起,我得去上课,这样吧,你留下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哪天我请你,感谢大侠的救命之恩。”王丽调皮地笑道。他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就分手了。经过那天王丽帮助那个乡下汉子的那件事后,墨涵就感觉心里有一种失落,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之这么多天他没有去干活。      这天是星期六的上午王丽打电话给墨涵说出去玩,墨涵很开心,说真的,他这么大没有跟哪个女孩子出去玩过。他也知道像他们这种人是不敢奢望爱情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友,或者是更长远一点来说自己的孩子都像自己一样见不得光。像一个个老鼠一样生活在黑暗里。但是这天他居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们租了一台双人自行车去郊游,那天的王丽打扮得轻松随意,像一个邻家小姑娘,马尾巴一晃一晃的煞是迷人。身上散发出那种淡淡的处子清香,让墨涵一时像个傻子似的。墨涵穿着休闲衣裤,更是衣袂飘飘,潇洒挺拔。他们到了郊区,坐在一块草坪上,四周的树叶落了一地,铺垫在草坪上,像一块厚厚的地毯,枯黄的树叶被风卷起来在半空风舞着,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远处有几只鸟雀站在树丫上,跳着叫着,不时地停下来啄着自己的羽毛。王丽拿出买的水果点心水等等摆了满满一张塑料布。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王丽问起了墨涵的情况,墨涵欲言又止。      “其实,。。。”墨涵刚说了两个字,又吞吞吐吐起来。“你还是不是男子汉啊?说话都这样,你那天的勇气到哪去了?”王丽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说真的她有点喜欢这个帅气正直有点小痞子的男孩。“其实。。。。那天那个乡下汉子的钱是我偷的,我是一个小偷。”说着他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今天不是愚人节,你开什么玩笑。”“是真的,我这些天一直在注视你就是想把钱还给你。我是一个贼,一个彻头彻尾的贼。”他喃喃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好好的一个人你要去做贼,你说!”王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失态地抓着他的手摇晃着。她对他的那一点好印象消失无影无踪。“王丽,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谁强迫你了,你非得做贼,你这样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王丽恨恨的说。      墨涵对她说起了自己的往事。墨涵的家很贫穷,一家三口就父亲一个人在一个街道小厂上班,拿着很低微的工资,母亲体弱多病,也没有什么文化,就在家操持家务,那时墨涵十来岁,父亲那点低微的工资要养活一家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艰难,他们只有节俭节俭再节俭,才能勉强解决温饱,墨涵还记得那时他想吃冰激凌,可是要一元钱一支。有钱的同学每天买着吃,自尊心很强的他往往看见人家吃就偏开头去。那时他就发誓长大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出人头地。虽然很穷但一家人在一起也还温馨。可是天老爷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就连这小小的温馨也剥夺了他们家的。那是一个下雨天,父亲上班回家的路上,由于下着大雨,根本睁不开眼,父亲骑着自行车稀里糊涂地往人家的货车上撞,结果父亲当场没了。一直等着父亲吃饭的娘两个等来的却是交警的死亡通知,结果母亲当场昏死过去,十来岁的墨涵当时还没有觉得很难过,只是觉得家里冷清了很多。结果事故鉴定出来了,责任完全在父亲这一方。好在司机还有同情心,给了他们家三万元。靠着这三万元,才把丧事办了,结果也就剩下一万块钱。从此他们家的顶梁柱垮了,母亲一夜之间居然白了头。四十岁不到的人看起来就像有点痴呆一样了。      为了生活,母亲摆了一个小摊,可是根本赚不了什么钱。那时的墨涵非常喜欢读书,成绩也特好,人也聪明,可是却没有钱买书。每到周末去新华书店看书看到关门才回家。有一次他看见一本特喜欢的书,情不自禁地把它藏在怀里,结果被人发现了。书店的人要求通知学校来领人,当时的他吓得大哭。这是一个老头也就是他的师父出来说话,就这样老头把他领了出来。老头看他喜欢读书,就问他想不想自己赚钱,他说想。老头就叫他每天到他那里去学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头每天教他夹沸水中的肥皂,结果烫的手指都是红肿红肿的。老头还教他武术,两年后师父离开时才告诉他,自己是一个贼王。并告诫他做人要有良心,好好读书。因此他一直靠着扒窃读到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整天在社会上晃荡,但是他还是坚持看书,因为在他看来知识永远是重要的。      “这就是我的经历,我知道我不配成为你的朋友,我走了,再见!”墨涵转身离去。潇洒的身影带着几许落寞和无奈。“你给我站住!没叫你走,你走什么啊?只要你以后不再干了,我们依然是朋友。”“真的吗?”墨涵开心地转过身来,眼里透着欣喜。“当然啊!人谁没有错,错了能改就行了。”墨涵眼睛湿润了。      从这以后,他们开始了交往,墨涵也开始洗心革面,每天都觉得太阳是新的,阳光是多么的美好,就连枯黄的树叶在墨涵眼里都成了一只只飞舞的彩蝶。可是他不干这个得生活啊,于是他跑去一个建筑工地打小工,每天累死累活的也就百十块钱。墨涵每天辛辛苦苦,但是他觉得充实,这毕竟是自己劳动所得,每天晚上他坚持看书。有一天晚上墨涵做了一天的事没洗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王丽打来的,电话那头传来王丽虚弱无力的声音,告诉他自己发烧了。“你等着我,我马上到。”赶忙披上衣服跑步赶到王丽那里。一摸王丽的额头滚烫滚烫的,他二话没说背着王丽就往医院跑。也许是当时急得糊涂了,他居然忘了打的,两里多路硬是背着王丽跑到医院。当王丽输完液的时候,才发现他伏在床上睡着了。他太累了。王丽爱怜地看着这个帅气的大男孩。眼里满是温柔。      有一天,王丽悄悄地跟着墨涵,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改好了。他上车,她就打的悄悄地跟着,到了一个工地后墨涵就在那里做事,看着烈日下的墨涵汗珠滚滚,王丽再也忍不住了,她跑上前去对着他大声说:“你这个傻瓜,你怎么干这种体力活,你吃得消吗?你给我回去!”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拿出纸巾来给他擦汗。墨涵看见她很惊讶,也很感动。“我不干这个我能干什么啊?”“你可以去上大学,别再浪费你的青春了。”“我哪里有钱啊。”“没事,我今年就毕业了,参加工作了,我可以供你。”王丽握着他的手,满含柔情的说。这是工地上的民工们起着哄:“呵呵,墨涵,你小子真福气,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啊。”“别瞎说,是我朋友。”墨涵红着脸说。“就老婆怎么了,你救我的时候就说过我是你女朋友的。”王丽红着脸说道。“噢,噢,噢,老婆,老婆,老婆。”民工们叫的更欢了。      墨涵在王丽的支持下开始了自学,准备成人高考,王丽的爸妈在外地工开公司,一年都很少在家,只是给她充足的生活费,很少有时间关心她。每天晚上墨涵都会去王丽那里补习功课,有什么不懂的王丽就给他讲解。说实在的,本身墨涵就很聪明,因此功课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难。在王丽的辅导下,短短的两个月就把原来丢了的知识全掌握了。到了高考时,居然考上了北京某大学。接到通知书那天,他们两整整地喝了一件啤酒庆祝,结果两人都喝个烂醉。开学了,面对高额的学费墨涵沉默了,他知道家里拿不出这笔钱来。他告诉王丽他不想上学了,王丽拿出一本存折塞在他手里说:“这里有两万元,给你做学费,别说傻话 ,好不容易考上不去了,难道你不想出人头地了吗?”那一刻墨涵哭了,他记得父亲死他都没哭过。      他告别王丽去了北京读书,临走时,他发誓一定好好学习,将来让王丽过上幸福的生活,直到火车启动的时候,他才对着站台上的王丽喊道:“丽,我爱你!等着我!”王丽也哭了,他也哭了。直到看见她的影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到了新的学校,他像一个饥饿的孩子吸允着妈妈甘甜的乳汁,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了遨游,休息之余,他就思念起王丽来。他们在电话里互相倾诉着相思之苦。这是的王丽已经毕业了,在一家外企上班,薪水还比较丰厚。她就每个月把大部分钱寄给他,告诉他要努力学习,该花的钱别省着,就像一个母亲一样关心着他。      在大学里,墨涵努力学习,成绩也一直拔尖,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再加上人也长得帅气,因此在大学里成了女生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很多女生都大胆地向他表白,可是墨涵根本无动于衷,因为在他心里没有谁能够跟他的丽相比。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回事,他们的事情居然被王丽的爸妈知道了,并且了解了墨涵的过去,于是勒令他们断绝关系。王丽跟爸妈讲起了他的情况,并说他现在已经在改好了,请给他一次机会。王丽的爸妈怎么也不同意,他们家是有名望的家族,怎么会容忍一个有污点的人做他们家的女婿。给王丽下了最后通牒,不分手就不认这个女儿,王丽含泪搬出了那栋别墅,到外面租了一间小小的房子。     王丽对墨涵隐瞒了这件事,可是她一个人的工资要供墨涵上大学就捉襟见肘了。没办法,她只好去兼职,整天从早忙到深夜,两头见星星。可她依然很快乐,她看到墨涵很争气,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转眼到了放寒假了。墨涵没有一刻的停留,马上赶回家,才知道王丽的情况。见面的那一刻,他抱着王丽哭了,他在心里发誓,今生今世都不会负她,好好爱她。那一夜在小屋了,他们终于拥有了对方,他们彼此贪婪地索取着,愉悦着,一次又一次地攀上了爱的顶峰,整间小屋春色旖旎。      欢聚的时光总是那么地短暂。又一次的生离死别,又一次的相思缠绵。火车又一次地把墨涵的爱留在了这座城市,留下了无尽的相思。到了学校墨涵更加努力,每门功课都是优,这让王丽很高兴。他说老师鼓励他考托福,可是他想到王丽一个人在苦苦的期待,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真的想回到王丽的身边了,两人恩恩爱爱地过着平淡的日子。但是王丽坚持要他考托福,并告诉他好男儿要有远大的志向。墨涵努力着,学习也越来越要钱,王丽的工资有时候真的供不了墨涵,她也不准墨涵去赚钱,怕影响他的学习。实在不行就向朋友借,有几次居然去卖血,又一次居然晕倒在医院的门外。就这样三年后墨涵终于去了美国留学,苦尽甘来。临行前,他们相约天荒地老永不变心。在肝肠寸断的离别场景中墨涵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是不是老天有时候也嫉妒人间的爱情,这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的爱情却在墨涵去了几个月后发生了巨大的变故,有一天王丽在上班的时候突然晕倒了,同事们都慌了,赶紧叫来救护车,把她送到了医院。医院的诊断是高烧不退,经过检查疑似血清HIV抗体呈阳性。也就是怀疑感染了艾滋病。医生把这个情况跟王丽的同事一说,同事们都不敢相信,在她们眼里王丽是正派善良的女孩,也没见她跟什么人来往密切,这怎么可能呢。等一会儿王丽醒来了,医生仔细地询问了王丽的情况,并特别强调她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交往过没有。也就是说有什么不洁性关系。因为怀疑她感染了艾滋病,不过得 进一步确诊,建议最好是去权威医院检查。当时王丽听了如晴天霹雳一般,她仿佛傻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染上艾滋病,因为她除了和墨涵有过性关系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接触过。难道是墨涵,不!不可能!她相信他。一定是误诊。她第二天就请假匆匆赶到省城的某权威医院复诊,结果出来了,的确是感染了艾滋病,顿时王丽感觉到天旋地转,整个的世界都垮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她的爱情,她的生命,她的一切的一切都将化为尘土灰飞烟灭了。专家仔细地问起了她是不是有过不洁性关系或者是输血之类的行为。她这时才想起为了替墨涵筹学费曾经去过地下血站卖血的事。一定是在那里感染了。王丽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望着孤零零的自己和空荡的小屋,王丽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那她哭了整整一夜。      公司知道了王丽患艾滋病的事后,出于人道主义给了她一笔钱辞退了她,这时的她感到欲哭无泪,生活抛弃了她,社会也抛弃了她。知道她患艾滋病的事后,整个城市认识她的人都指指点点,他们看见王丽走过就悄悄的说:“看呐,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婊子,出去跟野男人鬼混,感染上了艾滋病,真是活该。”还有的小孩子在她后面追着跑着说着:“艾滋病,真要命!花姑娘,乱偷情!”听了这些,王丽掩面炮灰自己的小屋,关上门躲在被子大哭起来。渐渐的王丽经常发烧,人也越来越没有了精神,她把那笔钱全寄给了墨涵,要墨涵好好读书。从这以后王丽开始有意地慢慢疏远墨涵,她不想让心爱的人痛苦 ,墨涵慢慢的觉得王丽跟他聊天的时候越来越少,上网也很少跟墨涵说话了,即使说话也让墨涵觉得有一种淡淡的疏远,难道誓言还没有随风飘散,爱就已经不在。他感到不解,有时他就问她怎么了,可是王丽却老说没什么。墨涵感到很苦恼,每天都在忍受着煎熬,每天都在回忆起他们在 一起的点滴幸福。他在美国一边上课一边打工,他想让疲惫来麻痹他那颗思念的心,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终于到了暑假的时候,他再也忍受不了相思的煎熬回国去看王丽。临行前,他打电话告诉王丽说回去看她,可是她却冷冷地说回来干什么。终于到了那座让他魂牵梦萦的城市,他赶到王丽的小屋,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回来了。不一会王丽回来了,可是身后却跟着一个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男子,王丽也浑身的珠光宝气,只是脸色有些掩饰不住的憔悴和忧伤。那个男子傲慢地看了墨涵一眼,手上硕大的钻戒闪发出刺眼的光芒,让墨涵心一疼。      “丽,这是怎么回事,说好了我们永不分离的。”“人是会变的,我觉得跟你在一起你不能给我幸福,我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而这些你不能给我,我也不想再浪费自己的青春,我们分手吧。”说着转过身去,不再看着墨涵。“不是这样的丽,你是不是有什么隐衷,你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墨涵眼里噙着泪花。“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了!”王丽转过身去,眼睛里含着泪花,她强忍着悲伤,那个男子搂着王丽的腰轻蔑地看了墨涵一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那男子的话像一把利刃刺进墨涵的心脏。      墨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到美国的。他再也没有跟王丽联系,既然爱已不在,何必强求。总之他比以前更刻苦了,他发誓要出人头地,让王丽好好看看。他也可以给她幸福,让她后悔去吧。留学期满,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一家大公司。他拼命地工作,借此麻痹自己。他的学识和敬业精神得到了公司总裁的赏识,两年后居然做到了部门经理,年薪达到上百万美元。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当时的穷小子了,现在的他有自己豪华的小车和别墅,俨然是上层人士了。有一次利用出差的机会又回到了他所居住的城市,这时的他已非昔日阿蒙。以外商的身份频频出现在当地的电视台和媒体上,谁也不会认出他就是昔日的那个小偷。这天忙完了,他想起了去他们曾经的小屋,给她打电话提示你所拨打的是空号,他这时才想起已经有两年没给她电话了。他在屋外彷徨。这时恰巧看见一个很眼熟的人走过,他猛地想起那不是王丽的男友吗?他赶紧拦住他,向他打听王丽的下落。      “她是我表妹,她已经快要死了。”那人冷冷地说。“什么?怎么可能,她不是好好的吗?你胡说什么?”墨涵拉着他的衣领咆哮道。“她不会死的,不会!“你还有脸说,还说那么爱她,都不理解她的情况,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二年,为了给你筹学费,到处都借到了,还差几百元,她只好去地下血站卖血,结果感染上了艾滋病,怕你伤心,所以特意叫我串通起来糊弄你的,现在都快要死了。”说着她表哥也留下了泪来。”“她是一个傻女孩,对你真的太痴情了,而你却以为她真的移情别恋了,看去看看她吧,再晚点也学就没有机会了。她现在还住回以前的别墅了。”他拍拍墨涵的肩膀,转身走了。      墨涵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足足有几分钟才反应过来。他多希望王丽真的是因为贪图富贵抛弃了他,这样他宁愿自己痛苦,只要王丽幸福。可是现在王丽为了他居然染上了艾滋病,马上就要死了,怎不让他痛不欲生。他马上跌跌撞撞地跑到了王丽的家,他顾不上喘气使劲地擂着门:“丽!开门我回来了,我回来看你了!”满脸的泪水还挂在腮前。好一会,才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拉开门。只见这男子气度不凡,但是满脸的忧伤。“你是谁?找我女儿干什么?”他拦在门口并没有让墨涵进去的意思。“伯父,请让我进去,我是王丽的男朋友,王丽就是为了我去输血才染上艾滋病的。”“是你?你还有脸来看她,你这不要脸的小偷。”说着用力地抽了墨涵一记耳光。“滚!你给我滚!我们家不欢迎你这种垃圾。”说着把门呯地关上。      墨涵捂着脸,泪水滚滚而下,他在外面使劲地喊着:“丽!我是墨涵,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你开门吧,我有很多的话要对你说。”里面传来王丽虚弱的声音:“墨涵,你回去吧,我不想见你,以后你好好保重自己,忘了我吧。”墨涵咚地一声跪在门前:“丽,你不开门,我就永远跪在这里不走!”墨涵就默默地跪在那里。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墨涵终于扑通一声晕倒在地。当他醒来时看见自己躺在床上,房间宽敞明亮,窗外透过来的阳光和熙而温暖,感觉到很久没有享受到这么好的阳光,王丽在一旁焦急的看着他。“你终于醒了,你这个傻瓜,怎么这样傻啊。”王丽爱怜地注视着他,眼里满含着柔情,可是她已经整个人失去了光泽,往昔的风采已经荡然无存。“我是不是很丑了?”王丽痛苦的看着他。“不!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我要让你做我最美丽的新娘!丽答应我,嫁给我吧。”“你别傻了,我已经是马上要死的人了。”“不!我不会让你死,我要带你去美国找最好的专家治病,现在我有钱了,我会用一生来爱你!”      这时王丽的父母走进来,看着墨涵说:“你真心爱着小丽吗?”“伯父伯母请你们放心,我一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王丽!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请求你们把王丽嫁给我。”墨涵看着王丽父母坚定地说。“我们一直很恨你,可是看到你昨天的举动深深滴打动了我们,我们知道你是真心爱着小丽的,我们把小丽交给你我们也放心了。”“伯父伯母,我想尽快跟王丽举行婚礼,你们看好吗?”说着不等王丽父母答应,爬起来咚地一声跪在王丽面前:“丽!嫁给我!做我永远的新娘。”说着满含期待地看着王丽。“可是。。。墨涵,你要知道,我没有多少日子了。你不后悔吗?”“哪怕只有一天我也要二十四小时爱你,今生今世永不分离。”王丽泪流满面紧紧地抱住了墨涵。   一周后,墨涵和王丽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由于王丽父母是有名望的大企业家,而墨涵又是外商的身份,因此这个城市的政要和商界名流等等都来捧场,婚礼热闹非凡。墨涵挽着经过精心化妆而掩饰了病容的王丽走上了红地毯。王丽拖着长长的婚纱,墨涵和王丽彼此深情注视。“老婆,你是我最美丽的新娘。”墨涵紧紧滴握着王丽的手。婚礼开始了,牧师问墨涵:“你愿意娶王丽女士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与她休戚相关吗?”“我愿意!”墨涵大声地说。这时墨涵发现王丽不停地在颤抖,脸色变得惨白。“老婆你怎么了?”墨涵紧紧地拥着她。“我没事。老公!”这时牧师又问王丽:“你愿意嫁给墨涵先生吗?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与她休戚相关吗?”“我。。愿。。意。。。”王丽吃力地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丽,你怎么了?”墨涵抱着王丽痛哭起来。宾客顿时一片哗乱。好一会王丽才吃力地睁开眼睛,张着嘴想说话,但是声音很小,墨涵赶紧把耳朵凑近去,“老公。。。下辈子我再。。。做。。。你的。。。新娘。”说完这句话,头一偏永远地闭上眼睛。“王丽!”婚礼上上传来墨涵撕心裂肺的声音。 
 
作品集沙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1. 无奈也甜蜜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下西楼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03-18 11:03 最后登录:2013-09-02 15:09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