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少有人去往的地方(一)

时间:2016-08-0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喵头鹰不说话 点击:
看与卑微的联系
 
当你看向无垠的天空时
你的心,是自私的
和我一样。当你看你自己时
属于你的我,如同
双脚踩过的泥草一样卑微
 
让我住进你狼藉的梦里
哪怕明日你会失忆
 
 
安魂曲
 
夜深
梦睡
白天看的花开
午夜自会凋零
 
魂归
消逝
曾经相拥入睡
异日相向而行
 
我来
我去
我说我在看你的光滑的玉体
你说你失聪了听不清我的声音
 
你来
你去
过去你总是沉默不愿意说话
现在说话也没人愿意听
 
(我们总是这样片刻就改变自己)
 
我怕
我担心
你拒绝我的盛情邀请
又同别人谈论天地
 
 
在还没有记忆的时候
 
云雀飞过大海的尽头
没有蓝色的灯光
没有旧日的苛求
 
在一条古径
没有南风与长笛
没有落红的背弃
 
或许可以给我一个信封
写下我的这些残留的记忆
寄往你久居的坟墓
 
骄傲的迷迭香啊
请开花,等待云雀的归来
等待希望长出翅膀
飞进幽静的小巷里
 
 
深切忘怀
 
水面是你轻吐的气息
粼粼波光闪耀着时光,它转眼而过
很快又湮没。雨水让它
起伏不定,在没有风的日子里
爬上山顶看绿水和晨光
樵夫有时会砍光一座山头的树木
季节有时也欢歌笑语
 
美丽的总将消逝
只有惨败永垂不朽
 
所以,用陈词滥调书写
墨色的彩虹,绿水,还有晨光
 
 
乌鸦
 
我看着你,
向往女人刀子嘴割开你的眼珠。
你此生羁绊,
背负很多骂名。
有时我猜想:
在你潮湿的巢穴里,
会住着多少失眠的人?
事实如此:
你对着日子歌唱。
我看见你,
将那一双赤瞳,燃烧一块“豆腐”。
心里的死灰复燃。
我知道:
你那么冷漠,从不纠正别人言行;
你睡在最高的树的顶端,
注视:
朗月踩过众生的尸体。
 
 
萨特之语
 
一只叫萨特的狐狸昨晚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
鱼儿穿过森林
花儿开在水里
蓝天下的我们都有一双翅膀
而萨特自己,靠在一棵高高的乔木上
他是如此欢喜,忘记了自己是只狐狸
森林之王是只叫萨特的狐狸
 
 
一年生的花
 
一年生的花啊
谁等待你,如等待不曾有过的情绪
而悲伤如我
这般憔悴的望着你
 
一年生的花啊
可曾也错过开放一年等我归心似箭
你可知道,那个乔装打扮的少年
早已消逝在浪潮里
 
树影婆娑,谁共你剪半生浮生若梦
而沉默如你,不曾喃喃我的乳名
可惜了旧日的足迹,已有
好多年——为曾住进我梦里
 
一年生的花啊
银河出生时你在它的身边
你那个望穿秋水的信徒
被少年带去没有你的日子里
 
 
走水马车的路程
 

从一件锦帛里看见先秦
和诸子百家
焚书坑下的儒士也曾阿谀奉承
水银铸就一条长河
马车上的战士像浮屠斩杀狂草
隶书写下扁平的家书
不识字的人们舟车劳顿
翩翩起舞的虞美人开满心房
种植下新生等从前持戟截沙
踏水的人和马一起长歌当哭
哭着,一直到长城坍塌的那一刻
一世英名,毁于旦夕
谁躲在稻草人中窥晓风云变化
等待是我们又一次踏上硝烟弥漫
从前或许还能看见你和你的袈裟
而今谁顾得了山河又一次将你
带上马不停蹄的路上
 
 
我想写封信给你
 
亲爱的,
我想写封信给你。
一封认真的信。
里面有我的小金库钥匙,
铜锈会有薰衣草的香。
地中海的海鸥与沙丁鱼,
白色浪花与城堡。
――亲爱的,
这墨水是你当年送我的围巾,
闻一闻――或许还有
你钟情的男人的体香。
我想写信给你,
但又怕,粗心的
邮差嫉妒上我爱你。
目睹了我给你送信和花的情境。
 
 
 
 
独木桥
 
当你过独木桥
我看见一把雨伞
躺在湖中央
没有刮风
没有下雨
它像我一样躺在
大而冷清的床
 
 
仲夏夜
 
天使降临,你仿佛来到了黎明;
小小的萤火虫,你干嘛要飞渡这肃穆的银河?
 
华灯初上,古老的槐树不开花;
丧钟未鸣,我的祭日乘风来临。
 
假设在仲夏夜里,我在地中海看见你的身影,
相信蓝鲸的微笑是过眼烟云。
 
我如此欢喜,欢喜得将梦里的浪潮——
轻轻的,轻轻的吹向你的怀里。
 
 
信礼
 
喜欢上你的时间不算太久
但我挣扎了一个世纪
我的心,仿佛从盛唐走过来
见证那么多世的你
妙音天女的歌声奏响一整个夏季
傍晚就有的月亮许诺我七月永不央
我从这里一步步走去天藏
为祈祷你平安喜乐
如果你哪一世的记忆丢失
我会替你去大海里找寻
白色的乌鸦堕落
我从你王朝建立的那天开始给你写信
江南的水乡里也有我的足迹
幸福的赏心悦目还未来临
我给你写满满的信,直到你
倒在王朝坍塌的缝隙里
梦中的婚礼进行了一天又一天
水面上泛着磷光,光芒照瞎了我的眼
你的弯弯的脊梁骨是我生命里的小船
上面满载
 
 我给你写的满满的信
如果哪一世你的记忆丢失
请去那里找寻,像樱花开时
我找寻你失落的文明
 
 

 
 
梦中的安眠
 
我渴睡,
我有一双沉睡的眼睛。
我颠沛流离,
我在玻璃筑就的梦境里打盹。
我听不见你说话,情诗或其他什么;
我看见你和情人相拥入睡,
肉体的双轨总是怕越界。
昏昏迷迷哼唱乐谱上的创作的曲子。
你将白色的钥匙吃进心里。
而我,在半梦半醒之下――
像昨天夜里,
在你手捧水仙的歌声里,
悄悄爬上夜的星辰。
 
 

 
你说:这一年你过得行云流水。
我说:那是你还没有遇到我。
你说:不,那是遇见你之后。
 
有一个共同的朋友说:
有时候,我们会和自己聊天
想象烈火燎原,百草丛生,
毁于枯灭。
想象树木蔚然,古道狭窄,
长在深山老林。
想象时间老去,你我无恙,
月影柔和,你我刚好在树下相遇,
轻语直到河波轻漾。
 
你说:过去这一年过的世风日下,
我说:你总是讲一些无厘头的话。
但我知道,你是在遇见我之后,
才变得如此愚蠢,
失去所有的啃进脑子里的――
大智后若愚。
 
 
情话
 
我们相遇,
在一个黄昏。蓝色的湖水仓促了白发,
云母伸手留住你的转身。
我向你求婚,
在你父亲的灵柩旁。
从未有过的雨后天晴,彩虹一现
打破我们浪漫的氛围,
我在石桥上孑然不归。
我记得你曾说,落花时节江南。
可惜你我不是围子里的并蒂花,
即使死,也可以紧紧握住手,和脚。
 
 
在少有人去往的地方
 
在少有人去往的地方
一如烟雨蹉跎了盛夏
为不知名的野花撑伞
想象在霓虹灯停止脚步的海边
少有人看见你的心事
所有的悲伤与不快都如雨下
随风飘逝,逝去的青春在空巷
少有人体会到花开的欣喜
少有人领悟到百花的凋零
少有人看见你眼中的深情
少有人陪你等风等下个天明
或许我已瞬晓万物
昨天夜里我已经死去
明日晨曦我又将重生
我走过你不曾走过的山和水
淌过你即将漂游的河流
我在少有人去往的地方等你
在少有人到达的山顶看风景
在少有人到达的深海唱歌听
在少有人到达的伊甸园为你写诗
少有人体会我们这截然不同的爱情
如同少有人看见天使降临
我在少有人到达的地方等你
等待你洁白翅膀天使般降临
所有的怯懦和苛责都如雨下
你给我写诗,你唱歌给我听
你陪我去少有人去往的地方看风景
像少有人为野花撑伞
我们从此消失在少有人看到的梦境里
 

去西伯利亚听海哭
 
去西伯利亚听海哭,
穿过北方漫长的森林。
我不记得,或许是想要忘记
西伯利亚的海只是海。
 
它不是我脑海里的蒲公英,
它不是你眼里的一抹苍绿。
它不过,只是海。
潮涨潮落,它不过只是淹没了浅滩。
 
但它会哭泣,
在流淌着的狂野消亡殆尽的时刻。
但它还将继续下去,
因为,它是海――并――只是海。
 
 
小时光
 
你若偷偷流恋逝去青春,
黎明老去时你躲在哪里哭泣?
其实,你并不想怀缅过去,
或许你只是想去一次山顶。
 
上一次坟。为昨日的谎言。
做一次正式的告别,写一本札记。
明天依旧如期而至,
你也会离开那个角落。
 
慢,长,慢,长的时间里,
多少短暂的停驻不使你皱纹生起。
悲。外面的树木生长;
喜。自在的云雀死亡。
 
你听,每一次你周围事物的死亡
都在宣告你生命的老去。
但你是永恒的爱恋。你不会随风而去。
你要在每一个小而破碎的时光里
 
和他们告别。
 
在幸福的时光里,
你会有诉说不清的欢喜与悲伤。
我隔着一米的十二分之一看你,
等你的唇和我说最后的――晚安。
 
 
自白
 

你在看他
但你表现得很讨厌他
像野花厌恶蜜蜂
义务般来采摘你的蜜语
你怎么能是唯一
他采不采均是无所谓的事
所以每当他触碰着你的心防
即使你心在弹奏贝多芬的曲子
仍然试图让彼此难堪
这样,你才是他眼里的唯一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在所有会开花的地方
所谓记忆犹新的不过一片枯萎
你在这样做?也许如此
青花瓷里的姗姗来迟
他不过是有一双诱惑狼的眼睛
他注定要孑然一身
但你却仍旧为他守候
被俘虏了的你的每一寸肉体
都躲在欲盖弥彰后面的荒诞无稽
 
在一个烦闷炎热的下午
你写下你的独白
我对自己说些什么
 
鲲在水里望云
云在北冥等鲲鸣似哑笛
 
 
向死而生
 
我在书中看到一个词叫
向死而生
而如今我却背驰而行
忍受尽可能多的
众叛亲离
好像这样的日子
漫无目的
是在你来了之后有的
在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为你采风的画里
我不敢四处张望
与你对视的双眼瞎了
还有你的呼吸,从心里开始
荡出回音
生命和生活里的风信子
开花
如愿以偿得不到实现
在命运启迪的那些度日如年的年华里
你只有面容在老去
所谓的向死而生
不过是自己和自己说说
一些有的没有的乱七八糟
什么的事情
不过是因为失去了持之以恒
没有了走一条
泥泞小路的勇气
不是没有用来游泳的鳍
只是
再无就此作罢的
飞的力气
从此
我们向死而生
分道扬镳后
不复相见
 
 
路过
 
你从桥边路过
我在桥下撑伞
雨淋湿了河
河侵染你双脚
 
我像这浅浅的水
眉目传情着
画廊,歌声,传奇
在所有沉睡的咒语里
 
河路过你脚旁
你错过烟火阑珊
在回忆录里
记录下
每一次噩梦惊醒
 
绕过山和你,去
乌鸦的翅膀上栖息
你的柔软的唇齿
侵染你脚旁
 
 
最蓝的鸢尾
 
有时候的我们
在高高的山丘上发呆
百无聊赖
但我们听见一阵笑声
一群疯子逆着气流
奔跑示爱
瞧瞧那河畔浣洗一盆眼泪
新婚的女孩儿
(为什么要叫女孩儿?)
懊恼的把思绪寄望昨日
蓝色的鸢尾花
别在
豆蔻梢头
我轻轻捡起一束柳絮
送往生的情人去
少年时候的
梦里
依稀还有:水声
风声,和
疯子们的笑声
 
 

 
望,山
高,且青翠
听,叶
飘,或落
 
望,海
阔,且深蓝
听,鲸
浮,或沉
 
望,路
长,且崎岖
听,花
开,或谢
 
望,你
冷,且温润
听,玉
圆,或碎
 
望,我
旧,且狼狈
听,灯
明,或暗
灭。然后
知思念何味
 
 
备注
 
我给你的备注
是:春天的一条狗
如同湖畔一样
鸟儿栖息的地方
总是秋天来临的童话
我在芦苇旁种下
一粒小小的金黄麦穗
 
我给你的备注
是:雨中的伞
如同死去的银河的光
已经打烊的杂货铺
和,说着打烊的男孩
他头戴一顶帽子
手里挽着一只猫
 
我给你的备注
是:悄悄的乌鸦
从这儿飞过,到下个城堡
伯爵与妖精共享欢乐
将理性的果实灌醉
悄悄用手指拨动摆钟
在你眼里看见星辰的劫难
 
我给你的备注
是:你给我的备注
我们是远望的山谷
彼此互成回音
被一只白色猫头鹰打扰
外套上面的玫瑰色口红
犹如我给你的喝彩
 
我在山顶上写下你我的备注
上帝在云中窥探
某一撇一捺不经意的暗恋
 
那是
最完美无缺了。乌鸦
和果实并肩同睡
 
 
耶诞乐章
 
我不去想耶诞日里的人群莽莽,
悄悄照耀已经飞逝的苍老。
河中的褪去轻纱的人,和她的狐狸,
像我说的的那样融入一片静谧的幽蓝。
我恐惧着,空举洒满流光的磷粉的杯子。
我憔悴着,白白任光影绚烂交错,
将我编织成一张厚厚的网。鲸鱼的脉络,
如同从树根到树梢,每一片孤零零的叶子,
都在为数不多的一帧里面等待临幸。
瘦骨嶙峋,和遥远的指尖的轻触。
在一片绿茫茫中,管弦破裂的如同瀑布飞旋,
我将我的四肢小心的丢弃在平原上,
等待着,一束小小的阳光点燃的影。
 
 
向轮回的湖投影
 
你,走过轮回的树旁,
道路两岸,满是伤痕累累。
像你饱经风霜的翼,
残留几根烧焦的羽毛。
事实上,我并不想谈论你
和你无休无止的重生。
我只是想象我伸手取下湖中的月亮,
看到风光荡漾。满满的盈着
柔软且有温度的咸咸的水。
在雾霾里,我们呼吸。仅有的
树木的气息。你徒步走过
赤着脚,走过轮回的湖畔,
树木向你双眼投影。
如同,火焰升腾的图腾里面
三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以及
没有身影的月亮诞下的孩子。
 
 
汝与夜
 
躲在一个个森森愧影的下面,
伸出手握住仅此一次的韶华;
午梦回眸,翘首盼望雨中初归的鸟儿,
嘴里衔着曼珠沙华。
欲望的种子发芽,夜里传来乌鸦的哀鸣,
悲怆着
这个荒凉苍穹无尽的折磨。
一声叹息,那是弥望的不堪重负的
影子。
沙粒漏下时光的悲浅,一束一束
堆砌的欢愉,
不过是往日念想,萎焉的一条
文满图腾的鱼。
你沉醉,在白日梦里;你肩头的麻雀喳喳,
你心头的麋鹿乱撞……
扑通,扑通――打落水花溅开手心一样
温柔的触碰你双眼的台词。
汝是不归的不悲不喜的人儿,
停驻在一盏路灯下,
任影子
一直,一直――被最后的光明拉到
到无所谓深浅黑白的
时空里。
 
 
沙哑的胡杨树
 
魅惑的沙杨驻立在风沙弥漫的天地间,
看一场雪,北方的寒气早已消散殆尽,
你婆娑的身影蹂躏从前与过去,
把我当湖畔的路灯,与你相隔千千万万个无风无夜的岁月。
你吟唱起沙哑的歌声,
你弹奏一曲爱的欺瞒。
你守候着一片即将枯萎的满是皱纹的肉体,
哦!失去灵魂的肉体。轨道架过了大陆的山河,
将一把钥匙丢弃在泥土里。
于是我在泥土中开花,在泥土中凋谢,
在泥土中奉献了此生,短暂像夏虫的一声鸣叫,至死方休。
在满天飞旋的沙尘里,在支离破碎的星图里,
胡杨在歌唱,肉体升华,一缕月明亮的辉――
撒下。撒向从前的,过去的,沙哑且朦胧的诗人的嘴里,
堵住了你来不及诉说的一些话,或一些轻吟……
 
 
小走
 

小走,朝着
你所信仰的神明
在雨中点燃一只烟
燃烧心头全部忠诚
手里拿着木头
敲打十字架上的救世主
然,我们等自己
被救赎,晚风
等行舟被救赎
 
 
冗杂的梦
 
这梦冗杂
且繁复
你想着走过的路
睡的人
在床上
浴室,沙发上
做爱
这是肉体糜烂的梦
伸手
触手到了天体
运转
听歌,艳舞
写真里拍摄的
夜女郎
你儿时的回忆
沉浸在一片沉寂
你看见
繁复纷杂
大树蔚然
玫瑰
祈祷,开放
葬礼,为下一个
被你临幸的
人举办

在梦中行驶爱权
在水中栖息不眠
 
 
显,不易见
 
我爬上一座没有名字的山顶
等候着不久黎明的降临
我呼呼的吹奏你心头的波心荡漾
可惜的是我的眼睛不够明澈
心想着
心里挂着一把锁
没有钥匙,它被恶毒的女巫夺去
禁锢我的肋骨,十三根不明就里
的肋骨在骨折后发出悲隐的哭泣
我还能触摸着我的手和脚
触摸你口水蔓延的身体
被你的泡沫打落,飘去他山
在一片篝火之中感受彼此的念想
像一转头,王冠上的荆棘扎进你的手背
血管吱呀瑟缩不宁
你的不安是我心头的礼物
在昨日打开,在昨日合上
在昨日你口头的谩骂声中
我向着漫山遍野彰显
我对你的爱,毫无顾忌
毫不保留。因为,那就是我爱你
没有理由,没有过去与未来
没有时间和空间,它,不因
你的欢喜而增加;它,不因
你的悲伤而消减。它,就这样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像没有名字的山,和那
注满铅华的光辉与岁月
以及,我卑微且不足道
显,而不易见的每一次注视着你
和,等你的回眸
借以修正我偏离轨道的污浊的心与灵魂
 
 

 
烟灰
死灰
火柴灰
 
一点忧郁
一点无奈
一点焦灼不安
 
眼睛黑色
蓝色
血红色
 
床上
餐桌
盥洗室
 
手里拿着
火机
手里拿着
烟灰缸
 
倒进大海
如同骨灰
漂流
 
赤脚
穿鞋
没有腿
 
樱花
不红
不白不绿
 
我指望
山上
水里
噩梦里
 
这是灰
烟灰
死灰
火柴灰
 
 
如丧钟,如牛郎
 
今夜,是独处的夜晚
玫瑰在窗前开放,暂时不会凋败
牧羊犬叼着弓箭与狗尾草
续雕像米开朗琪罗的色彩
怀座,听脚步声漫过浪潮
涌起,涌起,涌起
你是否瞩目,竹叶青山
蛇的弄潮靡靡了不朽
守望在天伦之乐的雀和鹊儿
背负着沦丧者密言祝语
请放下心来,如丧歌,如牛郎
如登临鹊背的美丽处女
痴望着,等待一年一度的意淫
然后将手,伸到黑色的雾霾里
 
 
光影
 
算吧,算在路灯下面走
即使,路灯只投射这么微弱的光
在微弱的灯下,看不见
火中燃烧蹦跳的粟子
看不见,火中气化迷失的动脉
走吧,如果坐在轮椅上也算的话
即使,我的双脚永远触不到
冰冷的地面。但我听得见
亘古不变的板块撕裂的叫声
听得见,喜马拉雅突破骨骼的酸楚
但我将手遮住眼睛,这光微茫
渺小而炙热,即便它只有一束
看不见深浅的路在你身上铺下
即便,你在耳聋眼瞎后也
也能感觉到还有什么可以盖过
你影子的微弱的呼吸
 
在心灵之下
 
头顶的太阳终于被月亮覆盖,
月亮的宽额头终于叫星遮掩;
星辰的眼泪流走了一个光年,
黄色小说流传了很多个世纪。
 
但是,不是什么事物都选择不朽!
比如,你怀里与胯下的妓女的唇,
两颗星球在剧烈摆动,没有光环。
你一定都在某刹光后骂我很猥琐。
 
然而,你还是选择拉开你的拉链,
双手的忠诚比过你的纯洁的思想。
你汇报你近期的身体状况和感悟,
向,彻夜与你来性爱电话的女人。
 
或男人。我们总是隐匿在黑夜里。
那里干净却虚妄,歇斯底里地叫,
心口不一,一棵树的根和叶不一,
你可以专情,但迟早会泛滥成灾。
 
聆听吧,你欲仙欲死的甜蜜呻吟,
死神的舌头吻遍你的全身与脑子。
在心灵之上,幻想脱离所有欲望;
在心灵之下,真实而肮脏的自己。
 
 
关于人类的起源
 

我不想抬高人类
事实他们还不如我眼里的
一片云那样
于我弥足珍贵
 
我不想贬低人类
同时我不会轻视任何生命
即使一声不响的
灰白色的建筑大楼
 
我在想
想那么些年前的我们
是否有爱
还是只为了繁衍
 
我在思考
思考许多年后的我们
是否还有传承
婚姻是否依然似迷城
 
走过了山山水水
却忘记了活下的初衷
如果只为了绵延一注火焰
何必创造各种传说
 
世间有多少座桥
等我们的脚步踏过
世间有多少浪漫
等我们哪一刻开始害怕才懂得
 
我无法解释这万物为何而生
我所知道的不过是
在很多年前的我们
或许也是由某日某夜某星坠落而成
 
 
孤独的树
 
一片沙漠之中
一棵孤独的树
随风落叶
随风播种
 
一片大海之中
一条孤独的鱼
应浪而鸣
应浪而息
 
一片红尘之中
一粒孤独的灯
因夜而生
因夜而明
 
孤独的上帝
你为何创造出和你一样的情绪
你可否知晓
在思想诞生之前的我们
是否也只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许·刺刀与火焰
 

我祈求这屠戮无数生命的
刺刀原谅我
未能及时填补你的虚无
我祈求这湮灭成灰的
火焰与木头原谅我
未能及时将你祝福
我祈求这被炽热烘烤灼干的
心脏原谅我
未能及时将你舔舐
……
我祈求万物原谅我
未能及时奉告天地你们的消逝
……
我曾走过雪与血交织的苍山
丈量过莽莽乾坤的大海
红色的火焰是我的头发
金色的刺刀化为我的鬓须
我想我身上的鳞片可吞吐天地
但我的眼睛已泛白
我依然忘记从前的湖水与传说
在我飞升那一刻
我看见五道金雷轰灭万物
……
来时的我
匍匐与你的记忆已经忘却
来时的你
不再拥有刺刀与火焰的心灵
……
智慧而通达的某位神明
请原谅我的不知所言
而又虚伪的让自己理解其中的道理
作品集喵头鹰不说话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喵头鹰不说话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8-04 12:08 最后登录:2016-08-05 13:08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