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肖像(组诗)

时间:2015-05-1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菡淤 点击:
 
 
邮筒
 
封离愁
藏别泪
盛长相思
装日如年
集万千悲欢离合于一身
邮来递去
送心愿
报平安
年年如是
 
且看邮尘滚滚
免不了差事失误
奶奶不小心已然投失
再不能回来
我们兄妹众人一旦寄出
归期无定
 
忆当年
颜容翠绿如玉
蓦然回首 
已是斑驳陆离
 
现如今
写信人少
你还站老地方
正如我某天不归
母亲仍然守望在街头拐角处
 
 
过年
 
不管是冰冻还是泥泞
只要归期已定都是风景
 
千里迢迢还有风雨交加
一律都是享受
 
哪怕堵上十个小时也不难过
行李会象母亲一样为我抵御饥寒交迫
 
雪花在车窗上聚积
堆出再也见不着的童年
 
无论有没有钱带没带礼物
野梅一样在路边开着迎我进村
 
当守望在屋檐下的母亲映入视野
一路风尘半生坎坷都从眼里滑落随风而逝
 
 
当盘子
 
无论什么地方
母亲总是系了围裙
以端盘子的姿式出现
 
在家中
母亲用瓷土做的盘子
为我们端出山珍海味
 
在院外
母亲用土地做的盘子
为四季端出五谷杂粮
 
在桥头
母亲用牵挂做的盘子
为村外端出一家子人
 
 
扁担
 
一头是填充锅碗瓢盆的现实
一头是儿子快点长大做个官儿的理想
中间是永远油光水滑的肩头
 
在平坦的日子里
扁担咿咿呀呀地哼着乡间小曲
在生活拐弯的地方
扁担的欢乐嘎然而止
当母亲咬一咬牙之后
扁担从这只肩头切换到另一只肩头
那幅乡村动画再一次回归
 
在扁担的欢乐声中
母亲一天一天变矮  变小
我一天一天长高  长大
 
 
乡间舞台
 
母亲  锄头  我
三人转一亮相
好戏连台
汗滴在眼睫上挂成珠串
茧坨在掌心列队出操
我的哇声突破两个门牙的防守东摔一块皮西跌一个包
 
这一场演出
把来自去年冬天的风看得暖了
把南方的燕子看得在这里安家了
把灶台看得开饭的时间忘了
把河畔的桃路边的李看得花枝招展
把村子看得盆满钵满
把城里的父亲看得牵肠挂肚
 
 
禾镰
 
这把禾镰
白得晃眼
第一部分的白 是刃上的
齿锋
第二部分的白 是背上的
汗渍
第三部分的白 是头上的
发髻
 
这片土地
黄得流金
黄的穗
黄的叶
黄的杆
连麻雀的叫声也金黄金黄
 
偶尔 但见稻菽千层浪
偶尔 风吹穗低见我娘
 
烈日当空时
黄的拥着白的亲热
夕阳西下时
白的担着黄的回家
 
这道黄白相间的风景
到底有多美
城里人 乡下人 都张开嘴
找不出一个好词
一律打嗝
 
 
一支一个人的迎亲队伍
 
谷子 花生 黄豆 玉米
从这些村庄的语言里
母亲听出了意思
麻雀 禾鸡这帮坏小子老来搔扰呢
我十八岁了
你把我娶了吧
 
然而 母亲岂能
草率一场婚事
 
至少得将孙子送到镇托儿所
免得搅了场子
其次是把院场打理成洞房
能浇出块水泥地这喜事就办得省心了
当然 这是计划里的事
接下来是准备迎亲的物事
禾镰 箩筐 扁担 毛巾 烟斗 打谷机
还有上世纪五十年代风行的那只军用水壶
都备齐了
上车 出发
母亲这才乐了
乐成一付十足的新娘样子
 
 
城市宝贝
 
背起行囊
套上那条露膝的牛仔裤
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我不知道是行囊牵着我
还是我牵着行囊
 
从那一天起
母亲就把一个儿子
一个行囊
当成寄存在城市的一对宝贝
 
如此
我们岂敢忘却城市后面那双眼睛
我们岂敢丢失自己
 
之后的一天早晨开始
行囊总要对我说
哥们儿放心吧
我在  就等于母亲在
我总要挥挥手
伙计  我打拚去了
 
 
春耕
 
母亲
善饮
好画
 
拧开春天
平铺土地
一手举田作砚
一手捉犁为笔
娇咤如雷
挥墨如泼
醉至李白桃红
嘴巴两岸春意萌动
一幅春种秋收
已装裱在故乡的屏风
 
于是,千里之外的我
餐餐一目了然
夜夜醉眼朦胧
 
 
早春
 
母亲挑粪的步履掠过村野 ­
惊起一路冬眠的青蛙 ­
桃花汛提前到来
­流经我的梦境 ­
 
娇秀的花生走出深闺 ­
盖上大红大紫的头帕 ­
坐上手掌窝成的大花轿 ­
在蜜蜂吹吹打打的喜乐中 ­
与土地结为连理 ­
 
谷子们咧开嘴巴 ­
高举粉嘟嘟的接力棒 ­
挥手之间 ­
从木盆出发 ­
进入繁衍生息的跑道 ­
 
此时此该
为挡阻我望乡的视线 ­
母亲用油菜花织成一面帘子 ­
挂在城乡相邻的古榕前面 ­
 
细雨如粉时 ­
仍见蓑衣将一尊背影放大 ­
汗珠如串时 ­
又是那条黑白难辨的围裙 ­
在替我尽孝­
 
 
赏月
 
在高处赏月
能看到两枚月亮
一枚悬在天上
一枚漂在远方
悬着的是我的生计
漂着的是我的归期
 
赏得久了
太累
眨一下眼皮
拌倒两眶水做的珠子
 
于是低头吃饼
轻轻一口
悬着的衔得圆影模样
漂着的咬得缺了一角
     
 
我现在才明白
 
母亲
我现在才明白
你为什么不哭
那时 我每天起来
你已经走在向邻居借米的路上
留给我的只有一个背影
后来 我每次离家
回头时
只能看见你额上手搭的凉棚
 
母亲
我现在才明白
你为什么不饿
那时 我在桌上你在橱下
不知你是忙着
还是让给我吃
后来 我偶尔回来
你总是坐在对面看我
是饱了呢 还是担心我吃得太少
 
母亲
我现在才明白
你为什么不要
那时 你一身的汗水
我送来一件干衣服
你说不要 换了又湿了
后来 我经常买些东西回来
有寄回家的 也有我带回家的
你说不要花钱 能省的要省
 
等我明白了
却已经老了
你对痛苦和幸福都不知觉了
原来
无论是那时还是后来
你一直是哭着的
你一直是饿着的
你一直是要着的
只是你不愿意表达出来——
常把娘想想
常回家看看
 
 

 
母亲  你曾经是一块地
灌一丘汗水
就能五谷丰登一次
那时  你的皱纹
象谷芒  也象豆刺  更象玉米须
随季风的逗乐而如军旗猎猎飘扬
那时  你的孙子象一只小麻雀
隔三差五飞到你的身边
表演上下翻飞的偷吃游戏
 
仿佛是眨眼之间的事
你成了五谷的前生
昨天还汩汩流金的一块地
已经寒凉  空寂  衰败  孤独地贴在床上
窗外秋风来袭
床前无人问津
我这只当年的小麻雀成了一个骗子
用三百六十分之一的时间买回一份孝敬
把你积攒的汗水诱出眼眶
洗却我一身仆仆风尘
 
母亲  请不要相信关于你疾病的传言
在我的印象中你从不轻于言弃
尽管  东风面恶  西天情薄
你的角色在另一个舞台等着我去延续
我只能选择和你告别
细雨如鞭  一路抽打我
我不知道是抽我良心让狗吃了
还是抽我不要回头
但是 母亲  请你相信
回到供我寄宿的城市
我会写一首凄美的诗歌
托电子邮件送达
为你老治病
 
 
 
简介:原名,华荣,男,生于1962年9月,供职于国土部门,现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写过小说、散文、诗歌、理论、通讯,文字上过国家、省、市报刊并上过剪报、入过选本、获过奖次。
邮箱:hldzyx2009@163.com 
QQ:511258671
邮编:341109
地址:江西省赣县五云国土资源所 
姓名:华荣 
手机:18816473688
 
 
作品集菡淤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菡淤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5-13 20:05 最后登录:2015-05-26 09:05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