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弄红了我的眼睛

时间:2012-10-1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荆小轲 点击:
谁弄红了我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是谁,那是个迷,它只在我的眼睛里弄了块红色的斑,就悄然走了,不疼也不痒,只是眼睛爱流泪,仿佛那块红云变成的雨。
                   
    我是前天夜里开始嗓子疼的,说话的声音象加拿大的亚当斯,当我与远方的大姐通话时,我相信如果我不说我是谁,她会以为打错了电话,或者以为手机在我爸手里,我的声音嘶哑而苍老,她说吃药啊,好好休息啊。我便放下电话,去找药,我找到了屋里常放感冒药的小皮箱,从一只瓶子里倒了几片绿色的药,就吃了,我喝了很多很多的水,以至于一个晚上,如果看不到我在沙发上,就一定是在厕所里,我急啊,因为我讨厌有病的感觉,我想立即好起来,想,如果能,我就拿个灭火器钻到自己的嗓子里。
                   
    晚饭我推掉了朋友的酒场,在屋里自己做家常的小饭,我系围裙的样子很酷,不象厨师象杀猪的,可我炒的是我最喜欢吃的平和而温暖的小菜——那可以名垂千古的土豆丝。那圆古隆冬的土豆,傻傻的样子,还长着两个短短的小辫儿,我知道那是颗怀春的土豆,时时刻刻的做着发芽的企图,我就不怀好意的,首先挖掉了那两棵芽儿,象生生的扯断了一段情似的,我把它切成了永难复原的丝,并加上了醋,在油锅里翻炒煎炸,使它变成了一道,有点酸,有点苦,又点辣的小菜,三下两次,它就成了历史了。
                   
    夜里,我静静的趟在床上。不知为什么,我睡不着,我看着窗外的星星,冰冰凉凉的挂在天空,看着看着,觉得那星星多了起来,而且一闪一闪,仿佛在水里,过了一会儿,有冰凉的水从我的面颊上流过,我流泪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起来洗脸,看镜中的自己,看到自己的左眼里,有块红色的云。
                   
    你最近吃过什么东西?
                   
    医生问我。我说我吃过药,什么药?可能是感冒药吧。那你一定是吃错药了。
                   
    我就想起了那几片绿色的药,我记不清标签上的名字了,也不知道是谁何时放在那里的,我无法证明自己吃对了药,就点点头说,我是吃错了。吃错了药死不了的,眼里的红云来自身体内部的搏斗,不知道我的细胞又有多少以身殉职,我笑了笑,开点药吧,他就开了点药,并语重心长的吩咐我,可不敢乱吃了药啊。
                   
    是啊,我会注意的。
                   
    两天过去了,如果你在街上见到我,如果我闭着一只眼睛和你打招呼,你不要以为我在逗你,我眼里的红云还没有飘走,一睁眼,便会有雨,从一个男人的眼里无耻的流下来,那雨会流遍我的全身和灵魂,所以,你不要和我多说话,一说话,我便会揪住你不放,问你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医生的药仿佛一点用也没有,这使我觉得,他即便开了几世的药,也一点用没有。
                   
    我知道自己吃药的时候没有看标签,就象当年我逃里现实,疗伤时没有弄清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一样。我只是抓到什么,就吃什么。我从皮箱里翻出那个瓶子,瓶子上什么都没有,绿色的药片很美,我看着看着,想,为什么吃下去的是绿泛起的却是红色?
                   
    我不相信医生能治好我的眼睛了,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吃错药没有。如果我不想继续吃错药,就是不再吃医生给我开的药。这让医生很没面子,他问:
                   
    你最近到底吃什么没?
                   
    我说你问过了,他说,吃饭吃一次就不再吃了吗——你最近还吃什么了?
                   
    他的脑袋让我想起了土豆,圆古隆冬,看声去有点傻,他的表情却显得认真而深沉,我想笑,想问他,你最近吃什么了,脸吃那么圆,却忍住了,我怕我的病没好,倒把他气出病来。可是他长得实在象一只土豆,我便脱口而出,土豆。
                   
    哦,你吃土豆了。
                   
    哦,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想起了那两个多情而脆弱的土豆芽,想起了我把它们从土豆上挖掉后空气里弥漫的涩涩的味道,想起了那只被我切成丝的,永远难再的土豆,我明白了,我中毒了,我吃了一颗怀春的土豆,而小孩子都知道,怀春的土豆是不能吃的。
                   
    是它弄红了我的眼睛。
                   
    一定是它弄红了我的眼睛。
                   
    我记得,我是把那芽弄干净了啊,一点都没有残留在土豆上啊。也许,一个发了芽的土豆,即便把芽弄掉,它也不是原来的土豆了,就象一个爱上了别人的男人,就算把他心爱人的杀死,他也不是从前的男人了,而一个流了产的女人,把孩子做掉时,那孩子不是没有了,只是留在了她生命的最深处。
                   
    我就这样红着眼睛,在街上走。
                   
    想着一颗发芽的土豆,属于阳光,泥土和水,我怎么去吃呢,它不是我的;
                   
    我也发芽了,我不是我自己的,我是我们的。所以我会好好的休息。

                   
作品集关于眼睛的文章 荆小轲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1. 短篇小说
  2. 散文随笔
  3. 杂文评论
  4. 诗词歌赋
  5. 原创精品
  6. 原创文集
  1. 经典散文
  2. 经典小说
  3. 经典名著
  4. 人生哲理
  5. 经典诗歌
  6. 经典评论
  7. 全本阅读
  8. 阅读排行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