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八十二章
第三卷第八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4-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因为桂青山想在临终之前当面向桂志玄忏悔,因为桂棹想完成桂青山最后的心愿,因此在离开监狱后的第一时间内桂棹便开始联系桂志玄。
此时的桂志玄正在西安高新区装潢八十平米的小窝(房子是几个月前买的,准备利用这个暑假完成装潢),因为几乎没有朋友、也因为没有亲人,他的手机很少会有响动,因此当桂棹的来电响起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欣喜。
“喂,桂棹?”桂志玄和声问候道。
“我们家出事了,你知道了吗?”桂棹哀声说道。
“什么事?”桂志玄微微一愣,挑着眉疑声问道。
“我爸失手杀了卢水沼,被判了死刑。他想临终前想见你一面,你能回来见他一面吗?他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想亲口对你说。我相信他做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希望你能回来见他一面,这是他最后的心愿”,桂棹一脸哀伤,沉痛万分的说道。
桂志玄犹豫了一下,略微忧伤的口吻说道:“是他亲口告诉我不希望我再回那片土地,而且我也的确不想再回到那片让我伤心欲绝的土地。那里有我太多太多沉痛的回忆,父亲的去世、母亲的失踪、孤独的成长、寄人篱下的痛楚、爱人的背叛”。
“我知道你恨他,如果我与你身份对调我也会恨他。他曾经利欲熏心、狂傲不羁、仗势欺人、作恶多端,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作为一个儿子希望能在父亲弥留之际帮他完成最后的心愿。若是他的心愿伤天害理,我是断然不会帮他的。可是他是想忏悔,他相信只有当面向受害人忏悔,死后灵魂才能得到安息”,桂棹平心静气的解释道。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若是我回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会被无情的打破。何况我能猜到你父亲会对我说些什么,无非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年来对我太过刻薄、没有悉心照料罢了。事情都已经沦为过去,我不想再次提及”,桂志玄拧着眉,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想说的并不是这些事,是想告诉你有关你母亲的一些事”,桂棹鼓着勇气和声说道。他虽然很想帮父亲完成最后心愿,可是也深深的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若是父亲告诉桂志玄当年是他与桂青云杀害了桂志玄的母亲,桂志玄一定会想法设法替母报复,如此一来桂青云也会被判死刑,如此一来桂氏就真真切切、彻彻底底走向灭亡。而且,桂志玄来之不易的平静会被无情的击碎!
桂棹的言辞深深的吸引了桂志玄的注意力,虽然他早已放弃寻找母亲,可这个消息的到来再次点燃了他想要寻找母亲的 欲 望。
桂志玄停下手里的活,买了通往神木的车票,再次踏上返乡的旅程。
当火车慢慢悠悠的跨入这座熟悉的城市的时候,他的心无法抑制的沉痛与不安。
当他抬眼望着这个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街道的时候,一种难以名状的触动油然而生。
不论这个城市带给他多少沉痛的回忆,这里依旧是他长大的地方!
带着落魄的灵魂、不安的心、若隐若现的希望,迈着履步维艰的步伐他踏入监狱大门,他明白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见一个他不想见,却不得不见的熟人。
他静静的坐在等候室等待着桂青山的到来,他从未想过他们之间的见面竟然有一天是在这种地方。
看到来客是桂志玄,桂青山一脸欣慰的笑了,仿佛向他忏悔后他的灵魂真能得到安息。
“小叔?”桂志玄默默的看着桂青山,和声问候道。
“我一直担心你会不来,你能来我很感动,也很感激”,桂青山一脸哀伤的说道。
“因为桂棹告诉我你有我母亲的消息,我不得不来”,桂志玄面无表情,定声说道。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听说你正在装潢房子,钱够不够?不够的话将我的车卖了吧”,桂青山和声说道,一脸歉疚的看着桂志玄。
“既然来了,我不想听无关紧要的闲话。有两个原因促使我来到这里,第一、我想知道我母亲的下落;第二、我害怕有一天在蓦然回首中没有来这里成为我无法弥补的遗憾”,桂志玄一脸哀伤的看着桂青山,语调平和的说道。
桂青山默默点着头,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桂志玄,可是他明白桂志玄作为当事人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和资格,但是若是他将一切告诉桂志玄,桂家就会走向穷途末路!
思来想去,他决定给他一个重新伪装的真相。
“找你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有些难以启齿却不得不说。若是时光逆流,我一定不会选择那条路。我希望当我告诉你这件事后,这件事也能随着我的去世彻底了结,我不想这件事会影响你与桂棹之间的情意,我希望你能来牢牢记住你与他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当你想要报复于他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第一时间想起冤有头债有主亏欠你的人是我”,桂青山一脸真诚的看着桂志玄,一本正经的唱响前奏。
“我向你保证”,桂志玄定声说道。
“当年你父亲去世后你母亲并没有带着你父亲的资产外逃,而是被利欲熏心的我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悄悄杀害”,桂青山鼓着勇气,一脸歉疚的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的桂志玄顷刻间一蹶不振、痛苦万分。桂青山见他这幅表情与状态,良心不安、一脸亏欠的解释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父母。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希望你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停止继续寻找你母亲的步伐,当然我也希望自己的灵魂能够安息”。
桂志玄抬起头极度陌生的目光审视着桂青山。
“你向来有勇无谋,这件事是你一个人干的?”桂志玄疑声问道。
“对,是我一个人干的”,桂青山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相信”,桂志玄拧着眉,痛苦不已的叫唤道。
“真的是我一个人干的”,桂青山定声解释道。
为了能够得到真正的真相,桂志玄灵机一动一脸真诚的凝望着桂青山的双眸,和声商量道:“其实我现在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们是我仅有的亲人,如论如何我绝不可能再去追究这件事。可是作为一个母亲最深爱的儿子,若是我连我母亲去世的真相都没有弄清楚,我的良心将永无安息”。
听到这话,桂青山微微一愣。他疑惑的眨着眼,犹豫之后这样说道:“你要跟我保证不再追究此事”。
“我保证”,桂志玄定声说道。
“其实主意是你大伯出的,我也没有想到你大伯会想到这么一个馊主意,我当时也很震惊”,桂青山一脸哀伤的说道。
“只有你们两个?”
“只有我们两个,但是这件事后来被宋逸兴知道了,我们为了息事宁人给了他五十万封口费。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你、你大伯、桂棹、宋逸兴五人知道。你若是有一天变得穷困潦倒,你也可以利用这件事去威胁你大伯和宋逸兴,他们为了息事宁人会给你一笔封口费,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桂青山一脸歉疚的低下头,和声默默的说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现在我有些后悔自己再次回到这个城市”,桂志玄虚弱无力的说道,语毕便站起身来离开。
本来,桂志玄准备见过小叔就返回西安。可是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改变计划,他乘坐班车回了小故宫。
回到小故宫后他第一时间找到了桂青云,此时的桂青云正在和医生询问老太太的病情(老太太因为桂青山入狱颇受打击,至今一蹶不振、茶饭不思)。
“你回来了?”桂青云冲着桂志玄冷眼一瞟,淡淡的问道。他和桂青山一样,永远也不希望桂志玄再次进入这片土地。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本来我不打算来这里的,可是桂青山告诉了我一些有关我母亲的消息,因此我不得不回到这里来见您”,桂志玄定声说道,憎恨的目光审视的桂青云。
当桂志玄不再用‘小叔’来称呼桂青山的时候,桂青云已经十之八九猜到桂青山已经将当年的事情悉数告知了桂志玄。
“你跟我来,到我书房去谈吧”,桂青云一脸阴沉,定声说道,率先朝自己的书房走去。
“你怕别人知道你的罪孽?”桂志玄一动不动定声叫唤道。
“你把事情闹大只会把你奶奶气死”,桂青云怒眼瞪着桂志玄,定声告诫道。
桂志玄只好妥协跟着桂青云朝桂青云的书房走去。
桂青云在进入书房后警惕性的望了望周边,然后关好门。
“你也知道害怕了?”桂志玄冷声嘲讽道。
桂青云转身定眼打量着桂志玄,定声问道:“你小叔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将所有的罪责推卸到我的身上?你若是有点智商就不应该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我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来之前我一直在想我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我父母在天之灵希望我如何处理这件事。可是直到现在我也就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指示,但是我知道若是不将公道还给他们,我的良心将没有办法安息。既然我不知道何去何从,我只能将选择权交还给你们”,桂志玄一脸真诚的看着桂青云,和声默默的说道。
“什么选择权?”桂青云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可以选择自己生,也可以选择通过死来保全你儿子的生命”,桂志玄定声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桂青云拧着眉不解的质问道。
“你还记得宋扉吗?他去世后他哥哥宋荆一直让我调查牧羊犬的主人是谁。据我所知牧羊犬是你儿子和冯丹青合资买的,若是我现在告诉宋荆牧羊犬是你儿子买的,你想想你儿子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桂志玄一本正经的看着桂青云,定声平缓的说道。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连你也想要至桂家与万劫不复的深渊?”桂青云拧着眉,不可思议的口吻质问道。
“你看看你当年那样做,现在得到了些什么?繁华不过一阵硝烟,随风而逝。为了钱杀害别人,最终赔上自己的性命,赔上最在意的人的性命,值得吗?”桂志玄一脸愁容的看着桂青云,定声质问道。
“能不能等你奶奶去世后,我再去自首?医生说她随时可能离开人世,总得有个儿子在她身边替她操办丧事”,良久之后,桂青云一脸哀求的看着桂志玄,和声商量道。
或许是因为血脉相承、或许是因为心地善良,就在这一刻桂志玄动了恻隐之心。再三犹豫之后,他决定再给桂青云一个选择,于是定声说道:“我再给你一个选择,你希望我告诉宋荆牧羊犬的主人是冯丹青还是桂志皓?还是他们两个?”
桂青云知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若是选择第一个选择,桂志玄就会将自私自利、心狠手辣定义到他的身上;若是选择别的选择,他就没办法保住桂志皓的生命(桂青云不介意桂志玄用心狠手辣、自私自利来形容他,但他害怕桂志玄在在意识到他是个心狠手辣、自私自利之人后,一气之下将怨气洒向桂志皓)。
“一失足成千古恨,至理名言。我当初一个错误的决定,导致你们兄弟几人反目成仇,导致桂氏彻底走向衰败”,桂青云默默的垂下头,一脸忏悔的解释道。
“自从我小叔入狱后,宋荆就回到了孙家岔,他一直希望我能告诉他牧羊犬的主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他我不知道,但是这样的结局便是他亲自调查,他亲自调查的结局应该不是你想要的。或许他现在已经肯定牧羊犬的主人有桂志皓,但是若是我一口咬定牧羊犬的主人只有冯丹青,若是我愿意出庭作证,也许情况会有所改变。还有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宋荆是宋逸兴的私生子,宋逸兴如今事业正旺,桂氏如今破落衰败,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手替他儿子报仇。若是他知道牧羊犬的主人是你儿子,到时候遭殃的并不只是你儿子一个人,你也会随之遭殃。你应该明白自己是如何发家致富的,你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敲诈勒索,这些事情宋逸兴全都了如指掌,你现在应该知道什么叫后院起火了吧?你现在应该明白后院起火有多严重了吧?桂氏仗势欺人、嚣张跋扈太久,县政府现在正准备趁着桂氏黄金衰败之际清理桂家,所以这一次桂家在劫难逃”,桂志玄一脸真诚的看着桂青云,和声默默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桂青云慌乱不安的问着桂志玄。
“这些都是宋逸兴告诉宋荆的,宋荆知道我与桂家早已分道扬镳才会把这些告诉我,我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会把这一切告诉你。你们这一辈肯定在劫难逃,但我们这一辈是无辜的,也许桂志皓还有机会躲过这场浩劫。但是他能不能躲过取决于你,你若贪生怕死而且执意要将他留在身边,只能让他给你陪葬;你若逼他离开这里,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桂志玄和声告诫道。他之所以愿意帮桂青云出主意并不是念及与桂家的情意,仅仅不愿意海龟桂志皓沦为无辜的牺牲品(在桂志玄看来虽然桂志皓没有管制好牧羊犬,导致牧羊犬伤及宋扉理应受到处罚,可是罪不至死)。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