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七十六章
第三卷第七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5-04-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若不是有紧急情况,桂青山绝不想再次踏入卢水沼家,这一次他来的唯一目的就是通过逼迫卢水沼,让卢雪妥协并且替父还债。
可是,这显然只是桂青山的一厢情愿,活死人卢水沼绝不会将麻烦带给女儿。
目的不同导致矛盾重重,矛盾重重导致暴力爆发。
当桂青山明明白白的将自己的来意告知卢水沼后,当卢水沼依旧一副无关痛痒、事不关已的表情对待此事的时候,桂青山彻底怒了。
他先是恶狠狠的将卢水沼家的电视摔倒地上,他试图通过暴力震慑到卢水沼,可是他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卢水沼的淡定与不理睬越发激怒着他体内暴动的细胞。
桂青云不想事态继续恶劣下去,于是定声对着卢水沼说道:“你把卢雪电话号码给我们,我们自己联系”。
“不知道”,卢水沼爱答不理的回复道,连正眼也没瞧桂青云一下。
桂青山见状气愤愤的走近卢水沼将卢水沼的手机夺了过来,卢水沼厌倦的眼神瞥了桂青山一眼,不过想到手机里并没有卢雪的号码也就没有过多理会桂青山。
桂青山因为没有找到卢雪的号码,失望与生气相伴接踵而来,他毫不避讳的将手机恶狠狠的摔倒地上。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产?被债主扣走的车现在还没有要回来?煤矿上的股份已经全部顶给了债主?焦化厂的股权也全部转让给了债主?”桂青云定眼打量着卢水沼,直白的问道(虽然桂青山已经失去理智,但桂青云依旧保持理智)。
“卢敖不是开了一个讨债公司?现在还没有挣到钱?”桂青山冷艳审视着卢水沼,怨声载道的质问道,他边说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着卢敖的号码。
“喂,叔,有事吗?”卢敖一脸嬉笑,带着一丝玩味和嘲讽的口吻慢慢悠悠的问候道(此时此刻的卢敖正闲散的坐在上湾最豪华的宾馆的高级套房中,此时此刻这个豪华的套房中还有另外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曹凡,他们四个正在打麻将)。
“我现在在你父亲这里,我现在急需五百万,你现在必须想法设法在两天之内帮我弄到五百万,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论是抢银行还是跟你妹妹要,总之两天之内必须还我五百万”,桂青山命令式的口吻不容商榷的告诫道。
卢敖一脸阴沉,撇着嘴没有吱声。
“他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养活,怎么会有钱还你?他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不闻不问,怎么可能替我还债?”卢水沼一脸无奈的看着桂青山,重重的声音幽深的埋怨道。
桂青山没有搭理卢水沼。
在桂青山通话之际,桂青云饶有兴趣的推开各扇门东瞧瞧西看看,一来看看房屋的布局,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就在他推门库房的门的时候痴痴愣住了,库房里竟然堆着二十多箱河套王。
“哪来这么多酒?”桂青云疑声问道。
“卢敖的”,卢水沼用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话语作了回答。
桂青山快步走了过去,他看了看库房里的酒后与桂青云相互交换了下眼神,他们的意见不谋而合(带走这些酒)。
“既然你不愿意把卢雪的号码告诉我们,那我们只好先搬走这些酒,反正我们不搬也会有别的债主来搬”,桂青山定眼看着卢水沼,定声说道。
卢水沼一脸不安的站了起来,怨气冲冲的看着桂青山,他再次定声说道:“这酒是卢敖的,不是我的”。
桂青山没有理会卢水沼的话,径自开始搬酒。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绑匪的号码,慌乱不安的第一时间按下接听键。
“我儿子怎么样了?我现在正在筹钱,你们绝对不能伤害他”,桂青山急声说道。
“你别跟我耍花招,我没有耐心等三天,明天天黑之前你必须把钱打给我,不然就撕票”,绑匪怒气冲冲的说完后便挂了电话。
桂青山痴痴的拧着眉愣住了,他总觉得绑匪的声音很是熟悉,跟卢敖的声音极为相似。
桂青山转头定眼打量着卢水沼,桂青云见状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我怀疑绑匪是卢敖”,桂青山一脸阴沉,怒气冲冲的叫唤道。
听话这话,桂青云和卢水沼不约而同的露出震惊与慌乱。
“你不要血口喷人,卢敖再不济也绝不会绑架别人、敲诈勒索”,卢水沼气急败坏的冲着桂青山吼道。
“我看还是报警吧?”桂青云凑到桂青山耳畔,低声商量道。
桂青山犹豫了一下,默默摇着头。
“我们绝不可能在明天天黑之前凑到五百万,报警是唯一的选择”,桂青云一脸真诚的看着桂青山,定声告诫道。
桂青山面带疑惑的朝卢水沼走了过来,他冷艳打量着这卢水沼,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现在给卢敖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做什么”。
“我刚不是已经跟他通过电话?”卢水沼爱答不理的回应道。
卢水沼冷漠的态度再次将桂青山惹爆,他气愤愤的将茶几推翻,怒不可遏的踩踏着散落在地上的遥控和水果盘。
“五百万你是不准备还了,是不是?”桂青山暴跳如雷的质问道。
卢水沼像个木偶一样不动声色的坐着。
“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你就这副德行,怨不得你今时今日妻离子散、负债累累”,桂青云一脸不悦的看着卢水沼,趁火打劫的口吻说道。
“我兢兢业业多年最终落得妻离子散、负债累累,你们桂家仗势欺、横行霸道多年却依旧风光辉煌,天理何在?”卢水沼愤愤不平的咆哮道。
“我们桂家仗势欺人、横行霸道?卢水沼,你简直就是一条疯狗,高利贷已经将你毁的人不是人鬼不死鬼”,桂青山一脸抓狂,怨气滔天的咒骂道。
疯狗?这两个字样深深的刺痛了卢水沼,深深的刺激着卢水沼沉睡的血性,他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凶神恶煞的瞪着桂青山。
“疯狗?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卢水沼忧声嚷嚷道。
桂青山从未想过卢水沼会跟他直面冲击,一个债务人竟然敢直白的对峙债权人?想到这里,桂青山越发怒气冲冲。他左右摇晃着脑袋正在寻找可以作为武器的家具,他准备好好教育一番卢水沼,至少让他明白:在债权人面前,债务人只有低声下气、唯唯诺诺的义务。
最终他将目光放到了库房门口的酒瓶上。
卢水沼见桂青山提着酒瓶朝他走来,顷刻间慌乱不安。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不怕死的待宰羔羊,此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原来他对死亡的惧怕和平常人并无异样。
“你要干什么?”卢水沼慌乱不安的质问道,边说边站起身来往偏离桂青山的一侧躲去。
桂青山将酒瓶冲着茶几砸下去,他准备将破损的酒瓶插入卢水沼的肩膀上,让他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桂青山一直将卢水沼逼到墙角,他没有理会卢水沼的和声祈求,而是自顾自的冲着卢水沼的胳膊插入酒瓶。
卢水沼受不了疼痛,拼命嘶吼着、反抗着,可是瘦弱的他根本不是体型庞大的桂青山的对手。
“算了吧”,桂青云见卢水沼的胳膊血渍斑斑,和声劝阻道。
桂青山没有理会桂青云的话,再次加大手中的力度。
卢水沼拼死反抗,用另一只手扑打在桂青山的脑袋上,桂青山慌乱的防御到,他抽出插在卢水沼胳膊上的酒瓶;在防御占到上风之后他开始主动出击,由于这一次的出击带着一丝憎恨的报复,由于这一次的出击没有任何方向感和目的部位,所以在卢水沼张牙舞爪的躲避与防御中,酒瓶插在了卢水沼的眼畔和太阳穴部位。
卢水沼当场血流满面,当场滑落在地。
见卢水沼这种状态,桂青山脑海一片空白,他迟滞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桂青云见状赶紧走了过来,他蹲下身轻轻的摇着卢水沼的尸体,轻轻叫唤着卢水沼的名字,可是卢水沼归然不动。
地上很快便形成了一大摊血,桂青云知道卢水沼已经死去。他慌乱的思量着脱身之策,他心里明白若是此时此刻不报警,警察一旦被动介入他则会成为帮凶。可是,他总不能关键时候抛弃弟弟吧?
“怎么办?”桂青山一脸慌乱的问着桂青云。
桂青云灵机一动,这样说道:“或许还有救,赶快拨120”。
话语刚落,桂青云露出一脸阴沉,他知道这是他间接抛弃弟弟的方式。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