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九章
第三卷第六十九章



更新日期:2015-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卢雪到达小故宫的第二日早晨便离奇的收到卢敖的来电,她正对卢敖这些天的失踪焦虑不安,此时此刻面对送上门的羔羊自是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停停停,我是你哥,有你这样当妹妹的吗?”卢敖忧声责怪道。
“你现在在哪?你为什么连我也骗?我全心全意帮你,你却把所有的麻烦丢给我,你要我如何面对志玄?你要爸妈如何面对志玄?”卢雪怒声质问道。
“不就是三十万么,等我有钱自然会还给你们”,卢敖不以为然的口吻埋怨道。
“你打电话来准没好事,是不是又想跟我借钱?我明确地告诉你,我没钱”,卢雪哭丧着脸,愤愤不平的叫唤道。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什么叫我打电话来准没好事?我辉煌的时候可没亏待你。不过这一次我打电话还真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好事,或许你会感激我一生一世”,卢敖咧着嘴,傲慢不羁的说道。
可遇不可求的好事?感激他一辈子?卢雪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在她看来卢敖绝不可能是她的贵人。
“有屁快放,别浪费我话费”,卢雪怒气冲冲的嚷嚷道。
“就这态度我还有点不想告诉你。实话跟你说了吧,你还记得上次我的接风宴上说的那个北京男人吗?他现在是我朋友了,我告诉他我有一个妹妹标致可人”,卢敖说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接下来的话他作为一个哥哥的确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他说什么了?”卢雪和声饶有兴趣的问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那个未曾谋面的北京男人一直牵动着她的灵魂,在某种程度上她甚至相信他是她的贵人,能带她逃离厄运的魔抓,能给她一片崭新的天空。
“我骗他说你怀孕后被男朋友抛弃了”,卢敖鼓着勇气脱口而出。
卢雪微微一愣,困惑眨了眨眼,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
“他说什么了?”卢雪和声问道。
“我给他看过你的照片,我听他的意思好似对你很有意思”,卢敖犹豫不安的说道。
“你别胡说,你为了钱会毫不犹豫的将我推向万丈深渊。就算我和桂志玄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我也绝不会允许你把我卖掉”,卢雪语调平和略微责怪的口吻说道。
“雪儿,外面的世界很大,区区一个一无所有、小肚鸡肠的桂志玄不值得你留恋。若是你错过这个机会,今后一定会抱憾终身。我知道你不愿意此时此刻离开桂志玄是因为你不想背上良心债,可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若是你嫁给这个北京男人,你会瞬间拥有一切,可是你跟着桂志玄呢?七十万买了房,你们连奶粉钱也没有,就算你们现在还有感情,可用不了多久就会经济拮据而纷争不断”,卢敖大声大气的告诫道。
“你先把志玄的三十万给我,你若是没钱就把车拿来,这件事我不是开玩笑的,志玄明明确确告诉我,你若是毁约就起诉你”,卢雪面无表情,闷闷不乐的口吻说道。
“让他起诉,他能找得到我吗?状纸送不到我本人手中,法院绝不会立案”,卢敖傲声说道。
“你怎么变成这样?”卢雪愁眉苦脸的问道。
“高利贷逼的”,卢敖粗声粗气的叫唤道。
“我不能对不起志玄,他待我不薄”,卢雪和声解释道。
“你离开他吧,他一无所有”,卢敖定声劝阻道。
“我先挂了,你想办法把钱还给志玄”,卢雪客客气气的说道,语毕便挂了电话。此时此刻她心烦意乱,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桂青山、桂青云要逼走她的场景,脑海中不断浮现桂志玄一脸愁容不愿意搭理她与她父母的场景。
桂志玄是一个执拗之人,却也是一个善良之人,这点卢雪心知肚明。
可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世界这么大,世界这么多人,背信弃义之人比比皆是,她又何尝不可?若不是形势逼人,她也绝不会这样做。
正在此时,门咯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桂志玄拖着厚重的快递包裹艰难的走了进来。
卢雪抬眼打量着他手中的包裹,疑声问道:“什么东西?”
她些许的猜疑过这是桂志玄买来送给她的新年礼物,可是什么礼物会如此庞大?
“书架”,桂志玄和声说道,边说边找来一把刀划开包裹。
卢雪极度不爽的瞥了他一眼,忧声责怪道:“马上就要搬到西安去,你买它做什么?瞎浪费钱”。
“我一直以来都想要一个书架”,桂志玄和声解释道。
卢雪冷艳打量着蹲在地上磨磨蹭蹭安装书架的桂志玄,一丝犹豫和忧伤油然而生。这就是我今后要相伴一生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
“马上就要过年了,明天带着我父母到大柳塔置办年货吧,新年我们一起在我父母家过,没有异议吧?”卢雪平淡无奇的口吻说道。
桂志玄微微一愣,转头一脸彷徨的看着卢雪,和声商量道:“不然将你父母接来这里,我们四个人一起过年?”
“你们家的人不欢迎我们”,卢雪生气的埋怨道。
桂志玄一脸哀伤的垂下头,毕竟这不是他能改变的。
“你现在手里有多少现金?明天置办年货少说也得五千左右”,卢雪定声告诫道。
桂志玄一脸哀伤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不愿意带着卢水沼夫妇置办年货,更不愿意给他们花钱。他的钱每一分都要花在刀刃上,他的钱只缺不多。
“你哥呢?不如让他带着你父母去置办年货吧?”
“我哥早已失踪的无影无踪,就算他突然出现也绝不可能带着我父母去置办年货”,卢雪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哥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就愿意吗?桂志玄闷闷不乐的想着。
“明天还有一个快递要到,我得留在家里”,桂志玄和声说道。
“让冯丹青去取吧”,卢雪淡淡的说道。
“我和他不熟”。
“不熟需要弄熟,你总不能总一个人吧?你是男人,你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将来遇到困难谁会帮你?”卢雪拧着眉,愤愤不平的抱怨道。
桂志玄没有吱声,常舒了口气后转身继续安装书架。
卢雪恶狠狠的瞥了他一眼,取了一个抱枕紧紧搂在怀里,不爽的躺在沙发上。
“呛死了,你赶紧拿出去吧,先拿到外面晾几天”,卢雪一脸不悦,忧声抱怨道。
桂志玄识趣的将书架搬到门口两米处,此时此刻他一心只想安好书架,于是他打开路灯,蹲在路灯下继续安装。
卢雪躺在沙发上默默的思量着若是她与桂志玄分开,她今后会是什么样的人生状况?会在哪里?住在哪里?丈夫会一心一意爱她吗?
等到桂志玄安装好书架归来的时候,她一本正经的坐在沙发上,一脸真诚的看着他。
他知道她有话要说,便停下手里的活,静静的注视着她的双眸,默默的等她吩咐。
“志玄,我经过深思熟虑后觉得我们并不合适,你认为呢?我记得我上次跟你分手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可以接纳你一无所有,可是没有办法接纳我们都一无所有。也许我就是你的灾星,若是我依旧留在你身边,用不了开学剩余的七十万也会被我哥挥霍完。我知道这七十万对你的重要性,它比我重要、比我肚子里的孩子重要,甚至比你的生命都重要”,卢雪和声说道。
“你为什么又说这样的话?”桂志玄一脸无奈,唉声叹息的问道。
“当你开始厌烦我的时候,我就会开始考虑我们之间还能维持多久。你对我的厌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就算你不厌烦我,可你厌烦我的家人。就像我没有办法接纳你的叔叔伯伯一样,你也没有办法接纳我父母。就像你叔叔伯伯不能接纳我一样,我哥也不能接纳你”,卢雪思量着说道。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说这些话是害怕我抛弃你们母子,害怕我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若是我真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不会等到现在才离开你;若是我真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当初绝不会花三十万救你哥”,桂志玄拧着眉,一字一句清清晰晰的解释道。
卢雪离开的心意已决,因此不论桂志玄如何解释,对她而言都是多余的耳旁风。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