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五章
第三卷第六十五章



更新日期:2015-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晚上七点钟,卢家正在其乐融融的吃着碗饭,卢家已经很有没有其乐融融吃过饭(因为卢雪的到来,卢水沼的妻子特地做了丰盛的饭菜,也因为卢雪的到来这顿饭才吃的其乐融融)。
可是,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危机正在悄无声息的逼近,这场还未席卷卢水沼的危机源于卢敖前段时间组织并参加的一场群架,这场还未席卷卢水沼的危机即将由远道而来的云山拉开帷幕。
此时此刻的云山正在小故宫(云山是云芸的父亲,也是桂青山的小舅子)向桂青山讲述他此行的目的,并且试图让桂青山带他去找卢水沼。
具体的事情是这样的,云芸在卢敖的煽动下参与了前段时间的群架,可是群架中对方一名成员被打死,云芸和卢敖是警方抓住仅有的参与者。云山想通过私了解决这件事情,可是受难者的家属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赔偿金才肯私了。云芸一口咬定人不是他杀的,云山自然而然不愿意当冤大头,于是他决定找卢水沼索要至少五十万。
在听到云山的讲述后,桂青山自然一脸震惊。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他陪同云山前往卢水沼家。
“卢水沼是做什么的?”路途中云山依旧在打探卢水沼的具体情况。
“卢水沼几个月前破产了,我早就让云蝶提醒云芸不要跟卢敖混迹在一起,若是云芸能当回事今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桂青山一脸愁容的埋怨道。
话到这里,他灵机一动,这样补充道:“不过,他女儿现在手里有一百万”。
“他女儿?”
“他女儿准备和桂志玄结婚,他们现在手里有一百万,不过以她的本性绝不可能轻而易举为了卢敖使用这笔钱。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逼着我妈让我们给桂志玄打钱,桂志玄是个窝囊废,事无大小都听她的”,桂青山一脸不悦,喋喋不休的埋怨道。
“那?那这件事岂不是不好办?毕竟你们两家也成为了亲戚”,云山拧着眉,犹豫不安的说道。
“你不用管我,这件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群架既然是卢敖组织的,让卢家支付八十万也不过分”,桂青山摆着手,定声宣誓道。
“桂志玄马上就要结婚了?毕业了?”云山饶有兴趣的问道。
“本来我还准备等他毕业把他安排到法院,等他工作安稳后帮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没想到这不成器的东西竟然被一个女人唆使的跟我们对着干,既然他如此无情无义,省的我今后在费心费力替他担忧”,桂青山怒气冲冲的说道。
话语间,车子达到卢水沼居住的移民村(红旗的村民已经居住到移民村)。
“移民村?什么时候搬迁的?每个人分了多少搬迁费?”云山饶有兴味的问道。
“三十万。不过卢水沼已经破产,现在负债累累,欠桂氏黄金就有五百万”,桂青山定声解释道。
“他是做什么的?”
“几年前是开焦化厂的,后来投资煤矿,可是运气不好刚刚投资煤矿,煤价便开始一路下跌。他的钱都被套死在煤矿和焦化厂上,如今被高利贷逼的跟个疯子差不多”,桂青山淡淡的感慨道,径自走过去敲击在卢水沼家的门上。
“没人?”云山一脸慌乱不安,疑声问道。
“刚才灯还亮着,肯定以为来的是逼债的,所以把灯关了”,桂青山略微嘲讽的口吻说道。
云山勃然大怒,走到门口冲着门缝大声叫唤道:“卢水沼,卢水沼,卢水沼?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就把门砸了”。
云山的嘶吼,顷刻间便引来左邻右舍趴在窗口探望的脑袋。
桂青山走到卢水沼家的玻璃窗前,用力敲击着玻璃,没几秒室内的灯亮了。
见来客是桂青山,卢水沼的妻子赶紧打开门。
“这是?”卢水沼的妻子疑惑的目光审视着云山,疑声问道。
“我小舅子”,桂青山粗声粗气的介绍道,径自朝室内走去。
“卢敖最近都做了些什么坏事,你们知道了吧?”云山一脸不悦,傲慢不羁的说道,随即淡淡的瞥了眼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的卢水沼。
“我们已经很久没跟他联系了”,卢水沼的妻子一脸难堪的看着云山,和声解释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当父母的能不知道?放心吧,我不是受害者的家属,我是云芸他爸”,云山一脸蛮横,粗声粗气的说道。
“云芸?”卢水沼的妻子疑声重复道。在她的记忆里好似听过这个名字,她转头不太确定的眼神询问着丈夫卢水沼。卢水沼并没有搭理她,他知道来者不善,也不想搭理远道而来的客人。
“卢敖唆使云芸参与群架,群架中打死一个人,卢敖和云芸被警方逮捕了。云山想私了此事,受害者家属同意私了,但是要一百万赔偿金”,桂青山觉得卢家应该还不知道卢敖发生的事情,于是和声解释道。
“打死了一个人?”卢水沼的妻子拧着眉,难以置信的口吻重复道。
“你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唆使一大帮人跟他打群架,现在出了事你们当父母的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若是交由警方处理,警方若是逮不到真凶,你儿子和我儿子便是替死鬼”,云山愤愤不平的叫唤道。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卢水沼闷闷不乐的口吻宣誓道。
“你儿子死不足惜,你儿子辍学后在东胜开典当行非法集资,使用集资金额开足浴中心,为了足浴女发动群架,群架中打死人还连累别人,这样的人早死早好,省的拖累别人”,云山心中大怒,怒目注视着卢水沼,怒气冲冲的叫唤道。
“我们和他早就断绝了关系,今后他的事不要再跟我们提”,卢水沼生硬的口吻一板一眼的告诫道。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儿子死不足惜,就算救出来也是在监狱呆一辈子的命。三个月前被人状告集资诈骗,跑路期间还惹出这么大一麻烦,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之人不下地域,谁下地狱?”云山气呼呼的咒骂道。
“你女儿呢?”桂青山定声问着卢水沼的妻子。
“在卧室里”,卢水沼的妻子平淡无奇的口吻回复道。
“她不是有一百万吗?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吧?”云山忧声责怪道。
“这不太妥吧?钱不是我女儿的,是我女婿的”,卢水沼的妻子和声解释道,不过她话还没说完,云山就怒气冲冲的叫唤道:“能有什么不妥?”
卢水沼的妻子一脸无奈,转头默默看着卢水沼。卢水沼像个活死人呆滞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你倒说句话啊”,卢水沼的妻子大声冲着卢水沼抱怨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卢水沼阴郁的说道。
“好好的一个家,好好的一个人,转眼之间变成这样,唉......”卢水沼的妻子一脸哀伤,唉声叹气的说道。
“不是只有你们家变成这样,我的钱也套死在房地产上;不是只有我们两家变成这样,整个神木被套死在煤矿上的煤老板比比皆是,整个鄂尔多斯被套死在房地产上的开发商比比皆是,整个神木与鄂尔多斯被套死在高利贷上的典当行老板比比皆是”,云山一脸阴沉,闷闷不乐的口吻既带着一丝安慰又带着一重抱怨。
“你去把卢雪叫出来”,桂青山命令式的口吻对着卢水沼的妻子叮嘱道。
“叫出来也没有用”,卢水沼怨声载天的叫唤道。
此时的卢雪一脸茫然,她躲在门口将所有的事情听得清清楚楚。
“你去叫”,桂青山没有理会卢水沼的劝阻,再次对着卢水沼的妻子催促道。
“卢敖已经是个拖死之人,我们绝不可能为了他搭上卢雪的幸福”,卢水沼深明大义的宣誓道,此时此刻他能明显的感知到这是今生今世做的最后一个最让他满意的决定。
站在门口的卢雪听到父亲这句话的时候,感动的不知所措,若是她有足够的钱,一定会帮父母还清负债,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