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六十三章
第三卷第六十三章



更新日期:2015-04-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就在桂志玄决定带着这笔来之不易的钱前往西安买车买房的时候,卢雪却阻止了他。卢雪之所以阻止桂志玄,完全是因为她母亲的一通哭诉电话。母亲的哭诉让她心生彷徨、不安,让她没有办法堂而皇之抛弃她们。
可是,以她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帮他们还清累累负债。经过深思熟虑后,卢雪决定带着父母逃到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安家立业。
“你举目无亲,若是我也抛弃我父母,我们只能成为孤家寡人”,卢雪和声对着桂志玄说道。
桂志玄知道卢雪话里有话,定神一本正经的听着。
“不如我们带着我父母,带着这一百万逃到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安家立业”,卢雪一脸真诚的看着桂志玄,柔声商议道。
桂志玄一脸错愕,带着卢水沼夫妇跑路?卢水沼夫妇负债累累,带着他们跑路肯定是自取灭亡,这点桂志玄心知肚明。
“我们能逃到哪呢?”桂志玄一脸疲软,和声问道。
“海南”,卢雪一脸欢喜、满脸生辉的说道。
“海南?”桂志玄拧着眉,疑声重复道。
卢雪抬眼可怜兮兮的凝望着桂志玄,柔声解释道:“我父母如今被债主逼的心神不宁、面目苍老、满头白发,作为女儿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受苦受难。但是我们可以带着他们一起逃走,从此以后隐姓埋名安家度日。一百万虽然不多,却也能让我们全家安安稳稳过好些年;一百万虽然不多,却也可以用来做一些小买卖”。
“若是用来做生意,就没有办法买车买房。我们没有做生意的天赋,若是将钱用来做生意,很可能输的一败涂地。我的计划是用这笔钱买车买房,车、房安置好后,我会找一份安稳工作来养家糊口”,桂志玄和声解释道。
“那我父母呢?你不准备帮他们?”卢雪急声问道。
“等房子装潢好,我们可以接他们来住。我不介意与老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会把他们当做亲生父母一样孝敬”,桂志玄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在哪里买房呢?”卢雪拧着眉问。
“当然是西安”。
“西安?西安?你就知道西安。可我不喜欢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夏天太热、这个城市太拥挤、这个城市太喧嚣。为什么你就不能为我改变你的人生规划?当你有妻子的时候,你应该把你的妻子也放入你的人生规划中。我曾经跟你说过,我父母原本计划给我买车买房,虽然他们现在破产负债累累,但是他们有钱的时候愿意给我们花钱的。现在他们负债累累,我们怎么能薄情寡义的抛弃他们?我知道你有你的人生规划,我也知道认识我并不在你的规划中、认识一个家庭破产的妻子更不在你的规划中。可是规划(计划)不是一成不变,计划要随着现实改变”,卢雪一脸哀伤,痛心疾首的说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海南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环境。在那个陌生的地方,我们言语不通、因为户口的牵制办事极不方便。我们从小生活在干燥炙热的北方,我们能适应潮湿闷热的南方吗?我们从小生活在大鱼大肉的北方,我们能习惯瓜果蔬菜的南方吗?”桂志玄一脸为难的看着卢雪,拧着眉解释道。
“可我办不到抛弃我父母独自苟活”,卢雪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很压抑,自从你家破产后亲戚朋友众叛亲离、形如陌路。可是,我们改变不了这种状况,我并没想抛弃你父母,只是以我们目前能力,只够自我生存”,桂志玄一脸无奈的解释道。
“我知道你比我大、比我懂人间疾苦、比我懂社会经验,也许各个方面你都胜我一筹。可是你既然选择了我,也应该尊重我的意见”,卢雪哭丧着脸,闷闷不乐的口吻说道。
桂志玄挽起卢雪的双手,定眼凝望着卢雪的双眸,和声安抚道:“雪儿,你要相信我。我做的所有的决定都是在理性的基础上,为了这个家更好的发展。你心知肚明,以我们的能力根本无法帮助他们;你心知肚明,你父亲已经是一个活一天算一天之人。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了他,搭上自己的幸福?”
虽然桂志玄也觉得这些话本不该直白的说出口,可是话到嘴边根本势不可挡。
卢雪被这段话气的一脸涨红,气的不知所措,气的神经恍惚。
“我们现在还年轻,我们只有这一百万救命钱,我们不能因为一时冲动懊悔终身”,桂志玄一板一眼的用生硬的口吻说道。
“为什么你就是搞不懂什么对你最重要?”卢雪生气的甩开桂志玄的手,气急败坏的叫唤道。
桂志玄微微一愣,一脸茫然。他从没想过卢雪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一句无厘头的话语,他怎么会分不清什么对他最重要。
“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卢雪低沉失落的说道。
桂志玄无奈的叹息着,并未动身离开。
卢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呼吸急促、泣不成声的叫唤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自私自利、无情无义之人,也许你叔叔伯伯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你不愿意帮我的父母是因为你对她们没有感情,可是我不同,他们再不济也是生我、养我、育我的父母。我不能因为他们负债累累就抛弃他们”。
“我没有想过要抛弃他们,也许我刚才一时冲动口不择言,但我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既然我们要结婚,你父母就是我父母,他们破产,我和你一样心急如焚,我和你一样希望他们挺过难关”,桂志玄拧着眉,一脸愁容的解释道。
正在此时,卢雪的手机响了。她清了清嗓子,舒了口气,按下接听键。
“雪儿,我和你爸商量过,你不要管我们了。我和你爸已经沦为待宰羔羊,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会被警察抓住,与其到时候连累你们,还不如从现在起就不给你们招惹麻烦。只是冬冬还小,若是把他送还给他外公外婆,我们实为不甘。可是凭借我们现在的生活状况,根本没有办法给他健康的成长环境。你哥和你嫂子已经连续三个月渺无音信,就算他们回来,我和你爸也不放心将冬冬交给他们。他们都是游手好闲之人,他们都不是兢兢业业、精打细算过日子之人。我和你爸经过商量,希望你能收养他”,卢雪的母亲和声商量道。
听话这话,卢雪一脸错愕的看着桂志玄。
桂志玄别过头故意不搭理卢雪,他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接下如此重担。
“我和志玄商量商量”,卢雪一脸无奈,闷闷不乐的口吻回复到。
“冬冬的外婆外公建议将冬冬送给一个合适的人家,只有把冬冬过继给你,我们才能放心”,卢雪的母亲和声说道。
“我会跟志玄商量的”,卢雪淡淡的回复到,语毕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桂志玄。
“你都听见了,你说怎么办?”卢雪定声问道。
“你就当我无情无义好了。我们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哪有闲钱养活一个外人?何况冬冬已经五岁,五岁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定型今后发展道路。若是他聪明伶俐、温文尔雅我会考虑接纳他,可是他胡搅蛮缠、刁蛮任性;若是他口齿清楚、和善善良我会考虑接纳他,可是他口齿不清、言不及义”,桂志玄面无表情,冷声说道。
“可他是我哥的孩子”,卢雪拧着眉说。
“他的父母都对他置之不理,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要将他送人,我们两个大学生为什么一定要接纳他?现在不是你妇人之仁的时候,现在若是当断不断,今后只能必当其乱”,桂志玄怒气冲冲的叫唤道。别的事情可以商量,这件事情他心意已定。在他看来,把冬冬送给一户想要领养孩子的富裕家庭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妈说你是个精打细算会过日子的男人,要我好好珍惜你。可是她错了,因为她没有分清楚精打细算与小气吧啦的区别。原来你不仅懦弱,还很执拗;原来你不仅薄情寡义,还很自私自利”,卢雪咬牙切齿的咒骂道,随即将桂志玄恶狠狠的推到一侧,然后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她决定离开这个男人,去和自己的父母并肩作战!
“你做什么?”桂志玄拧着眉,一脸问难的和声问道。
“我要离开你。我原以为我们之间若是有一天会分开,一定是你不再爱我亦或我不再爱你,我从没想到我们的爱情会败给累累负债”,卢雪哀声说道。
“我在考虑考虑,行吗?”桂志玄一脸无奈的商量道。
卢雪短暂的犹豫过后默默摇着头,她明白此时此刻她已经沦为他最大的麻烦,此时此刻她是他最坏的选择。既然她肚子里本来就是他的孩子,又何必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直以来,她都可以接受他一无所有,时至今日她才明白,原来她只是可以在她拥有一切的同时接受他一无所有;原来在她一无所有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办法接受他也一无所有。
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会有千千万万相爱的恋人会分开,因为分开会有更好的选择,因为分开对彼此都好。
她默默的收拾着行李,默默的回忆着在火车站遇到他时的怦然心动。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