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五十二章
第三卷第五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时间悄然而逝,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扰乱了短暂的平静,也为桂志玄提供了短暂的逃离生机。
事情是这样的,10月13日的中午,桂志玄突然接到冷竹梅的电话。
冷竹梅打电话给他,只有一个目的:她希望桂志玄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劝劝宋荆(宋荆因为宋扉的一事耿耿于怀,国庆期间办理了退学手续,退学后去了鄂尔多斯。宋荆辍学一事,桂志玄之前些有耳闻,不过没当回事。他明白宋荆辍学无非是想尽快帮宋扉报仇雪恨,也知道宋荆之所以去鄂尔多斯,是因为宋荆的女朋友是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旗人)。
接到冷竹梅的求救之后,桂志玄毫不犹豫买了当天下午前往伊金霍洛旗的汽车票。
经过一个晚上的行驶,轿车终于在14号早晨到达目的地。
到达目的后,他不敢耽搁,第一时间联络了宋荆(宋荆自从辍学后,一直居住在准未婚妻家。他未婚妻年长他两岁,现今在伊金霍洛旗法院当法警)。
宋荆去火车站接上桂志玄后,带他去了伊金霍洛旗公安局旁边的一个小餐馆。
他们在餐馆里聊了很久,聊得话题无非是关于宋荆辍学一事。
“你已经大三了,现在辍学,不可惜吗?将来不会后悔吗?”桂志玄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荆,和声问道。若是身份对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走宋荆如今走的道路。不过,他心底一清二楚,这是一条充满遗憾,甚至是抱憾终身的道路。只是此时此刻,若是不走这条路,迈不过良心的谴责。
“我经过深思熟虑的”,宋荆心平气和的说道,辍学的缘由他已经跟无数人解释过无数次,也听腻了别人一味的劝阻。
“若是我是你,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条路。为了帮相依为命的弟弟报仇,不惜放弃学业,不惜娶不爱的女人并同意入赘。有时候,我发现我们是如此相似,也因为我们太相似,我知道当你心意已定的时候,谁劝也是徒劳无功。但是,作为朋友,在接受你母亲的委托后,我不得不再次慎重的告知你,你这样做会失去很多”,桂志玄一脸愁容,轻声细语的说道。
“就算有一天我会后悔,可现在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我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学校是再也无法返回了。我和弟弟相依为命,他含冤而死,凶手逍遥法外,我若是无动于衷,良心则会不安”,宋荆和声默默的说道。
“即便要报仇,等你毕业后照样可以。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就这样放弃,你能甘心?今后不会抱憾终身?”
“你若是真想帮我,就帮我弄清楚牧羊犬的主人究竟是谁?我不想伤及无辜,也绝不能放过真凶”,宋荆恶狠狠的宣誓道,眼底多了几分坚毅与憎恨。
“你太冲动。为了一个死去的人,陪上你的一生,值得吗?你想过你母亲吗?她失去宋扉已经痛不欲生,若是现在再失去你,她要如何面对余生?长眠于地下之人永远也不可能在回到我们的身边,活着人应该好好活着”,桂志玄拧着眉,和声劝说道。
“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主意。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上门女婿,也不在乎今后的人生路履步维艰,我只在乎尽快替宋扉报仇雪恨”,宋荆一脸阴沉,痛心疾首的说道。
桂志玄一脸无奈,疲软的眼神望着宋荆。
“其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趟应该不会有任何收获。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吗?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吗?我这个月只剩三百元的生活费,加上外借的一共八百元。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花伍佰元车费(往返车费)来这里吗?”良久之后,桂志玄和声说道。
宋荆微微一愣,他疑惑的眨了眨眼。他以为桂志玄说这段话是想要他报销车费,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取了伍佰元放到桂志玄的桌前。
“你做什么?”桂志玄一脸不悦,将钱推倒宋荆旁边。
“你拿着吧,车费我应该报销的,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很知足、很开心了”,宋荆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这段话,不是要你给我报销车费。而是想要你明白,在我如此拮据的经济状况下,我愿意花伍佰元车费往返这一趟,是因为我在意你,是因为我重视我们之间的情意。你给我钱,是在将我们的友谊推向陌生的边缘”,桂志玄定眼看着宋荆,温怒的埋怨道。
宋荆微微一愣,露出一丝困惑与不解。随即一脸难堪,不知所措的将钱放回钱包。
“我是在意你,才给你报销路费的”,宋荆不好意思的解释道,随即他困惑的眨着眼,疑声问道:“你怎么会借钱呢?你以前从来不借钱的?你的生活费呢?你叔叔伯伯停止为你供应生活费了?”
“不是这样的”,桂志玄摇着头解释道。
“那是怎么回事?”
桂志玄犹豫了一下,这样说道:“钱包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话到嘴边,却没有将交女朋友一事说出口。或许是此时此刻,不愿意在失意的朋友面前显示自己的得意。
“那我给你弄点,你需要多少?”宋荆热情的问道,边说边再次掏出钱包。
“已经解决了,我和你之间,我不愿意牵扯到经济”,桂志玄拧着眉说,在他的潜意识里,真情若是牵扯到太多经济,就会走向不纯的道路。
“你一直以来都跟我这么见外”,宋荆略微伤痛的口吻说道,却也识趣的收回皮夹。他了解桂志玄,明白桂志玄是个不愿意将真情和经济混在一起的人。
“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聊你的事情。我很想知道,你执意这样做,今后不会后悔吗?”桂志玄饶有兴趣的问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宋荆淡淡的说,随即掏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你也开始吸烟了?”桂志玄一脸伤感,惋惜的问道。
宋荆牵强的咧着嘴笑了。他和桂志玄曾发誓要做一辈子朋友,要做个积极上进的男人,要做个烟酒不沾的男人,要做个对朋友真情、对爱人真心、对家庭负责的男人。
“人活着应该有长远的目标,短暂目标只是长远目标中一个小小的分支。短暂目标的存在只是为了更好的为长远目标服务,可你现在却把短暂目标当做人生唯一目标。这样下去,你的人生轨迹会紊乱”,桂志玄不紧不慢的劝道。
对于桂志玄文绉绉的言语,宋荆再次用牵强无奈的笑做着回应。
“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跟我说过每个人的体内都存有冲动的细胞,很多人之所以走上不归之路就是因为冲动短暂的占据脑海中主导思维。你现在也如此,明知道自己将来会懊悔,可别无选择,只能义无返顾的走下去”,桂志玄和声默默的说道。
“既然你都明白,就应该知道我心意已定、无法在变。其实,我只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我、理解我,我并不祈求你们能够支持我、帮助我”,宋荆真诚的急切的说道。
“要我如何帮你?只要不是制造证据,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我都会帮你”,桂志玄定了定神,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只想知道牧羊犬到底是谁的。我了解我舅舅的本性,我没有办法轻而易举相信他的话,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我最相信的人就是你,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你真的确定是小故宫的那只?”桂志玄警觉性的问道。
“宋扉埋葬后,我特地去小故宫确认过。它真的没有人性的畜生,咬伤人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那样”,宋荆一脸哀伤的说道。
“绝不可能是桂棹的,桂棹和我一样生性懦弱,不可能喜欢剽悍的动物”,桂志玄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如果是他呢?”
“绝不可能是他”。
“如果是呢?”宋荆逼问道。
“如果是,我恳求你放过他。这些年来,整个小故宫,除了奶奶,只有他在帮我”,桂志玄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论是谁,只要是杀死我弟弟的凶手,我都不会放过。桂棹和你有感情,可我和他没交集。若是你担心有一天会难堪,我劝你不要牵扯进来。桂家的人仗势欺人,这些你一清二楚。若是不给他们一些教训,会有更多的人受伤。一个人受伤,带动的是一个家庭的破损;一个家庭的破损,带动的是几个家族的失魂落魄”,宋荆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伸张正义应该留给警察和律师!”
“我不想听这些大话,人不可能安然的活在夸夸其谈中。我只想替我弟弟讨回公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就算鱼死网破,也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宋荆气势汹汹的说道。
“你这又是何苦呢?”
“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本来我会考虑和平解决此事,只要他们主动赔礼道歉,我会考虑原谅他们。可是,时至今日,他们依旧没有任何道歉”。
其实,宋荆本来还指望宋逸兴能够替宋扉讨回公道,可是,现在他已经看透宋逸兴绝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赔上自己来之不易的事业。
“我替你感到惋惜,也替你母亲感到痛心。你想过她为什么希望我亲自到鄂尔多斯来劝你吗?”说到这里,桂志玄停了下来,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荆。
宋荆有些茫然,没有吱声。
桂志玄看出了宋荆的困惑,继续说道:“因为她爱你,她不希望你来之不易的一切毁之一旦。其实,你现在放弃的不止是你的人生,还有你母亲的人生。她含辛茹苦的将你养大,是希望你能有美好的明天,希望你们能够幸福的活着。可是,如今你弟弟撒手人寰,你又自甘堕落,她该怎么办?你弟弟在天之灵,看到此状,也会心痛与不安。我这样劝你,并不是想要你放过真凶。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不要劝我了,我心意已定。不为我弟弟报仇,我活着一刻都没有办法安心”,宋荆说。
桂志玄深知自己徒劳无功,一脸无奈的望着窗外。他诧异的觉察这是个和西安截然不同的城市,这是个宁静祥和的城市。
面朝着玻璃门静静坐着的他,透过玻璃门清晰的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蹲在一颗凋零的柳树池下洗头。
女人的衣衫褴褛,不堪入目的一举一动,让他一阵一阵揪心的痛(她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单薄的T恤,拉着一双拖鞋)。
女人的旁边放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水桶、一把老旧的茶壶、一桶干瘪的廉价洗发水。
女人粗俗野蛮的揉搓着头发。
看到这一幕,桂志玄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毕竟,这个时节的鄂尔多斯已经秋风瑟瑟、北风呼呼。
人为什么如此不爱惜自己?这个问题顺其自然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人不是应该好好爱惜自己吗?
时间悄然而逝,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扰乱了短暂的平静,也为桂志玄提供了短暂的逃离生机。
事情是这样的,10月13日的中午,桂志玄突然接到冷竹梅的电话。
冷竹梅打电话给他,只有一个目的:她希望桂志玄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劝劝宋荆(宋荆因为宋扉的一事耿耿于怀,国庆期间办理了退学手续,退学后去了鄂尔多斯。宋荆辍学一事,桂志玄之前些有耳闻,不过没当回事。他明白宋荆辍学无非是想尽快帮宋扉报仇雪恨,也知道宋荆之所以去鄂尔多斯,是因为宋荆的女朋友是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旗人)。
接到冷竹梅的求救之后,桂志玄毫不犹豫买了当天下午前往伊金霍洛旗的汽车票。
经过一个晚上的行驶,轿车终于在14号早晨到达目的地。
到达目的后,他不敢耽搁,第一时间联络了宋荆(宋荆自从辍学后,一直居住在准未婚妻家。他未婚妻年长他两岁,现今在伊金霍洛旗法院当法警)。
宋荆去火车站接上桂志玄后,带他去了伊金霍洛旗公安局旁边的一个小餐馆。
他们在餐馆里聊了很久,聊得话题无非是关于宋荆辍学一事。
“你已经大三了,现在辍学,不可惜吗?将来不会后悔吗?”桂志玄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荆,和声问道。若是身份对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走宋荆如今走的道路。不过,他心底一清二楚,这是一条充满遗憾,甚至是抱憾终身的道路。只是此时此刻,若是不走这条路,迈不过良心的谴责。
“我经过深思熟虑的”,宋荆心平气和的说道,辍学的缘由他已经跟无数人解释过无数次,也听腻了别人一味的劝阻。
“若是我是你,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条路。为了帮相依为命的弟弟报仇,不惜放弃学业,不惜娶不爱的女人并同意入赘。有时候,我发现我们是如此相似,也因为我们太相似,我知道当你心意已定的时候,谁劝也是徒劳无功。但是,作为朋友,在接受你母亲的委托后,我不得不再次慎重的告知你,你这样做会失去很多”,桂志玄一脸愁容,轻声细语的说道。
“就算有一天我会后悔,可现在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我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学校是再也无法返回了。我和弟弟相依为命,他含冤而死,凶手逍遥法外,我若是无动于衷,良心则会不安”,宋荆和声默默的说道。
“即便要报仇,等你毕业后照样可以。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就这样放弃,你能甘心?今后不会抱憾终身?”
“你若是真想帮我,就帮我弄清楚牧羊犬的主人究竟是谁?我不想伤及无辜,也绝不能放过真凶”,宋荆恶狠狠的宣誓道,眼底多了几分坚毅与憎恨。
“你太冲动。为了一个死去的人,陪上你的一生,值得吗?你想过你母亲吗?她失去宋扉已经痛不欲生,若是现在再失去你,她要如何面对余生?长眠于地下之人永远也不可能在回到我们的身边,活着人应该好好活着”,桂志玄拧着眉,和声劝说道。
“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主意。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上门女婿,也不在乎今后的人生路履步维艰,我只在乎尽快替宋扉报仇雪恨”,宋荆一脸阴沉,痛心疾首的说道。
桂志玄一脸无奈,疲软的眼神望着宋荆。
“其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趟应该不会有任何收获。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吗?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吗?我这个月只剩三百元的生活费,加上外借的一共八百元。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花伍佰元车费(往返车费)来这里吗?”良久之后,桂志玄和声说道。
宋荆微微一愣,他疑惑的眨了眨眼。他以为桂志玄说这段话是想要他报销车费,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取了伍佰元放到桂志玄的桌前。
“你做什么?”桂志玄一脸不悦,将钱推倒宋荆旁边。
“你拿着吧,车费我应该报销的,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很知足、很开心了”,宋荆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这段话,不是要你给我报销车费。而是想要你明白,在我如此拮据的经济状况下,我愿意花伍佰元车费往返这一趟,是因为我在意你,是因为我重视我们之间的情意。你给我钱,是在将我们的友谊推向陌生的边缘”,桂志玄定眼看着宋荆,温怒的埋怨道。
宋荆微微一愣,露出一丝困惑与不解。随即一脸难堪,不知所措的将钱放回钱包。
“我是在意你,才给你报销路费的”,宋荆不好意思的解释道,随即他困惑的眨着眼,疑声问道:“你怎么会借钱呢?你以前从来不借钱的?你的生活费呢?你叔叔伯伯停止为你供应生活费了?”
“不是这样的”,桂志玄摇着头解释道。
“那是怎么回事?”
桂志玄犹豫了一下,这样说道:“钱包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话到嘴边,却没有将交女朋友一事说出口。或许是此时此刻,不愿意在失意的朋友面前显示自己的得意。
“那我给你弄点,你需要多少?”宋荆热情的问道,边说边再次掏出钱包。
“已经解决了,我和你之间,我不愿意牵扯到经济”,桂志玄拧着眉说,在他的潜意识里,真情若是牵扯到太多经济,就会走向不纯的道路。
“你一直以来都跟我这么见外”,宋荆略微伤痛的口吻说道,却也识趣的收回皮夹。他了解桂志玄,明白桂志玄是个不愿意将真情和经济混在一起的人。
“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聊你的事情。我很想知道,你执意这样做,今后不会后悔吗?”桂志玄饶有兴趣的问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宋荆淡淡的说,随即掏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你也开始吸烟了?”桂志玄一脸伤感,惋惜的问道。
宋荆牵强的咧着嘴笑了。他和桂志玄曾发誓要做一辈子朋友,要做个积极上进的男人,要做个烟酒不沾的男人,要做个对朋友真情、对爱人真心、对家庭负责的男人。
“人活着应该有长远的目标,短暂目标只是长远目标中一个小小的分支。短暂目标的存在只是为了更好的为长远目标服务,可你现在却把短暂目标当做人生唯一目标。这样下去,你的人生轨迹会紊乱”,桂志玄不紧不慢的劝道。
对于桂志玄文绉绉的言语,宋荆再次用牵强无奈的笑做着回应。
“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跟我说过每个人的体内都存有冲动的细胞,很多人之所以走上不归之路就是因为冲动短暂的占据脑海中主导思维。你现在也如此,明知道自己将来会懊悔,可别无选择,只能义无返顾的走下去”,桂志玄和声默默的说道。
“既然你都明白,就应该知道我心意已定、无法在变。其实,我只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我、理解我,我并不祈求你们能够支持我、帮助我”,宋荆真诚的急切的说道。
“要我如何帮你?只要不是制造证据,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我都会帮你”,桂志玄定了定神,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只想知道牧羊犬到底是谁的。我了解我舅舅的本性,我没有办法轻而易举相信他的话,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我最相信的人就是你,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你真的确定是小故宫的那只?”桂志玄警觉性的问道。
“宋扉埋葬后,我特地去小故宫确认过。它真的没有人性的畜生,咬伤人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那样”,宋荆一脸哀伤的说道。
“绝不可能是桂棹的,桂棹和我一样生性懦弱,不可能喜欢剽悍的动物”,桂志玄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如果是他呢?”
“绝不可能是他”。
“如果是呢?”宋荆逼问道。
“如果是,我恳求你放过他。这些年来,整个小故宫,除了奶奶,只有他在帮我”,桂志玄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论是谁,只要是杀死我弟弟的凶手,我都不会放过。桂棹和你有感情,可我和他没交集。若是你担心有一天会难堪,我劝你不要牵扯进来。桂家的人仗势欺人,这些你一清二楚。若是不给他们一些教训,会有更多的人受伤。一个人受伤,带动的是一个家庭的破损;一个家庭的破损,带动的是几个家族的失魂落魄”,宋荆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伸张正义应该留给警察和律师!”
“我不想听这些大话,人不可能安然的活在夸夸其谈中。我只想替我弟弟讨回公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就算鱼死网破,也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宋荆气势汹汹的说道。
“你这又是何苦呢?”
“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本来我会考虑和平解决此事,只要他们主动赔礼道歉,我会考虑原谅他们。可是,时至今日,他们依旧没有任何道歉”。
其实,宋荆本来还指望宋逸兴能够替宋扉讨回公道,可是,现在他已经看透宋逸兴绝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赔上自己来之不易的事业。
“我替你感到惋惜,也替你母亲感到痛心。你想过她为什么希望我亲自到鄂尔多斯来劝你吗?”说到这里,桂志玄停了下来,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荆。
宋荆有些茫然,没有吱声。
桂志玄看出了宋荆的困惑,继续说道:“因为她爱你,她不希望你来之不易的一切毁之一旦。其实,你现在放弃的不止是你的人生,还有你母亲的人生。她含辛茹苦的将你养大,是希望你能有美好的明天,希望你们能够幸福的活着。可是,如今你弟弟撒手人寰,你又自甘堕落,她该怎么办?你弟弟在天之灵,看到此状,也会心痛与不安。我这样劝你,并不是想要你放过真凶。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不要劝我了,我心意已定。不为我弟弟报仇,我活着一刻都没有办法安心”,宋荆说。
桂志玄深知自己徒劳无功,一脸无奈的望着窗外。他诧异的觉察这是个和西安截然不同的城市,这是个宁静祥和的城市。
面朝着玻璃门静静坐着的他,透过玻璃门清晰的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蹲在一颗凋零的柳树池下洗头。
女人的衣衫褴褛,不堪入目的一举一动,让他一阵一阵揪心的痛(她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单薄的T恤,拉着一双拖鞋)。
女人的旁边放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水桶、一把老旧的茶壶、一桶干瘪的廉价洗发水。
女人粗俗野蛮的揉搓着头发。
看到这一幕,桂志玄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毕竟,这个时节的鄂尔多斯已经秋风瑟瑟、北风呼呼。
人为什么如此不爱惜自己?这个问题顺其自然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人不是应该好好爱惜自己吗?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