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四十七章
第三卷第四十七章



更新日期:2015-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连续三天的液体之后,炎症消失了。
接下来便是处理智齿的时候,要不要处理?怎么处理?对于顾采薇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不然还是算了吧?拔牙也有拔死人的”,顾采薇商量道。
“我昨天问了一下你妈的主治医生,她说不拔牙也可以,只要把包着牙的肉割掉就可以”,顾勋说。
包住牙的肉割掉?如何才能把包住智齿的肉割掉?怎么割?割了之后不是会发炎吗?顾采薇实在想不通这个不可思议的问题。
“怎么割?隔行如隔山,我妈的主治医生也懂牙科?”
“你妈的主治医生就是五官科的主任,其实,主任说,你吃几天药也能消炎”,顾勋无关痛痒的说道。
顾采薇心底感激的想着:还是主任好,不像小喽啰。
既然主任的人品得到了顾采薇的认可,她决定牙的救治方法也选择主任的建议。
手术是段翠芸陪顾采薇去做的,按照惯例,一大早便去排队挂号。按照惯例,等了一早上,终于在快下班的时候轮到了她。
因为要做手术,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她一直瑞瑞不安。直到一个出现六七岁的小男孩也在口腔内做手术时,顾采薇才稍微安心了一些。既然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都不惧怕,她也不应该太过惧怕(男孩的舌头上长了一个肉瘤,要切除)。
等待的过程中,小孩一不小心将麻药打碎了。
已经和段翠芸熟络了男孩的母亲竟然朝着段翠芸问道:“你那有几只麻药?”
这话当场就把顾采薇吓懵了,做手术,麻药有多重要,不言可喻。不能你把自己的摔坏,就打我的主意吧?
段翠芸打开医药袋,磨磨蹭蹭的象征性的望了望。
“也就一只,我帮你看着孩子,你赶紧下去再买一只”,段翠芸灵机一动这样说道。
女人走后,顾采薇的提在半空的心才安然着落。
虽然她也希望危难时刻能帮助别人,可是,这样的时刻,恐怕也得另当别论。
没一会,女人上来了,上来的时候正对着手机冲自己的丈夫抱怨着。正好此时,医生站在手术室门口叫唤着下一位病人。
段翠芸和顾采薇刚起身,女人也赶紧站了起来,一脸抱怨的对着段翠芸说道:“我们今天特别忙,能不能我们先做?”
段翠芸没有吱声,却也再次坐回座椅上。
段翠芸连连抱怨着:“谁不忙?一会饭就送来了。下午我还要做治疗,中午还得休息一会”。
顾采薇带着好奇心,挪到了手术室门口,朝里张望着,只见那个男孩瞪着眼对着医生破口大骂:“你是个坏人”。
顾采薇转身,咧着嘴,冲段翠芸招了招手。
段翠芸会意的走了过来。
“那个小孩骂医生呢”。
“骂什么?”
“坏人”,顾采薇风趣的说。
“肯定是麻药不管用”,段翠芸极度肯定的口吻说道。
听到这话,顾采薇愣住了。麻药不管用?那我怎么办?
半个小时后男孩的手术结束了,顾采薇瑞瑞不安的走进手术室,她脑海中就一句话:麻药不管用。
在这句话的带领下,身子进入了发软的行列。
“不用麻药了?”顾采薇见医生将她的麻药搁置在一侧,不解的惊愕的问道。难不成医院太黑?麻药准备留着入库,卖给下一个消费者?幸亏我今天机灵,这医院也太黑了。想到这里,顾采薇思量着要不要把段翠芸叫来替她做主。
“那麻药不管用,这个效果好”,医生边说边从一个大瓶子里吸了一管子液体。顾采薇瞟了一眼瓶子上的字迹,吊着心这才安稳着落。看来是我把别人想歪了,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这年头还有这么好的医生,真是不易。幸亏是母亲的主治医生,不然也不会对我这么好,顾采薇发自内心的感激着,庆幸着!
按照医生嘱咐,她规规矩矩、纹丝不动的坐在手术椅上。
她看见医生拿着一根通着电的针状手术刀,心底的恐惧再次袭来。
“躺好,对,把口长大”,医生叮嘱道,顾采薇一一照做。
没多久,刺鼻的烧焦味便袭击了她的思维。
嘴巴因为长时间大张,她困的要死,可是又没有办法祈求医生歇一歇,只能依靠自己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顽强的意志坚持着。
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医生一不小心在她舌头上点了一下,不过这小小的失误却也为她换来了一次歇息的机会。
她使劲的冲着簌口池呕吐着嘴里的焦状物和因为长时间大张口衍生的唾沫。
接下来的时刻,她学精明了不少,故意没把嘴巴张那么大。
手术持续二十分钟后结束了。
本来,段翠芸的化疗也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本来准备段翠芸下午化疗结束后,就去办出院手续。
可是,祸不单行,还没有办理出院手续,顾恺的老婆便打来求救电话。
顾老太太跌倒了,老人最忌讳的就是跌倒。
听到这个消息,顾勋火速赶回家。虽然老太太摔得不是特别严重,但顾勋还是将老太太送到了医院;虽然摔得不是特别严重,可是对于本来就已经在垂死边缘挣扎的老太太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
在医院住了几天,在老太太的执意要求下,顾勋办理了出院手续。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老太太不久将离开人世,她自己也心知肚明。
果真,出院还不到一个周,她便撒手人寰。
丧礼自然是由冷竹筠的丧礼一条龙服务公司举办的,六天下来(丧礼),所有的花费高达二十万。
丧礼结束后,顾采薇和顾采风便相继去了学校,桂棹也去了韩国,顾恺的妻子带着天天到镇上租房陪读,顾勋夫妇也去了康巴什。
这个偏远的小镇,依旧遵循着延续了好多年的习惯,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都要上坟上祭拜老人。
虽然身居一百多公里处的康巴什,可顾勋每次都准时回来祭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