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四十一章
第三卷第四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4-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丧礼是由冷竹筠的丧礼一条龙服务公司举行的。
这些年,这个地方,红事大都在酒店举行,丧礼却不同。农村人的丧礼都是在农村举行,随着近几年煤炭事业的发展,丧礼也进入奢华攀比的行列。
冷竹筠的丧礼一条龙服务公司,是方圆两百多里,最著名、最健全的丧礼公司。
他的丧礼公司集结了繁缛的丧礼中需要的一切:风水先生(这里称之为评寺),和尚、紫火店......
他的丧礼公司还包括集食宿于一体的流动式帐房,并且自带厨师、炉灶、锅碗瓢盆、桌椅板凳......
除此之外,他还懂得借助小故宫管事一职来提升自己的名号(他是小故宫的管家)。
综上几点,他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为北至东胜,南至榆林最著名的丧事经营者,他握住富豪好大操办、喜攀比的心思,趁此机会横征暴敛。
2007年的时候,他的目标还是轻轻松松养活家人;现在,他的目标已经是千万富翁!
其实,千万富翁对现在的他来说并非难事。
普普通通的家庭一场普普通通的丧礼,他能净赚两到三万;千万富翁家举办一场丧礼,他能净赚五到六万;亿万富翁家举办一场丧礼,他能净赚十万左右。
富人家的丧礼总是引领着繁缛的节凑。
几年前,这里的丧礼并不繁缛。那时的丧礼不过请邻居们来大吃大喝几天,请个风水先生摆置一下棺木摆放的角度。
如今则不同,和尚、乐队、风水先生、灯油会,已沦为必不可少的符号。
冷竹筠御用的和尚,并不像真正的和尚,他们从不忌讳吃烟喝酒,有些还留着超过三公分的头发,步伐懒懒散散、一点也没有礼佛之人的脱俗之气。
唯一能叫人疑惑他们属于和尚的特征是:他们能够齐声念叨别人听不懂的梵语。
和尚在丧礼中主要有两个作用,一是为逝去的人诵经礼佛,二是带领着逝去人的亲属跑灯油会。灯油会的油散发一种让人闻着极度发晕、呕吐的气味。
灯油会结束,便开始招魂一事,招魂其实才是整个丧礼的主干。
不过随着攀比盛行,这个环节的持续时间已经远远不足灯油会的三分之一。
招魂仪式是在断魂桥上进行着,断魂桥是紫火店打造的不是很坚固却也可以同时支撑住十几个成年人的形似桥的木质建筑。
除了具备这些,冷竹筠还发展了与丧礼有关的副业,例如:花圈、阴间房、车花、胸花、请帖......
附和当地人将丧礼中讨价还价视为对死者的不敬的理念,冷竹筠将丧礼必需品的价格提的死高死高。
不仅如此,若是没有接到白事的邀请,他也不会让帐房歇着,很多在农村办红事的人也照样毫不避讳的租用他的帐房。
虽然这几年来,财富源源不断,不过从事这份职业导致很多人不待见他(很多人将从事丧礼的人当做不详的符号)。
虽然目前不招人待见,但他相信只要他变得足够富裕,就会得到尊重。而且他准备等到足够富裕的时候抛弃这份工作,然后娶个漂亮点的大学生安安分分过日子。
其实,这两年来,他已经有中意的人选,这个人就是桂英灵。他喜欢桂英灵的泼辣、喜欢她的口不择言、喜欢她的任性、喜欢她的骄傲自大、喜欢她的目中无人。
不过,他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她是他高攀不起的主。
为了能够见到她,他特地邀请她来参加宋扉的丧礼。
持续七天的丧礼,他每天都期待能见到她,可第七天所有宾客都散去的时候,她依旧没有出现。
其实,诺大的小故宫那多人,前来吊唁只有两个,一个是素来与宋扉兄弟交好的桂志玄,一个是与冷竹梅绯闻闹的满镇飞的柳校长。
柳校长的到来,冷竹梅异常欣慰,可桂青梅却勃然大怒。
桂青梅胡乱找了个理由,开除了冷竹筠管家一职。其实,小故宫真的用不着管家,冷竹筠虽然是管家,却从来没有替小故宫办过任何事。他除了逢年过节买点礼物去讨好老太太之外,就是依仗小故宫的名号发展自己的事业。
冷竹筠得知自己被开除后,火速的带着礼来到了小故宫。
他知道是桂青梅开除了他,于是他趁着桂青梅去县城的时候,找到了柳如月。
柳如月除了是桂青梅的女儿之外,也是冷竹梅的徒弟。虽然桂青梅严令禁止女儿向冷竹梅学艺,但柳如月还是偷偷摸摸的坚持一有空就往冷竹梅家跑。
“我妈肯定是因为我爸去了宋扉的丧礼,才这样做的。其实,只要亲子鉴定,我爸不就洗刷清白了?”柳如月说。
“我敢保证,你爸绝不是宋扉兄弟的父亲。宋扉兄弟的父亲我知道是谁,只是不能说,说了他们会杀了我的。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你妈妈?”
“这事你怎么找我?这事你能找我吗?你是又想让我妈吵嚷着和我断绝关系,是不是?我已经听够了她骂我吃里扒外、骂我不孝女”,柳如月拧着眉,不悦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老太太现在也不管事了”。
见冷竹筠一脸愁绪,柳如月灵机一动,这样说道:“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这事你可以去找桂棹,老太太虽然不管事了,可是最疼桂棹,桂棹提的要求,她能不答应?不过,桂棹会不会帮你,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那劳烦您,在我给指点迷津”,冷竹筠笑着讨巧的说。
“桂棹马上就要订婚,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你可以在他订婚的时候送他一份贺礼,他收了你的礼,自然不好意思拒绝你的请求”。
“还是您疼我,桂志玄看似和宋扉、宋荆称兄道弟,口口声声叫我舅舅,可是关键的时候却置之不理。我算是看透他了,没爹没娘,关键时刻,确实帮不上忙”,冷竹筠神采飞扬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把你说的话,告诉他?我要把这话告诉老太太,你还能再次得到管家一职?”
“跟你开个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我能不能重回小故宫,全在您的一念之间”,冷竹筠陪笑道。
“真是的,人不可以太贪心,你不贪污管家这十万元年薪,会穷死啊?我可听说了,你现在事业如火中天,可不在乎这小小的十万”。
“十万,在您眼底九牛一毛,可您不知道,我最贫穷的时候,全部资产加起来还没有一千。再说,我的人生目标是千万富翁,十万可是百分之一”,冷竹筠说。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妈一会就回来了,你赶快走吧,要是让她看你在,没准还会跑到你们家骂一通你姐”。
听到柳如月的告诫后,冷竹筠便溜走了。
他一路溜达到店里,准备算算这些天的花销,却在无意间看见桂英灵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
他当场就傻眼了,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尾随他们进入大供销社。
“害,灵灵,逛呢?这是谁?男朋友?”冷竹筠笑着打着招呼,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顾恺。
“管你屁事,不是跟你说别叫我灵灵,谁跟你熟了”,桂英灵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冷声埋怨道,语毕转身对着顾恺说道:“我跟他不熟,就一个开紫火店的,尽干些缺德事,下辈子当心成畜生。叫他不要跟我说话,就是要和我说话。真晦气,万一把霉运传染给我怎么办?”
顾恺咧着嘴笑了笑,风趣的打量了下冷竹筠。
冷竹筠一脸阴沉,极度不满的颠着脚,眯着眼缝冷艳打量着顾恺,随即嘴角一撇,趁着顾恺转身离去的时候,冲他呸了一声。
慵懒的老板看到这一幕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甚了?瞧你,黑心货。上次我来,这袋酒鬼花生就在这隔着,都好几个月了”,冷竹筠淡淡的嘲讽道。
“那袋早就卖出去了”。
“别蒙我,位置都没变,还是这个角度,你还能蒙我?不信拿出来看看生产日期”。
“桂英灵怎么和顾恺在一起?顾恺不是早就结婚了?”老板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认识他?顾恺?哪的?多大了?看上去比我还老”。
“应该和你差不多,顾勋的弟弟,也是个二货,成天在山上鬼混,偷过人、进过监狱,吸过毒、进过戒毒所。他们两个怎么在一起?没听说顾恺离婚啊?”老板一脸愁绪的说道。
“就这么一个人?”冷竹筠咧着嘴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胡来,要是让桂青山知道,还能了得?”
听到这话,冷竹筠眼珠一转,灵机一动。他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桂青山,即便他得不到她,也不能轻易让别的男人得到她。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