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三十二章
第三卷第三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5-04-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时光匆匆,转眼间,已经开学,顾采薇告别父母,跟随桂棹一干人来到西安。
顾采薇走后,顾勋拗不过段翠芸执着的吵嚷,无条件的借给了许宽两百万。
这笔钱刚借出去,另一个借款人接踵而至。
这个人是蔡柄。蔡柄因为一夜之间赌博输掉一百多万,因此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为负债累累。蔡柄的父亲和顾勋有些交情,顾勋磨不开脸面只好给蔡柄借了五十万。
蔡柄借走钱没过几日,便有一大群人驱车来到了顾恺家,这帮人肆无忌惮的将顾家所有值钱的东西悉数搬走。身在康巴什的顾勋得知这个消息后,火速赶了回来。
“那些人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搬东西?你怎么结实这么一帮人?”顾勋刚回来还没顾得上喘口气,就急匆匆的找到顾恺,怨声载道的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顾恺一脸歉疚,很不情愿的说道。
“你就快实话实说吧”,站在一旁的顾恺的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急声抱怨道,然后恶狠狠的瞥了一眼顾恺。
“怎么回事?”顾勋厉声问道。
“输了点钱”顾恺怯生生的说道,手指勾了勾鼻尖。
“怎么输的?”
“赌博输的,就是那帮人,骗蔡柄的那帮人。我早就跟他说了,那帮人是故意骗人的,叫他提防着点,他就是不听”,顾恺的妻子忧声埋怨道,随即涩涩的哭了起来。
“孩子快醒了,你进去看看”,顾恺难为情的对妻子嘱托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谁带你去的?在哪里?”顾勋一本正经的质问道。
“前几天”。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顾勋怒声责骂道。对于这个弟弟,他早已心灰意冷,可是,却没有办法置之不理。
话语间,段翠芸也来到了这里,她已经断断续续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脸不悦,阴沉着脸,冰冷的质问道:“输了多少?是不是又是蔡柄带你去的?总有一天,你会被这个人害得丢了性命。进戒毒所因为他;进监狱因为他;现在赌博输下这么多钱也是因为他。这样的人,你还跟他来往做什么?你以为他真的把你当兄弟对待?他不过是看上了你哥的钱罢了。你也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你已经四十多的人了,你还准备瞎混到什么时候?”
顾恺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一动不动,默默低着头。
“你一共才有多少钱?现在把钱全部祸害完,将来孩子不念书了?不买房了?不买车了?你们老了不花钱了?你当那六十万都是你的?还有妈的二十万,那二十万我们两家平分,你这次输了这么多钱,别指望我们全替你解决,你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段翠芸冷冰冰的说道。
顾恺没有吱声,不过抬眼用困惑的目光看了看顾勋。
“那些人什么时候会再来?你这几天都在哪躲着?要不是你老婆给我们打电话,你是不是还准备躲一辈子了?你惹下祸,自己躲掉,你老婆怎么办?”顾勋不悦的质问道。
顾恺本来以为只要他跑路了,这帮人就不会再想法设法向他索要这笔钱,没想到......
顾恺惹下如此祸事,顾勋生气也是情理之中的是事。虽然生气,但他还是决定帮顾恺解决这次危机。可是,此时的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手里的资金已经不足一百万。
虽然段翠芸极力反对(她让顾恺自生自灭),但顾勋心意已定。
既然心意已定,他只能刻不容缓的来到汪亮家,他只能向汪亮索要借出去的钱。
“才两个月么,不是说好借三个月,你这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开典当行还能说话不算话?你这样以后怎么做生意?谁还愿意跟你做生意?”当顾勋将自己的来意表明后,汪亮一脸不悦定声理直气壮的质问道。
“这不是顾恺惹下了个大麻烦,这个麻烦能不解决吗?”顾勋难为情的说道。
“你哪弄不来这么点钱?不就是一百三十万么,你向别的典当行借一点不就行了?”汪亮定声埋怨道。
汪亮的这副态度,让段翠芸颇为生气(她本来就对汪亮充满了恨意,因为汪亮近几年来借着神官的身份,总是逢年过节给顾勋打电话,暗示顾勋去进贡)。
“顾恺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又不是不清楚?我们也是没办法,不是我们出尔反尔。把钱外借三个月,我们也愿意,毕竟吃的利息更多。可现在那帮人能答应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我们总不能看着顾恺一家被抓走活活折磨死吧?”段翠芸一脸不悦,理直气壮的叫唤道。
汪亮露出一脸不爽,很不情愿的拿起手机。
不过,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汪五、汪七的手机既然都是关机。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一边低声咕哝着、抱怨着,一边急切的一遍遍拨着那两个号码。
“怎么了?联系不上?”顾勋诧异的问。
“怪了?怎么都打不通?换号了?换号也不可能两个同时换呀?没电也不可能两个同时没呀?”汪亮诧异的口吻嘀咕着。
“怎么回事?你给打一下”,段翠芸一脸慌乱的转头对顾勋说道。
“我昨天还打过啊”,顾勋边说边掏出手机,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没有拨通汪五、汪七的号码。
事情发展到这里顾勋没有办法不警觉、不慌乱、不担忧、不胡思乱想。
“这是你什么亲戚?在伊旗哪住着?”顾勋一脸阴沉的看着汪亮,生气的质问道。
“以前是伊旗的,现在搬到了东胜”,汪亮不耐烦的解释道。
“你可不要带着这些人来把我的钱骗走,他们要是真的是骗子,我可跟你没完。我不管这钱是谁借走的,到时候我只跟你要”,顾勋直白的说。
这话把汪亮惹毛了,他转头剑拔弩张的看着顾勋,怒声质问道:“怎么就跟我要?钱又不是我拿走的?你看你这人,一点也不讲理。你不讲理还开什么典当行?再说现在不是正在联系,好似真的把你的钱骗走似得,我的那两个兄弟都是做大生意的,都是搞工程的,而且都是在外地,兰州”。
“这钱他们不还,理应你还。人是你带来的,保人也是你。你要是不准备还,当初当什么保人?”段翠芸怒声埋怨道。
“我当个保人怎么了?当个保人,钱就要我还?”汪亮凶狠的质问道。
“保人就是还款的,不然要保人做什么?你敢给别人担保,就是信得过别人,你以为保人是好当的?那钱就相当于你们一块借的,一块花了,必须得一块还”,段翠芸定声说道,气的一脸涨红。
“保人也还款,保人不是就是个介绍人吗?”汪亮的妻子拧着眉弱弱的问道,然后一脸愁绪的看向自己的丈夫。
“你担保人只是个介绍人?”顾勋冷声反问道。
“我们以为保人只是个介绍人么,那怎么办?”汪亮的妻子一脸焦虑不安的说。
“你再给他们打电话”,顾勋不悦的对着汪亮说道。
汪亮很不情愿的又拨了一次,还是不通。
“不行我给他们的媳妇打吧?我昨天还和她在电话上聊了一阵”,汪亮的老婆和声慢慢的说道。
“那你赶快打吧,我们也是拿别人的钱”,段翠芸急声说道,此时此刻她心底默默祈求着自己千万没有被骗。
电话通了,段翠芸、顾勋都露出了欢喜。
“汪五呢?”(汪五其实不是真名,而是因为他在众兄弟中排名老五,大家才这么称呼他的,汪五和汪七就是汪亮带去跟顾勋借款的那两个人。)
“不知道么,整天都不在家”。
“两个月前汪五和汪七来找汪亮,向我们村的人借了三百万,现在人家有急用,怎么联系不上汪五、汪七?是不是换号了?”汪亮的妻子和善的说道。她就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之人,不仅性格和善、长相和善、与人和善,而且说话也是慢慢吞吞、漫不经心的步调。
“我也好几天联系不上了”,对方的语气明显多了几分不愿意继续搭理的生硬。
“那你知道去哪了不?人家现在就在我们家。我们之前也不知道保人还需要还钱,钱也不是我们拿走的,我们一分没花,怎么说也不应该由我们来还”汪亮的妻子一脸难堪的说道。
“说是去兰州了”。
“去兰州做什么?”顾勋小声提醒道。
“去兰州做什么了?”汪亮的妻子和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对方的回答更不情愿了。
“什么时候去的?”顾勋再次提示到。
汪亮的妻子将手机递到顾勋手里,顾勋很不客气的接了过来。
“喂,我是顾勋,你丈夫两个月前通过汪亮向我贷了三百万。钱是他和汪七拿走的,两个人谁花多谁花得少,我不管。反正他们互担保人。你赶紧让他把手机开机,赶紧给我回一通电话。要是十分钟内没回,我就报警,听清楚了没?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借走别人的钱,就想玩消失?谁的钱不是辛辛苦苦挣得?”顾勋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
“我不管他在哪,他在哪跟我没关系,在做什也跟我没关系。我就跟你说,十分钟之内接不到他的电话,我就报警,告他诈骗”,顾勋怒声说道,语毕挂了电话。
“借款人要是还不上款,需要保人还?”汪亮的妻子拧着眉再次询问着顾勋。
“保人就相当于借款人”,顾勋定声说道,这话他也要让汪亮听得一清二楚。
“哎呀,那你怎么办?都是些什么兄弟么,几十年没来往。你看看你现在做的事,中鸡那个典当行的一千万是不是你也给担保人了?妹夫那一千万是不是你也给担保人了?”汪亮的妻子极度不悦的质问着自己的丈夫。
这话把顾勋夫妇怔道了,这两兄弟竟然通过汪亮借了两千多万?汪亮是要死在这两个人手上了。
“那要是都还不上了?是不是二十年还不上,就不用还了?”良久之后,汪亮一本正经的问顾勋。
这话可让顾勋暴跳如雷。
“哪有这么好的事?要是这样,谁还工作?整天借钱过日子就行了。要是这样,社会还不乱了?父债子还,你到时候还不上,你儿子还。你儿子还不完,你孙子还,一直到还清为止”,顾勋一脸抓狂,生气至极,不愿意再多看汪亮一眼。他觉得自己这一生就要毁在这个愚昧的人手里,如此愚钝的人,他竟然信奉了好多年,怪不得宋逸兴不信奉他,可能早就看清了他的愚钝。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