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七章
第三卷第七章



更新日期:2015-03-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宴席结束后,大部分宾客陆陆续续的离开了,留守的少部分宾客与至亲还要进行二度宴席。小故宫的二度宴席,是由三组人马组成的。
第一组是由桂家、冯家、柳家、宋家四大家族中年过半百的男性组成,集会的地方在桂青云的书房,商谈着的话题是小到这个小镇、大到整个世界,近在今日、远在远古世纪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
第二组由年轻的富二代组成,集会的地点在桂棹的卧室,聊得话题只有一个中心点:炫富。
第三组是由其余的还未散去的亲戚朋友组成,他们留在这里唯一的事情就是蹭吃蹭喝、聚众赌博。
宴会结束之后,找不到弥留的理由的顾勋只好心有不甘的带着顾采薇回去。整个宴会期间,他都严密的监察着宋逸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自从宋逸兴成为马连湾的矿长之后,马连湾隔三差五开一次会,围绕的话题莫过于:征地款、矿股、搬迁费、移民村。身在矿区的居民,煤矿就是唯一的赖以生存的资本。
宋逸兴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他既不想明确征地款条例,也不想明确搬迁费金额,也不愿意修建移民村,更不愿意分村民矿股。
他只想通过一次次愚弄和欺骗,将煤快点挖完。
等到煤挖完之后,他就举家搬迁到西安。
神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价值了,这一点很多当地人一清二楚,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将外逃作为选择。
亿万富翁将北京定位逃生地;千万富翁将西安定位逃生地;百万富翁除了极少数逃到了鄂尔多斯,更多的选择与穷人一起驻留在神木。
为了不叫宋逸兴计谋得逞,马连湾村民带着史无前例的大团结,进入了排班挡矿的行列。
其实,马连湾村民的要求并不过分,只是叫宋逸兴明确搬迁费的金额、征地款的条例、移民村修建的时间与地点、矿股的分配额,并没有强迫他立即将此付之行动。
村民挡矿,矿长可不依。
矿长之所以能成为矿长,一定有着不同寻常之处,亦或是自身能力很强,亦或是人际关系很硬。
矿长制服村民挡矿最直接的途径就是报警,派出所的民警在接到报警之后往往都能第一时间赶到目的地,不分青红皂白的听信矿长一面之词,将挡矿的村民带走。
一般情况下,被带走的村民在。
一般情况下,被带走的村民的家属会第一时间向矿长妥协,请求矿长动用人际关系救出被抓走的亲人;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进了监狱还理直气壮(他们在监狱里被关上一个月会被放出来),进了监狱还理直气壮的一般都会逼得矿长妥协,因为这样的玩命分子,有钱人玩不起。
顾勋已经看透了宋逸兴的为人,可他一个人看透又能怎么样?他面临的大环境是不团结的村民,有钱有势的矿长。
其实,看出宋逸兴居心叵测的,还有王氏家族的王二以及他的两个儿子。
王二,一个中等身材,略微发福的六十多岁的男人,和王大、王三一样,有着与生俱来的慵懒。不过,他除了这个与生俱来的遗传本性,其余的与王大、王三截然不同。
王大,不仅相貌懒懒散散,对金钱的欲望、对人生的追求也是如此。吃饱喝足、有地睡觉,他就知足了。
王三比王大的追求要高一个档次,他对金钱有欲望,但愚化的脑袋外加生计的压迫导致他忘却了金钱是用来提高生活质量的本质。导致他的脑袋被愚化的是他及不争气的不孝子,这个不孝子整日唆使他去结交权贵,去和宋逸兴搞好关系,去煤矿上乞讨。
村民向矿长乞讨已经是众所周知、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矿长为了拉拢村民,会给前来乞讨的村民不同数额的金钱,小至几万块钱,大至几百万。不过,乞讨也分档次,有些是明着去的,这些人一般都得不到什么大钱,在村里也属于可有可无的地位,在矿股、搬迁费、移民村大事上也属于随从性人物,不过却也可以改动两大帮派的比例。
两大帮派就是指:一是主张修建移民村、支付搬迁费、明确征地款的村民;二是只愿意将钱揽入自己口袋的矿长。
 能不能修建移民村、支付搬迁费、明确征地款,取决于哪个帮派占据足够的优势,即便没有足够的优势也要占据超过50%的比例才有说话权。
就马连湾目前的情况而言,第一帮派的人数略占优势,不过这个帮派的比例却在加速下滑。好像出了内鬼似得,又好像中的第二帮派的挑拨离间似得,第一帮派变得日益不和、明争暗斗不断、肆意羞辱接连发生。
这种状况,顾勋看着都心痛。可是,凭借他一个人的能力压根无法挽回大局,他已经不再是队长,即便是队长,又何以与村支书对着干?这个村支书可不同于别的村支书!
自从顾勋卖掉崖遥茆煤矿股份闲置在家之后,王二便成了这里的常客(顾勋是2010年夏天,趁着崖遥茆煤矿整改之际,出售了自己的矿股)。
王二几年前搬到了城里,不过,这两年因为煤矿上争执不断,又搬了回来。他们父子三个是村里少有的激进派,身上散发着与殷仲相似的霸气与嚣张,他们隶属于第一帮派,但并非心系移民村、搬迁费、征地款一事,他们和矿长对着干纯粹是为了暗中向矿长索取巨额费用。
能力不同的人,索取的费用截然不同,王二父子的目标是好几百万。
稍有能力之人成功索取两三百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父子几人齐心协力,索取四五百万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柳树茆二队的老曹渠煤矿年前支付了每人十五万的搬迁费,除了这笔搬迁费别的一无所有。不过,殷仲却一夜之间变成暴发户,得到矿长额外补贴的三百多万)。
王二父子也想模仿殷仲。
这笔钱,得失只在一念之间!
顾勋是怎么想的,除了他谁也不知道,或许连他自己也在矛盾,但是他更希望村民与矿上的争执能够和平解决,更希望矿长在发福的同时也能够给村民留一条生路。
众所周知,矿空了之后,隧道随时可能坍塌。矿空了,煤老板走了,隧道坍塌了,没有钱的村民要如何生存?
王二父子来找顾勋就是希望顾勋能与他们联合起来,收集矿长开矿不健全的材料,从而状告矿长,逼矿长妥协(这种情况下,矿长妥协的唯一方法就是赛钱给带头人)。
几年前,顾勋长石琅焦化厂倒闭,闲置在家的时候,当过一次带头人,当时的矿长还不是宋逸兴。当时的经济还没有如今这般不可一世,当时矿长为了解除危机,悄悄分给顾勋五万块的矿股。也因为那一次上诉突然之间无终而疾,顾勋成了村里的罪人,成为村里人再也不愿意推举的带头人。
其实,这件事一直以来也是顾勋心底迈步过去的坎。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