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二十章
第二卷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15-03-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安的事情因为曹小芳偷卫生纸一事,接踵而来。
第二天中午,顾采薇正趴在桌子上午休时,突然被凳子与地面的摩擦声吵醒了。她本以为这是刘娜发出的噪音,于是故意不满的唧唧哼哼着。
“吵醒你了?”桂棹柔声说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一跃直起身子,一脸慌乱的看着桂棹。
“你?你怎么了坐到这?有事吗?”,顾采薇瑞瑞不安,结结巴巴的询问道。这可是桂棹第一次主动与她聊天,她自是激动的一脸欢喜。
桂棹抬眼扫视了班级一圈,低下头,一脸真诚的看着顾采薇,犹豫了一会,抿了抿唇,和声祈求道:“你们以后能不能不要欺负曹小芳了?”
顾采薇瞬间僵化!
欺负她?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桂棹,你要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我是那种人吗?那天是我欺负的她吗?再说,别人为什么只欺负她,不欺负别人?家境差的比比皆是,不是因为她家境差,别人不待见她,而是因为她手脚不干净!
“是昨天的事?”顾采薇冷冰冰的问道。
“昨天白天的就算了,下午的”。
昨天下午的?昨日下午发生过什么事?顾采薇不解的拧起眉。
“昨天下午发生了什么?”
桂棹呆滞的看着她,疑声问道:“你不知道?”
“我怎么能知道呢?怎么什么罪都莫名其妙的赖在我头上?好歹我也是孙家岔的,怎么可能带头欺负她?”顾采薇一脸不悦,怒声抱怨道。
“曹小芳说是你指使刘娜干的”。
刘娜?她到底要干嘛?想诬陷我?天呐,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可怕,竟然想要诬陷我?顾采薇一脸震惊的想着。
“刘娜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听我指挥?再说,我与刘娜昨天中午因为曹小芳一事已经彻彻底底闹翻了。她这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不安好心的这样做?”顾采薇拧着眉不解的问,随即她一脸真诚的看着桂棹,疑声问道:“她该不是喜欢你吧?想要把曹小芳从你身边赶走。她还害怕我也喜欢你,所以准备一石二鸟,将我也从你身边赶走?”
桂棹一脸彷徨,没有吱声。他犹豫不决的站起身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顾采薇气愤愤的出了教室,她猜想刘娜此时此刻,肯定在宿舍整理下午放假带的行李,于是急匆匆的朝住宿楼走去。
空空如烟的楼道,静的叫人发慌。
顾采薇默默的打开门。
奇怪?竟然不在!那能在哪?小卖铺。顾采薇当即又赶往小卖铺,可是几个小卖铺都没有找到刘娜的身影,思来想去,只有洗手间还没去。
于是她急匆匆的朝着洗手间走去。
刚进洗手间门口,她就愣住了,里面是刘娜凶巴巴的咆哮声。
和谁吵架呢?顾采薇不由自主的拧起眉,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偷听着。
“你别哭,你以为装哭,我就会放过你?”刘娜粗声粗气声音传入顾采薇的耳中,接着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也传入她的耳中。
曹小芳的哭声?顾采薇微微一怔,随即抿了抿唇,走了进去。
“刘娜,你干嘛呢?”顾采薇一脸不悦,拧着眉质问道。
“你说,你自己说”,刘娜剑拔弩张的冲着曹小芳吼道。
“怎么了?”顾采薇转头和声问着曹小芳。
“知道你没脸说,既然现在没脸说,当初你就好意思做?”
“怎么了?刘娜?”顾采薇不解的问。
“你都不知道,这东西可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竟然四处造谣说,昨天下午我在厕所欺负她”,刘娜愤恨的说。
哦,这件事?这件事正好顾采薇也想搞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是,此时此刻,她脑海中一片慌乱,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刘娜?曹小芳?总之她们两个总有一个在撒谎。
“曹小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桂棹说,我和刘娜欺负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采薇虽然生气,却还彬彬有礼。
“别跟她废话,这种人留在班上,我们绝不会安生,干脆直接告诉校领导,把她开除了”,刘娜怒不可遏的说。
“曹小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哪里得罪你了吗?你怎么可以变成这样?你真的落魄的如此不堪?”顾采薇拧着眉,一脸哀痛的质问道。
曹小芳就像失声一样,不论刘娜、顾采薇如何质问,她都一声不吭。
“神经病,你不想好好活,还不让别人好好过。你可别把桂棹给带坏了,这样吧,你主动去告诉班主任,就说你不想跟桂棹坐同桌了,知道吗?”刘娜命令式的口吻说完,拉着顾采薇就往外走。
顾采薇痴痴的愣住了,果断的甩开刘娜的手。
“怎么了?”
“你还敢说,你对桂棹没任何私心?”顾采薇冷声质问道。
“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为了我你就不该这样做,至少做之前需要跟我商量。你现在做的,并不是我想要的。你把罪恶的矛头直接抛向我,大家都以为我鬼迷心窍、利欲熏心,为嫁入豪门不择手段。最重要的是,桂棹也会这样认为。你这样做到底什么目的,我只不过是你得到桂棹的一颗棋子”,顾采薇大声咆哮道。
正在此时,顾采薇的手机响了。神木禁止学生带手机,顾采薇只好躲到洗手间去接,争执也做了短暂的降温。
“上了课没?”来电的是顾勋,此时此刻的顾勋正在赶往煤炭局的途中。他打电话给女儿,有两件事,第一:约定下午接女儿的地点和时间;第二:他想向女儿借点钱(他出门前,没有查看口袋,所以不知道口袋里的钱被段翠芸一扫而光。若是车上的油可以维持到家,他也不会开口跟女儿借钱)。
“还没”。
“你妈有把我的钱全偷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带银行卡,你有钱吗?车上的油不多了”,顾勋为难的说道。
顾采薇有些私房钱,一千块,是辛辛苦苦攒下来。既然是辛辛苦苦攒的,这样轻而易举给父亲,岂不是太不舍?
“有点,你需要多少?”顾采薇和声说道。
“三四百,有没?”
顾采薇眨了眨眼,灵机一动,这样说道:“这样吧,我跟我同学借一点,借五百够吗?”
“那我去你们学校门口取,你没时间送到煤炭局吧?”
顾采薇看了看时间,跟班主任请了假,便出去了。此时此刻,她宁愿在街上溜达溜达,也不想回到那个压抑沉闷的教室。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