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第十一章
第二卷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5-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回去的路上,顾采薇一直心事重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将林梅不堪的过往告诉卢敖。
理智劝她不要多管闲事,感性又在不依不饶的督促她将事情告知卢敖。
若是告知后卢敖依旧决定娶林梅呢?这是顾采薇最不想看到的结局。思来想去,一直到到达目的地,顾采薇还在犹豫。
最终,她觉得以静制动,听天由命。反正,卢敖已经不再当她是朋友,她又何苦为他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听刘娜说,你准备辍学?”下车后,顾采薇一脸真诚的看着卢敖,和声问道。
“我要结婚了”,卢敖牵强的笑着说道。
“会辍学吗?”顾采薇小心翼翼的问道,在她看来,结婚不一定要辍学。
“不想念了”。
“我没有想到,你会和林梅结婚。人生真是不可思议,你竟然会和这个女人结婚”,顾采薇一脸哀伤,淡淡的说道。
卢敖没有吱声,咧着嘴笑了。
“你爱她?”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恩”,卢敖点着头回答道。
“你爱过殷虹吗?”顾采薇拧着眉质问道。
卢敖微微一怔,他早已忘却了曾经和殷虹好过的事情。若不是顾采薇此时提及,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想起这件事。
“恩”,卢敖犹豫了一下,点着头,沉重的口吻回答道。其实,他早已墓葬了他们之间的爱情。他之所以违心的回答,完成是出于应付。
“你”
“你”,两个人异口同声,又同时停止的话语权,彼此诧异的望着。
“你先说吧”,顾采薇怔了怔神,和声说道。
卢敖不想再继续聊他的事情,只想找些别的话题引开顾采薇的注意力,他定了定神,和善的打量着顾采薇的着装,咧着嘴和声说道:“你现在穿的还挺时尚”。
顾采薇微微一愣,她没有想到卢敖会说这样一句话。
“跟谁学的?”卢敖饶有兴趣的问道。
“跟大街上的女人学的,还有刘娜”,顾采薇脸色一沉,淡淡的说道。
“你和刘娜是一个宿舍的?”
“你和林梅断过联系吗?”顾采薇定眼看着卢敖,定声问道。
“上了高中再次遇见的。她说她喜欢我,一直都喜欢我,我就答应了她的追求”,卢敖耸了耸肩,无所畏忌的口吻说道。
顾采薇微微一愣,林梅如此轻而易举就追到卢敖?真的是女追男,隔层纱?那么若是我也勇敢的追求桂棹呢?
“愣住了?”卢敖咧着嘴,笑着问道。
顾采薇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和声说道:“若是林梅没有主动追你,你会主动追她吗?你们现在会结婚吗?”
“当然不会”,卢敖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顾采薇情不自禁释怀的笑了,她思量了一会,这样问道:“若是你真的爱一个女人,会介意她为别的男人打过孩子吗?”
卢敖皱了皱鼻子,拧着眉说:“若是真爱,不会介意,但是介意她今后爱不爱我,会不会一心一意对我”。
听到这话,顾采薇蓦然感动,她定眼打量着卢敖,想到这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想到今时今日的他是一个值得别人去爱的男人,想到这个男人已经归属于别人,心底顿时充满遗憾、失落。
“其实,我以前喜欢过你”,良久之后,顾采薇和声说道。当爱成为过去式的时候,就不会难以出口,这是她此时此刻发现的。
卢敖没有震惊,而是咧着嘴,略微羞涩的笑了。
“你知道?”顾采薇拧着眉,诧异的问。
“殷虹跟我说过,但我没信,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呢?桂棹也曾问过我,我说殷虹曾经跟我说过,但是太不可思议”,卢敖和声说道。
桂棹曾经问过卢敖,我是不是喜欢卢敖?怎么会这样?桂棹怎么知道的?难道桂棹今时今日对我置若罔闻,是因为他以为我依旧喜欢卢敖?若是真是这样,我应该向他解释清楚。就算桂棹不再爱我,我也应该向他解释清楚,这份爱,不能不清不楚的葬送在无止无境的猜疑中!
“你怎么可以这样回答呢?我早就不喜欢你了,自从你丢了我的复读机之后,我就不喜欢你了”,顾采薇一脸哀伤的说道。
“不就是一个复读机吗?就一百块钱的事”,卢敖一脸不语,闷闷不乐的口吻说道。
“可是,对我而言,不是一百块钱的事情。首先,你因为不爱我,没有珍惜我借给你的东西;其次,你丢了我的东西之后,没有理赔的意思,让我认定你是个没有人格的人;最后,因为复读机一事引发了我母亲给班主任送钱一事,引发了我得罪全班同学一事,引发了我决心转学一事。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可磨灭、难以忘怀的不堪入目的回忆。我的理性,没有办法允许我继续爱你,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再爱你”。
卢敖常舒了口气,冷眼一瞟,哀伤的目光看着顾采薇。
“你觉得自己很无辜?”顾采薇冷哼了一声,嘲讽的口吻质问道。
“不就是一个复读机?”
“我不想再和你谈这件事情,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这不堪的回忆,只会让我痛心疾首,所以,我想忘记”,顾采薇语调平和的说道。
“那我赔你”,卢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硬生生的塞到顾采薇包里。
顾采薇试图将钱送还给卢敖,可是卢敖根本没打算接收这笔钱,他躲着她的追赶,一直躲到家。
顾采薇定眼看着这张百元大钞,常舒了口气,想到这钱本该属于自己,也就安然的装进包里。可是,这一百元对她而言太过扎心,因为里面承载着太多太多悲伤。
过去的悲伤,已经没有办法改变。现在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此时此刻的自己摆脱哀伤,让今后的自己,与哀伤绝缘。顾采薇这样想着,心里舒坦多了。
踏着碎小的步伐,她默默的朝自家走去,她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尽自己最大能力,凭借自己最大的勇气,战胜自己对被拒绝的恐惧,直白的告诉桂棹她爱他?
若是不向他表明心迹,等到他有了女朋友,她就只能黯然神伤、追悔莫及。
被拒绝,又有何妨,被桂棹拒绝过的女生比比皆是;被拒绝,又有何妨,至少对得起自己的心。
何况,人的感情往往不是理智能够牵绊的,理智能够牵绊住的往往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深处炙热的情感。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