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卷 第四章
第二卷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15-03-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连续好些天,段翠芸夫妇都沉浸在顾采风回家的喜悦中,全然没有心思去理会习惯性悲伤的顾采薇。
生活对于顾采薇而言,就是度日如年。
活着,毫无目的、空乏无力!
生命的价值呢?她一次次问自己这个问题。生命的价值在于运动,可是,运动过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愁苦、烦躁。
怎么办?怎么办?她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严重问题!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帮我写一下英语单词,每个写五篇”,顾采风见妹妹无事可做,拿着作业本和英语课本来到她身旁。
“我不写”。
“我是看你无事可做,给你找点事做”,顾采风忧声埋怨道。
“自己的事,自己做”,顾采薇直白的说道,起身朝着室外走去。做点什么呢?她四下打量着,最终决定去山上转转,顺便试着捡一两张褪掉的蛇皮。
蛇皮?蛇?随着这几年,环境严重污染,蛇已经成为这里的稀有动物。
几年前,顾采薇在柳树茆小学附近的草丛中,一个下午就碰到过四条蛇;几年前的一个下午,顾采薇在井口的石缝中还找到过一张完整的蛇皮。
今非昔比,如今别说是蛇皮,就连蛇的踪迹也难以寻觅。
虽然蛇已经成为稀有物品,但顾采薇还是带着一丝希望出发了。
“你去哪?”段翠芸见女儿提着一个袋子往山上走,急声叫住。她觉得女儿近来太过怪异,甚至怀疑她神经不正常。的确,在常人看来,顾采薇是有些怪异,整日愁眉苦脸,整日不是在山上溜达就是到渠里捡奇形怪状的石子。
但是,作为当事人,顾采薇并不觉得自己有何异常。
“去山上转转”。
“山上有什么好转的?”段翠芸拧着眉质问道。
“我不喜欢看电视,你总不能一直把我困在家里吧?”
“你无事可做,去找张锄帮我锄地”,段翠芸生气说。
顾采薇冷眼一瞟,没有搭理母亲,径自朝山上走去。
一步、两步......
一百米、两百米......
被风沙和时间吹散的道路上长满了野草,顾采薇默默的注视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模糊轨迹,默默朝着轨迹衍生的方位望去。往事历历在目,五年前的冬天,每天早晨她都会跟着哥哥沿路寻找兔网,有时候会惋惜兔子奔断铁丝逃走;有时候会因为套住活兔子而欢呼雀跃。
一切都沦为过去了!就像在山上再也找不到鸟蛋一样;就像在圈里房梁上再也看不到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就像在田间再也看不到珍贵的野鸡一样;就像枣树再也结不出香甜可口的大红枣一样。
不仅是环境变了,环境的主宰者(人)也变了。村里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进城务工的队伍;村里越来越多人争先恐后的在城里买房。
村里的人迁移到镇里、县里、市里、省里;镇里的人迁徙到县里、市里、省里;县里的人迁徙到市里、省里;市里的人迁徙到省里。
如此一来,农村就会因为缺少人的气息而衰落;镇里、县里、市里、省里则会因为人口太过饱和而引发一系列新的问题。例如:交通堵塞、人口拥挤、房价上涨、劳动力成本下降。
顾采薇默默驻足,静静的看着山的那一头。小时候,她总是幻想山的一头是地的尽头,长大后才知道,陕西只不过是一个腹地,上接内蒙古、下接四川,左接宁夏,右接山西。
顾采薇默默的蹲下身,静静的检索中回忆中发生在这座山上印象深刻的事件,首先进入脑海的是,小时候一个夏天的中午,与哥哥、母亲到山上弄羊草时遇到的蛇爬进蜥蜴洞吃蜥蜴的一幅场景;接着进入脑海的是几年前一个下午,与父亲、哥哥在门前发现一条蛇,并将这条蛇装进酒瓶,用酒活泡的一个场景;最后便是年幼的时候,与哥哥在老榆树下用手刨洞时,刨出一条蛇的场景。
往事历历在目,有惊无险!
因为此行目的是想找一张蛇皮,所以检索中的往事都是与蛇息息相关的。随着记忆的蔓延,关于与蛇接触的往事历历在目。包括几年前,在渠里找可以当做面人眼睛的黑色植物种子时遇到的一条黄色蛇;包括几年前,到渠的对面摘酸枣的时候遇到的一条黑色蛇;包括小时候,与父母到村子底下放农田时在水渠中遇到的一条绿色水蛇。
它们如今都去了哪里?这片土地上的很多动物都渐渐的消失了。几十年前,这里还可以看到狐狸;十多年前,这里还可以听到猫头鹰咕咕咕的叫声;几年前,这里还可以看到长尾巴的野鸡,短尾巴的山鸡。
如今,它们都去了哪里?迁徙到了哪里?
段翠芸说狐狸去了南方。
南方对于顾采薇而言,是一个清晰明确的概念,按照地理划分,秦岭以南为南方,秦岭以北为北方。可是,更多人将南北方以自己所处位置为中心来划分。
段翠芸指的南方在哪?顾采薇根本不知道。
此时此刻她能做的,只是站在山头,静静的瞭望着南面。
只是南面,高高耸起的山峰堵塞了她的眼球!
在山上转了两个小时,估摸着快要饭熟,顾采薇便转身朝家走去。
为什么凄凉油然而生,无法消散?因为物是人非!
“去哪了?”刚进门,顾采风便饶有兴趣的问道。
“去山上转转”。
“怎么不叫我?我也想去”,顾采风忧声埋怨道。
“别打马后炮了,最讨厌打马后炮的人了!”顾采薇气愤愤的说道。
“你是不是吃枪子了?谁惹你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段翠芸见状,粗声粗气的埋怨道。
“我不想和你么说话”,顾采薇面无表情的叫唤道,语毕果断的回了自己的卧房。她也发觉自己变了,变得偏激、叛逆。
她躺在床上,不停的翻拨着MP3中的歌曲。她没有找到想要的歌曲,因为心中根本没有想要听的具体歌曲。
看到七里香的字眼时,在犹豫中,她停下手指。
“窗外的麻雀......”
熟悉的旋律默默的上演着,与这首歌有关的回忆却模棱两可、若隐若现。
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哪里出了问题?一定出了很大的问题!顾采薇这样想着。此时此刻,她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期待这个假期快点结束。她相信当她再次进入校园之后,心态就会不动声色的恢复正常;她相信当她进入神中见到桂棹时,心情就会自然而然变好!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默默的、静静的等待!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