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更新日期:2015-03-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唉,那不是桂棹家的车吗?”突然间,殷虹指着顾勋家与宋逸兴家的十字路口,诧异的说道(顾勋家和宋逸兴家是邻居,被一条路隔开,路的左上方是宋逸兴,路的右下方是顾勋家)。
顾采薇转头一看,果真是辆霸道,她拧着眉不解的看着渐渐停稳的车子。
桂青山来找宋逸兴?这是第一个进入顾采薇脑海中的猜疑。
不过,出乎意料之外,桂棹从副驾驶走了出来。
桂棹?顾采薇拧着眉打量着他。看着他一点点朝自己走来,她不由一脸慌乱、心跳加速。遭了,要是让父母看见怎么办?
“桂棹,你去哪?姑妈家是这家”,正在此时,驾驶座上的桂巧灵摇下玻璃窗,摘下墨镜,冲着桂棹的背影,指着宋逸兴家叫唤道。
顾采薇和殷虹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桂巧灵,那一刻,她们都被桂巧灵富家千金的容貌、举止、声音所吸引并且怔道。
桂棹转身冲桂巧灵摆了摆手,然后转身自顾自的朝着顾采薇走来。
顾采薇警惕性的转头看了看院内,还好,院子里只有殷箔和顾采风两个人(殷箔与顾采风正在扒开羊皮)。
“来你姑父家玩?”顾采薇和声问着桂棹。
“来找你,你曾经告诉我,你和宋逸兴我姑父是邻居,呵呵”,桂棹边说边凑到顾采薇耳畔,用越来越低、越来越羞涩的口吻说道:“我跟我姐说,咱们去姑父家玩,最后稀里糊涂的就被我蒙出来了。我还不会开车,她也是刚刚学会”。
“你找我干嘛?”顾采薇责怪的口吻说道,边说边一脸无辜的看了看殷虹,那一刻一个不安的思绪进入她的脑海,她害怕殷虹将这件事告诉卢敖。
她不希望,卢敖听到别的男人来看望她的消息。
“找你玩玩,没事就不能找你?”桂棹些许生气的埋怨道。
话语间,另一个女孩从车里下来,不紧不慢的走到这来。她的美貌瞬间让顾采薇折服,顾采薇顾不得失礼,贪婪的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的美浑然天成,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妩媚、性感,娇艳、高贵、冷傲、野性、桀骜不驯;梳着一个斜在一侧的高脚辫,红色的长指甲尤为醒目,白色细腻的皮肤焕发着点点光泽;穿着一件黑色紧身T恤,一条黑色宽胯裤;戴着一条银白色项链,带着两颗镶嵌着‘绿宝石’的戒指;扣着两颗闪闪发光的耳钉。
她虽然年纪并不大,但发育的极为不错。
“她是谁?”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桂棹回头看了看,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我妹妹,桂英灵”,话语间,他裂开嘴,不好意思的看着顾采薇,怯生生的说道:“我跟她说过你们家附近有个大坝的事情,她今天非要跟来看看那个大坝”。
大坝?大坝早已枯竭!顾采薇不由自主的拧起了眉,疑惑的问道:“你还跟她们说过什么?我告诉你的,你全都告诉别人了?”
“你妹妹真漂亮,你们家的遗传基因真好”,还不等桂棹开口,殷虹由衷的赞美道。
其实,桂棹之前给顾采薇说过桂巧灵、桂英灵,不过没有看过她们的照片。
顾采薇知道,桂英灵是当年同桂棹一起转到县城去读书的,只是现在桂棹转回了孙家岔,而她依旧留在神木县城。
顾采薇也知道,桂巧灵现在是神中预科班高二的一名学生,不过桂棹说她的学习成绩走到哪里都是垫底,还说她是个尤为爱打扮、爱购物、爱花钱的女人。
“你怎么来了?”桂棹略微责怪的口吻问着妹妹。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路是你开的?这地是你买的?奥特曼”,桂英灵一脸不悦,阴冷的埋怨道[奥特曼,是桂英灵用来嘲讽别人的代名词,源于英文字母outman(落伍之人)]。
“你到车上等我”,桂棹和声嘱托道。
桂英灵爱答不理,双臂抱胸,满脸生辉的望着院内。顾采薇尾随她的目光朝院内望去,哎呀,小叔什么时候来到院子里瞎逛的?
“那是谁?”
“我小叔”,顾采薇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他多大了?我怎么猜不出他的年龄?既像个老气横秋的二十岁后生,又像个朝气蓬勃的四十岁大叔”,桂英灵嬉笑着说道。
“他70年生的”,顾采薇说。
“哼,我说我哥怎么天天吵着要去马连湾?我还纳闷他什么时候和我姑妈变熟的?原来是打着我姑妈的幌子来看你啊?你叫他来的?”桂英灵冷艳一瞟,颐指气使的质问道。
“不是,我没有,绝对没有”,顾采薇一本正经的摇着头,急声否认着。当她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才蓦然意识到自己伤及了桂棹的颜面。
若是桂棹是个鼠肚鸡肠之人,因为这件事从此以后不在搭理她,那她怎么办?顾采薇一脸不安的看着桂棹,冲他挤了挤眼,希望他不要在意。
“怎么这么多人?”桂英灵疑声问道。
“我们家今天有点事”,顾采薇平心静气的说道。
“什么事?”桂棹急声问道,一脸不安,好似很害怕顾家什么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似得。
顾采薇一脸感激,受宠若惊的看着桂棹,柔声说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一个乔迁之喜,普普通通”。
“桂棹你干嘛呢?认识的?那是你同学?你下车做什么?突然叫我停车?差点没煞住!出了车祸怎么办?快来吧,去跟姑妈打声招呼赶紧走,一会妈就睡醒,到时候看见车不在,说不定会报警”,正在此时,桂巧灵一脸不悦,喋喋不休的抱怨声扰乱了顾采薇一干人的宁静。
顾采薇咧着嘴,抬眼一脸柔情的看着桂棹,小声问道:“你们偷着出来的?”
“没事,我姐就是个瞎咋呼的人,对了,我来找你是想问件事”,说到这里,桂棹漠然止口,然后推了推桂英灵,冲她和声说道:“你先回去吧,我马上过来”。
“什么事我不能知道?坏事?肯定是坏事。哼,想害人?那我就一定得知道了”,桂英灵傲慢不羁的说道。
“上次我问你去北京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我妈这几天准备抱团,你去吗?你放心,你若想去就去,费用我会帮你解决”,桂棹一本正经的说道。
顾采薇无奈的常舒了口气,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桂棹这个品行,从来不会站在穷人的角度思量问题。费用?他还只是一个初中生,他能轻而易举帮她解决出行费用?她也只是个初中生,她能安心接受别人无理的馈赠?
“去吧,你不是一直想去北京吗?去看看,机会难得,没准将来会去那里上大学”,殷虹和声劝说道。
顾采薇一脸阴沉,心底幽幽埋怨道:我真心真意为你着想,你却在关键时候把我往火坑里推?什么人呐?都是些自私自利之人!
“北京我是绝不会去的,要去等我有钱之后自己去。你赶紧走吧,若是你妈真的报警,我们可消受不起。我们可都是穷人”,顾采薇淡淡的说道。
“没事的”,桂棹无所畏忌的口吻说道,突然他五指分开抬起手臂,默默的冲着院内挥动着。顾采薇一脸震惊,慌乱的回过头。
哎呀,竟然是段翠芸,此时此刻她正站在大门口聚精会神的看着她们。
“你疯了?”顾采薇忧声埋怨道。
“走过来了,你妈好像挺喜欢我的”,桂棹不知羞耻的说道,一脸嬉皮笑脸。
“你们不认识吧?你以前没跟她说过话吧?”顾采薇像是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事,警觉性的质问道。
“班上哪个同学不认识你妈?你妈是属于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桂棹咧着嘴笑呵呵的说道,他心里想着,像你妈这么胖,实属罕见,岂能叫人过目就忘?
“我不跟你贫了,你赶快回去吧”,顾采薇急声催促到。
“哼,不想留?我们还不稀罕呢!走吧桂棹,人家都下逐客令了,你别不识好歹了!我看,人家压根对你没那意思”,桂英灵傲声说道,边说边径自离开。
“我不是那意思”,顾采薇看着桂棹,和声解释道。
不过,桂棹一脸难堪的表情真真切切的证实了他心底的难堪与悲伤。
“薇薇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桂棹,你别多心。她今天心情不好,因为我的事,搅得她心烦意乱”,殷虹一脸哀伤,和声劝阻道。
桂棹没有吱声,紧抿着唇,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殷虹推了推顾采薇,示意她追上去解释。顾采薇犹豫了一下,默默垂下脸,或许,这样更好。她与桂棹本来就是天壤之别的两个人,桂棹对她纯属一时之性,若是他爱她,绝不会在别人诋毁她的时候,袖手旁观。何况,她迟早都要转学,和他的感情越深,越会影响到转学的决心。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