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15-03-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情窦初开的岁月里,刚刚萌芽的爱情成为最能牵动青少年的情感;在青春年少的岁月里,早恋成为青少年对外炫耀的资本。
在懵懵懂懂的青春中,人们总是试图做些别具一格的事情,来证明自己与众不同,来吸引大众的眼球。
就像王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课间嘻嘻哈哈出人意料的吼道:“三精笑爽卫生巾”!
就像卢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猝不及防的叫唤着:“李俊伟和刘芳吃着同一奶提子”!
就像张杨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握紧拳头、抬起大臂,展现着自己并不发达的肌肉!
同学们都在蠢蠢欲动争着、抢着做些出格的事情,只有顾采薇还在低着头追赶着时间,认认真真完成作业、练习册。
其实,她也想做些出格的事情,但是有心没胆,更不愿意为此浪费时间。
不过,和卢敖谈恋爱则除外,和卢敖谈恋爱是她唯一愿意让出宝贵、紧张的学习时间来做的事情。只可惜,她有心,他无意!
在青春年少的岁月里,异性间若是看得顺眼,感情就会迅速升温。
虽然学校三令五申严格禁止学生谈恋爱,可随着年龄的增大、年级的增高,自由恋爱已经成为每一所中学无法逆袭的局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同学们渐渐变得熟识,交际的范围已经由同桌、邻桌扩展到邻班、全校;也不在依据地理位置的远近辨识亲疏关系,而是按照道不同不相为谋、志同道合来结交朋友。
中秋佳节邻近之际,大多数同学已经有了相对固定的朋友圈,不过,顾采薇却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人愿意搭理她,她也不愿意主动迎合任何人。
因为情感不顺,因为没有朋友,孤独成为她必不可少的符号。
为了消散孤独中衍生的愁苦,她逼迫自己一门心思努力学习。
初中不比小学,小学课程少、自习多;初中恰恰相反,自习少,课程多,正好给了她消散愁苦的机会。可是,她的心始终无法静下来,每次看到殷虹、每次看到卢敖,她都会无法抑制的失神。
“怎么了?整天闷闷不乐的,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突然有一天,段翠芸这样问道。
段翠芸的话,让顾采薇衍生一丝慌乱。她绝不希望母亲看出她的心思,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她喜欢卢敖的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喜欢一个已经有女朋友的男人,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喜欢一个不喜欢她的人,那她多没面子?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喜欢的是她表姐的男朋友,她担心众人会用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至理名言来嘲讽她、羞辱她!
可是,感情的走向不是理性能够掌控的!
就在她痛不欲生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一个名字:柳如月!
她像找到救星似的,第一时间找到殷虹。她分不清自己去找殷虹的目的是为了让殷虹痛苦,还是?
“你还记得柳如月吗?卢敖喜欢的可是她,我还真真切切的记着,我第一次见柳如月时的场景。卢敖就像个奴 隶 在低声下气的讨好她,可她爱答不理”。
还不等顾采薇说完,殷虹一脸蛮横,果断的打断她的话,然后气势汹汹的质问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卢敖喜欢柳如月?哼,那是我逗你玩的。我当初要是不那么说,卢敖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成为我男朋友”。
“你骗我的?”顾采薇既震惊又生气。本来她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卢敖是因为得不到柳如月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主动送上门的殷虹,没想到......
事态发展成这样,顾采薇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想到事态的发展与自己的初衷发截然相反,她自然一脸不甘。一番思量之后,她怔了怔神,一脸正气的定声质问着殷虹:“你敢不敢真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殷虹微微一愣,恬不知耻的露出一丝嘲讽,淡淡的挑衅道:“有什么不敢的?”
“你有没有对卢敖说过我的坏话?你有没有对你姑妈家的孩子说过我的坏话?”顾采薇阴冷着脸定声质问道。
“你也可以说我的坏话啊,但前提是得有人相信你吧!但我却你不要以身试火,因为以你的能力很可能会引火自焚”,殷虹冷笑着,和声威胁到。
殷虹的话将顾采薇吓了一跳。第一、她根本没有想到,殷虹已经变得如此精明;第二、殷虹说的没错,若是她造谣,很可能会引火自焚。
殷虹的聪明、心计,再一次怔道了顾采薇,再一次清清楚楚的让顾采薇发觉自己压根不能和殷虹相提并论。
“我不会说你坏话的,但我想知道,你和卢敖在一起,是不是因为爱?”顾采薇和声问道,这个问题,她的确很好奇。
殷虹咯咯笑了起来,挑衅的目光看着顾采薇,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当然了,他长得那么帅,又那么有钱;对我百依百顺,还不嫌我穷,又把我当做炫耀的资本。这样的人,我为什么不喜欢他呢?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说到这里,殷虹脸色煞变,随即眼底露出一股凶恶的憎恨与忧伤。她想到了,就连她的亲生母亲顾绮也总是逼她毫无条件的迁就顾采薇。
殷虹这样说,顾采薇反倒越发担忧。在她的定义里,真爱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在她的定义里,被牵动就是爱;在她的定义里,会衍生占有欲才是爱。
“我觉得卢敖不是真的喜欢你,他应该只是玩玩。我和他一个班,看的真真切切,他对每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孩都热情,眼神里都流露出爱的气息”,顾采薇淡淡的说道,说到这里她特地停顿下来,抬眼风趣的打量着殷虹,见殷虹有些失神,她继续幸灾乐祸的带着挑衅的口吻说道:“你很危险,这是真的”。
还不等殷虹开口辩解,她便抢先露出一脸哀伤,痛心疾首的安抚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我懂。若是卢敖移情别恋,我倒更希望你们天长地久”。
若是卢敖移情别恋,我倒更希望你们天长地久。说这句话的时候,顾采薇再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痛心疾首的感觉,体验着言不由衷的痛楚!毕竟这是句实话。
“哼,我知道你很生气。你喜欢的男人喜欢我,你自然讨厌我了!你讨厌的我厚颜无耻的吃你家的、住你家的,可你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可是,这能怪我吗?是你不够优秀,不够漂亮、不够聪明”,殷虹一脸抓狂,怒气冲冲的埋怨道。
顾采薇愤愤不平的撅起嘴,怒眼瞪着殷虹,气急败坏的诅咒到:“像你这样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会接受的。等你披着的羊皮被剥落,你就会变成孤家寡人,好自为之吧!”
“哼,我是绝不会让这份爱变质的!就算他对所有长相好的女人好,那又能咋?我有能力让他真正爱的只有我一人。我不会让他离不开我的,也不会让他轻而易举动了抛弃我的念头”,殷虹傲慢不羁,用胜利者的姿势炫耀道。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