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5-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个午后雨过天晴、阳光绚烂的日子里,马连湾每户一个代表纷纷来到队长顾勋家中领取污染费(每人五千元)。
由于三天前卢水沼提及想要融资一事,因此此时此刻的顾勋一直焦虑不安、心神不宁。
一定不能让卢水沼得到这笔钱,顾勋暗暗下着决心。
怎样才能不让卢水沼得到这笔钱?顾勋拧着眉暗暗思忖着。
顾勋明白只要这个奸商一出现,一定会以高于他一丁点的利息为诱饵,诱惑这群没受过些许教育依旧带着一丝无法拯救的愚昧的见利眼开的群众。这样一来,他的融资计划就会被无情的破坏!
想到自己的融资计划很可能被破坏,顾勋顿然之间衍生了一丝恐慌。他明白,若是他在规定的时间凑不足钱,宋逸兴会与其他人合伙开焦化厂。这样的结果对于宋逸兴而言并无任何影响,可对他则截然不同。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丧失了这次难能可贵、来之不易的发家致富的机会。
如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宋逸兴扰乱他的融资计划,顾勋暗自下着决心。
虽然卢水沼还未现身,但顾勋依旧忧心忡忡、提心吊胆。
“发吧,早发早散”,正在此时王三双手背后,一副倦容的走到顾勋身边,用他习以为常的慵懒的声音商量道。
(王三,柳树茆小学的校长。是个与顾勋年纪相仿,中等身材、略微富态的男人,是个长着一副聚光小眼睛的秃顶男人,是个一年四季每逢出门都会穿着一身西装的穷讲究的男人。
王三因为教过书,总是自恃高人一等。他散漫的精神状态,就是在教书的旅程中养成的。)
“发吧,发吧!等甚着了?就差三两户了么”,话语间汪亮也凑了过来,他拧着眉淡淡的催促道(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将头往上扬,他是个皮肤白皙张着一对大牛眼的略微发福的中个男人,也是村里唯一一个神官,也因为神官这一职业让他成为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名人之一。
汪亮之所以成为神官并不是因为他学富五车,亦或真的具备某种特殊能力,只是单纯的子承父业。
神官,是个被神话了的职业,附和着迷信被传呼的神乎奇威。
神官,干的是杂活,包治百病、无所不能。有人重病久医未果,疑为中邪,会请神官下马;有人年迈体衰,即将过世,为延续生命会请神官下马;有人重男轻女,膝下无儿,想生男儿会请神官下马;有人参加高考,为求金榜题名,会请神官下马;有人从事商业,为求财源滚滚,逢年过节便会向神官进贡......
其实,读过书的年轻人都知道这是迷信,可是这个偏远的山村依旧弥留着封建思想与迷信,这也导致村里的长辈却对汪亮信任有加,这也导致身为神官的汪亮不可能不受人尊重、爱戴。)
“发钱都不来?不来别给发了”,话语间王大也凑了过来,王大缩着眼拧着眉略微讨好的目光看着顾勋,笑呵呵的风趣的说道。
(王大,王三的亲哥哥。他是个驼背的六十多岁的矮个男人,也是村里最穷的人。穷虽穷,可活的却很乐观。这份乐观源于他对生活低标准的追求,有地住、有饭吃、有水喝、有小钱玩麻将,就是他的追求。
自视清高的王三一直觉得大哥不上档次、不思上进、有辱家门,因此近二十年来和王大没有任何来往。
王家三兄弟,家境最好的要数王二。王二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县城开着一家理发店,一个在村子里开着一家电焊厂。王二去年已经跟随城里打拼的儿子搬到城里去住了。
不过,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也回来了。和以往一样他今天依旧带着一顶黑色带帽檐的帽子,拄着一根红色榆木头拐杖。
他刚进门,便吸引了在场所有的人注意力。)
“什么时候回来的?”王大见推门而入的是王二,急不可耐的走到王二身旁,饶有兴趣的询问道。
“刚刚才下车”,王二不紧不慢、无关痛痒的口吻回应道。
虽然王大还想继续与王二交谈,不过带着使命的王二却没有想要与他继续交谈的欲望。王二使命感极强的直奔到顾勋身旁,和善的凝望着顾勋的双眸,和声疑惑的问道:“只有有马连湾户口,才给分污染费?像我大儿子户口已经迁到城里,怎么办?”(王二回家之前,已经将户口迁到城里的大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要王二问清楚这件事的处理方针)。
“户口已经迁出去的不给分,只有户口还留在这里的才有资格分到钱”,顾勋定眼看着王二,定声客客气气的解释道(因为这是马连湾第一次分发污染费,很多规则大家都还处于迷糊与猜疑中)。
“那把户口迁回来还给分吗?”王二拧着眉疑声问道。
“迁回来当然给分,但是已经迁出去的户口再想迁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顾勋忧心忡忡的解释道,此时此刻的顾勋虽然正在认认真真回答着王二的提问,但心却被无法抑制的不安所笼罩。他心神不宁的转头望了望窗外,依旧不见卢水沼的影子;他不可思议的拧起眉,疑虑的思忖着卢水沼为什么还不来?按照卢水沼的本性不可能不来。
如论如何,在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催促下,早已按捺不住的顾勋决定开始分发污染费。
既然已经开始发钱,他只能默默的期待卢水沼能够在他融资结束之后在出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融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卢水沼来了。
他急匆匆的停稳那辆车身沾满泥浆的桑塔纳后快速下了车,伴随着重重的当啷一声车门掩上的声音,大气没顾得上喘一下的他大步跨到顾家院门。他焦急的向正在院门口老榆树下玩和泥浆的顾采薇问道:“开始分钱了没?”
顾采薇本来还挺高兴的,不过被他粗俗野蛮的声音伤到了。
她锁了锁眉,一脸委屈的看着卢水沼,心想:我又没惹你,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
卢水沼压根没搭理她是不是搭理了他,也没空停下的飞速的步伐等她慢慢悠悠的答复,而是直接冲进了顾勋家。
“勋哥,开始发钱了?”卢水沼扭曲的笑伴随着变了形的声音不低不高的在嘈嘈杂杂的人群中响起,众人齐刷刷的合上嘴转头困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大部分眼神都在说:我们村发钱,你来凑什么热闹?你们村发钱,我们可没去凑热闹。
只有小部分眼神带着羡慕的神情凝望着卢水沼(毕竟卢水沼在这一带也算个出名的商人,毕竟马连湾还没有一辆真正的私家小轿车)。
马连湾唯一一辆轿车是吴雪华的七座白色面壳车,他的营生就是整日开着这辆面壳车往返于马连湾到孙家岔镇这条去年刚刚竣工的油路,通过搭载乘客维持生计。
顾勋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着手里的活。隔了好几秒后他才一脸诧异、满目恍惚的像是被突然的寂静的惊到似得诧异的引抬头。
“开始发钱了?发了多少了?”卢水沼的笑多了几分真诚与难堪,少了几分方才的忧伤,或许他明白已成定局的事情就应该安然接受。语毕他转头四下打量着众人的手,已经有不少人手里握着钱,这些握着钱的人都像是要急着存款似得围堵在这张临时拉来的办公桌前。
“发着了”,顾勋不卑不亢、极度平静的声音默默的响起,语毕他转头拿起单据递到吴雪华的手里,和声叮嘱道:“你看一下,收好了”。
(吴雪花是个三十来岁的身子壮实的高个子男人,浓眉大眼,时常穿着一件棕红色皮夹克。)
他笑呵呵的瞥了眼单据上的重要信息,随意性的将单据装进皮夹内侧口袋深处,不以为然的说道:“就算丢了,你还能骗我?邻里邻居的,谁能不信谁?”
坐在门口炕头上的宋世兴手指尖夹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一副等着看稀罕的表情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卢水沼。他温和的语气带着一丝挑衅,饶有兴趣的问着卢水沼:“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什么事还能把你这个大忙人给惊扰到?我们村分钱这么点小事,你也来监督监督、调查调查、暗访暗访?”
(宋世兴,村支书宋逸兴的弟弟。他是个瘦骨嶙峋、英气逼人高个男人,也是是方圆十几公里出了名的赌徒。)
“监督甚了?又不是当官的”,吴雪花重重的在宋世兴的背后拍了一掌,笑呵呵的说道。
正在此时,王大佝偻着背走了过来,他顺其自然的抽走了宋世兴手里的烟,凭借烟头微弱的火头点着了自己手中的烟。他一边将烟递还给宋世兴,一边拧着眉打量着卢水沼,疑惑的口吻说道:“我们村分钱你来凑什么热闹,你们村分钱的时候我们就都去凑热闹了?你敢(应该)不是来弄钱的吧?你敢不缺钱么!”
听到这话,卢水沼如释重负的笑了。他略微羞涩的看了看周边向他投来审视的目光的人,随即慢吞吞的解释道:“是想弄点钱,想跟人合开个石料厂,还差十来万”。
“唉,那你来迟了,我们都答应把钱借给这个人了”,王大拖着常常的尾音表现出没帮上忙的遗憾,指着正趴在桌子上忙着写借据的顾勋淡淡的说道。
“石料厂?怎么不开焦化厂?宋逸兴不是要在长石琅开焦化厂?不是想找人合开?”吴雪花抖了抖精气神,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宋逸兴和顾勋去长石琅看厂的时候包的就是吴雪花的车,因此路上宋逸兴向顾勋提出若是顾勋融不到五十万,可以再找个合伙人的事他一清二楚。)
卢水沼抬眼望了望顾勋,牵强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不是和勋哥一起开嘛?”
“开是开,五十万要是弄不来,还不得再找一个人?”吴雪花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话语间插起双臂,背后着炕,露出一脸慵懒与安详。
“你真是来弄钱的?你不死下人的,你弄钱也不能到我们村来弄吧?你们村又不是没煤矿,你们村又不是不分钱?要是我们村没人弄,你来弄钱也可以,可是现在我们队队长也弄钱而且给我们的是银行利息,既然如此你还来做什么?”王大锁着眉,没好气的抱怨道。
“人家要来弄钱你还把人家腿打断呀?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准卢水沼来我们村弄钱?借钱么,缺钱就借,谁的利息高我们就借给谁,这是人之常情么。都是跟前两个人还分什么彼此?”宋世兴瞥了眼王大,责怪的口吻说道。
“你别说利息高低,借钱关键是看借给谁,要是借给那些还不上的人,利息再高也是枉然”,王大一副见多识广、颇具智慧的口吻郑重其事的告诫道。
“王大,轮到你了”,正在此时顾勋和声冲着王大叫唤道。王大信步挤开人群走到办公桌对面,将刚刚在口袋里温热的一万元小心翼翼的掏出来,略带不舍的放到办公桌上。
“刚分给我们,现在又要被你拿走了”,王大笑着风趣的说道,趁机弯下腰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根烟。
“宋逸兴那五十万哪弄的?银行贷的?还是郝志成给的?”吴雪花不是很高的声音默默的响了起来,这话顷刻间便席卷了所有人的神经。大家不约而同的合上嘴、停下步伐、停下手里的活,屏住呼吸想要一听究竟。
(郝志成,宋逸兴的表哥,柳树茆二队老曹渠煤矿矿长,也是孙家岔颇为出名的煤老板之一。)
“咋可能?”,宋世兴睁大眼,难以置信的叫唤道。郝志成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给宋逸兴五十万?何况同样是表弟,没道理只给宋逸兴不给他。
“你的钱也存在这了?”向来和宋世兴关系还不错的卢水沼趁机饶有兴趣的小声问道。
“同样的利息,存这我还不如存银行!存银行还不需要我担风险”,宋世兴傲声说道,这话明显是说给所有借钱给顾勋的人听的,像是叫那些已经借出去的和答应借出去的人后悔莫及。
正在此时,门猛的被顾采薇硬生生的推开了。
“妈,妈,卢敖往我脸上扔泥巴,你看”,顾采薇指了指脏兮兮的脸上的证据,一脸委屈的说道。
正在提着茶壶给众人倒水的段翠芸看到女儿脸上、衣服上都是泥巴,顿时火冒三丈。她放下茶壶,朝着众人给她特地让开的小道大步走到女儿身边,她蹲下身子一边揩去顾采薇身上的泥巴,一把极度不满抱怨道:“怎么了?怎么老是被人欺负?被人欺负上一两次就不要和他玩了么,你怎么就是不长心?还能让他欺负一辈子不成?”
“又让卢敖欺负了?怎么欺负你的?”宋世兴笑着风趣的说道。
“水沼兄弟,你也得管管你家的孩子了,我们家的薇薇不知被他欺负了多少次。薇薇也是我们家最小的,我们都当宝一样宠着,长这么大自己都没动过一个手指头,总不能你们家的卢敖来一次就欺负我们哭一次吧”,段翠芸些许生气的冲着卢水沼埋怨道。
“小孩子闹着玩了么,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事,算了吧”,吴雪花一脸难堪,和声打劝道。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