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初唐国士 > 扬州岁月 > 第十五章 论辩
第十五章 论辩



更新日期:2018-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陆玉成马上让马小虎把上官仪请进来。上官仪年约二十,中等个,身材勻称,面相儒雅,风度翩翩。俩人行礼后,寒喧片刻,就在中堂坐下。
 
“上官兄今日光临寒舍,有何赐教?”陆玉成先开口道。
 
“某闻陆博士不但医术通神,诗赋也名闻遐迩,不胜仰慕,故登门求教。”话虽如此,神情却有些倨傲。
 
上官仪的父亲上官弘是隋江都宫副监,他自幼随父亲迁居江都。大业十四年,上官弘在江都之变中遇害。上官仪因藏匿得以幸免,为求避祸,自行披剃为僧。他研习佛典,精通《三论》,而且涉猎经史,善做文章。上官仪恃才华对人简慢,也被当时文人所嫉妒。
 
今日一见,陆玉成确感到上官仪颇有恃才傲物之态。他也不恼,除了钦佩上官仪的才华,也怜惜他历史上被杀的惨事。故言语温和,态度诚恳,使对方对他渐生好感,神情也不再那么倨傲了。
 
唐代虽把儒家思想摆在首位,但道教、佛教思想也很盛行,并不输于前者,思想界较为活跃自由。尤其是此时《五经正义》还未颁行天下,以作为科举考试的标准,所以士子们的思想也沒被禁锢起来。
 
上官仪精通佛教《三论》,而佛教《三论》的思想驳杂多端,与法相宗细密烦琐,并称为中国佛教史上的难治之学。与陆玉成交谈时,上官仪从三论宗出发,推导出对任何道理都不要当真计较,不要把是非得失看得太重。并导出“立处皆真”的结论,即承认一切现实都是合理的。
 
在钦佩上官仪思维之犀利的同时,陆玉成也不示弱,他以辩证法的方法对之诘难,阐述了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辨证关系。上官仪也为辩证法这一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手中达到登峰造极地步的精妙深刻的理论方法所折服。
 
俩人往来辩诘,时光在飞快流逝,虽日已西斜,仍谈兴不减。
 
在谈到诗歌创作时,天份甚高的上官仪引经据典,从钟嵘的《诗品》、陆机的《文赋》到刘勰的《文心雕龙》,顺手拈来,论述精辟。而陆玉成则引用了清代文学理论批评家叶夑在其《原诗》中提出的著名才、胆、识、力之说。最后,陆玉成总结道:“所谓才,指作者的创作才能,包括观察、想象、概括、鉴赏诸能力。所谓胆,指创作中那种敢于破旧创新的胆量和气魄。所谓识,指学识、见识、阅历,包括认识、辨别、分析客观事物的能力和思想、艺术素养等。所谓力,指作者富于独创性的笔力和纯熟新颖的写作技巧。只有四者同时皆备, 才能赋得锦绣文章.”
 
陆玉成一席话说得上官仪大为叹服,俩人越发惺惺相惜起来。末了,上官仪说道第二天晚间几位同道好友约好雅集一场,盛请陆玉成参加,陆玉成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翌日晚饭后,上官仪就来到陆家,约了陆玉成,俩人一边交谈一边向城南走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一所挺大的府第。仆人见到上官仪后,也不通报,径直引他俩穿过几道门和几处亭台,来到临河的一处水榭旁。
 
一位叫王天翔的青年士子赶忙迎上前来,他是此间的主人。水榭里已有五、六位青年士子,还有几位小娘子,其中虞书娟也赫然在列。大家分别叙礼寒喧后重新坐下,仆人给他俩奉上茶。
 
大伙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交谈着。虞书娟询问了陆玉成这些日子的情况,他一一作答,并问她为何在此。原来她与王天翔的妹妹是闺蜜,今日来玩耍,正好恰逢其会。
 
虞书娟的美丽、温柔,让陆玉成常为之怦然心动。只是一想到杨荷,他就不由得有些顾虑。尽管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但受前世一夫一妻制的影响,他仍有些心虚。反正自已年龄还小,以后的事就随缘吧。
 
俩人正交谈时,一位俊朗的青年士子起身施施然踱到虞书娟跟前,颇有些做作地对她一揖,并称:“某陈彦君,素闻虞小娘子诗琴双绝,今日得见,幸甚幸甚!”目光火辣,充满渴慕。
 
虞书娟忙起身回礼,口道:“郎君过誉了,在坐皆为江东俊彦,奴家岂敢言诗琴!”她指了指身边的陆玉成说:“陆博士诗才横溢,奴家与之相比,不啓为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
 
陈彦君是扬州大都督府右司马陈先成的儿子,平素心高气傲,颇为自负。本来他见到陆玉成与虞书娟在一起卿卿我我就不大舒服,又见后者对前者如此推崇,更加不忿,他瞥了陆玉成一眼,目光不善,不屑道:“偶得佳句,也不足为奇。”
 
虞书娟不悦地瞪了他一眼,陆玉成在一旁也没发火,打了一个哈哈道:“某确当不得如此美誉!”
 
上官仪见状,赶紧上前打圆场,与俩人分别聊了几句。
 
话题转向齐梁诗风上来。唐初崇尚江左文化,唐太宗时的大臣和文学侍从有不少就来自江南,如陈叔达、袁朗、禇亮、禇遂良、刘孝孙、许敬宗、虞世南等。由于南方齐梁诗影响,稀章绘句成为诗坛的主流,连唐太宗也喜作宫体诗。
 
此时一轮圆月悬在天空,运河水面上波光粼粼,景致迷人。
 
王天翔道:“陈后主、隋炀帝、诸葛颖和张子容都作过《春江花月夜》,吾辈也赓和一首如何?”
 
众人纷纷叫好,有人带头开始吟诵起来。
 
不久,王天翔转向陆玉成,也请他吟诵一首。陆玉成不喜欢宫体诗,觉得它内容纤弱空洞,正要推辞,却看到陈彦君那充满敌意的目光,突然恶趣味发作,想起张若虚那首以“孤篇盖全唐” 的绝作《春江花月夜》,不由脱口吟诵道: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音落良久,场上仍是静寂得针落可闻。这是何等的意境!这是何等的才情!众人一时痴了。
 
上官仪激动地上前拥抱了陆玉成,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虞书娟则两眼噙满了泪水,无限深情地盯着陆玉成,而陈彦君则目光阴晴不定,神情沮丧。
 
临别时,虞书娟坚邀他下个休沐日去她家,言父亲和二哥都盼望再次与其相聚,陆玉成也答应了下来。
 
从此,陆玉成与上官仪、王天翔等这些扬州士子们来往频繁,大家常在一起谈古论今, 陆玉成以其新颖的观点、前瞻的视野让众人刮目相看,在其中具有很大影响力。
 
鉴于上次瘟疫的发生,陆玉成根据前世公共卫生防疫办法,结合初唐实际,撰写了一份《公共卫生防疫条例》呈交杨恭仁,杨恭仁看后深为赏识,并上报京师予以推荐。李世民看了这份材料后,极为赞赏。李世民十分重视对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他最担心的是有些都督、刺史在地方上胡作非为,欺压老百姓。为此,李世民经常“每夜恒思”、“或至夜半不寐”。为了能够及时地了解地方官员的政绩,他把那些都督、刺史的名字一一书写在卧室的屏风上,每日起卧进出的时候,可以随时看到。至于他们其中谁办了好事或者是坏事,都要在名字下面标注上,以便及时采取对应的措施。由于他对陆玉成的印象特别深刻,竟破天荒地把陆玉成这个八品小官的名字也书写上了这面屏风。
 
一天晚上,大舅谢伯翔登门造访。叙过礼后,他就大夸陆玉成,称道其教给他的缫丝练丝方法是如何如何神奇,制造出来的丝织品质量远超同行,产品供不应求,价格也升上去了。
 
陆玉成谦虚了几句,就把话题转到其它方面。当谈到那些渡海而来的胡商所携带的琉璃制品时,他很感兴趣。其实琉璃就是玻璃,中国早在商代就发明了玻璃,我国在商代,烧制陶瓷或冶炼青铜时,窑内温度可达1100ºC——1200ºC,有时就会无意中产生铅钡与硅酸化合物的烧制品。秦汉时,烧制玻璃已为人所知,像东汉王充在《论衡》一书里,就说,五月丙午日中,用阳燧(古代一种取火器),就可“消炼五石以为器”。不过,中国古代的玻璃绚丽多彩、晶莹璀璨,但轻脆易碎,不耐高温,难以适应骤冷骤热的环境,所以比不上西方人所制造的玻璃,因此胡商的玻璃是很昂贵的。北魏时,大月氏人来中国,在京城采石炼五色玻璃,曾一度“使中国玻璃大贱”。
 
陆玉成对谢伯翔说,他曾在一卷秘籍中看到一种生产高质量琉璃的方法,想与他合作生产制造,问他可否愿意投资一试。谢伯翔是位锐意进取的企业家,闻之心里一动,琉璃可是利润极大的商品,有了前次成功,他对陆玉成很信任,忙答允下来,心想这个外甥手头有什么好东西,总是先想到自己的这房亲戚,让他心头暖洋洋的。
 
陆玉成详细给他讲了先进玻璃的制造方法,并用文字和图形标识之。谢伯翔听得很认真仔细,觉得生产制作起来并不难,最后高高兴兴地告辞而去。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