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不死武帝 > 第一卷 > 第四章:课上冲突
第四章:课上冲突



更新日期:2018-02-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王魁站起身脆声答道:“炼器首先需要源火,器魂自带源火和属性,这样炼制武器便拥有属性上的加成。觉醒的兽魂中拥有源火的本就稀少,药魂也是如此。” “说得好!好好努力你在器院一定大有所为!”李亨点点头,“在广大武者眼中,武魂分为兽、器、药三种,器魂的发展最广,一向被奉为上品武魂,药魂次之,兽魂最低,所以你们在云水城看到,炼器师很少,炼药师多一些,而修武者多如牛毛。” 众新生纷纷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职业和武魂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真是屁话连篇,他再努力也没用,注定成不了炼器师。”一个不切时宜的哼笑声从众人身后传来。 李亨转头一看,顿时火大,竟是陈封这个废物,觉醒残魂院长竟然好心没有把他给赶出去,这样一个废物留着何用! “你来干什么?”李亨怒道,“我的课可没邀请你来,你说谁放屁了?注意你的言语用词!” “我的用词没有问题,说的已经很客气了。”陈封懒洋洋地坐着,“不是所有的源火都可以拿来炼器,碧玉剑的源火作用是破甲,主进攻偏偏叫他去炼器,好笑之极!” “住口!”李亨黑着张脸,“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碧玉剑可修剑也可炼器,双向发展,哪里可笑了!无知就不要到处嚷嚷,免得丢人现眼。” “那我就说说,你错在哪里。”陈封沉声道,“你对三种武魂的特性了解不深啊,器魂拥有源火,炼器需要它,但炼器师所操控的源火通常是偏向炼制、熔炼的属性,破甲只是单一的攻击属性,和炼器根本毫无关联。” “这……”李亨一时间愣住了。 “其次,并非是兽魂很少自带源火,所以才只有修武一个选择,这更是大错特错。”陈封大笑道,“兽魂的特性是拥有源力,源力对人自身有增益,比如力量、速度、反应、精神力,不同的兽魂在不同方向有强有弱,人自身全面提升了,修炼自然更容易一些,所以修武是最有优势的。” 一时间鸦雀无声,众人面面相觑。 “最后再来说说药魂,它的特性是源气,炼药需要源气,和源火一样,有凝练、控制、感知等属性的源气才适合去炼药。这三者你都搞不清楚,还在这里大放厥词,天鹤学院不是号称云水城最高学府,怎么找来的讲师水平如此不堪。”陈封站起身就要走。 “一派胡言!荒谬之极!”李亨呆愣了几秒,看着学生们眼睛里的疑惑和猜忌,顿时吼了起来,“你这个觉醒残魂的废物知道什么,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陈封回头,大步走来冷声道:“在学院这些年,你对我百般羞辱,现在我就跟你算算总账!” “哟呵,你还想跟我动手?你这个觉醒残魂,武徒一重天的废物,不尊师长出言不逊,无需我动手,这些新生随便挑一个就揍趴你。”李亨大笑。 “李老师,我来!”王魁昨晚就狂扁了陈封一顿,今日不但能露脸还能讨好李亨,何乐而不为。 陈封看着王魁,“你主动站出来就好,免得我去找你。” “狂妄!”王魁大喝一声体内灵力瞬间爆发,猛地前冲,右臂高举向下一挥,“斩!” 陈封站着不动,看着手臂如剑向面门劈来,他微微侧身,手刀擦着鼻尖一直向下,直到力尽,他才不疾不徐地出手。一脚狠狠踢在肚子上,王魁仰面倒飞出去,痛的在地上直打滚。 “怎么回事?” “王魁一招败了?他是武徒两重天!” “不可能!觉醒残魂,孙老师不是说修为无法寸进的吗?” 新生们顿时炸了窝,王魁可是这些人里最能打的了,谁料一招就被揍趴,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陈封一步步走来,冷冷地说道:“李亨,你我修为相等,如果不是你有关系,就凭这点实力还能待在天鹤学院,怕是这云水城也没人了。误人子弟,井底之蛙,像你这样的废物早该滚出去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李亨吓得连连后退,陈封身上散发的杀气竟恍如实质。 “辱我者,都要付出代价!”陈封前冲,高高地跃起,一拳轰出。 李亨顿时有种泰山压顶之感,在众多的学生面前,他如果逃跑,那以后还如何见人! 咬牙,一拳迎上,“砰”的一声,他只觉拳心一痛,蹬蹬蹬地向后倒退,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学生,有看热闹的,有跑去通风报信的,还有人玩出了新花样,能进天鹤学院,这些少年骨子里都有几分血腥。 “李老师,揍他啊!” “陈同学,够胆色,我挺你!” “开盘作赌,押陈封的一赔五,押李老师的一赔三……” “我押李老师!” “我押陈封!” “还有我……” 另一头也是颇为热闹。 “这群混蛋!”李亨咬碎了牙,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他也只有武徒二重天,李家在云水城颇有影响力,这些年主要负责的也都是新生,对修炼一直无感,来天鹤学院的初衷,不过是看上了一位女老师。 陈封落地,脚下一蹬,再次扑上。 “陈封!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老娘给……” 陈封瞳孔一缩,虽然他重生在了少年身上,那些记忆深深地将母亲和自己联系在一起,那股子杀意和愤怒竟然控制不住地爆发。 “这可是你自找的,那就——给我死吧!”陈封疯狂地催动灵力,拳头仿佛着了火,滚烫坚硬,一拳砸向了面门。 全力爆发,速度竟然又快了几分。 “你竟然敢杀——”李亨根本来不及动,拳头已逼到眼前,他除了惶恐地大叫再也做不了别的。 一道劲气忽然从背后飞来,拳头差一点砸中,陈封闷哼一声直接斜飞过去,腰部爆起了一团血花。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