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半世溺寒 > 第一卷 > 危险盘旋
危险盘旋



更新日期:2017-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怎么样?现在满意了?”眼前的男人妖孽地笑道。
    “谢谢边总。”夏寒知道这个笑容之中分明藏着一把刀,这把利刃足以将夏寒轻松地伤到。
    “既然最初目的已经达到,那为什么还不走?难道……你还有其他目的吗?”边伯贤慢慢靠近夏寒,眼神犀利无比。
    “怎么会呢?边总这么说就有些见外了,吴总把我送给了你,那我怎么还会有脸回去?只好陪在边总身边了。”夏寒撇开眼神,瞟向其他地方。
    “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
    “……”夏寒沉默。其实内心早就有一万匹草泥马飞驰而过。要做你的女人?我眼瞎吗?我自虐狂吗真是。
    “那好啊,跟我走吧。”说着,边伯贤起了身。夏寒抓起计划书跟着走出门口。
    刚打开门,门前等候的是吴亦凡。吴亦凡狠狠地剐了夏寒一眼。
    “哟,吴总还真是尽职,这是和这个美人儿里应外合要让我签下这计划书啊。”边伯贤微倚在门框上。
    “那我怎么敢呢,边总您又说笑了,呵呵呵。”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只有吴亦凡笑着。最后不得已干咳几声。边伯贤起身就走,留下夏寒一个人。
    “呐,计划书。”夏寒递给吴亦凡。
    “签了?”
    “签了。”
    “哎哟不错嘛,你们……?”吴亦凡意味不明地笑道。
    “别瞎想,啥都没干,他要是想干什么,早就缺只胳膊少只腿地出不来了。也就几句话,就签了。”
    “这么厉害,谢谢你了。”
    “我为了我的事,你为了你的事,不用谢我,只要帮我瞒住就好。鼎鼎有名的吴总您应该不会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吧?”
    “那不会,毕竟在商业界里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才遇见你这种爽快的人。我也还是没有坏到那种程度。留个联系方式呗。”
    “别,我可承受不起。走了。”不知为何,夏寒不自觉的选择去相信吴亦凡,但愿他不会拆穿自己的身份吧。
 
    回到公寓,乘着电梯就上了五楼。
    走进走廊,隐约看见自家门口前躺着一个黑色的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朴灿烈那个大个子。
    “呀,朴灿烈你怎么了?”夏寒拍拍他的脸。
    “嗯……”朴灿烈不开心的嘟囔着。
    “朴灿烈!你说你躺在我家门前这是要干什么?”突然,夏寒透过白色的衬衫发现朴灿烈锁骨上满是伤口,脊背上都殷着血,“怎么会这样?灿烈啊,你别吓我。”夏寒带着哭腔,费力的背起他。
    “这一米八五的大个子确实不是白长的哈,怎么会这么重。”同时夏寒还不停地抱怨着。
 
    经过了十五分钟的努力之后,终于把他背进了房间。毕竟这十几年来功夫也不是白练的。
    没办法,谁让自己认识他呢?谁让自己这么善良呢?唉,朴灿烈这个家伙一身酒气。夏寒只好亲自下厨,难得做了碗醒酒汤。
    “朴灿烈,你可是第一个吃我做的东西的男人,好好珍惜!乖,喝了。”夏寒小心地扶起一脸虚弱的灿烈,将醒酒汤缓缓地倒入朴灿烈嘴中。
    喝碗醒酒汤之后,朴灿烈明显好了很多。夏寒轻声坐在灿烈身旁。
   “小寒,别走好不好……”他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好好好,不走不走。”夏寒握住灿烈的手,“我不会走的,放心吧。”
 
    一夜无眠。
    “哎呀,好痛哦……”朴灿烈起身。
    身旁是正在熟睡的夏寒,白皙的皮肤,裹着薄薄的一个毛毯。蓬松的刘海斜斜地靠在额头。又长又弯的睫毛微微地随风颤动。
    忽的,夏寒又一次地被噩梦惊醒。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人终于醒了过来。
    “呀,朴灿烈你终于醒了!害得我……”突然,朴灿烈抱住了夏寒。
    “怎么了……”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你身上的伤口,怎么回事?”
    “没什么,自己摔的。”
    “乱说,摔的能成这个样子?又在骗我了对吗?”夏寒略带责怪的语气,“算了算了,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
    “反正现在的感情都暧昧,你大可不必为难找般配……”夏寒的手机震动着:“等一下,我接一下电话。”说着走了出去。
    就在那一刹那,朴灿烈轻轻地说道:“小寒,谢谢你。”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夏寒不禁多了几分警惕。
    “喂?”
    “夏寒。”对方是肯定的语气。
    “你是?”
    “怎么?夺走我的心,就不认识我的声音了?”
    “边伯贤。”
    “真聪明。”
    “有事?”
    “不是说要待在我身边的吗?怎么走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夏寒明知故问,避开了刚刚的话题。
    “你觉得作为M集团总裁儿子的我调查你一个不起眼的女孩算很难吗?”
    “是是是,然后呢?”
    “今天下午,你家门口等我,我会派人来接你。”
    “去哪?”
    “你一直都向往的我的别墅。”
    要不是为了任务,夏寒早就冲过去教训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了。
    “哦。”
    “下午见,我的女人。”
    什么叫他的女人啊!夏寒愤怒地挂了电话。不过这样也好,就可以更加接近边伯贤,方便下面的行动了。
    越来越有趣了呢,呵呵。边伯贤想道。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