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半世溺寒 > 第一卷 > 轻触回忆
轻触回忆



更新日期:2017-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女孩的发丝上沾满汗水,双膝重重地因无情的鞭子而跪倒在地上。满身都被盐水所浸润,脊背上的伤口已疼得失去了知觉。两只手紧紧抓住衣角,青的发紫。即使在面临这样的鞭打下,她也从不发出一声呻吟。
        叫,有用吗?只是懦弱的表现,引来更多的惩罚罢了。
        “12号,这是对你的惩罚。”面前的男人一身黑色,黑色斗篷的笼罩下,看不清面容,“好好反省一下吧。”说完,便转了身,离开黑暗的房间。
        夏寒蜷缩在墙角,她没哭,清澈的眼眸蒙上一层水雾。
        自己已经在这里几年了呢?我几岁了?
        她忘了,全然不知,只知道自己是Assassination的成员,自己的任务就是拼死完成组织的指令,完成Kin的指令。但这次,她疏忽了,惩罚是应该的。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笑话自己。
        这个组织里的人大多都是男人收养的,夏寒也不例外。她闭上眼,瞬间跌入记忆之崖。
 
        夏寒出生在南安的乞丐街里,闻名就知道,街上的人都是乞丐,他们每日出去乞讨,幸运了就多讨点钱,倒霉了就一分钱也没有。
        五岁那年,父母神色不安,刚要出去的一家人便遇上了乞丐街里的老大和一些小混混,父亲吓得连忙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求求你,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与她们无关。不要伤害她们!求求你!”
        可是老大并未理睬,只是一脚将父亲踢翻在地上:“欠我那么多钱,说吧,什么时候还?”
        “明天,明天就还。”父亲接近绝望地回答。
        “去你的,明天!你哪里来这么多钱!又在骗我!兄弟们,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话音刚落,身后一群肮脏的男人便手持刀,将挣扎着的父亲和母亲都杀了。
        “爸爸!妈妈!”年幼的夏寒颤抖着身躯,爬向父母的尸体,“你们这些坏人!你们不得好死!”
        “哟,小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是你爸妈该死!”说着,那男人走近夏寒,伸手摸了摸夏寒的脸,“长得倒还蛮精致,要不……你跟我走算了,算是给你妈你爸抵账,怎么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那男人顶着猥琐的笑脸,手却不安分的要乱摸。
        “给我滚!”夏寒咬了一口那男人的手,便不停的奔跑,奔跑。身后是那些男人气急败坏的喊叫声。
 
        跑了很久,夏寒进了一个密林,她跌坐在地上。他们应该追不上了。这时,面前出现一个男人,黑色的缎布遮住了面孔:“累吗?”
        “累,杀了我吧,让我离开。”夏寒苦苦哀求。
        黑衣人往夏寒背后一打,夏寒倒在他怀中。“有我在,放心。”他微抿唇,消失在一片寂静之中。
        之后,夏寒就来到了Assassination,三年的训练,她的心已经变得冰冷,遇事无感,她似乎已经没有了心脏。每次任务出错,都由名叫Kin的那位黑衣人惩罚。Kin是这个组织的创始人。
       鞭打,火炙,心碎我都受过,我还怕什么呢?夏寒在梦境中意识清醒地自嘲道。
       渐渐地,她眩晕过去,靠在墙上,任由放纵自己的身体。
 
        睁开朦胧的双眼,夏寒发现自己在Assassination的医务室中,身边的男孩垂着头,在自己身旁熟睡。
        这个男孩叫朴灿烈,是Assassination里夏寒唯一的朋友,两个人是搭档,一起行动。不得不说,朴灿烈的睡颜还真是好看,活生生一帅哥。
        夏寒不舒服的动了动。男孩立马惊醒:“小寒,你醒了?”
        “叫我12号。”夏寒面无表情地说。
        “好好好,12号,身体怎么样?Kin这次真的打得有点重了。”
        “我本来就应该受惩罚,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夏寒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我是你的搭档,为什么只有你接受惩罚,而我不用?”朴灿烈眨眨他的桃花眼,疑惑地说道。
        “别在意这些了,我要休息了,出去出去。”夏寒笑着将朴灿烈推了出去。
        “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去玩。”朴灿烈挥了挥手,走出病房。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