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九月,凉了夏的秋 > 正文 > 第二章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第二章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更新日期:2017-06-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小伙子,那就麻烦你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魏旺全身细细麻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酥到骨子里的声音怎么也不能与眼前这个被叫做锅姨的人联系到一起。 “见谅,天生的娃娃音” “...........” 整整一天,秦苏苏在魏旺的带领下交学费、找宿舍、体检、吃饭,一圈下来,两个人熟络了几分,说话也没了刚开始的拘谨。 “苏苏啊,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魏旺吗?” 秦苏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跟魏旺正走在极限大学的笃行路上,前天的细雨冲走了路两旁树上堆积的尘土,漾出一抹深邃的绿,九月的风撩得树叶沙沙作响,撩过秦苏苏齐肩的发,往路的另一头遁去了...... 说好的今天在学校门口接我,这都一天了,电话打不通,微信没人回,臭潮楠,你这是要闹哪样?满脑子都在想潮楠哥哥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接她的秦苏苏根本无心回答魏旺的问题,随口便说了句:“因为你爸姓魏,你妈姓旺。” “.........” “真没劲,一下就让你说对了。那我猜苏苏的名字也应该是因为爸爸姓秦,妈妈姓苏吧?” “诶?......” “我...我是孤儿” 秦苏苏是孤儿,从小被锅姨收养。锅姨原名叫做伊聒,外村人,他到中晶村的第一天,大中午正在村口的南墙边蹲着吃面的毛一惊惊了。远远地,一个似人非人,浑身还发着光的东西不紧不慢地朝中晶村越逼越近,伴随他的动作,滴里当啷,滴里当啷的声音也不绝于耳,毛一惊狠狠地给了自己一把掌,眼冒金星了那个东西也没消失,他这下确定自己是见鬼了,碗一扔,撒开腿就往村长家跑。 “子牛村长...子牛村长,你快出来看看啊,你看打北边来了个什么东西?子牛村长...村长啊~” 毛一惊鬼哭狼嚎的声音响彻了全村,待到田子牛村长带着一帮村民,扛着锄头、镢头、铁锨、铁耙跑到村口的时候,看到的是正坐在村口歇息满身挂着锅,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的伊聒。 那天以后,伊锅便带着秦苏苏在中晶村里安顿了下来,因为做的是锅的行当,再加上不太清晰的性别和嗓音,“锅姨”就这么叫下来了。秦苏苏开始懂事以后,锅姨就毫不避讳地告诉了她她的身世。锅姨说,有一次一个网名叫做妖狸的顾客在他店里定了一口锅,要求在锅的边上镶一圈粉红色的爱心,锅底还要刻上: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锅姨知道,这又是一个失恋的人,锅姨不少接这样的单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恋都流行买锅,象征着:过 ,至于边上粉红色的小爱心,客人说:“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妖狸”要求锅姨下午6:05分把锅送到,不准早一分,不准晚一秒,在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之后,看着卡上多出来的100块,锅姨还是上路了。亲眼见到“妖狸”的时候,像是吃了一颗未成熟的杨梅,锅姨的心倏地就酸了一下,“妖狸”正窝在沙发里,手里的薯片吃的满头满脸都是,电视里正放着《午夜凶铃》,可“妖狸”却笑得前仰后合,看见锅姨和他送来的锅之后,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也是在这一天,锅姨在回程的路上捡到了尚在襁褓中的秦苏苏。至于她的名字,据锅姨说当时她身旁放着一个《亲速速牌痔宁片》的药盒,一开始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就明白了秦苏苏父母的良苦用心,他们一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放弃了这个孩子,为了有机会找到她,以品牌为名的话几率就会大的多,至此,秦苏苏这个名字就算是定下来了。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