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七卷 决战魔王 > 第三章 搅灭六魔怪
第三章 搅灭六魔怪



更新日期:2017-06-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九头魔君已经和妹妹她们交上手了,并拖得她们不断地滚向玄阴洞方向。   原来魔头刚才边战边狂吼着是示警和妹妹她们交手的六个怪物前来阻拦我令其分身的。   此时真让他得手了。   等我刚想闪身直进时,那三头六臂的双面魔怪挥舞着六剑和那舞着两个榔头棒的千变魔怪成夹角拦阻了我的追路。   在我应势刚刚调整好,那美女蛇怪和僵尸怪挥舞的蛇形鬼头杖也成夹角拦住了我的退路。   那灭绝魔怪象老鹰扑小鸡一般凌空挥舞着巨剑自上盘向我如泰山压顶般罩劈了下来。   看来下盘也被那吸血魔怪的血魔杖封死了。   所动无工功,我只有稳身以静制动等他们近身围斗了。   此时若再想去追搅那九头魔君,就只有先灭了这六个怪物才有机会了。   于是我又将功力陡增了一成。   功力刚刚满聚时,那美女蛇怪首先发难了。   她口内狂喷出一柱激光向我撞来,此时我煞威刚扩,围身如透明金刚护罩。   她那柱激光如铁水般被激溅得四散炸爆。   瞬间将我罩进了连环炸光之冲冲得光团剧扩。   等那激光炸爆刚要整体爆闪时,他们六个竟一起发威将它摧炸着向我挤撞了过来。   使我刚刚随势外扩的煞威逼得反向我炸挤!   差点令我措手不及。   我不得不将剑光贴身舞得密不透光,回势护体,蓄势待机处于守势。   他们象要将我立时挤炸一般将我挤在丈余直径的的光团核心。   那灭绝魔怪猛然撤势仗剑身剑一线如穿云之势透破光煞向直刺过来与我实剑架招。   瞬间我们之间如剧烈炸药点燃了起爆雷管一般摧炸起激光百万,震荡得其他五个闪身暴退。   我和灭绝魔怪也被震炸得如金蛋一般破光冲天。   等我冲出连环巨爆的光团时见千变魔怪暴退时有隙可乘,忙展身侧旋着借势仗剑向他闪冲了过去。   途中那双面魔怪见状向我急荡了一剑没阻住我的剑势,反挥炸的他闪身退避。   当我再次如鱼鹰扑水般冲向千变魔怪时,却见一婴儿正四脚朝天地哭着。   一个妇女见我极速直刺婴儿,她竟奋不顾身地扑向了婴儿想用身子挡接我这一记直刺。   这一猛然势变竟使我傻眼了,骇得我忙撤势划剑外扫减了余威。   这时我猛想起千变魔君机变万幻,摄心搅神,时常幻搅得对手心绪难安,不能宁心防变!   这一记起又骇得我连摧余威顺势极旋注功挥剑。   这时顿感腹部有一股无穷的煞气向我撞来。   我骇然之际挥剑正好跟他撞了个正着,刹时一阵剧爆摧炸得我闪身弹退!   此时我背后透冒着冷汗,头脑也清醒了过来,猛一旋身,见那三头六臂的双面魔怪正六剑直指,剑尖已经刺触我的护身光煞了!   骇得我闪电展身来个后发先至,身如旋柱一般绞剑迎向那六剑。   这一袭击如若击实,威力非同小可。   这可是我带有拼命性质的救命之招。   谁知等我刚要与他触剑时,他却应势外撤!   我此时剑势威猛,可无阻施为,收势不住只能长驱直进。   等我穿过那连环炸爆的中心时,知道自己又冲进了双面魔怪的合包还是肚腹之中。   此时我不知该怎么称呼这一处境。   只感我大半身的煞气被包裹着冲向天际。   此时我想现在既然进了他的套中,他也无法把我怎么样,正好借机透口长气!   谁知我周围光煞猛然一紧,幸好我没有撤势回身护体,而是在周围环身布了一道丈多的光煞!   此时我感觉他这一紧是有意图的,果然感应出正面有三团光煞向我挤撞了过来!   骇得我想闪身暴退,谁知这双面魔怪竟六剑齐指正追背向我刺来!   若此时我闪身暴退,必将前面煞气撤势,那必使我象弹簧振子被拉伸无极时猛然脱力回弹一般收势不住而撞向那追背而来的六剑!   那我必将万劫不复了!!   幸好还来得及,撤势暴退之际我闪电回身仗剑躲过那三柱煞威加速绞剑迎向那六剑。   此时我借势将他摧毁,于是连势挥出了一记“开天辟地”,瞬间炸光爆扩!   这双面魔怪象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般,竟知道我的意图,等我剑威刚出,他已经旋剑外撤,立时象轻纱一般被摧炸得飘向远方!   而我势力无阻地径直前冲着透破光煞又进如了那美女蛇怪等待的洞口。   等我刚过她满嘴利牙之际,她竟毒牙齐发,喷出光弹无数炸爆得我周身密不透光不说,还将我护身煞气陡紧了一米多!   而且还在烈爆不断。   再这么下去,我有被他挤炸的危险!   此时她正合牙缩颚,我只能在她缩芯封堵喉道前身剑一线极进穿入她腹内。   果然我刚过喉道她就缩芯封堵了吼道。   见阴谋没有得逞,气得她狂吼着全身紧缩,挤压得我只能回煞缩身护体。   幸好我没有逞强抗拒,而是将全身团成了金蛋。   只见她猛然芯口伸张,刹时将我如炮筒光弹一般被极速轰了出去。   在她血盆大口张开时,我想外面他们肯定又张网以待了。   于是我暗暗蓄势集十成功力准备见机反攻杀他个措手不及!   果然一出口就见那双面魔怪又六剑齐绞正向我对撞了过来。   此时我闪眼扫视了一下全场,刚离口就见那灭绝魔怪挥着巨剑蓄势待发却不见了那千变魔怪、吸血魔怪和僵尸魔怪!   我纳闷之际不作声色,看他们到底玩什么把戏!   于是我不展身径直前冲,看双面魔怪将作何反应。   在我刚要和他接招之际,他却猛然六剑外撤,随即从里面冲出了吸血魔怪和僵尸魔怪。我已经作好准备了。   只见吸血魔怪和僵尸魔怪一个柱着血魔杖,一个柱着蛇形鬼头杖身杖一柱极旋着合体向我对撞了过来。   此时我若跟他们两个一接招展身,那灭绝魔怪肯定挥剑下劈想趁机将我劈成两截炸成飞灰。   此时我已经蓄势,岂会怕你!   等会准让你好果子吃!!   于是我团身划剑扫出一记“怒龙撞云”和他们对撞了过去。   一触招,他们没想到我早已蓄势等他们了,骇得忙闪身撤招退避!   此时我若直进,最大的可能也只是伤了他们,且落了个腹背受敌,划不来。   于是我借势故意展身假追。   那灭绝魔怪果然见有机可乘,竟双手握剑一记“力劈华山”向我拦腰劈来。   等他快近身时,我闪电旋身正对着他脱剑出手撞向他的巨剑,双掌却如挥出一招“狂龙出海”旋身撞向他的腹部。   他满以为自己一定会得手的,全身煞气满注,着着实实受了我十成功力的致命袭击,刹时将他震炸得极速弹飞。   弹飞中他竟然撤手脱剑回功想将全身膨胀极速减压!   瞬时竟将身体膨胀成一个巨球!   那吸血魔怪、僵尸魔怪和双面魔怪正飘向远方。   那美女蛇蛇怪见我脱剑出手撑出双掌正袭击那灭绝魔怪,忙见机头身一线闭嘴吐芯向我箭射般撞了过来!   此时我千万不能放过灭绝魔怪!   我狠咬牙使出一记“狂龙摆尾”正让美女蛇怪擦身闪过并顺手抓住双剑连着一招“云龙回首”将灭绝魔怪的巨剑脱手向他极速抛去。   美女蛇怪见此时灭绝魔怪已经无力闪避,忙直身吐芯想将那巨剑卷回。   我岂能让她得手!   忙闪身变招,一记“猛虎穿涧”向她极趋,途中闪电挥剑缩膝贴胸旋身如飞碟一般扫向她。   美女蛇怪没想到我竟有此着,骇然之际忙放弃卷剑回身踢腿应招。   本来我想逼她闪身退避。   谁知她身势已长无法闪避,只好踢出双腿应招想挡我剑招时借势回身。   我见她此着猛觉机会来了,忙侧避开她左腿横扫,借势用掌将它劈开并踢腿将她右脚夹开令她胸口大开。   她想插尾当胸将我扫开。   如此好机会!   不能近身我只好再次脱剑出手向她当胸飞刺过去!   骇得她想跟我同归于尽,忙将不及挡胸的蛇尾卷向我的后背堵住我的退路,上首蛇芯开叉变得粗壮无比向我拦腰叉来!   我忙在她受重刺负痛之际撤势里旋长身如箭一般赶在剑柄没身前抓住它极绞穿胸而过。   刹时两阵巨爆混为一体,炸光剧扩,逼得我仗剑直冲无暇他顾。   这时那僵尸魔怪、双面魔怪和吸血魔怪正好赶在我们上首想来救场,可惜迟了一步,气得他们三个连体向我柱撞了下来。   骇的我无法闪身只好挥出一团光煞就闪电回功缩身护体,接着又一阵炸爆将我炸震得弹飞向地面。   等我稳势定身时,竟穿进了一座地腹洞中!   里面火热异常,竟比烈火金德星的地腹天星洞还要火热。   并时时箭火闪射令我应接不暇。   我得尽快离开这里!可我在里面不停地闪旋却老是见不着尽头。   象是此洞长及无限一般。   我惊异了,心里开始纳闷。   这时那三头六臂的双面魔怪不知从那里闪窜了进来自我背后六剑齐搅,差点让他得手!   骇得我旋身暴退了数十丈才回身与他接招。   等我正要反击时,背后忽然一柱煞气几近贴身向我撞来!   前以有四剑和我架招,两剑正攻向我中下盘。   我极速闪腰左偏同时五指玄光击开下盘攻势,却左边忽然拦腰迎来一击!   我大骇。   忙发威炸开上盘四剑煞威上冲凌空边绞剑边翻身闪开背侧和左腰两记袭击。   却见那僵尸魔怪正挥杖闪电向我扫来。   我纳闷至极。   刚才两记重击是谁使的?   我还以为是这僵尸魔怪和那吸血魔怪呢!   此时那吸血魔怪也挥着血魔杖一阵腥风凌空向我扫来和僵尸魔怪形成对击。   还只一面他们就对我形成合围之势了。   刚才两击是谁所为?   这时我猛记起还有个千变魔怪呢!   难道他也进入了这个暗洞中想对我时时偷袭?   看来我得时时提防着他点,他号称千变,幻变成笋柱立在那里等我上套我都不知道。   在这幽暗的洞里,只有我们缠斗激起的炸光和不时激射的箭火,形同鬼魅地狱一般。   看来我得尽快离开这危机四伏的鬼洞!   可我战来战去,却总找不到出口,也回不到原来熟悉的地方。   他们总是绞战三面空缺一面想引我入死角。   战着战着我就纳闷了,难道我一进入死角他们就有必胜的把握?!   还是——   这时我猛有所悟,难道我们正被那千变魔怪包裹在里面缠斗吗?!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刚才那两记几近伤我的两柱煞气。   想到这里我立时明白我目前的处境是危机四伏了,得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天赐我一个灭了这千变魔怪的绝好机会吗?!   既然他们时时想将我逼进死角好让这千变魔怪偷袭。   我何不依势引着他们按我设定的方位退进死角,引得千变魔怪以为我不知他们的阴谋,暗暗蓄势跟他来个实招相击。   这样以硬碰硬,我就不相信他能躲避我十成无上星经神功的致命一击!   于是且站且闪,暗暗注意各个死角的特点。   我发现各个死角形态各异,特点相同。   只要我一退入死角就会被他们逼得只能正面闪斗而无暇顾及背后施展而空门大开。   使背后空门大开这着险招来对付这千变魔怪,我得好好想想。   这时我忽然记起,何不暗暗将怀里的地母元珠握在手里损失市待机而动呢?!   等他们三位逼得我退入死角罩得无法冲出时,投出三颗地母元珠挡接他们三怪的夹击。   等震飞他们再极速环身后发先至一着“开天辟地”将这千变魔怪给灭了!   于是我闪手从怀中掏出三颗地母元珠握在手心里跟他们激战着象是架招不住慢慢退往死角。   在退闪缠斗中我暗暗将无上星经玄功提上了十成功力将感天应地之法注入到无上星经旋功中融会贯通。   在激战中我渐渐感应出周围激流翻涌推搅炸爆着毫不停息。   我心里暗想,难道我们被这怪物包裹着潜在了湖底?   难怪象我们这样缠搅不停地撕杀得炸光巨扩却没有将他的躯体给膨胀起来。   原来他将我们炸爆的煞威全导向了外面的湖水!   也难怪他能保持这里面一切的形变固定得难分真假。   看来湖面中和湖面上的反应要比我们这里激烈了不知多少倍了。   湖面上现在肯定热浪滚涌,炸汽冲天了。   等我刚退入死角就感应出背后两大四小六股煞气在暗暗蠢动。   正面三魔见我已入死角,忙有僵尸魔怪和吸血魔怪舞杖全力封死了我的中上盘,双面魔怪六剑齐指,两个分体头颅喷火炸封我的下盘。   等他们三组煞威合团快要封阻死角出口时,千变魔怪已经摧势尽全功力六柱暗煞在随机待发了。   只要我和正面三魔一接力着招,他就会闪电向我偷袭。   幸好我已经对他们的阴谋了如指掌,此时见正面三怪刚好封死死角外口,逼得我无路可逃只能力拼。   我随即虚晃一剑向正面三怪极速甩出三颗地母元珠就极旋着团身划剑与千变魔怪着着实实对撞了与招。   千变魔怪没想到我早已应防,措手不及,随着一阵巨爆,他竟然极速膨胀减压,应势如热气球一般极速胀大!   那三个怪物正合力三柱煞气震撞在三颗极速逼近他们的地母元珠上被它反震的威力摧炸得也极速膨体暴退。   挤胀着千变魔怪的内压剧烈扩张,瞬间将千变魔怪势无反阻地撑胀炸爆得飞灰烟灭了。   我满以为我们已经深入湖底,随着这阵炸爆,周围必将注水如倾。   谁知炸爆后所见竟是另一个世界!   整个湖水竟被刚才那阵炸爆震炸得卷搅着随风卷云了!   我收了三颗地母元珠时,见狂卷的灰雾中一点星光一闪而逝。   而有两团巨球极速擦出两条粉红的火线并在不断地膨胀着。   见这阵仗我大喜,看来你们已经死到临头了!   闪念间我就闪身追向他们,他们没想到自己竟被地母元珠高出他们几倍的威力震炸的措手不及。   只能闪电膨胀着减压想逃过此劫。   我见他们已经无力反击了,闪追途中收了双面魔怪丢下的四把剑等一趋近他们就将四剑两两抛刺向他们。   随着身后连着两团急剧炸爆,我已经连着向那闪逝的星点方向加急追了过去。   等我追上他时,他正稳势旋身往回赶。   一见到我加急追来就知道其他魔怪没戏了,忙返身想逃,我狂吼了一声:   “哪里逃?!!”   声音一落就挥剑追近了他,此时他再若想逃的话就只能毫无反击地毁在我手上。   于是他猛力旋身一横身将手中的蛇形鬼头杖向我罩面横扫了过来。   竟摧起了一连串炸爆将我罩入了光团之中。   等我实招接杖时,他竟双手脱杖急挥双掌摧出两柱玄光当胸向我撞来!   我大骇之际闪电撤势回身护体,瞬间周围光煞随着这僵尸魔怪两柱玄光的注入竟变成了一团巨大的冰球将我包裹其中几近贴身了。   且那森冷的寒气还在源源不断的注入中。   这该死的魔怪居然想耗尽一身的修为将我冻死在这冰团中!   此时我无法闪身,只能运功阻抗,将周身冰团慢慢融化了一层护身气雾跟他拼耗内力。   这一来他岂能和我相抗!   不一会儿他的阴冷煞气就变得很不稳定起来。   我怕他此时摧炸身上的地母元珠和我拼命。   忙摧势将周身气雾扩大并团身如金蛋一般蓄势待发。   果然他一警觉起自己煞威不稳定了忙作势散身将我球抱其中!   随着一阵剧爆,这怪物果真摧炸了自己的元神珠将煞威把我周身冰团瞬间又热变成高温高压的热汽急剧膨胀着轰然大爆。   刹时摧动周围云团剧散,飓风怒卷。   我被震炸得极速擦出一条火线划破长空!   终于将这六个怪物全灰灭了!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