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四卷 星球风云 > 第九章 金铠郎君之死
第九章 金铠郎君之死



更新日期:2017-04-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沿途我听闻金铠郎君正召集武林群豪和各大派帮主在擎天教内召开大会。   商讨着如何对付我这个该死的幽冥郎君!   群豪聚齐。   我相信大会散后他们就会很快散去。   正好不用麻烦着四处找那金铠郎君了。   于是我决定等他们散会后就去找金铠郎君当面谈谈。   随后我化装成一个最普通的老乞丐隐在了市井中。   途中听闻凤凤她们果然已经在四处传播我告诉她们的一切了。   我见他们听闻后并不怎么相信。   不禁在心里暗哪叹气。   当他们谈起那万恶得该千刀万剐的幽冥郎君杀了星际第一大善人时,一个个咬牙切齿,义愤填膺。   居然还有许多人为那恶魔摸泪流涕!   见这场景,我不禁暗暗叹气不已。   第三天。   我终于见那一群群的武林人士散出了擎天教。   这次大会看来他们象是开得很成功。   这天我也终于见识了三位女中泰山:   蝴蝶宫主、百合仙子和玉修罗一行。   看来玉姬蓝慧和桃花勤勤跟蝴蝶宫主她们关系处得很好。   居然跟着她们出了宫前广场才转身。   说实在的,我很想跟蓝慧她们照面。   她们象是比以前瘦了。   见蝴蝶宫主她们一行走后,她们俩走快了一阵又慢慢地迈步前行,象是在商量着什么?   我一直望着她们的背影进了宫门转身不见了才回身慢慢离开。   决定当晚进擎天教宫内看看。   我相信擎天教立教不久。   防备不一定非常严密。   果然当晚我一路无阻进了金铠郎君的后院。   只见房内金铠郎君眉宇轩昂,非常英武。   看来一脸正气。   此时正眉头深锁。   象是有了什么紧要的烦心事。   这时只见那飞鹰双娇胡氏姐妹进来一边一个挽住问金铠郎君:   “相公。   眉头深锁的,有什么事情能说出来我们一起听听。”   金铠郎君可能深思走神了。   听了胡氏姐妹的问话顿了一下哦了一声说:   “没什么?   只是想今后怎么才能对付那幽冥郎君。”   那胡氏节目见提及幽冥郎君,脸上都露出恨色咬牙切齿地说:   “想不到那幽冥郎君那么可恶!   居然飞豹大善人和无影幽冥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在静海海底他当真练就了一身神功。   那夫君遇上一定要万分小心了!   看来江湖各派只能那样才能对付那幽冥郎君了!”   我心里暗想她们说得那样不知究竟是指什么?   我想听她们说出来。   随后他们竟然再没提起。   只是相拥着进了后院花停里坐着不说话了。   我无法显身。   那胡氏姐妹如此恨我。   准定立时大声嚷嚷的。   我只好潜到了蓝慧她们那里。   蓝慧和勤勤同住同睡。   此时那林逸飞和白浪竟在房里同她们蘑菇。   窗门大开着,我见勤勤脸上老大不耐烦了。   见林逸飞和白浪他们吹牛放炮不想离开。   竟装做打起哈欠伸起懒腰来了。   林逸飞和白浪见了识趣地连连起身告辞。   见他们走远了。   勤勤才笑着说:   “终于把他们打发走了!”   这时蓝慧娇笑着一眼斜视着勤勤说:   “那白浪公子到对你一往情深的。   人嘛,也风流倜傥。   恩!   还可以!”   勤勤听了竟笑得更欢了。   还用手刮了一下蓝慧的脸说:   “你别说我。   那林逸飞不也对你想入非非。   那声姐姐叫得多甜!   连我听了都肉麻!”   勤勤说罢竟哈哈笑出声来了。   这时蓝慧叱了一句:   “别闹了!   随后蓝慧又幽幽长叹了一声,双手磕在桌上盯着灯笼发呆。   这时勤勤也叹了一声说:   “不知临仙姐姐找到洪哥和她爷爷他们没有?   怎么一去竟连个消息影子都没有了呢?   洪哥竟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究竟在哪儿?”   勤勤说着推了一下蓝慧又轻声说了一大通。   她说:   “哎!   姐姐。   你说最近这江湖传闻是不是真的?   这星际真的有地母元珠吗?   不过从我们最近了解的情况看来,那几个魔头到真的象是在星际间寻找着什么?   而且也有贪心的武林人士也进入星际去瞎找了。   不知道他们连这地母元珠是个什么事物,有什么功用,是怎么形成的都不知道竟去寻找了。   不知是什么人传出了这些消息?   他们不知有什么目的?   他们还说什么以前的幽冥郎君被杀了。   现在的幽冥郎君是以前的星际神君。   哎!   姐姐。   你说这些是不是真的?   我不知怎的,竟被弄糊涂了!   明明那次我们回洞去,见那里收拾的痕迹绝对是不过三天的。   难道还有人知道那个洞吗?”   这时蓝慧也疑惑了。   两眼直直地看着勤勤。   我真希望她们相信那一切是真的。   可蓝慧却说:   “听洪哥哥说,那地方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外人知道的。   你说,那个人不是洪哥又是谁呢?   你想想,即使这个幽冥郎君不是以前那个而是洪哥的话。   那他为什么在静海面上下那么狠的辣手毁了那么多的武林豪杰。   最近居然把天下第一大善人飞马堂堂主飞豹给杀了。   这飞豹大善人,我们可是有目共睹的。   蝴蝶宫的修复他是出了巨资的。   我们这擎天教他可是出了近半的资金。   还有玉峰山、百合谷,其他的在民间转一转就知道他对人们的好处了。   你说,洪哥会杀了一个这么好的人吗?   这样的洪哥我们等得又有什么意思呢?!”   说着轻叹了一下眼角竟湿了。   我见这情景真的很想冲进去!   可她们能相信我吗?!   能那么心平气和地让我这个对她们来说就是幽冥郎君的人那么客气?!   更何况她们还根本没见过我!   任何人都会对一个忽然闯进的人做出必要的反应的!   我不敢贸然,只能哪暗叹气。   这时勤勤也叹气了一声说:   “是啊!   这怎么能是洪哥呢?!   那他究竟在哪儿呢?   咦,姐姐。   我们再去一趟落霞山看看,怎么样?   我们从上次出来竟再没去过呢!   不知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这时蓝慧才舒笑了起来说:   “是呀。   我们是应该去一趟落霞山了。   这江湖我有点厌倦了。   我想,我们就在那里住下算了。   到时洪哥肯定会去那里的。   那里毕竟还是他们的老窝呢!   那是有感情的。”   这时她们暗暗商定明天就去落霞山。   我听到这个好消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于是又返回了金铠郎君那里。   谁知他们竟跟我耗上了。   我返回时,他们三个还依偎在花亭里。   两个女的可能睡了。   那金铠郎君也象不愿进屋。   就这么干坐着等天亮。   没法子。   我只好离开。   于是我又闪电回了落霞山。   希望明天能等到蓝慧她们。   待我到了落霞山时,夜幕森黑。   我进了里洞。   里洞竟然被收拾得整整洁洁!   我想凤凤她可能来过。   而且刚走不久。   也幸好她走了,不然又得被她缠着。   最近烦心事很多,我很想一个人静静地计划着一切。   看来明天蓝慧她们来了对我到是一个很的转机!   她们肯定会相信我的!   那样我叫她们先别动声色,先跟凤凤她们联络后再叫她们秘密联系蝴蝶宫玉峰山百合谷说明一切。   我相信她们跟凤凤联络后肯定会完全相信我的。   那样待她们将一切情况跟蝴蝶宫主她们讲明后应该叫她们照常保持以前的面貌。   只是在暗处暗暗防备一切。   若那金铠郎君真的不是哪个魔头的人。   那经过她们从中解释清楚,胡起仁人从此合力同心共同防护那些魔头。   只要胡起仁星球稳定了。   大家团结一心了。   我亦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对付那剩下的三个魔头了。   不过我回想起来。   这金铠郎君肯定有阴谋。   若他不是为那些魔头其中之一卖命,也必象那星际第一善人飞豹一样不是什么好鸟!   现在金铠郎君已经得了五颗地母元珠了!   不知他知不知道用法?   看来他是肯定知道用法了。   不然怎么将杀了五个魔头的事情做得这么好!   居然每次都没有第二个人在场!   看来此人心计高深。   不可小觑!   想他在江湖中威望那么高。   我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若让他反咬我一口,那我就有口难辩了。   不过,想想明天蓝慧她们能来。   我不禁兴奋异常。   不知想到何时我才睡着。   一觉醒来我竟不知天光几何了!   待我闪到外面一瞧,日头已经中天了!   蓝慧她们没来。   我想她们白天可能认为不大方便。   晚上定来!   于是我干脆今天哪也不去了。   呆在洞里调息入定,坐等天黑。   第二天。   天亮了。   蓝慧她们竟然没来!   我不知道她们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   还是路途中遇到什么麻烦了?   待我出了落霞山以后,江湖中竟风闻蝴蝶宫被煞星门给端了!   蝴蝶宫主幸好被十个高徒奋力死战才从幽冥郎君手里救了出来!   可惜已经成了废人,武功已经尽失了!   能捡回一条性命,那也是千幸之中的万幸了!   我不禁大骇!   心里疼痛得紧!   不禁狂吼:   “姑姑!!!”   想不到姑姑还没和我见上一面就给人废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   不顾一切地闪电赶到了蝴蝶谷。   狂吼着:   “姑姑!!!”   可惜蝴蝶宫已经被毁得一品残阳了!   在殿宇残灰中我想,看来她们已经胡着姑姑逃到别处去了。   待我想赶到百合谷去看看时,竟赶来一群近百银盔人星闪而至将我团团围在了核心,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杀!!!   我挥起剑来就闪出剑光百万将最先靠近的一批银铠人炸得灰飞银闪!   后到的竟然毫无所惧!   群起闪起剑光远远将我罩在了核心。   立时我身边炸电团闪连环不止!   地裂尘卷,怒石狂飞!   我不得不龟缩成团收煞护体待机反击。   看你们能耐我何!   刹时,他们群剑聚点,剑光拒雾,光团闪电外扩,将我身下泥土烤成了琉璃。   此时不是我反击的时候。   我依然团身藏剑聚功。   周身煞气闪如金蛋将我包裹得密不透光。   随着他们将剑光煞气越收越紧。   压得我周身团光炽热熔金。   我亦暗暗摧功立身举剑,金壳外扩。   随即闪电挥剑炸破金壳如金猴破卵冲空,裂地天惊!   瞬间将他们炸得银光电闪,烟灰无迹!   我亦破霞冲空,威力之猛,闪眼便闪出了胡起仁星球到了苍洪星系的边沿!   这时只见金铠郎君带着一批银盔人哈哈狂笑着拦住了我的去路!   继而听他狂吼道:   “幽冥郎君!   你已经插翅难飞了!!”   我为什么要逃?!   我亦不知我威力竟如此猛烈!   这一窜,竟快窜出苍洪星系了!   金铠郎君身后的银盔人已经将我们两个皆团团围在了核心。   这是我才发现这些银盔人好象不是胡起仁江湖中人。   这金铠郎君什么时候竟培养了一批这样的精兵!   我到这时才稳住了自己起先的一腔怒火。   这时我猜,这周围可能全是金铠郎君的亲兵了。   我想跟他讲讲,看能否套出他一点什么口风?   于是我假装愤怒地说:   “我不是幽冥郎君!   我是——”   这时金铠郎君以为我是真心辩解。   竟哈哈狂笑着说:   “别说了。   我知道你。   长风剑洪是吧。   我还知道你。   宏蒙太一的后人是吧。   你应该叫宏蒙剑洪才对。”   说这番话时他竟压低了声音,低得只能我们两人听见。   随即一阵阴笑。   我不禁怒起,心中顿起杀机。   但还是狂忍着问了一句:   “你是谁?!”   这时金铠郎君阴笑着说:   “我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要让你成为胡起仁人的杀星!   让你们的同类、亲人一个个死在你的剑下!”   随即哈哈狂笑,声震寰宇!   我杀性陡起。   狂吼:   “我杀你这恶贼!!!”   此时金铠郎君却陡然暴退!   他周身的银铠人随即闪电出手。   剑光飞闪,瞬间千循!   不知不觉中竟又把我引入了胡起仁星球!   这时我立刻明白了他们的阴谋。   闪电强增数倍功力挥剑狂斩。   杀得如炸星耀日。   待我将他们杀炸得飞灰之际,金铠郎君陡然仗剑击出一柱霞光向我急速刺来!   我亦闪身暴退。   这时只听一阵狂吼:   “盟主!   我们来了!!”   声音刚落就见无数流星瞬间将我围罩得不见天日!   我还是上当了!   这次来的竟全是胡起仁豪俊和各帮派顶尖高手!   他们男女混杂却错落有致。   摧动阵势团闪着如群星绕日向我冲撞。   群星光闪,蝶舞花飞,刀光剑影,飞彩流荧,千循闪变,眼花缭乱。   这时我竟傻眼了。   那金铠郎君早已闪到外面观战去了!   我该怎么办?!   我狂呼:   “我不是幽冥郎君!!!!”   “金铠郎君才是你们的恶魔!!!!!”   谁知我刚落音竟有无数回音充入我耳际!   震得我自己耳鸣眼花!   我满心大骇!   再不还手可能我得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我不能伤害他们。   只能层蹭增功,以图拖垮他们!   可他们不如那僵尸兵团!   闪电千循变化无穷!   而且用起了人海添兵增减车轮战术!   每阵闪战数合或数千回合就前退后进,前进后退,轮番不止!   一番过去,数番又至!   而且愈战愈险恶,毫无顾忌!   我这样频频防守,反让他们以为我无以还击。   竟一个个使出了漏洞百出的拼命杀招逼得我随团翻滚瞬息不停地恶战数日!   这数日下来,他们竟只每人轮番了一次!   这样下去,我能拖垮他们!?   如此下去,必死无疑!!   我心里暗惊,顾不了这么多了!   我已经不能分辨什么东西南北了!   只能随便撞个方向闪电旋身绞剑笔直前冲!   谁知他们竟如无顶人柱!   哪里冲得出个头来!   这样一来,日子不禁又过了几天!   他们象是改变了阵法。   威力愈增愈强。   我亦元神愈耗愈大!   恶斗也越来越苦!   我的心里愈斗愈烦躁起来了。   几次起了杀机!   想想这不正中了他们的奸计!   于是我又咬紧牙关狠撑,我就不相信这些人物都是死人!   竟然看不出我在处处手下留情!!!   谁知在我又恶斗了两天之际,竟又杀出了一群蒙面人将我的苦心瞬间化为灰烬!   待我杀得以为他们纷纷撤围之时破网冲出一看,顿时惊呆了!   我们竟然是在胡起仁星球的月亮阿里木星上恶斗!   周围战团数千!   胡起仁群豪伤亡无数!!   这时金铠郎君跟十数个黑衣蒙面人假斗得霞光映天。   见我出来忙边斗边狂吼示警!   “幽冥郎君!!!”   “你哪里逃!!!!”   这时百合仙子、玉修罗闪电趋近!   不容分说将我罩在了核心。   刹时飞花藏刃,慢卷无际。   剑光穿闪,循隙极进!   这时我不得不全力以赴,却不能使出杀招。   可她们已恨我入骨,招招辛辣无比。   跟她们相斗竟然煞威不起!   闪电间刃刃着实,寒光一片,剑声龙吟!   百合仙子剑花甚美,飞花漫天,朵朵藏刃。   玉修罗剑光霸道,七七成扇极进。   触刃散分极进将我周身布满了剑圈。   如有一丝间隙,定然飞灰烟灭!   这一阵恶战下来。   竟比前十几天加起来还要斗得苦累!   我想狂吼分辨。   她们根本不给机会,斗得我心急火焚!   可我又不能分心。   只能一心一意地拼力接战。   这样下去不禁又耗斗了三天。   看来如此下去我们三个都得累垮!   让金铠郎君那恶贼渔利更丰!   看来长痛不如短痛了。   我只能恨下辣手来逼退她们了。   这时我见百合仙子正舞起一阵剑花,成尖扇极进攻我右路。   实剑却当头向我劈了下来!   那玉修罗闪剑环包,七七成扇阻我左路。   实剑一记釜底抽薪攻我下路!   这时我只能使出一记流星穿云来绞剑冲破百合仙子右路剑花再旋身反窜攻其后路,逼迫她前冲对剑玉修罗。   这时百合仙子闪电冲进我的位置只能挥剑挡了此时成了我后路追袭的左路剑阵。   若那玉修罗收剑不及,我料定百合仙子必定在荡开左路剑阵之时借势闪电环身侧躲避开玉修罗那抽底撩起的一着杀招。   此时我便可趁势在百合仙子荡开玉修罗那记收势不住上挑之剑时,必将倒悬。   在她随即曲身向我反击一记海底捞月剑式时,我平空直进,挥起剑身磕在她左脚之上。   必伤其脚。   如若百合仙子负疼来个雨燕穿云之势直上向我腹部刺来。   我只须来个凌空翻身打挺便可躲过,还可以借势阻了玉修罗撤招只后旋身卷空插云刺来的一记剑阵。   果然她们如我所愿。   进了套笼。   在我荡开玉修罗一记卷空插剑之势时,百合仙子已经负疼收势不住急速下跌。   此时玉修罗虚晃一招将我逼退反身去接百合仙子。   此招连环闪电使出,我趁势身如脱兔,终于脱离了她们的围攻。   只见金铠郎君还在近处和那十几个黑衣蒙面人加斗。   他们并没注意到我们这一闪电间的变化。   于是我闪电划出霞光千万罩向他们。   瞬间将那十数个围斗的黑衣蒙面人炸成了飞灰。   那紧铠郎君没想到我竟突然给他们来这么一着。   当真以外,措手不及。   幸好有那十数个黑衣蒙面人给他挡了一记。   令他能回神闪电退避。   这时我才抽空注意了一下全场。   只见战团已经减缩到数十团了。   形势变得于群豪有利。   于是我顿下辣手。   一记金光罩顶再次挥起霞光千万将金铠郎君炸成了飞灰!   这一记当真令我愕在当场!   竟然没听到飞鹰双骄胡氏姐妹尖叫着合壁向我绞来!   幸好我能无意识闪避。   可还是被她们震伤了。   同时因我煞威很强,将她们震炸得弹飞出去,口吐鲜血受伤不能再战了。   不然为着姐妹必会拼命死缠了。   可是在我刚想闪身离开之际,群星闪至又将我围在了核心!   见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竟然狂呼着:   “还我教主命来!!!”   闪电间她们竟双剑合壁凌厉无比地横空向我绞来!   此时我已经受伤不能力拼,又不能闪避。   谁知她们以将我教她们的流云步法学得精熟无比了!   逼得我时时吃紧。   她们也象是给仇恨气蒙心了。   恨斗了万余回合竟没认出我的步法!   频频死斗,竟将我逼回了胡起仁星球!   这时那玉修罗已经安顿好了百合仙子。   她闪电越过蓝慧她们狠力向我挥出一剑。   我不得不奋力挥剑反击。   只见一团眩目霞光在我们之间极速连环炸扩。   无数飞影瞬间飞灰!   我和玉修罗皆被炸得弹身暴飞。   我只感觉当胸一紧,口内腥血狂喷。   想不到我竟这么快就完了!   我万念具灰,随即知觉全无......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