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四卷 星球风云 > 第五章 宫飞燕
第五章 宫飞燕



更新日期:2017-04-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原来妹妹在擎天教广场被她们笑话了一通后忙闪向宫飞燕陪她先行离开了不知后来所发生的事情。   在路上缠着宫飞燕教她弹琴。   快过百合谷时忽闻前面炸雷不断。   忙叫侍女前探才知道百合谷遭围攻了。   待她们赶到百合谷时百合仙子也及时赶到了。   不容分说就加入了战团。   后来听说蝴蝶宫也遭了围攻。   被金铠郎君他们解了围了妹妹才放下心来。   妹妹之所以跟了宫飞燕,除了学琴还有一个原因的。   她认为宫飞燕交游很广。   魔头,胡起仁人不拘。   应该在她这里能够探听到一些关于我的消息。   如果没有也可以在交好之际请宫飞燕托人打听打听我的消息。   这比她瞎找要来得方便的多。   何况这宫飞燕的小道消息灵通得不比青龙帮差。   可能比青龙帮更准确实在。   找人学琴两不误,还交了个大美女朋友。   何乐而不为呢?!   可妹妹又不能直接向宫飞燕打听。   只好绕着弯子跟宫飞燕将胡起仁江湖的事情瞎聊一通希望能从她嘴里套出关于我的一些蛛丝马迹。   然后再跟她将实话。   于是妹妹将刚才的金铠郎君为话题打趣起宫飞燕来。   妹妹听闻宫飞燕慕客何止三千,不知那金铠郎君曾经是不是一分子。   宫飞燕先以为妹妹笑话她。   即而想到妹妹关心了解金铠郎君也是应该的。   女孩子在两个人时谈及一个男孩时,大都对她交心了。   有了第三人时再怎么交心也没两个人随便。   于是笑了笑刮了一下妹妹的脸。   妹妹亦莫测高深未作反应。   只摆出一副待听的姿势。   宫飞燕子以为妹妹认真了。   于是讲了她这一路行走江湖,招摇过市,其实也是想遇上一位既来电又可心的人来。   可这一路行来,遇到的大都是些好心慕色之徒。   倒没有一个令她满意的。   金铠郎君以前也跟宫飞燕来往过。   人品武功还可以。   只是背景有些不清不楚。   这也没什么。   这胡起仁星球不清不楚的人到多如牛毛。   现在被那些魔头闹得能弄清楚自己谱系的人到是太少了!   这到没什么。   只是这金铠郎君骨子里太冷傲了。   盛气凌人的很。   绝不像那种能疼人的人。   这时妹妹不禁打趣起宫飞燕来了。   她说:   “姐姐那么想人心疼。   现在不用担心了。   有我呢!   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心疼姐姐的。”   妹妹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这下蹄子!   你还敢取笑我。   看你那见了金铠郎君就脸红耳热的样子,像是那金铠郎君已经——”   这宫飞燕说到这里故意将声音拖得长长的不说下文。   急得妹妹不禁跟她扭打了起来。   嘻嘻哈哈笑着在暖驾里相互饶起了对放痒痒。   最后实在笑不过了两人才抱做一团躺着软垫。   这时妹妹忽然又问了一句:   “那星际神君怎么样?   姐姐见过他吗?”   这时宫飞燕反问了一句:   “怎么问起星际神君了?   人家可是有夫人的。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想做小啊?”   宫飞燕说着拿眼觑着妹妹不放。   一想到夫人做小的话,妹妹到确实脸红耳热了起来。   心里想,以前哥哥妹妹的多好!   现在闹得不是兄妹了,到时见面不知有多尴尬。   想着不禁轻叹了一声。   宫飞燕见妹妹脸红耳赤的竟惊异起来。   “哇!   还真让我说到心上去了!   看你脸红耳热的,是不是也曾把他当做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   听说他也是一位挺俊逸潇洒的青年咯。   可惜,他那么早就有了夫人呢!”   看这情形,她也像是对哥哥有些想法。   妹妹不可能放过机会。   趁机乱点了一句逗宫飞燕说:   “我曾听说那星际神君身边的女孩可能是他的妹妹呢!”   这时宫飞燕到有点惊异了。   忙反问妹妹:   “你怎么知道那星际神君身边的女孩是他妹妹的?”   这时妹妹也奇怪了。   难道她对哥哥还挺了解的?   幸好她不知道自己就是那星际仙子。   见宫飞燕侧脸瞧着自己。   妹妹忙搪塞了一句:   “我也是乱猜的。   难道他们真的不是两夫妇吗?”   见妹妹追问。   宫飞燕也细思了会儿说:   “听我爹探到的消息,那星际神君跟那星际仙子肯定不是夫妇。”   妹妹奇怪了。   忙问:   “为什么?”   宫飞燕红着脸说:   “他们对女人的观察有一套。”   这时妹妹来兴头了。   看来这回春堂也很注意我们。   不知他们断线了没有?   这时宫飞燕又说:   “看来这星际神君对女孩子还挺仔细的。   不然那么多人认为他们是夫妇呢?”   看她一时陷入沉思里。   妹妹暗笑着凑近宫飞燕的耳边说:   “你是不是动心了?”   说着盯紧着宫飞燕娇笑不止。   见她脸红了,妹妹端详了宫飞燕一阵不禁替自己暗暗担心了起来。   若她在哥哥面前相识,说不定哥哥还真喜欢她呢!   私下里到希望她见不到我为好。   我敢肯定妹妹当时发醋了。   见宫飞燕不制可否,妹妹又问了一句:   “你见过他吗?   听说他们已经失踪了很久了,是吗?”   见宫飞燕叹气了一声,妹妹知道心里也没底了。   不过她还不死心。   摇着宫飞燕的手催着她说:   “姐姐!   你怎么不说呀?   是不是他真的令你动心了?”   妹妹说着就盯紧了宫飞燕的双眼。   宫飞燕笑着说:   “别说我了。   你自己动心了才是!   看你这一阵猴急的样子,像是已经相思成炎了!”   说着宫飞燕就拿手指头点按了一下妹妹的额头。   这时妹妹才知道宫飞燕在耍她!   急得羞红着脸又跟宫飞燕嘻嘻哈哈扭成一团了。   随后宫飞燕缓过气来正经地说:   “关于这星际神君,江湖上风闻很多。   现在看来有三种说得切实一点的想法。   一是星际神君夫妇根本就没有其人,这是那九头魔君造势来迷惑人心的。”   想不到这回春堂比江湖上其他派别到理智得多。   不愧是风流场中混的门派。   真正是阅人有方。   “这其二是,金铠郎君就是那星际神君。   那星际仙子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传话的人想必是让故事浪漫一点也许效果更加。”   “其三是,那星际神君确有其人。   可能不久前名盛江湖的幽冥郎君就是以前那位星际神君。”   妹妹一听,非常惊异!   忙问:   “为什么?”   宫飞燕默想了一会儿说:   “关于这一点,现在江湖中可能就我们回春堂和飞鼠帮有这想法了。   其实我们,其实就我个人。   我爹还不知道呢!   我也是那次给飞天老鼠疗伤时,那飞天老鼠告诉我的。   他以它和几件我很喜欢的希世宝贝为条件请我去的。   当时我也是冲着它去的。   几件宝贝我可不怎么瞧得起。   你到我家宝库里就知道我家的宝贝放眼星际还没有哪家有我家多。”   妹妹可对这些不感兴趣。   只催宫飞燕快讲有关星际神君的事情。   这宫飞燕可奇怪了。   你怎么这么关心那星际神君?   是不是发情痴了?   还是那星际神君的什么妹妹?   这到令妹妹惊愕了一下。   幸好宫飞燕没注意。   妹妹为防她疑心,忙陡了一句:   “就算我发情痴吧!   你到是快说呀!”   宫飞燕笑着按了一下妹妹的额头,接着又刮了一下妹妹的鼻子,心里暗想:   不知为什么?   自己对这位刚结识的妹妹竟如此亲热。   连爹爹都没告诉的事情,自己现在却忍不住想告诉她了。   这人也真奇怪!   妹妹以为宫飞燕已疑心自己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   不想这时宫飞燕却以为妹妹为自己给她出了难题令她骑虎难下而尴尬呢!   这令宫飞燕倒不好意思了不说了。   于是宫飞燕接着给妹妹讲了飞鼠帮主飞天老鼠跟她透露的消息。   飞鼠帮主说他们以前见过两次星际神君。   第一次见星际神君是在星际神君夫妇进入苍狗星时无意中发现的。   那时他们发现苍狗星居然出现了两对神君夫妇。   于是觉得奇怪。   他们断定其中必定有一对是假的。   之后他们就决定暗暗将他们监视了起来。   你还别说。   这飞鼠帮监视人的招子可是星际一流的。   听说他们发现那两对星际神君夫妇竟然是一伙的。   难怪江湖一时间传闻几处出现了星际神君夫妇。   他们沿途注意发现那两对夫妇在阿卡德狼星球分手了。   一对径直去了胡起仁星球。   一对径直前行不明目标。   那时只有两个暗哨跟踪。   他们经过取舍就没有跟那对去胡起人星球的夫妇。   而是跟另一对到了火旋云星系的阿坝星球。   在阿坝星球的火风堡跟万尸僵王恶斗了一场灭了万尸僵王后遭遭到了跟踪。   于是沿途跟僵尸魔君的徒众大打了几场。   后来在可其明星系跟僵魔君打斗了一场后被他们打散了。   那两人于是决定跟踪男的。   谁知星际神君跟那僵尸魔君恶斗得双方都讨不了对方的便宜。   随后那僵尸魔君可能有所顾忌,放弃了拼斗。   那星际神君也像是发现了有人跟踪一般极速地离开了。   居然将两个暗探给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于是两个暗探只好返回了胡起仁星球。   后来他们偶然在南洲境内又发现了两个星际神君走到一起了。   只是少了两个女的。   那时他们两个联手杀了万虫魔君唯一的儿子。   自那后他们才知道那个先回胡起仁星球的星际神君是假的。   因为他们杀了万虫魔君的儿子后又闪到了中洲一个石林里找个地方想调息一下。   谁知那假星际神君在星际神君调息时忽然从后面狠下辣手!   奇怪的是,星际神君像是知道了似的闪电回手,反而将那假星际神君给杀灭了。   妹妹暗哪笑了。   知道那是那感天应地法救了我。   接着宫飞燕又讲了之后星际神君刚昏过去忽然跳出了两个女的,不知是什么人?   她们将他救走了。   那两个女的的反跟踪挺厉害的,居然摆脱了他们。   后来他们发现那幽冥郎君竟跟那星际神君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   你说奇怪不奇怪。   现在想来也不怎么奇怪了。   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人!   这幽冥郎君也是个怪人。   竟然好坏不分,随心所为。   这点倒很有点像我。   可我弄不明白,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真让人费解。   这时妹妹也奇怪了。   这是她哥吗?   这根本就不像她哥哥本人作为。   哥哥怎么糊涂到跟姑姑她们作对吗!?   他怎么会跟胡起人作对?   是不是他们给弄错了?   那根本就不是她哥。   妹妹又犯傻了。   不是哥哥,那哥哥在哪儿呢?   连爷爷他们到现在居然也失去了踪影。   不知爷爷他们究竟有没有离开烈火金德星球?!   如果现在静海海底真是哥哥的话。   那自己该返回烈火金德星球去瞧瞧。   看爷爷他们还在不在那里。   爷爷他们说过一定要赶在小岛出现前赶来的。   怎么会没来呢?   是不是出了什么以外了?   妹妹不敢想。   忙祈祷爷爷他们一切平安。   现在应该可以确定那幽冥郎君就是我哥!   妹妹想到这里不禁问了一声宫飞燕:   “你们当真确定那幽冥郎君就是我哥?!”   这时妹妹才发现自己竟急得说漏嘴了。   听了妹妹的话,宫飞燕也犯傻了。   不禁两眼瞪着妹妹问了句:   “你是?”   宫飞燕问着竟发起呆来了。   妹妹再也不好意思瞒她了。   赤着脸面摇着宫飞燕的胳膊承认了她就是那星际仙子。   并说他哥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至于到底是不是?   妹妹这时也没了底气。   这当真虎了宫飞烟一跳。   原来自己仰慕的星际仙子竟是眼前这位妹妹!   这一时令宫飞燕非常惊异。   嘴张了半天都上不上话来。   倒是妹妹拿手在她的眼前晃了几晃,见她没有反应忙嘿了一声。   虎得宫飞燕抖了一下。   随后就笑骂着把妹妹按在身下。   “看你这小妮子还藏不藏私!”   不停地笑骂着将两手插进了妹妹的胳肢窝里。   笑得妹妹紧夹着双肘连连讨饶宫飞燕才红着脸放了妹妹。   这时妹妹喊着宫飞燕又问了一句:   “姐姐。   你能确定那就是我哥吗?”   宫飞燕听了妹妹的问话反问了一句:   “你呢?   你能确定吗?”   妹妹两眼茫然,讪讪地说:   “不可能变化那么大吧?”   连她自己也拿不出主张。   宫飞燕见妹妹目光游移不定。   忙安慰说:   “可能其中必有缘故。   你找了你哥哥多久了?”   妹妹说:   “我几乎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   若哥哥知道我在找他的话,他肯定会出来见我的。   可一直没有。   听说哥哥以前都是很着急找我的。   谁知我一出来就没了哥哥他的消息。”   “这样说来。   那幽冥郎君就是你哥了。”   宫飞燕听了妹妹的话肯定地说。   这时妹妹也肯定那幽冥郎君就是我了。   只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成为胡起人的公敌。   想到这里妹妹不禁暗暗叹息了一声。   倒是宫飞燕不断地安慰起妹妹来了。   “等他出来了不就一切都一目了然了吗。”   妹妹想想也是。   不觉抱着宫飞燕笑出了眼泪。   此后妹妹跟宫飞燕潜心修学了三个多月琴法。   见宫飞燕他们也探不到爷爷他们的消息。   心里老是放落不下他们。   于是决定再返回烈火金德星球去看看。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