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三卷 幽冥郎君 > 第八章 凤凤
第八章 凤凤



更新日期:2017-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难道因我们这一路的扰乱,令九头魔君提高了警惕,致使爷爷他们被发现了沿路遭到了九头魔君的阻截而延误了路途?   我当真为我们当时的好玩和气盛惹起了这一路的劫杀而懊恼不已!   真不知道爷爷他们现在究竟怎么样?!   连妹妹是死是活也杳无音信!   这时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那些蒙面人竟一个个都消隐无踪了。   空余我一个人立在这茫茫空野之中。   昨天还树木苍翠,野草丰茂,屋舍绵延。   今天放眼远望,竟然满目苍夷,生灵尽毁!   极速之战,损耗之惨,当真触目惊心!   可这又是我所能避免得了的吗?!   现在我无暇去探听什么江湖消息和传闻了。   也无暇顾及妹妹是否会来,爷爷他们是否会出现了。   现在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赶到静海。   无论前途再怎么拦阻,这也是我目前唯一的目标了!   就在我拖剑离开的时候,两个娇巧的饿身影突然闪到了我的面前。   待我看清时,原来是凤凤和晶晶丫头!   我不禁惊奇中大喊道:   “凤凤!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谁知凤凤竟什么话也不说,闪过来就一猛子跳进我怀里搂紧我的脖子就哭了起来。   我一时哪见过这种场面。   莫名之际只好轻轻地抚摩着她的秀发。   原来我们恶斗之际,凤凤她们也是那周围观战流星中的一员。   在那些黑衣蒙面人撤尽后,她见我竟然还没有离开。   如是她好奇心起,想就近看看我究竟是个什么神通的人物!   谁知一近前,发现竟然是我。   她惊喜交集中不顾一切地扑到了我的怀里。   待凤凤定了心神后,我才扶着她的脸,对面时又用双手拖着。   在我孤独的心里竟然燃起了一团融融的情焰。   双眼痴痴地对视着忽地双双又抱作了一团。   这时晶晶倒提醒我们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我这才发现,我竟然把不久才停止的那场恶斗给忘了!   真不可思议!   这一路,凤凤给我讲起了我离开她们后,她们家因我而发生的一切。   她爹也变了,竟然跟了那万虫魔君作了顾问!   连他自己的女儿也不顾了。   现在凤凤也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了。   我们闪身前行。   在临近静海不远的一个小镇子里找了一家旅馆住下准备明天再去观光观光一下。   我们这一路忽左忽右地闪身隐蔽前行。   在我确信我们身后没有暗哨眼线之后我才易容化了装。   我们化成一对游玩的夫妻带着丫鬟进了小镇。   既然是夫妻,我们就只能叫了一间上房。   大白天的我到无所谓,只是凤凤听了脸红了一阵也没事了。   随后我听凤凤讲了江湖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经她这样一说我才明白,原来那幽冥郎君竟然跟我是一模一样!   可能我杀死的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就是幽冥郎君!   难怪那些黑衣蒙面人会拼死救我!   我暗暗庆幸之余也哑然失笑了。   这一切倒让我惹上了一场天大麻烦!   那恶贼处处树敌。   现在被我灭了,他所遭黑锅现在全罩在了我的头上了!   看来我这一路将凶险异常了。   幸好还只有四天了,不然这日月就够我受的了。   不知明天将又有什么事情落在我头上了。   听凤凤这一说,我现在倒担心凤凤她跟在我身边会拖累她们主仆了,可我又不好意思对她们说起。   她们现在也孤苦伶仃了。   终于见了我才安心了,一来我就要赶她们离开我,这叫我如何开得出口。   可现在我亦是黑白两道争相杀灭的人物了。   这种身份,我又怎么能给她们说得清楚呢?!   唉!   看来真的是异常麻烦了!   随后我想到蓝慧她们。   幸好她们出道了。   而且还混了一个星际双娇的头衔。   不知凭她们在人前为我辩护能否帮我洗脱这一噩难!   唉!   不要想那么多了。   现在趁她们两个为我守护时我应该好好调息调息。   不管明天将发生什么?   车到山前必有路。   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   现在千万要好好休息!   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这时凤凤伏在我胸前用手拂着我的脸。   我实在是太需要休息了。   没有理会她,静静地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待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凤凤竟也伏在我的胸前睡得很安稳。   看来她也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而且比以前瘦多了,脸色也苍白了些。   想到因我的缘故令她们流落江湖成了孤儿。   我真的是罪过不浅!   我心疼地伸手抚摩着她的脸。   谁知这一抚摩,她倒警觉性挺高的,立马就睁开了眼睛。   我想拉下手来,被她一手给按紧了。   我说:   “你还睡一会吧。”   她说:   “不了。   当心我再次睡着时你又不辞而别了。”   我不禁心伤地又把她抱紧在怀里。   静了一会儿。   我想到我的目的。   不管怎样,我得往静海边上看看动静了。   于是我扶着凤凤坐了起来。   凤凤抬头问我:   “你怎么不多躺会儿?”   我说:   “我还有事儿呢。   今天我想沿着静海边上四处看看。”   这时凤凤抬眼紧盯着我,我双手托着她的脸不解地问道:   “你怎么啦?   是不是我有什么不对吗?”   凤凤不管我,却冒出了一句:   “你也相信那段传说?”   “什么传说?”   我不禁来兴头了。   想听听她说的传说跟爷爷说的有多大的区别。   谁知她竟又问了句:   “你是不是也知道九月十三日,静海中将出现一座小岛?”   “怎么,你也知道?!”   我不禁大骇!   既然她们都知道了。   那可能不再是什么江湖绝密了!   我忽然想起爷爷说起关于那鸿蒙太一和空明石镜的事情。   现在大多当作一个神话传说了。   谁知凤凤接下来的话更令我震惊!   她说:   “我们沿途听到巷议。   听说九月十三日静海海面将出现一座小岛。   我们还听说那小岛上可能有进入海底的门径。   若有人进入而得到那鸿蒙太一当年所用的宝剑,和他与那空明石镜同归于尽时所结合而成的一件灵异的宝物。   这宝物是个什么样子,现在还无人说得清楚。   如果能得到它与鸿蒙太一身上所藏的那本《无上全书》,那普天之下就没有敌手了!   我们还听说沿途有很多豪俊异杰欲前往争夺。   现在静海周围可能豪杰云集了。   各个魔头也定然不少。   听说蝴蝶宫主、百合仙子,还有玉峰山的玉修罗她们已聚齐了一大批侠义正道人士可能现在也赶到静海边上了。”   这静海周围象这样的天气也是绝少的。   记得以前我见静海时也是这种天气。   一连三天,那静海终于脱了面纱。   蓝汪汪的一片,风平浪静的,好美,好美啊!   我到希望这绝难得见的奇观在这次显形了。   有那小岛作陪,一定更加靓丽!   我听了只能暗暗傻笑。   看凤凤想得那么天真,没想到她的心思那么慎密,心灵却如此天真!   我只能连连苦笑。   希望这海面还是不要出现得好!    可这天机又怎么能随了人愿呢?!   真到了那一步的话,那也只能面对现实了。   希望它还是不要出现得好!   我们到了祭海山脚下。   进山口的广场好大好大啊。   能容纳数万人聚齐!   这时祭海山牌坊正门却立了一座高台。   进入的人群只能走两边的耳门。   广场上人流涌动,摩肩接踵的。   我忙叫马车停边观察了一会儿。   凤凤也面露惊异之色。   想不到这广场上竟聚齐了这么多人!   象是要开什么大会似的。   所聚之人也都是那些带刀佩剑扛枪的角色。   看起来这哪象什么祭神大会,倒象什么武林大会还差不多。   我问凤凤:   “怎么不见九魔的人?”   凤凤笑了笑说:   “那九魔管什么海神的事,祭祀海神是我们胡起仁人的事。   那些魔头只不过借了胡起仁人的名义不让那吸血狂魔独占了静海而已!   他们无时无刻都在监视着静海周围的一切。”   “在这广场上你可知道有多少暗探混入其中?!   这早就不是什么大的秘密了。   人尽皆知。   只是这次有点特别。   在正门搭了台子,不知他们想干什么?”   “你看,这人群中有很多女客,这以前可女颗稀少得很呢!   一般的女客哪敢趟这浑水之地,也只有在家里设台对着静海方向遥拜罢了。”   “你看,你看。   那是蝴蝶宫的人,那是百合谷的人,那是玉峰山的人!   看来她们真的要开什么武林大会了。   我们近前去瞧瞧!”   我一跳下车凤凤就挽着我的胳臂往广场上赶。   还是晶丫头叫着:   “夫人,夫人!”   在后面把车费给付了,我们对视了一眼,我不禁脸红耳赤了,凤凤也红着脸低头靠得我紧紧的。   广场上的人确实太多了。   我们几乎是挤到了前台的。   果然台上摆了桌椅。   只是还没人登台。   所有的观众也是抬头晃脑地一片聒噪。   这时忽然听得一片呼声:   “哦呵!   来了!   来了!”   我们果见一丛人众从牌坊后登上了台面。   听凤凤讲,那走在最前面穿伺坛礼服的就是祭海山主持。   他那礼服上的海神画象还真有点象我!   只是形象太庄重,太神话了!   随后依次跟上来的是,蝴蝶宫主张惜妮,百合仙子白雪,玉修罗常月华。   后面还跟着一个老者,凤凤不认识他。   看他那银发长眉胡须拖胸的,两眼珠光定然是个万年一上的老怪物了。   看他们在台上推让了一番,最后那祭海山主持坐在了中央。   蝴蝶宫主和百合仙子坐在左边,各人身后各立了四个仗剑弟子。   右边是玉修罗和那不知名的老者。   玉修罗背后也站了四个仗剑的女弟子。   那老者背后却站了三个银发飘飞的老者,不过他们的脸面比较清秀些。   他们侧边还站着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俊逸公子。   他手中拿了一把公子扇,背上背了一把金柄镶玉的宝剑。   这时那主持讲话了。   他先向大家一一介绍了蝴蝶宫主和百合仙子她们及背后的徒弟们。   原来那飞鹰双骄也在里面,还有那魔界双煞张氏姐妹也在台上。   那位老者原来是飞鸿独剑的师傅无影幽冥。   他为了替徒弟报仇,竟带了三位道徒和飞鸿独剑的独子林逸飞。   他们这次大会的主要目的是要对付那幽冥郎君。   他们听传那幽冥郎君对这静海宝藏势在必得。   这次他们无论如何也要阻止那幽冥郎君独得那静海宝藏。   他们还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   三魔灭后,阴阳魔君和蛇头魔君新战已大耗了真元,而且损兵折将过巨,还对那幽冥郎君心有余悸。   那僵尸魔君跟那星际神君恶战后就收势蓄力了很久,这次一定会到,而且也有势在必得的野心。   那万虫魔君最近和幽冥郎君大战了一场,而且惨烈异常,想来也心有余悸。   这次可能要坐山观虎斗了。   那九头魔君这次可能也不会亲临了,听说他此时正亲领大军赶往和清神起星系。   那里现正发生了巨变。   他要来,也可能只派些徒众来了。   那灭绝狂魔因上次金铠郎君在其境内现身。   可能对他有所牵制。   他们要么不来,要么就一起来了。   我相信他们会一起来的。   这次形势看来不容乐观。   天下群雄各怀疑心,这次的胜利者只有大家齐心一力了。   就是把那宝藏毁了也不能落入那幽冥郎君和六魔手里。   这也是这次大会的目的。   我本来想会后找机会见见蝴蝶宫主,向她问问关于长风一姓的情况。   可见这情形,想来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这时,广场中心突然乱了场子。   不知是什么人在广场中心闹了场。   刹时广场中心死伤了一大片人。   整个场面顿时乱得快无法控制了。   这时蝴蝶宫主,百合仙子和玉修罗的人纷纷闪近,围在台子周围戒备了起来。   混乱中我见情势不妙,忙拉了凤凤和晶晶往外挤闪。   谁知我们刚到广场边上就被一伙人围上了。   凤凤和我对面相觑,她也辨不清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为首的四个大汉忽然大吼了起来:   “幽冥郎君!   幽冥郎君!   幽冥郎君!   你已插翅难飞了!”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我两眼茫然。   经他们这一狂吼,分明是在向全场子的人们说明:   我就是幽冥郎君!!!   果然一听幽冥郎君那些捣乱的人忽然全闪了。   在场面刚一静下来,我们就被他们团团围在了核心。   随即蝴蝶宫主,百合仙子,玉修罗和那无影幽冥带着徒众也闪电飞入核心将我们罩围了个水泄不通。   凤凤和晶晶忙尖声历吼:   “我们不是幽冥郎君!”   只见那毛脸汉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是幽冥郎君。   你们是青龙帮帮主的千金和丫头!   可你们身边这男人!   嘿嘿!   他就是幽冥郎君!”   他阴笑着说得咬牙切齿。   紧接着又喊道:   “我们已经跟踪你们多时了!”   凤凤听了忙叱道:   “你们是谁!   你们怎么断定他就是幽冥郎君!”   那毛脸狂笑着说道:   “他不是幽冥郎君!   有种的就叫他把那面具先撕下来!”   我本想把事情先说清楚了再把人皮面具给撕下来。   可凤凤不知内情。   也怪我早没跟她讲起关于我和幽冥郎君相象的事情。   她哼了一声道:   “谁怕谁啊!   撕了就撕了!”   说着就随手把我的面具给撕了下来!   我大骇!   可又无可奈何。   这时众人见了我的真容,都唏嘘着赞我清俊异常。   却没人真正见过幽冥郎君。   因为见过的差不多都成死人了。   我在大家一愣之间见没人出来指正我就是幽冥郎君,忙想辩解幽冥郎君已被我杀了。   可闪念间我又一回想,这一说又能说明什么呢?   倒不如干脆承认我就是人们传说的星际神君还来得直接些。   于是我朗声大呼:   “我不是幽冥郎君!   我就是星际神君!!!”   那毛脸汉听了狂笑不止。   这时外围有两对女子闪身飞近了内圈。   我听见一声长呼:   “长风大哥!   我们来了!”   我听了心里欢喜不已。   是蓝慧和勤勤来了!   看来她们听出了我的声音了。   谁知另一对女子见了我就闪身冲前挥剑便砍,毫不容情!   刹时剑光飞闪,煞气卷风!   我忙拉了凤凤她们莫名其妙,只能闪避。   这时蝴蝶宫主叫了起来:   “胡儿住手!   且看他怎么狡辩!”   原来这对女子就是飞鹰双骄!   她们是见过那幽冥郎君的!   我跟幽冥郎君一模一样。   这次看来只要全仗蓝慧和勤勤她们来为我辩明身份了。   这时那胡飞雨,胡飞霞姐妹哭着向蝴蝶宫主诉说了幽冥郎君的情形。   咬牙出血死定我就是幽冥郎君!   那张氏姐妹听得如实之言,暴起狂呼:   “恶贼!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你的狗头割下祭我夫君!”   我不禁大声辩解:   “我不是!   我真的不是!!!”   可有谁能听我。   这时蓝慧她们惊疑不定地站在那里仗剑观战。   我想叫她们为我辩解,可这张氏姐妹哪能容我。   闪电之间就兵交了千多余合!   我不得不闪斗着叫凤凤她们闪开!   凤凤她们死活不肯。   拼撕加入战团。   她们的武功虽然很高。   可比起这张氏姐妹就差远了。   我不好还击,又怕她们伤了凤凤,避来闪去的一时倒令我手忙脚乱了起来。   这时胡飞雨胡飞霞姐妹也挥剑加入了战团。   我不得不狂吼道:   “凤凤!   你们快闪开!!!”   凤凤听出我生气了,也觉得自己是真的帮不上我什么忙了。   于是闪离了战团。   只是哭着为我辩解,可没人理会她们。   幸好也没人为难她们,这才使我放心了不少。   我放下心来后,仗剑杀得她们阵脚大乱。   这时她们见敌不过我,忙又改变了大法。   杀招越来越凌厉,一付拼命的架势。   搅得我拼也不是,不拼也不是。   又不能伤了她们,只能闪电应付。   这样下去怎是个打法?!   可她们根本不顾我的想法,全力施为。   一时杀得场面大扩,昏天黑地的。   蓝慧她们欲进不进的。   我真希望她们能挺身而出为我解围。   可这时广场上突然闪出了无数的黑衣蒙面人,围观群豪立时倒下了一大片。   场面有陷入饿混乱。   那蝴蝶宫和百合谷的徒众也纷纷加入了战阵。   整个场面刹时飞沙走石起来了。   幸好那蝴蝶宫主,百合仙子,玉修罗和无影幽冥都没有参战。   他们只是在照顾全场,以备防意外突袭。   我想他们很难预料场面的发展,故而一静制动待变。   免得让人收了渔利。   这样我也就能安心地应付飞鹰双骄她们了。   不管她们要打多久,只要些那怪物在小岛没出现以前出手就好!   可是这时蓝慧和勤勤见那黑衣蒙面人忽然来救场。   她们也利立马断定我就是那幽冥郎君了。   娇叱着:   “纳我秦云妹妹命来!”   两人一齐呼吼着也加入了战阵。   那胡氏姐妹和张氏姐妹四个我倒没怎么把她们放在心上。   谁知蓝慧她们竟然也加入了进来!   还杀招连连不绝。   我不能跟她们对拼,只能强忍着跟她们游斗。   可她们却不这样。   恨不得将我立马劈死剑下!   杀得我伤心不已。   想不到我唯一的心灵寄托也成了对付我的黑手!   我又能向谁再去求得解辩呢?!   唉!   反倒是她们因学了我的无极流云步法。   步步紧逼,扣得我紧紧的让那张氏姐妹频频乘隙突袭。   可我又不能伤了她们,这一战打的着实辛苦。   从白天打到了黑夜,又从黑夜打到了天明!   那进入祭海山的牌坊若不是有蝴蝶宫主她们几个头儿护着的话,早就石碎柱飞了。   可惜我还是无法脱身。   不过她们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被我将她们拖累得应接不暇,娇喘嘘嘘。   我也不想把她们逼得太急了。   待她们松懈散乱时我又降低一成功力跟她们缠斗。   这也是我试剑游斗,调息休息的最好机会。   只要她们不撤招。   在那小岛没出现之前她们想斗多久,我就和她们缠斗多久。   而且还时时露几着险招危招跟她们试试我的反应能力到底有多强。   她们的武功和剑法当真是精异绝伦。   可惜她们的功力与我相差太远了。   在跟她们游斗间,我反到悟出了很多险招危招的补救办法。   而且在解救危难之时,我亦可以杀招反击,令敌手措手不及。   我越斗越轻松。   她们六个却个个斗得香汗泠泠。   着实让我有些于心不忍。   可我真的不想被那些老怪物缠着。   在真正惨斗的场面还没出现之前,我真的不想耗费了我的和她们的内力。   那些老怪物好象也明白了我的意图。   他们其实也不想现在就过耗元气。   可她们又确确实实让我元神大耗了。   又苦于人手不够。   我也是多亏了那些黑衣蒙面人的救助。   眼见那些自以为是的也想来捞点油水的所谓正义之辈在那些黑衣蒙面人剑下成了飞灰。   我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不管怎样,我必须得保存势力,这鸟地方想我死的人还没出手。   我只要熬过了今明两天。   到时别看他们一个个连起来一条心,到真正利益快着手时,谁信谁还真难说得清楚!   可我又不忍心看着我们胡起仁人在这里自相残杀,让那些魔头在旁边笑话!   于是我一阵狂吼道:   “大家别打了!   大家别打了!!   有种的到那小岛出现那天别输给那六个魔头!!!”   蝴蝶宫主她们好像也看出什么明堂了。   这广场上就我们胡起仁人在厮杀。   那六个魔头的罗喽连根鸟毛都没见着。   就连刚才挑明了我们的身份的毛脸汉和他带的闹事的人连个鸟影子都不见了。   广场上只剩下蝴蝶宫,百合谷,玉峰山的姑娘们在和那些黑衣蒙面人厮杀了。   我发现那些黑衣蒙面人个个都非常了得。   他们从昨天战到今天下午都没死伤一个人!   倒是那些想乘机捞油水的江湖客却死伤无数。   那蝴蝶宫,百合谷和玉峰山的姑娘们也死伤不少!   再这样惨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何况蝴蝶宫主她们还对我们的身份不能准确作出判断。   我跟她们六个弟子辈拼斗时的阵仗她们是时时注意的。   见我有无数次机会将她们六个伤在剑下都轻轻地带过了。   她们认为我若真是幽冥郎君的话。   这时可能还不是出手的时候,而不愿过多消耗体能。   那些黑衣蒙面人也象是很听我的话似的,在我话音落后他们就一个个闪身在一瞬间消失了。   广场上煞气立减,煞风渐消,石沙雨下。   蝴蝶宫主见那些黑衣蒙面人跑了后也喝住了弟子们住手。   这时我才舒了一口长气。   我见玉姬蓝慧她们怒视着我。   我本想跟她们说几句话的,可刚想说时凤凤和晶晶她们忽然闯进来了。   我本以为她们给冲走了。   谁知她们竟躲到山上居高临下地观战呢!   凤凤见我一住手,怕我又一闪身给跑了。   忙拉起晶丫头就闪到了我身边。   接着就一把扑进了我的怀里死死地抱紧着我。   我到嘴的话只好给噎下去了。   对着蓝慧她们傻笑。   可她们根本就没在意过我的表情,忙收剑闪到牌坊前见蝴蝶宫主她们去了。   见蓝慧她们投奔了蝴蝶宫。   我也就放了大半个心了。   一手拉了凤凤她们闪电离开了祭海山。   当晚,我们在夜幕中找了处悬岩,在那悬岩上望着月光坐等天亮。   那晚的月色太美,太皎洁了。   映得天上只有数十颗星星在闪烁着荧荧的眼睛。   望着那晶莹皎洁的月光,我多想我爷爷他们和妹妹了!   可爷爷他们和妹妹究竟在哪里呢?!   我两眼茫然。   只有眼泪不自觉地滑落。   我的眼泪滴落在侧卧在我怀里凤凤的脸上。   凤凤不禁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问我:   “你怎么啦?”   我说:   “我想我爷爷他们和妹妹了。”   想当初我爷爷他们说,在九月十日前他们一定会及时赶到和我们相会的。   可是现在妹妹丢了。   我无法知道妹妹的下落。   你说我妹妹可能被蝴蝶宫主救了。   可她们知道那小岛过几天就要浮出水面了。   为什么她不和蝴蝶宫主一起来呢?   如果她真的在蝴蝶宫的话。   她一定会随她们一起来的。   那我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麻烦了。   妹妹可能还没有到达胡起仁。   那妹妹可能在哪儿呢?   我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   泪水也如落雨一般滴落在了凤凤的脸上。   凤凤搂起我的脖子安慰我说:   “别哭了好不好。   我相信你爷爷和妹妹他们绝对没事的。   她们的武功那么好,绝对没事的!   看我们的武功法力这么差,不也好好地躺在你怀里吗?   现在我们难得没人打搅,你就好好休息会儿吧。   明天我们还去那儿吗?”   “去!   我一定要去的!   不管怎么样。   那是我唯一的目标。”   凤凤哭了,紧紧地擦着我的脸问我:   “那我呢?”   我心里猛然一紧。   暗想:   是啊。   我这一去,前路渺茫。   可是我不得不去!   凤凤呢?   她们怎么办?   在今天这种情形下我都不能保护她们,哪明天还能吗?   明天可能还有更恶劣的招子等着我呢!!!   我不能!   我绝得不能将她们带在身边。   无论如何不能再拖累她们了。   有她们在,这对我绝对是一种拖累!!!   我该怎么安置她们呢?   我根本就没什么可靠的朋友可以托付她们。   看来我只有把她们带到爷爷在落霞山的洞中这唯一的途径了。   我还得先让她睡上个十天八天的。   如果我进了那小岛,我们这一别可能要等到十年后才能相见。   如果我进不了了,那我再带她们离开胡起仁星球。   我绝对要进入那小岛的!   不然我又何苦辛辛苦苦来这一趟呢?!   我绝对不能失败,除非我死!!!   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我把凤凤她们带到了落霞山。   进了洞我才发现里面有打斗的痕迹。   幸好洞还没有破坏。   我们收拾了一下。   把洞里收拾好了我就劝凤凤这段时间一定要呆在洞中别出去。   可是凤凤死活不依。   我没法子。   只好强制她入定了。   于是我叫晶丫头先出去。   晶丫头就听话地出去了。   我再一次跟凤凤说明理由。   可她就是不听。   铁了心了,死活要跟我在一起。   并死死地抱紧了我说:   “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我只好将嘴忽然吻紧了她的嘴唇,口对口地将我的玄阴真气注入了她的体内催她入定。   并把我的流云步法心法随心注入了她的脑海。   我不希望她今后我不在时有危险。   这样以她的机智和我输入她体内的玄阴真气,最起码可以提增她苦修几百年的功力。   再加上我的流云步法,她只要不和人硬拼的话,逃命的功夫是措措有余了。   在她入定醒来时,她可以脱胎换骨了。   而且入定期间也能增强她几成的功力。   到现在我才明白爷爷他以前为什么不给我们讲江湖上的一切了。   原来他是想让我们能心无旁婺地随时进入入定的境界。   不然,我们又怎么能够在短短的千年间增功至爷爷他们苦修了数万年才能达到的境界呢!   有了这么高的功力还怕搞不懂这江湖中的一切吗?!?!   我终于舒心了不少。   终于想通了。   只要我在实战中不断地心无旁婺地提高自己。   这世界还怕没我能克服的事情吗?!   这时凤凤的眼睛里终于射出了荧荧的精光。   周身蓝光隐隐。   我扶她静静地躺在石床上。   随后我亦暗暗远功调息了一阵。   天亮了。   我把晶丫头叫入了室内,细细地跟她讲明关于凤凤的一切后我才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最不起眼老要饭。   这样应该能蔽人眼目了。   而且还得把眼内的精气神隐了。   最好是把眼睛弄得象死鱼一般更好。   终于把一切都弄妥当了。   我闪电在静海边出现时,果然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祭海山已在收拾之中了。   在大街上,我看到了蓝慧和勤勤。   她们已经跟那胡氏姐妹打得火热了。   还在张曼青和张曼倩身前身后,大婶,大婶地叫得多甜。   可惜她们已恨我入骨了。   不然,我多想牵着她们的手逛街啊!   我不禁望着她们出了会儿神。   幸好我是跪在路旁。   这时她们走近我身旁,还朝我盘里扔了一些散钱。   我怕她们也象凤凤一样细心,能从我的眼神里认出我来。   忙装作磕头谢礼把头低下了。   等蓝慧她们一行过去之后我才哑然失笑。   这一来我竟平平安安地又过了一天。   沿途听说了许多传言听说昨天到过祭海山广场的武林侠客竟没有一个逃脱被追杀的厄运。   听说这一切全是我幽冥郎君的杰作!   人人一提到幽冥郎君或者煞星门就咬牙切齿。   而且我还听说九头魔君在苍狗星战得惨烈异常。   现在还被牵制在那里无法脱身。   我想听到详情。   可人人都说九头魔君那里管制太严了,无人能知道详情的。   只是有哨探探到了那九头魔君忽然撤回了其他星球的所有防务。   大家猜测可能苍狗星上发生了大的战斗,不然那九头魔君为什么忽然撤回了其他星球所有的防务增兵苍狗星呢?   大家只是猜测,众口莫一。   我不禁为苍狗星大哥担心了起来。   不知他们能否抵敌得住那九头魔君。   可我现在又脱不开身,不然我一定得去苍狗星去看看。   那九头魔君到底想干什么呢?   现在还是个谜。   不过我听说他已经派了十几位假子过来了。   而且他们已经到了静海周围。   究竟在哪里?   也是个谜。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