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三卷 幽冥郎君 > 第一章 爱的烦恼
第一章 爱的烦恼



更新日期:2017-02-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原来那次我离开她们之后,凤凤就带着晶晶丫头和两个暗随护卫沿路跟踪我了。   她们不愧是星际最厉害的谍报高手,沿路竟然没让我发现。   当我跟寒一飞在一起时,凤凤急了。   几次想显身警告我。   原来她们知道寒一飞是煞星门的绝密高手。   在她老爸的档案库里是排了号的。   见我们称兄道弟亲热异常,怕我不信反令她难堪,只好紧紧跟随着暗暗替我防备着他。   有几次见我们连心交战,她还怀疑我也是煞星门的秘密高手呢!   直到吸血狂磨的中洲境内她们才发现寒一飞心怀诡异。   果然在我坐地调息全无防备之时他竟然挥剑全力向我劈来!   以为我毫无防备必死无疑,竟然全无防备!   幸好我有自防随应之能,不然还直让他得手了!   谁知我竟能无意识地闪身挥剑还击。   令他措手不及,瞬间将他炸成了飞灰。   也怪我调息时竟然没有设防,满以为有他防护可以安心了。   谁知竟有此劫。   千幸没有大碍。   只是被寒一飞的剑气震伤了。   经过几天昏睡中自然调息已全好无碍了。   在我们闪电相击之时,她们哪里反应得过来。   只好闪身凌空接过被震得昏了过去的我。   听晶丫头说,当时凤凤以为我没救了,疼哭不已。   好在晶丫头摸着我的胸口见我心跳无碍才知道我只是给震晕过去了。   随后她们就闪电离开将我带进了高家庄替我护功疗伤。   不知她父亲知道了没有。   虽然我对她充满了信任,可对她父亲总提了个心眼。   又不好问她,怕令她不高兴。   谁知她竟然看透了我的心思。   她说:   “你放心,我这里绝对安全的。   在抱你回来的路上我们是很隐蔽的,可以说没人知道你在我这儿。   就是我父亲,他也不知道你在我这里。”   这时她又靠近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们回庄时为防人多嘴杂,将你藏入货物中带进庄内的。”   所有这些当真令我感动不已。   不说别的,我只能紧紧地抓住她的手。   我们久久地对视着,对视着。   由那面红耳赤的羞涩渐渐转变为一种亲密无间的温情。   我松手抚摩着她的脸蛋不禁满怀深情地说:   “你真美。”   “是吗?”   她小鸟依人地说着用手拂着我的手背将脸紧紧地撑在了我的手上。   不知为什么。   这种情形不禁使我又想起我妹妹了。   看她的脸就象是妹妹依然在我身边一般。   我轻扶着她的脸不自由地将她揽入怀中。   就象妹妹以前枕着我的胸口一样。   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甜心。   每每不想睡时,我就静静地望着妹妹在我胸口上安睡的样子。   睡梦里的妹妹老是喜欢美梦。   时不时地咧嘴甜笑。   有时还睡梦里抓紧我的胸口。   如果我睡着了,她这一抓准将我弄醒。   我只得又静静地注视着她,等着她醒来撑着我的胸口起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问我:   “现在几时啦?”   那是那么随心,那么自然。   可现在呢?   有双眼睛在深情地望着,一只纤巧的小手不停地在我的手背摩挲着。   我想抽出来,可被她紧紧地贴脸按住了。   我想用力抽回,见她眉头深锁,我又不忍心。   静静地僵持着只好把心凝向了天外。   一个声音总在我的耳边轻柔地响着:   这就是爱吧,这就是爱!   我真的爱她吗?   我不敢和她眼睛对眼睛地僵持对视。   看她的眼睛总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总忍不住蔽开她那烁目的眼光。   这可是在我妹妹那里从来没有的。   感觉怪怪的欲罢不能。   见她眼光总不离我眼圈周围,我又不好望向别处。   心里总担心会对她有什么伤害。   可又怕见她那烁目的眼光。   心里有点不自在,又有点飘飘然。   总让人琢磨不透。   我这是怎么啦?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吗哦!   这把我扰的!!   这时我又忽然想起蓝慧她们来了。   对蓝慧她们的感觉跟妹妹的差不多。   我也真没有跟她在一起这么复杂。   只是在她们表现得妞妞捏捏时我才感觉得一点点。   现在不知蓝慧和勤勤怎么样了?   我是不是该去看看她们?   凤凤见我眼光游离不定,于是问道:   “你怎么啦?”   “我没事。   只是想起了很多的事情。”   凤凤以为我还在为寒一飞的事情烦恼,说道:   “这事你就别烦了。   象他那样的人,可恶得很!   真是死有于辜。”   经她这么一说,到使我摆脱了那些古古怪怪的心理烦恼。   一下子全转到了寒一飞身上。   想不到他是煞星门的人!   那背后一剑现在想来都让人寒心。   幸好我有苍狗星领主大哥的感天应地之法。   那么他们呢?风平,龙虎他们呢?   我忽然紧张了起来。   我能逃过一劫。   他们能吗?   我不禁后怕了起来。   他们可能遇害了。   想那情景,背后猛然一剑!   那龙虎他们可能到死都没能明白那一剑是寒一飞给杀的!   我不禁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凤凤一听我叹息,忙问了一句:   “你叹什么气呀?”   “我想起九龙堡了。   那批和寒一飞一路的龙虎,风平他们可能已经被寒一飞害了。”   我边说着想起那情景,气得我咬牙痒痒。   可恶的暗贼!   这时忽然听到那丫头晶晶嚷嚷着进来了。   见凤凤依在我胸前到唬得她脸红耳赤了。   凤凤撑身起来忙问道:   “怎么啦?”   晶晶丫头忙回道:   “这几天江湖又出大事了!”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凤凤怪她一惊一咤的。   晶晶丫头忙接口说:   “刚才老爷回来了。   我偷听到老爷讲,最近几位出名的侠客竟被那煞星门的门主幽冥郎君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   我见到凤凤听到这里竟惊得张嘴定在那里听晶晶丫头继续说下去。   “老爷正在那儿奇怪那幽冥郎君亮身杀了那几个正道侠客,这不是明摆着跟胡起仁江湖作对吗?!   何故如此树敌,老爷想来想去真不明白那幽冥郎君是怎么想的。”   待丫头一说完我忙问道:   “那幽冥郎君最近又杀了些什么人?”   只听她用一种很夸张的语调说:   “飞鸿独剑林飞雄,散花仙子古飞飞,还有那陆氏双雄陆平陆化兄弟,一个都没放过!   到是那飞鹰双娇被一位神秘客救走了。   不然她们也难逃噩难!”   我一脸不解。   我对他们这些人的武功不是很了解。   谁知凤凤听了不禁骇得跳了起来!   喊道:   “什么!?   都让那幽冥郎君一个人给杀了!   没有群攻?”   晶丫头说:   “听老爷讲,他到对那幽冥郎君看走眼了。   想不到他竟如此了得!   随后又听到老爷吩咐他们严加防范,密切注意那煞星门的一举一动了。”   我有点迷惑,不相信地问道:   “那幽冥郎君真有那么厉害吗?”   凤凤见我满脸的迷惑,忙给我讲了那飞鸿独剑林飞雄,散花仙子古飞飞他们的故事。   听说那飞鸿独剑林飞雄以前隐居在一个市场上卖肉,最后听说金铠郎君杀了那双面人磨和千变磨君后,觉得该是我们胡起仁人的出头之日了。   于是弃了那杀猪刀挥剑响应。   独剑将那蛇头磨君老巢磨峰谷杀了个片甲不留。   那镇守磨峰谷的蛇头磨君的四位得意弟子全在他剑下成了飞挥!   想不到那蛇头磨君竟然不自己寻仇,花钱买了这幽冥郎君辣手杀了这飞鸿独剑!不知他的家小遭殃了没有?   晶丫头忙接口说:   “那还用说,当然难以幸免咯。   想那幽冥郎君歹毒无比,他又岂能放过人家的家小呢?!”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