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九章 玉泉庄庄主
第九章 玉泉庄庄主



更新日期:2017-01-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太阳快下山了。      几群鸟雀在那屋顶上时起时落。      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      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于是我就沿途边走边看着出了城里。      谁知刚走到一个岔路口时,忽然听到了一阵兵刃的激烈撞击声。      前面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忙闪近那里依着草丛一看,知见四个黑衣蒙面劲装汉子把一个女子围在了中间。      又是他们?!      那女子是谁?      在他们斗得转过身时,我一看,原来是她。      那位帮我试衣服的女子。      看来她的武功还不错。      一把宝剑物的零落有致。      气定神闲的。      周围的草木早被她们杀的零落纷飞了。      这时那四个黑衣劲装汉子相互对视了一眼,功力大增。      随即那女子剑剑吃紧了。      杀得香汗淋漓。      看来我得出手帮她一帮了。      不然她准吃大亏。      果然在我一闪念间,那四个汉子猛然四剑齐制,剑光飞闪。      那女子也不示弱,挥剑飞身奋力迎击!      可功力太弱了,被那剑光震得暴飞。      我不伸手不行了!      我忙闪身暴飞接住她就回身杀出一剑,把那四个蒙面客震得扶胸逃去。      这时那女子象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把我紧紧地抱住了。      并在我颈边喷吐了一大口鲜血!      不好!      唉!      又迟了!      我为什么不早出手呢?!      看来这位又麻烦了。      在不明身分之前我可不能贸然将她带回洞里了。      看来得先将她带回城里再看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只好抱这她进入了林中。      这时天快黑了,不过还是能让人看见的。      还是等天黑透了再抱她进城吧。      在林子里我用手按着她的后背给她输入了一股护心真气。      探知她伤势并不严重,调养几天就会好了。      只是她醒回神了,伏在我耳边吐气如兰。      叫我马上送她去玉泉庄。      这玉泉庄在哪儿?      我可连个方向都搞不懂。      这时她告诉我向着太阳方向直闪,不久就会看见林木茂密处有一片大的宅园,那就是了。      我听她的话,一直直闪。      果然一忽儿就见了一大片宅园。      里面雕梁画栋,亭台,清池,回廊,假山错落有致。      甚是气派。      果然是户富户千金!      在我想纵身进入庄园时,忽地闪出了几个壮汉。      他们兵刃各异,身手不凡。      拦着我们并喝止我们止步。      我只好在园外停了下来。      可这时她到不说话了,还紧闭了双眼象是又晕过去了。      唉!      真是急死我了。      我忙解释说。      “我在前面山头救了怀中这位小姐,她受伤了。      叫我赶到这叫玉泉庄的地方。      请问各位,这是她说的地方吗?”      这时里面有个女音冒了出来。      “是不是小姐!”      话音一落人就闪到了我的面前。      想不到一个漂亮的小丫头竟也如此了得。      看来这庄园住也是位了不起的武家了。      这丫头一见是她小姐,口说着。      “是小姐!”      随即就拉着我们飞身闪进了庄内。      这一拉几乎是把我们给拖进去的。      我们也不管什么回廊,清池,假山什么的,径由空中飞入了后院。      在后院门前脚刚落地这丫头就高呼。      “老爷!      老爷!      小姐受伤了!      小姐受伤了!”      这时院门突然打开,里面闪出了一个面容清穆的中年男子。      冠戴清雅,威仪非凡。      他见女儿紧抱着我,忙将我迎入了内室。      在内室她才松了手躺到了床上。      这时那丫头到挺快的。      我刚放下她小姐就见她牵了个医师过来了!      这时庄主请我到客厅里奉茶叙话。      无非是问明情况,说些感激的话语。      我可一刻也不想呆了。      只想尽快离开。      天黑透了。      蓝慧她们可能在担心我了。      我忙端茶在手向庄主推脱说。      “实在对不住了,本人有急事得马上告辞了。”      谁知庄主却苦苦挽留。最后说。      “贵客是否嫌鄙庄太鄙陋了!?”        我没法,只好留下了。      这时庄主忙吩咐酒宴侍侯。      叫我先在内室休息。      等他看顾女儿后再来相请。      其实他女儿并无大碍。      难得有父母如此眷顾。      也是人生一大幸福。      可惜我没有。      他们是谁?      可能我这辈子也无从知晓了!      我环眼四顾了一下整个房子。      各壁厢摆设精巧,琳琅满目。      中间还杂摆着一些书籍。      在烈火金德星爷爷是教过我们文字的。      我随手拣了一本一看,竟然是一本分析天下各帮各派势力和形势的书籍!      这种书籍竟然随处摆放。      看来这庄主定然不凡。      他是谁?      以他对天下大势如此了解,定然身手和地位极高。      看来不可小觑!      如有机会从他们这里探听到妹妹的消息那就太好了!      一想到能有机会结识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的人交往,我不禁后悔起刚才执意离开的情势来。      幸好这庄主好客将我硬意留下来了。      看来从他女儿那里打开缺口,应该能了解到很多江湖事情的。      如能找到妹妹,那将是千万中的大幸了!      我不禁心安理得起来      一个下人进来说。      “庄主有请大侠!”      我到是暗暗一笑,还什么大侠呢!      我这一脸钢刺胡到让我赢了个大侠的名号。      小侠好差不多。      我跟在他身后七弯八拐来到了一个大厅。      大厅里竟然升起了歌舞,摆好了美食。      庄主见我进来,忙迎了过来。      见这情势,我忙说道。      “庄主太客气啦!”      这时庄主呵呵大笑,说道。      “什么庄主不庄主的。      刚才忘了自我介绍了。      鄙人高劲宜。      看大侠与我年岁相若,敢问大侠尊名贵字?”      “高庄主太客气了!”      我心里到暗笑。      我这年纪不知比他小到哪里去了。      还年相若呢!      口里却说。      “本人小号长风剑洪。”      这时只见庄主脸色变了一变,闪即一往如初。      我也没有在意。      只是他把我瞧来瞧去弄得我不自在起来。      担心给他瞧出我面具的破绽来了。      还好,他见我神色有些不自在起来,忙将我引向了桌子边。      看着这一大桌的菜,就我和庄主两个人我就有些不安起来。      难得人家这么盛情款待,我还得回去替蓝慧她们上药呢。      这时两个丫头拥着那小姐款款出来了。      高庄主忙起身向我介绍。      “这是小女金凤。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让我给惯坏了。      失礼之处还望长风大侠海涵。”      “哪里!      哪里!      高庄主太客气了!      鄙人只是偶尔路过随手相救而已。      高庄主不必挂在心上为好。      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见他那么客气,我也不得不跟他客气起来。      “长风大侠太客气了。      听小女讲,那四蒙面客只大侠接住小女回身随手一剑就使他们扶胸而逃,威力非同小可。      高某有幸能结识大侠,此乃三生有幸啦!”      他这左一句大侠,右一句大侠,到说得我不好意思了。      幸好钢毛从密的面具使我无瑕显露。      到是那高小姐笑得柳眉颤颤,好象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这到使我心里特别纳闷。      随即高庄主斥怪道。      “在大侠面前不得无礼!      还不赶快向长风大侠敬酒赔罪!”      那高小姐到真筛了一杯酒供到我面前一脸顽皮的笑意。      看她这样子到很象我妹妹。      她阴阳怪气地说。      “长风大侠!      请满饮此杯!      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见她这怪模样搞得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看来这鬼丫头知道我这脸皮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端着酒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这到使我恍然大悟。      怪不得她对我这满脸钢毛胡的丑汉注意呢!      原来我这双眼睛瞒不过她。      好个精细的姑娘!      这时高庄主见女儿太不规矩了。      有失体面。忙端酒赔罪说。      “我这小女被我宠得无法无天了。      没大没小的。”          说着见她女儿还嬉皮笑脸的,忙拿眼瞪了一下他女儿接着又说。      “还那么嬉皮笑脸的!      一点女孩家的斯文都没有!”      随后有打着哈哈对着我说。      “让长风大侠见笑了!”      我怕给她这一闹露了马脚。      忙打圆场说。      “小女天真无邪。      甚是可爱!      我辈江湖中人就不必那么多俗礼规矩了。”      经我这一说到奏效了。      只见她脸红耳赤地自个儿坐下夹菜吃了起来。      样子挺扭捏的。      跟刚才一点都不同。      真叫我摸不着头脑。      那高庄主也有些纳闷。      拿眼觑了我几眼,满脸的不理解。      随后也没放在心上。      大家这才随便了起来。      想不到我不知为什么竟忘形了。      豪饮猛喝的最后竟把个高庄主给灌醉了!      我也有些飘飘然了。      不过心里还明镜似的。      在高小姐扶我进房安排我睡下时我听到了她身边的小丫头们的奇怪声。      “真不解!      一个粗脸大汉,小姐竟放下架子亲自侍弄。”      在她们来说不是奇怪,简直是不可思议!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