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八章 金铠郎君
第八章 金铠郎君



更新日期:2017-0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次我装扮了一脸胡子拉扎的模样进了城内。      我先买了两包药藏入怀中,随后四处游走。      这时我突然看见一群人为在一棵大树下,不时自那里传出了一遍喝彩。      一时好奇,我也凑了上去。      只见里面有个唱曲的老头在讲江湖古典。      这时他将到了最近江湖中发生的一件大事。      他讲最近失踪的那个星际煞星金铠郎君并不是失踪了,他来我们这胡起仁星球没多久就取道去了那凤凰神起星的火牛山星球了。      那星际煞星和九头魔君那一战打得惨烈异常。      据说那天九头魔君带着四位假子刚从胡起仁老巢青峰山魔云洞返回阿卡德狼性星球途中遇上了金铠郎君。      那金铠郎君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听说九头魔君起了胡起仁星球。      忙赶了过来。谁知竟与半路上遇上了。      仇人想见分外眼红。      那四个假子见了金铠郎君还不等发话就呼叫着。      “纳我兄弟命来!”      话一说完就扑了上来。      他们八只铁手闪电出击,每人十指光电如剑。      刹时跟金铠郎君杀得光剑百万,有如太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颗眩目的明星。      那金铠郎君太厉害了!      如果他真不是那星际神君的话,那星际神君可能也比他逊色多了。      他们斗得剑光愈密,光团愈大。      外面根本就象见着是一颗太阳挂在空中。      耀眼之际,一个金光灿灿的身影突然自那光团中闪了下来,闪电回身在那光团还没散开之际一剑向上划出一道炫丽多彩的霞光极速冲向那未散的光团。      直到整个身影又没入了那眩目的光团中,随后就见那眩目光团中闪出了万道霞光。      立时飞出了两个银白眩目的身影。      另外两个在那烁目强光和那万道霞光散尽后出现了那金铠郎君挥剑定于圈中的杀招姿势后也不见他们的踪影。      你说为什么?      那当然是飞灰烟灭罗。      那九头魔君气歪了嘴脸。      直娘贼!      老子今天放过你就不是九头魔君!      这九头魔君平时是一个头面露脸的。      这次跟金铠郎君单剑相斗,杀三千,两人都占不了一点便宜。      这时九头魔君呀呀狂叫着现出了双头双剑对敌金铠郎君。      这下可好了。      金铠郎君等于在和两个九头魔君斗剑了。      杀威越来越猛,超过刚才那四个假子合围时威力何止几倍,几乎是十倍以上!      那金铠郎君越战越惊心,越战越手紧。      思之再三,走为上策!      忽一旋身,环剑把那旁边观战的两个幸存的假子挑向了九头魔君。      旋际一闪即逝!      这一连势太快了!      那九头魔君望尘莫及,气得把两个假子绞成了飞灰!      这也可能是那两个假子猛然飞来,那九头魔君收势不住才把他们给杀灭了。      你们想想,那么大的杀威,一时想要收回来也是挺难的!      在说那金铠郎君逃出了之后,元神大耗。      潜藏在我们胡起仁星球大概有几天吧?      这几天他可能从什么渠道得知那双面人魔和那千变魔君自那次跟九龙堡大战之后元神大伤,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      觉得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      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要么不干,要干就爽快些!      这金铠郎君可真是个爽快人。      想到就做到!      他竟然真的闪电奔行到了凤凰神起星系!      凤凰神起星系当真是戒备森严。      那双面人魔也当真心思慎密。      那金铠郎君刚进入星系就被他们发现了。      首先那些巡天使,魔兵什么的,哪是对手。      不费吹灰之力就让金铠郎君深入了凤凰神起星系。      在快要进入那火牛山星球时被双面人抹额的五个徒弟用浑天五行阵合围了。      那五个徒弟跟双面人魔差不多。      他们也都是双面的。      为首的是一个正面为狮面背面为狐面的怪物。      他一身玄金色铠甲跟金铠郎君差不多,只是成色差了一点。      一双玄金铁手,一手为狮形,一手为狐形。一手粗重一手纤巧。      这到是粗中有细,对付起来可真难。      其二是一个正面为狼面背面为马脸的怪物。      他一身玄银色铠甲。      一双玄银铁手,一为狼足形,一为马足形。      狼性惨烈,狠辣!      马性暴烈威猛!      对付起来也得煞费苦心啦。      这第三位到是一个正面为一凶神恶煞式的人面。      背面却是一张猫脸。      身披一套赤铜色玄铜铁手。      一手人形,爪尖钩利形如女手。      一手猫形,利爪伸缩自如。      他容人性的机巧和磨性的凶残外加猫的灵巧于一身。      也是一个难缠的怪物。      其四到是一个正面背面表里如一的熊脸怪。      一只威猛暴烈的黑熊。      一身黑金玄铁铠甲溜黑反光。      一双粗笨的玄铁熊掌威力残暴。      一掌击树,掌洞空飞,树叶不动。      而树后的巨石却碎为粉末!      其威力非同小可。      其五是一个双面人怪。      正面是一个女面,奇丑无比。      麻脸塌鼻,疵牙裂嘴。      其背面却英俊潇洒,满脸春风。      其性残毒无比,心黑手辣辣。      一双男女玄兵铁手,掌滑爪利,奇毒无比。      触肌既使你浑身残惨蓝透骨,随后即冰融水消,尸骨飞灭!      这上毒手当年不知残害了多少胡起人生灵。      他们五个见金铠郎君前来如入无人之境。      气极败坏。      这时他们排成五星连珠,依次排列。      为首狮狐双面怪狂吼暴喝。      “何方兔辈!      竟敢到我火牛山散野!      快快报上狗名,饶你全尸!”      那金铠郎君见骂自己兔狗。      暴怒,喝道。      “一群屎怪!      蛆臭遍野。      竟敢在你太祖面前露牙喷屎。      真是恶心之极!”      那狮狐双面怪见骂他满口喷屎,气暴如雷。      吼道。      “好个不知死活的龟孙。      看打!”      只见他们五个五星连珠,如一道长虹闪电撞向那金铠郎君。      这时那金铠郎君宝剑无法施展。      只能施法回鞘,双掌肉战,闪电迎击。      瞬息之间与那狮狐双面怪正反相拆三千多招!      那狮狐双面怪,狮手雄浑霸道,出力千钧。狐手却游如闪电,频频暗袭,叫人防不胜防。      瞬息之间三千招已过,在金铠郎君刚刚有暇反击时,那狼马双面怪闪电接手。      马蹄直击,如直捣中原。      狐爪狠扫,如饿狼窜涧,势如奔雷!      那金铠郎君岂是平凡人物!      亦是以一变应万变。      一手如飓浪排空闪击狼手。      一手如吸星旋涡将那马蹄霸力化为无形!      随即闪电幻形,如玄空黑洞,渊深无极。闪电千招过后,忽然化成以一敌三了。      那金铠郎君心如直水,明镜空灵,对迎恶煞猫脸双面怪。      那粗手力道雄浑,直劈下来有如泰山压顶。      猫爪急窜混扫,烈如万爪撕网,时时不离金铠郎君左右死缠。      正当金铠郎君陷围在他们三个合围当中如旋风拂柳游龙摆尾之际,那双面黑熊怪一双玄铁熊掌幻化万千以排山倒海之势一面独挡。      金铠郎君立显劣势!      此时心念一差,身盔灰灭!      非同小可!      金铠郎君旋身周密施功,力布千毫。      一丝之差,千万里之别!      金铠郎君就是金铠郎君!      车轮战中分身手,      万物归空意随游。      旋身狂卷入无际,      转身一剑执在手。      五星闪环敌一剑,      毫光耀破九重天!      连环五轮套套转,      轻身游戏入无间!      这一战当真是罕世无匹啊!      他们一直从那茫茫天际斗到了云天风际!      杀散了团云黑雾之后。又斗到了火牛山星球地面。      这可是双面人魔最为精悦的一支组队之一!      那双面人魔听说金铠郎君一剑之威力劈九头魔君四位假子。      还斗得九头魔君双头迎敌。      威力非比一般。      忙派五位得力弟子要他们五星连环绞斗金铠郎君。      希望先灭了金铠郎君的锐气,以能逼他离开以为上策。      随后层层调动,暗防重重。严阵以待。      再说那五怪五星连环和金铠郎君从天上斗到地上。      顿时使险山崩裂,巨石乱飞,山林飞火,狂沙漫转,雷电交加!      金铠郎君见久战不下,杀性陡起,忙仗剑穿入地底。      那五怪也不放过,紧随跟入。      这下他们可入了金铠郎君的套了!      地底摸黑,心念为上。      万物皆有,实阻无伦。      万物皆无,意随心游!      那五怪那有如此境界,能在地底搏斗无碍。      随后只见狂泥暴起。      有如万吨炸药地底爆轰!      随即狂尘漫天,乌天黑地!      只见金铠郎君金身一闪出了那狂卷泥风。      随后竟窜出了那双面人怪。      看他口出狂言。      吼道。      “直娘贼!      那里逃!”      他想闪身冒进时突然发现背后没有跟背的!      顿时傻眼了。      其心鬼魅。      见大势已去,忙闪身逃窜。      金铠郎君岂肯放过于他!      环身闪电挥出一剑让这个心黑手毒的怪物飞灰烟灭了。      等那残风剩沙落尽后,四周只剩混沙。      空谷寂寂,令人悚心。      这小老头此时顿了下来。      随即侧身端茶在手。      一个小儿托了个盘子出来,个个踊跃抛钱。      在那盘子钱满盘堆之时,那老头说了一句。      “今天到此结束,若想再听,明天再会!”      随即转身收拾行头。      众人哗然大散。      这老头真有一套。      还以为他会再讲下去呢!      我心里直想,这老头所讲的是不是真的?      于是我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这老头讲的是不是真的?”      “那当然是真的啦。      猴面老叟是从不讲假故事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随口问了一句回头一望。      是她!      那位帮我试衣服的小姐!      这时她换了便装,素淡雅洁,风采依然。      我差点惊愕!      还算能稳住自己。      随后装作无心之问,大大方方随众人散了。      我拐了个弯见她没有跟上来才嘘了口长气。      怎么这么巧!      幸好我今天是满脸拉扎胡子,不然还真让她给认出来了。      或许这只是一次无心的偶遇吧!      明天我一定再来听!      兴许中午吃饭时能听到一些关于妹妹的消息。      也可能听说一些关于青龙帮的事情。      如果能结交一些青龙帮的人无那就更好了。      我相信妹妹已经到了胡起仁星球了。      我相信我的感觉。      对其他的我可能不行,但对妹妹我有千万的把握。      不知妹妹是否在找我?      我是否也该干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造出舆论,好让妹妹知道我也到了胡起仁星球了。      可我仔细想想,又觉得不行。      在那小岛没出现之前我是不能暴露自己的。      也不能以其他的身份或名号过分张扬自己。      出道的次数越多,暴露的机会就越大!      何况那几魔和天下各帮各派鱼龙混杂。      这普天之下,我又如何知道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暗探呢?!      还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为妙!      唉!      天色又不早了。      不知她们两个该怎么样了?      现在她们安心了,可眼睛瞎了。      这可把我给害苦了。      一个大老爷们要照顾两个女的。      我想随意,可她们却一点也不随意。      想不到这世界的女人真怪!      妞妞拧拧的。      不知到底为什么?      我又不会伤害她们。      只是想象对我妹妹一样帮助她们。      可连这也很不方便。      真怪!      说她们怕我吧。      她们又象是很信任我的。      可看她们时不时脸红耳赤的样子,闹得我也时时别扭得紧。      这陌生人就是跟爷爷妹妹他们不一样。      这女孩子更不同。      想那大甲,小乙,阿丙他们。      我们只是一顿喝酒的功夫,大家就彼此玩得开心了。      虽然大家不能彼此交心,开开心心无拘无束那是多好!      这跟陌生女孩交往真麻烦。      不过,这位帮我试衣服的小姐到挺大方的。      看她行风举止,也挺潇洒的。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物?      再又机会,我一定得注意她!      看她这两天的情形,好象是这市面不远的一户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手持宝剑,行风洒丽,看来武功也很不凡。      下次到真的要注意一些。      唉!      这等时间的滋味真不好受。      胡思乱想了这好大一会儿黑幕才将这天给罩住了。      这四周树木无边,空寂无人。      这时闪回去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必她们也等得很急了吧?      想以前跟妹妹捉迷藏时,妹妹找不着我就撒赖装哭。      大喊大叫,你不得不依着她一点。      而且还得费点口舌安慰安慰她。      这时她才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顽皮劲儿又来了。      从不让你安分。      早上多睡一会儿若她早醒了,就对你绞耳扣鼻的痒痒难禁。      一个哈欠醒来,她早就闪到洞外偷笑去了。      有时趁她没醒时,我也会作弄作弄她。      她睡觉时最怕那滑腻冰凉的东西。      于是我就从那小潭里抓来两条小鱼放在她的后背后再弄她翻身,到她开压着那滑溜溜的小鱼时我就闪到洞外听她惊叫。      每试每应。      不知是她故意的,还是天性如此。      每次出来总是面红耳赤地将我捶打一通。      我也边笑边退。      到了中洞,我们又开始了你追我赶的闪身功夫。      我们在中动练功,里面笋柱林立。      如果有谁在追赶中输手毁坏了里面的一切。      那家里的杂活如烤鱼,摘果子,收拾收拾精舍,有时爷爷叫捶背修胡子是你若不愿意就可以命令她去接手。      这笔帐我们可都算得清清楚楚。这时妹妹再怎么撒赖我也只是跟在前后悠悠闲闲的观光。这时妹妹气得翘鼻子也没用。      在这一点上,我从不让着妹妹。      气得她咬牙切齿。      又无可奈何。      如果哪次她阴谋得逞,这一高兴劲儿就跳得比天还高。      挑肥捡瘦的尽给你找倒刺。      好在她赢的机会绝少。      我也就使尽心机让她满意。      气得爷爷骂我把我们男儿的脸面给丢光了。      这时妹妹就怒目相向。      “哈!      两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流!      你们还要脸不要脸呀!”      她一撒起拨来竟骂起爷爷老怪物来了。      还叫他当心哪天胡子不见了可别找她!      爷爷听了准得立马住口。      还乖乖称妹妹祖奶奶饶命。      爷爷可最爱他的胡子啦。      时不时地叫妹妹帮他修理。      这时妹妹老是逗弄爷爷。      一会儿大慌,喊道。      “哦!      了不得!      剪岔了!”      见爷爷立马怒目圆瞪,她就忙举手告饶。      爷爷这时就极尽夸赞妹妹,骂我是懒虫。      乐得妹妹屁颠屁颠的。      若得我时时偷笑她傻瓜蛋。      我不知不觉中七闪八拐折来弯去地终于闪到了石崖下。      越过茅柴藤萝在崖壁下的石缝边钻进了里洞。      在洞口时听到里面有哈哈嬉笑声。      大概是她们在相互玩笑。      我也乐了。      看来她们的身体恢复如初了。      只等眼睛复明了。      这时我突然闪了一个念想。      反正她们看不见,到不如蹑手蹑脚轻声进去看看她们究竟在玩笑些什么?      起先只听她们在谈一些关于我的事情。      两人猜来猜去都说不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也不知我究竟有多大。      不过她们最后一致的意见到认为我年纪跟她们差不多。      在说到我跟她们年纪差不多时,两个都不禁脸红耳赤了。      细看她们神色到象是一个孤房独思的幽女。      一切行迹表露无疑。      大概都在暗暗自喜着彼此都不能看见对方的容态吧。      随后她们忽然都不作声了。      这到唬了我一跳。以为她们发现我了。      这到弄得我不好意思了。      刚想说话,这时见蓝慧双手摸着通红发烫的脸作了一个瞟了勤勤一眼的动作,随即又偷偷笑了起来。      这时勤勤大概也有些不自在什么的,不停地把个两手在双腿间搓来搓去的。      形样特别忸怩。      脸面也由浅红变到了深红,而且通满了整个颈项。      这到使我纳闷了。      这两个女孩今天是怎么啦?      她们究竟在搞什么明堂?      忸怩作态的,到使我也不自在了起来。      可又不好出声,怕惊了她们。      这时蓝慧突然作了一个瞟向勤勤一眼的动作问勤勤。      “你觉得他怎么样?      是不是挺潇洒的?”      这时勤勤好象认为蓝慧说这话不对似的。      她反问了一句,说。      “这大概是你自己认为的吧。      还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看你羞不羞!      别以为我看不见。      这会儿你准定面红耳赤芳心乱跳了。      想想那会子......”      说到这里她自己到说不下去了,底头不停地搓手,脸色更加赤红了。      更奇怪地是蓝慧她明明经勤勤这一说象是点破了她的心事一样。      脸更红耳更赤了。      嘴上到不饶人。她说。      “谁说的?!      别把你那鬼心思安在我身上。      我们的勤勤小姐现今开窍了。      芳心大乱了。      有些把持不住了。      心里想着到时不知该如何面对呢!      你敢说你没有这样想!”      这时勤勤象是急了,鼓胀着脸说。      “你也别笑话我了。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别以为自己冷若冰霜的。      心底里却热得象个烫火炉。      这会子乱了芳心,上下不能了,想取笑我。      没门!      到时若不能,我躲进天涯永不见他!”      这时勤勤到是激动了。      身子发颤,眼光茫然。      她自己心里也没底。      她们这是怎么啦?      象打哑谜一样,搞得我云里舞里的。      到也钩起了我的好奇心了。      决定接着听下去。      这是蓝慧象是跟勤勤感受相同。      眼色迷离,双眉紧锁,面色也褪色了不少。      她接着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她说。      “若是他真的很帅很洒脱呢?”      “那我这辈子耗定他了。”      这勤勤到回答的毫不含糊。      在我却是莫名其妙。      这两小姐今天是怎么啦?      神神怪怪的。      这时蓝慧到沉默了。      随后眼里竟落出了泪水。      这时两人象是有心灵相通一般都沉默了。      空气也象是忽然被凝固了,有些紧张。      看来这话再也听不下去了。      也不能现时现声,让她们知道了这不定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了。      我于是悄悄退出了里洞。      她们那古古怪怪的样子象是因我而起的。      可我竟想不起我有哪儿对她们不对。      奇怪!      我随即作了个行色匆匆的样子喊道。      “我回来啦!”      我一闪身就到了她们面前。      这次到象是着着实实唬了她们一跳似的。      见她们忙定了身,随即两张刚褪色的脸面又涨满了桃红。      见她们忙乱着爬起来招呼我。      我连忙叫着。      “别动。别动!”      随即每人牵了她们一手。      谁知她们象是很紧张似的把我两手握的紧紧的。      这到使我不知所措了。      “你们怎么啦?      是不是为我担心啦?      放心吧!      我这人其他方面到不敢肯定,这逃命的本领是超一流的。      这不,我不是回来了吗。      你们就好好坐着吧!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尽管说。      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      我现在得给你们调药去,今晚就给你们敷上一次。      如果药效好的话,你们可能会提前复明的。”      听我说完了,她们才放心地松了双手。      我返身到了石桌边把生药和熟药调兑齐了分成两份。      这时她们竟不知不觉地依在了石桌边听我调药。      见她们这样子到使我又想起了妹妹。      她们这样子象妹妹双手叉着脸看我烤鱼的情形。      可惜我现在还没有一点妹妹的消息。      不知不觉中我轻叹了一声。      谁知她们竟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怎么啦?”      我左右望了她们一眼。      她们真的怪怪的。      居然有心灵相通一般。      我说。      “没什么?      只是见着你们瞧我调药的样子,竟使我想起了我妹妹。      象那时,我妹妹两手叉着脸静静地看着我烤鱼。      有时还不住地吞着口水。      一想起这些我就想笑。      这会儿我以为我可能很孤独了。      谁知竟有了你们两位神仙似的妹妹。      这到着实让我意外,又特别尽兴。      你们放心。      我一定让你们见到这洞里的景致的。      现在你们就乖乖去床上躺着好好调息一番。      等会儿我就得给你们敷药了。”      她们听我这样说了,也就听话的回床上躺着去了。      我调好了药,先用药水给她们洗了眼睛,随后就把药替她们敷上了。      在为勤勤敷药时,她象是不经意地随手在我脸上捞了一下。      我这一脸的钢刺胡硬硬的,象是把她的手给刺疼了。      只见她激愣了一下。      脸色也变了。      我以为真的把她的手给刺疼了。      忙问道。      “是不是刺疼了?”      说着我想抓住她的手看看,谁知她紧握着拳头不肯给我看。      我也没有在意,安慰她一句就回到外洞休息去了。      谁知此后勤勤到有意避起我来了。      这到使我在她面前着着实实不自在起来了......      天亮了。      我给她们御了药洗了眼后就跟她们说。      “我要出去探探我妹妹的消息去了。      你们好好休息,有空也应该尝试闭上眼睛对敌的能力了。      这对你们可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了。      有时间我还想见识见识你们的功夫呢。”      蓝慧到牵着我的手嘱咐我说。      “你一定得小心啦。”      勤勤可能不舒服,脸色淡淡的。      我也没有在意。      随后就闪出了外洞。      我上半天在城里四处转了转,听闻了一些江湖中不大不小的传闻。      可没有一丁点妹妹的消息。      最近除了那金铠郎君声名大噪外,那星际神君夫妇,龙虎和风平他们到没有人提起了。      只偶尔有说,那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被一个神秘人救起后竟也象是在世间销声匿迹了。      可能这会儿没什么对江湖事物感兴趣的人在场的缘故吧。      我想,这星际这么大,怎么就没有大的消息呢!      我惦记那讲金铠郎君故事的老头。      忙吃了饭就望那大树下赶去。      谁知那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人聚齐。      奇怪!      怎么老头儿病了?      昨天他说今天下午在这儿讲的。      怎么他竟然失信了!      我急了,忙向旁人打听了一下。      听说那老头今天不在这树下讲了,有位富家公子出钱请老头到通心阁去说戏去了。      想听的可以免费进场。      这到省了大家的日晒之苦了。      想听就到那儿去吧!      我于是又问了去通心阁的去路。      随即赶到了那里。      里面已经聚满了很多人了。      居然在那大厅里摆了很多条凳。      想必是这富家公子挺善心的。      照顾起同是戏迷的同类起来了。      当真是雅兴不浅呐。      我也找个位子坐了下来。      我四围看了看,只见那试衣的小姐也在那楼栏边独坐着品茶了。      这时她象是无意望向了我这边。      我怕她认出我来,忙不经意地侧了侧身没当她存在。      起先这瘦猴似的老头讲了一件最近出现的大盗飞天鼠跟入地门的门主独眼黑狼打斗了一场的事情。      那入地门门主最近亲自押了一大批的死尸去和那僵尸魔君交易。      其实这事独眼黑狼大可不必亲自去的,可能还有极重大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去处理。      谁知他回来时,在路上遇上了飞天鼠。      这飞天鼠品平常虽然劫了几次入地门的货银。      可跟这入地门门主正面冲突还是第一次。      听说那飞天鼠虽为强盗,也最瞧不起入地门那偷尸掠口的勾当。      早就想会会这入地门门主了。可巧这次给他逮了个正着。      谁知两人功力相当,不分上下。      彼此都讨不了太多的便宜。      这两败俱伤的事情那是那些傻子们干的。      对入地门门主和飞天老鼠这样的人精,他们可不干。      见没有好处,两个人于是都散了。      各不追究。      再说那金铠郎君上次大败了双面人魔的五个得以弟子后并不停留。      继续向那双面人魔的新巢白狼谷进发。      这双面人魔有岂能让金铠郎君轻易进入他那白狼谷。      沿途路路阻杀。      这次这金铠郎君也铁了心了。      逼得双面人魔又派出了七为得意弟子前来阻杀。      这次金铠郎君一改了上次的教训。      沿路绞杀剑不离手,精招精式速战速决。      在那离白狼谷还有一山之隔的火云川被双面人魔的七个得意弟子拦住了。      这次这七徒到个个都是铁手金甲。      只是头面各不相同。      为首的是个双面虎怪,其次依顺是双面犀牛怪,双面狼头怪,双面猴头怪,双面猪獠怪,双面鹰嘴怪,最后的那位是双面牛头怪。      这七怪一来就骂骂咧咧的成弧线把那金铠郎君围在了核心。      这金铠郎君脚踩实地,仗剑警戒。      煞气见渐起,金铠郎君以静制动,稳丝不动。      这火云川沃野旷平,绿野无边。      此时那七怪缓缓团转,由慢至快。      圈圈套转,时大时小,回环往复,金光耀闪。      随即煞风四起,草残叶飞,漫天绿舞。      金铠郎君亦旋身仗剑随转,时时随机待应。      此时七怪忽然撩地起挥,漫泥骤起,连封成墙冰黑成团,将金铠郎君盖天漫地地冰封于泥壳之中!      四野绿风卷旋遍野,金铠郎君危在旦夕!      在那七怪七十指手指玄光冰泥固封之时连即合成七道眩目光柱撞向这巨大的封泥团。      霎时毫光百万,漫草气飞,炸泥粉雾!      看来这金铠郎君在劫难逃了!      这时七怪满心以为这下金铠郎君必定飞灰烟灭了!      可就在这时,黑雾中一道闪电裂空而上!      旋即霞光万道,满天盖地地劈向了七怪!      也怪这七怪太轻敌了,居然小觑了金铠郎君的能力!      他们以为金铠郎君经不起他们那一炸给飞灰烟灭了!      随即竟然放松了警戒!      谁知就在封泥炸裂之际金铠郎君剑身合一,一柱擎天击出,闪电破出又环身挥剑大划。      只见霞光烁目,地裂泥飞!      就在那万绿灰雾之际把那七怪炸成了飞灰!      可惜了他们这一击不成就永无回头。      这也合该双面人磨在劫难逃吧。      如若不然,这金铠郎君确实是匹傲龙!      苍天之福,胡起人之大幸了。看来群魔的大限将至了。      金铠郎君稍作舒气就闪电过了山峰到了双面人磨的白狼谷谷口。      谷口守将早以列阵等候了。      双面人魔到也血性异常。      亲自压阵,威风凛凛。      他一身玄金铠甲,镶金嵌宝的豪贵异常。      浑身光芒四射。      此时他正以女面面对键铠郎君。      双面人魔女面面含桃花,风姿妖娆,一派贵傲娇美之气。      莺语裂空,缓缓侵耳。      初闻甜软爽心,身轻意驰。      忽如雷霆万钧!      金铠郎君大骇!      忙运功抵御,幸好他反应及时。      这时只见四围树木被炸得灰飞,尘沙骤卷,块石急飞!      想象不到这双面人魔女功媚力竟有如此威力!      下一步得处处小心了。      金铠郎君内心警戒,嘴里却说。      “想不到姑娘媚力万钧,让人措手不及。      鄙人今长见识乃三生之幸。”      双面人魔还是一往娇柔,软语绵绵,说道。      “不知阁下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不知本姑娘与阁下有何冤结,能相告吗?”      金铠郎君正气凛然,说。      “某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扫平你们这些魔道,还仁川星际一片清宁!      尔等魔道杀气太盛,某虽不才,亦想使绵薄之力以效正风!”      “哈哈哈!      好个以效正风!      就凭你!      配吗?!”      “配不配,就看我这手中宝剑割你的魔头罗!”      这魔头媚力摄心,使人意驰。      不可跟她久耗。      此次他不敢以正面视人,看来功力真的还没有完全恢复。      这次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      “别废话了!      纳命来!”      金铠郎君狂吼着仗剑闪电杀向了双面人魔。      谁知这双面人魔猛然暴退!      四周兵众阵式大变。      突然烈火焰天,玄烟迷漫,四无崖际!      不好!      入套了!      不知此为何阵?      金铠郎君顿感周身煞气隐隐,连还不绝。      只听那双面人魔阴笑册恻恻。      狂笑道。      “好小子!      你有种!      老夫在洞内恭候你的大驾!      哈哈哈......”      “老魔!      你别猖狂!      如此鸟阵想困住我!      哈哈哈!你做梦去吧!”      随即仗剑闪电飞杀!      金铠郎君光剑挥洒,所到之处霞光漫天,烈焰空舞,玄烟避日!      眼光所至不过数尺。      金铠郎君左冲右突迷了方向。      索性以剑光护体龟伏不动。      看你们这些浓烟烈焰能耐我何!      只等他们借机发势时在给他们来个后发先至。      金铠郎君这着果然奏效,那些游焰找不准目标只好团团合围。      象太阳一样把个金铠郎君围在了核心。      四方八面毫发无通。      金铠郎君暗暗聚势,触势待发。      如此一着,不动则已,一动则不可收拾!      此时烈焰愈收愈紧,也愈来愈耀眼,愈来愈炙烈。      金铠郎君象置身于钢铁熔炉一般。      煞气越来越紧,威力也越来越强大。      有如万丈深海负压一般,将金铠郎君周身护体金光层层压缩,现在已紧贴着全身护体铠甲了。      是时候了。      金铠郎君突然象受压熔岩破顶而出一般仗剑一体喷薄而出。      如脱熔炉,终见霞光百万,映天淹日。      那外围合包烈焰如中心忽失一般紧急坍缩。      这金铠郎君又岂能给他们以扩散的机会!      只见金铠郎君旋身万缕,金风狂卷。      如急星撞日一般仗剑急速旋转着撞向那将待猛裂的团焰。      待它们刚刚松劲裂分之时,金铠郎君复又撞入了核心。      此时核心刚刚松动,势力空虚。      只见金铠郎君挥剑旋身全力杀出。      刹时霞光千万破焰裂空,绚丽漫天。      紧接着一阵轰然剧爆,有如炸星,地动山摇。      随即狂沙聚卷,怒石狂飞。      待金铠郎君收剑止煞之时,漫天石雨。      四周旋风失势空回撞向中心抬地升空。      旋转急升,又形成了一股狂龙旋风冲入云霄。      随后伞盖而下。      又是一阵天降石雨。      缓缓止息。      环眼四顾。      林木飞灰,四野旷空。      双面人魔见此阵状,大骇!      如此威力,可与九魔比齐!      此时可耐自己功力还未完全恢复。      这是如何得了。      逃又不及,只好赶快退守,封洞躲避!      金铠郎君又是何等人物!      此波未平已然仗剑闪在洞口挡住了双面人魔的退路!      双面人魔只得咬牙切齿,全力拼杀。      苦于功力不济,哪是对手。      满以为费尽心机所布的浑阳玄天阵威力无比。      就是九魔中的任何一位都难于突破。      想不到这金铠郎君如此了得。      万分意外!      想不到九魔之外还有如此人物。      难道是他获得了静海之宝了?      这绝对不可能!      他是谁?      他是谁?!      茫茫星际可能只有九头魔君能与匹敌了。      可那金铠郎君又岂能容他苦思!      只见他仗剑旋天而下,在双面人魔刚想问出你究竟是谁时。      那剑已插入了他的脑际!      随后一阵巨爆将其炸成了飞灰。      可惜了双面人魔。      连到阴府问阎罗的机会都没有。      可悲!      可叹!      不知金铠郎君的下一步行动目标是谁?      现在还不能清楚。      那金铠郎君这段时期也失去了踪影。      不过有猜测,下一个目标可能是那千变魔君!      九龙堡那一战,千变魔君元神大耗。      想尽快恢复也是难上加难。      不过,他可不比双面人魔,要对付他,那金铠郎君也不是易事。      这一点金铠郎君比谁都清楚。      这期间,江湖到平静多了。      别以为没事,在这暗流涌动的时代。      究竟鹿死谁手,现在还难定议。      老头儿说到这儿,定了定神。      用手掸了掸衣服,接着说。      “若想关乎后情,我们下次再会!”      众人起立,拍屁股散场了。      我也夹在中间散出了通心阁。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