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七章 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
第七章 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



更新日期:2017-0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天快傍晚了,那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傍晚。      我沿路走着。      身边的清流绵绵延延,奔腾不息。      两岸的垂柳在清风的拂弄下,纷纷拂起在空气中摆荡。      嫩绿的小柳叶后拖着一条嫩的毛茸茸的小尾巴。      随着风风劲的加大,他们有很多脱离了柳枝在风中飞舞。      我一路前走,四围静幽幽的。      不知不觉中我进了一座庵园。      里面人去园空。      那园中的桃花却开得出奇的娇艳。      其中临水边还点缀着不少的柳树。      太阳快下山了,天边的晚霞已染红了半边的天空。      四周的空气也象是染上了霞彩。      大风吹起树上的桃花,柳絮,杂卷着漫天飞舞。      有如一群艳舞的飞仙。      我依树斜望着漫天的飞絮桃红,不觉想起了妹妹。      这么艳绝的美景,如果有妹妹在身边。      啊,那该多好啊!      妹妹!      妹妹啊!      你在哪儿呢?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清冽的兵刃撞击之声。      由对面山头传向了我所在的庵园。      我醒回神来。      见他们落向了那最近山脚的桃花园中。      随即桃花漫卷,柳絮杂飞。      兵刃撞击声中传来了一阵一阵女子急促的喘气声。      不好!      她们快撑不住了!      我忙闪身近前,只见几个蒙面人把两个艳若桃花的女子围在了当中。      此时她们正帖背仗剑,全身血染,脸若白纸,拼死防备。      只听一声狂笑有人说道。      “你们已是强橹之末啦!      再不束手就擒,可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冷面女子,面若冰霜毫不畏惧。      咬牙叱道。      “老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想讨便宜,没那么容易!”      谁知就在她说话之际,那群家伙突然辣手施威,挥起八道眩目的剑光炸向她们!      想不到他们那么卑鄙!      几乎令我措手不及。      气愤之际我奋尽全力旋上空中环绞一剑外扫,阻住了他们那八道强劲的剑光煞气,连着再反旋一剑,霞光溶天将他们炸成了飞灰!      突想不能将此美景毁于一旦。      我忙在他们炸身之际收回了煞气。      只见桃花飞絮漫天狂卷与霞光映为一体。      艳丽绝伦。      可惜我那一剑还是迟了一步。      那八道剑光煞气还是把两个姑娘给震晕过去了。      此地不宜久留!      我们得马上离开。      夹着两个昏迷不醒姑娘该去哪里呢?      这下可使我真的很为难了。      我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念想。      在这各磨各派暗哨遍布的星球,我该在何初好好安置这两个姑娘呢?      我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爷爷当年居住的落霞山来。      虽然前洞被毁了,里洞应该没有问题。      听爷爷讲,里洞靠洞壁发光的。      现在谁还想到那地方?      我们这一路去应该没有问题的。      还可以就近打探青龙帮的情况。      于是我夹着两个姑娘给她们各注入了一股护心真气等夜黑了几闪几落后,终于到了落霞山。      听爷爷讲,落霞山是一处风景绝美的地方。      奇峰异谷,山林秀美,流泉飞瀑,水甜空新,是一处爽心悦目的极美境地。      听爷爷讲,我们只要找到那流泉飞瀑仔细在周围找找就能找到洞址的。      洞外的那段断崖在当时被九头磨君围杀时被震坍塌了。      兴许我们能在岩石的缝隙间找到入口进入里洞。      我在那流泉飞瀑周围闪找了三遍,终于见一奇峰坍塌了一截。      只时那坍崖石堆上现金长满了藤萝茅草和杂柴。      我夹着两个姑娘顺着坍崖的切面沿壁搜寻,终于寻到了一处裂缝。      从那巨石夹缝里进去望里走到还比较空阔,扫落乱石到还比较平整。      现在天已经很黑了。      我也只能将就一下啦。      等明天天亮了再找找,应该能找到一处可以进入的入口的。      于是我出外找了一堆柴火烧亮了洞内。      这时我才发现这正是一块巨石搁着悬崖腾出了这么一截子空间。      外面四围茅柴密密,在没有找到里洞前,这里也不失为一处极为安全的所在。      这时我又探了一下他们的伤势。      见她们内伤并不大碍,只是元阳消耗太大,故而虚脱昏迷。      需要好好休息几天,调养调养。      我给她们又各输入了一股真气。      料想她们就这样昏迷几天就会没事的。      于是我才调息了一周天入定休息。       第二天。      我终于在几块巨石的间隙间清理了一些小石子捡了一条暗道进了里洞。      里洞里真的很宽敞。      而且有处小潭潭水温热,腾腾冒出些些热气。      由于好久没人居住了,里面被那些小动物搅得很杂乱。      我把一切清理了之后把她们几乎是一个一个地拖进了里洞。      这时她们身上的血腥发出难闻的熏鼻气味。      临临时时的,又没给她们准备衣物。      我只好把她们泡入温池各给她们洗了一澡。      这种感觉使我仿佛又进入了那时我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光。      她们的肌肤好光好滑。      起先我还以为她们身上可能有被刺伤的伤口。      谁知洗尽了身上的血迹后竟然完好无损。      洁白无瑕。      有时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象以前跟妹妹在一起时,我只是对她身体的变化感觉有些咋异,并无男女间过分的亲密感觉。      只觉得两人身体不同而已。      彼此的肌肤相亲也没有什么不适应之处,自然而然。      这时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这不妥究竟在哪里我却说不出来。      总感觉自己周身火热的。      有时竟在头脑中闪出了吐谷曼星球那晚赤面老怪他们的镜头来了。      幸好她们如一摊泥一样任我摆布。      不然我到不只如何下手才好。      想到这里我不禁加快手脚。      头脑里只有一种想法,应该尽快结束这种局面。      终于把她们摆弄完了。      我把她们摆上了爷爷以前休息的石床又返身把她们脱下的衣服洗了个干净凉了起来。      然后才长长嘘了口气坐了会儿。      忽然我觉得她们这一套衣服不够。      我应该给她们各采买一套衣物,还得采买一些食品什么的才是。      于是我换作了一个山民进了城里。      在那成衣店里我竟不知该买什么衣物为好。      这时进来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看她一身着装非常气派高贵。      不知是哪户富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左手居然还握着一把宝剑。      宝剑鞘上雕案精巧,飞龙起凤,镶金嵌珠的甚是宝贵。      我在那漂亮的成衣前无从下手时,她居然注意上我了。      款款走了过来不用腱鞘磕了磕我的肩膀说话了。      “小兄弟。为你媳妇挑衣服呢!”      我一听这媳妇二字竟然脸红耳赤了。      一时忙乱了阵脚。支支吾吾着说。      “是给我妹妹买的。      刚进来时还觉得随便捡两套就是了。      谁知这么多大小不一的衣物到使我无从下手了。      不知那件才适合我妹妹的身子”      她不知怎的,到帮我出起注意来了,她说。      “这还不好办吗?      找个跟你妹妹身材差不多的女子试一试不就得了。”      我想也是。      可又想回来。      我去哪儿找跟她们身材差不多的女呢?      这时我才注意起她来了。      一见这么个仙女般漂亮高贵的小姐。      我不禁目瞪口呆了!      她的身材竟然跟她们差不多!      一流的美人胚子!      身着一套桃红色锦缎连衣裙衫,上身外套一件无袖织锦及腰短马甲。      身量俊美,肥瘦皆宜。      此时她正满眼含笑地注视着我。      这时我猛醒回神来,今天我忙着赶来竟然忘了换上我那满脸扎刺胡的人皮面具来。      虽说我一身农人装束,到也显得风流俊逸。      我不敢正视这位小姐。      忙低头下视赔礼。      “小姐,对不起!      我刚才走神了。      说真的,小姐你真是太美了!”      我不知怎的,说那太美了时竟不自由地用了一种极为夸张的语调。      这时到使姑娘脸红了起来忙岔开话题问我。      “你那妹妹是不是很美?”      我发觉我的失态了,忙说。      “比起小姐来差远了。      不过小姐的身材到跟我妹妹差不多。”      这时她到乐了。      在我面前转了一身回眸一笑问我。      “我能为你效劳吗?”      这笑风情万种,荡人心魂。      我心里说真的是满心欢喜却之不恭的。      可是从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妞妞捏捏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她到挺大方地在那衣架上拿了一套粉底曙色的织锦衣裙在胸前比了比。      这长短还真跟她的身材差不多。      我不好多麻烦人家,就说。      “这套应该可以。      就象这样的拿两套吧。”      她回看了我一眼走到了另一套粉底淡红色的裙衫前拿起衣服在胸前边比边说。      “哪怎么能行呢!      成天穿一种颜色的衣服到使别人以为你这女人懒得不常洗衣服呢。      不行!”      我没话说。      心里可嘀咕开了。      一位天仙般漂亮高贵的小姐突然冒出来给我这么个一身农装的酸小子做试衣架子,到真的有些不正常。      这世道,你不处处警觉。      说不定那天脑袋飞灰了还不知道是从哪处出手的!      这姑娘的美意不管是真是假,到真的使我心里不安起来。      在我这一胡思乱想之际,之小姐竟给我付了钱把衣服包好了提着用剑鞘磕了我一下。      我不禁大骇!      我竟然失警了!      可我又不好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只好装着无限感激地低头鞠躬不已退出了衣店。      竟然连句话都没说。      那小姐好象看出了我满心难安了,竟然没有为难我。      只是站在那店门口望着我离去。      我转了个弯就匆忙加快了步子在这城里转了几条街道。      越想越不对劲。      于是我决定白天千万不能回山。      于是我又买了很多其他的用物干脆在一家旅店里呆到了晚上。      到天黑了我才从窗户出去闪身绕了个大圈子回山进了里洞。      谁知我进洞时,里面乱套了。      只听她们在里面惊呼。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勤妹!      勤妹!      你在哪里!?      我的眼睛!”      喊叫声凄厉寒心。      这时这个叫勤妹勤妹的也被惊醒了。      她满眼漆黑,也惊叫了起来。      “蓝慧姐。      蓝慧姐!      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我的眼睛怎么也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      她们本来就躺在床上相隔不远。      这是两个摸着拉手抱在了一起疼哭得连我靠近了她们身边都不知道。      看她们如此摸样,到真的使我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好捧着衣服看着她们疼哭流涕。      不知不觉让我也跟着哭出声来了。      这是我才明白她们就是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      想不到两个苦命的女孩此时眼睛看不见了!      这叫她们如何是好!      这时蓝慧警觉了起来,忙厉声喝问了一句。      “你是谁!?”      我只好应了一声。      “是我。”      谁知她们一听我的声音就忙乱作一团如见厉鬼一般。      这到使我大感意外,愣在那里。      这时那个叫勤勤的女孩到理智了些。尖叫着。      “你是谁!?      你怎么能脱了我们的衣服!”      说完两个又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只可惜她们看不见阳光。      可能见了阳光她们该不至于如此恐惧吧!      听她这一吼到使我的脸竟一下子莫名地红到了耳朵根上了。      火辣辣的。      捧着衣服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蓝慧到理智了起来。      她温顺地问起我话来了。      “你是谁?      你在看我们吗?      你能不能转过身去?”      一听她的话我就不自觉地机械样转身背对着她们。      这时我好想一猛子跑出去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可我又理智觉得这样不行。      只是给她们这一惊一咤地弄得我摸不着头脑。      象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又象是什么也不明白。      这时只听蓝慧轻柔的声音在说。      “你快把我们的衣服还给我们。”      这语气即温柔又坚决,极象是命令又带着些丝胆怯。      这时我才注意起我手中的衣服来。      听她这话我忙不自觉地把衣服又转身送到了她们跟前。      这时只见一光闪,我脸上一热。      啪!      挨了一记狠狠的耳瓜子。      这一记幸好没有用力。      我怎么就没有反应过来?      竟被打得我晕头转向的莫名其妙起来。      真是哭笑不得。      她们竟然能如此对我!      这时她们觉得也太唐突了。      忙柔声问了一句。      “你怎么样了?      对不起!      我......      请你先出去一会儿好吗?      我们现在觉得你是个好人了。”      这还差不多。      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嘛!      这一着竟给她们搞得我不知所以了。      于是我满脸晦气地出了里洞。      她们听见我竟脚步不停地往洞外走去。      忙喊了一句。      “你就站在那里吧!”      听这语气,好象在笑话我象个呆子一样。      这到使我哭笑不得。      不过我心里的那些怨气全消了。      心情也异常轻松了起来。      只是脸上老觉得火辣辣的。      不知是原有的还是因了那一个耳瓜子。      心想:      既然叫我站住。      等下看你们怎么向我解释。      这时她们大概穿好衣服了。      那唏唏嗦嗦忙乱的动作声终于停止了。      只听得蓝慧的声音说。      “你可以进来了。”      我进去见她们竟然还没有下床,穿好了衣服居然还背对着坐在床上。      那手势,那坐姿,妞妞捏捏的。      好象有条滑蛇在她们身上溜一样,行为极不自然。      走进她们身边一看,我不禁哑然失笑。      即而想象她们刚才那些忙乱的镜头。      我再也忍不住了。      随之哈哈大笑不止。      不知不觉地把腰都笑弯下去了。      最后把肚子都笑疼了。      起先她们都茫然不知所措,面面相觑。      即而恼羞成怒。      居然厉声呵斥了我一句。      “有什么好笑的!”      我傻眼了一下,停住了笑声。      这不禁使我又想起了我妹妹。      有时妹妹在我们玩得极开心时突然无端发起了大火。      即而见我愕然又笑得弯腰钻入了水底。      妹妹不知为什么。      有爷爷在时,她就老穿着内衣洗澡。      爷爷不在时,她就什么都不顾了。      这时她们见我没出声,也没有动静,以为我被她们吓着了。      随即柔声地对我说。      “你怎么了?      我们很好笑吗?”      我说。      “你们也太忙乱了吧。      居然把罩衫穿在里面,把内衣套在外面,而且还把衣服穿反了都不知道。”      两套不同的衣服竟然让她们强着混穿了。      看着不伦不类的。      想想我又不禁笑着不敢出声。      这时她们竟羞得把头埋在了两腿之间到把刚才的疼苦和恐惧都忘了。      所有的只剩下了女性本能的羞丑感。      不过她们这样穿着也不为不是不好,总算还穿起了。      只是吊带和扣子弄得不够整齐。      我走不自觉地到她们身边默默的跟她们侍弄了起来。      见她们没有反抗。      我不觉给她们讲起了我和妹妹的事情。      我跟她们说。      “我们以前生活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      只有爷爷妹妹和我三个人。      自小我和妹妹两就没有分别。      我们在一起练功,一起游玩。      累了有时妹妹睡在我怀里,有时我睡在她怀里。      我们住的洞里有热泉和温泉。      我们还一起泡热泉,在温泉里追戏游玩。      趁爷爷不在时,妹妹经常跟我撒娇。      叫我给她擦背,光着身子在一起扭打。      还时时叫我替她穿衣服。      象侍弄小孩一样。      我可疼我妹妹了。      无论妹妹怎么要求我,我都会尽力满足她的。      看见你们,我真的象看见了我妹妹。      我忍不住替你们脱衣服,替你们擦身子。      就象跟我妹妹一样。      虽然你们跟我妹妹一样都很美很美。      在我的眼里,我所看的和我所做的,都是在为我妹妹所做。      可惜她现在失踪了。      是生是死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说着说着我不禁泪流满面。      她们也竟然任我摆弄了起来。      只是没有妹妹那么自然,那么随心。      她们妞妞捏捏的到弄得我一点都不舒心。      好在我在全心全意地象着我妹妹。      好象这一切是妹妹在跟我顽皮,叫我来替她收拾残局。      不知不觉中我替她们摆弄整齐了。      也把我跟妹妹的一些事情给讲完了。      在一段短短的冷场中,她们觉得我哭了。      竟然都安慰我起来了。      到这时我才注意起她们的脸色来。      原来她们的脸比那山坡上的映山红还红还娇艳。      羞羞答答的,这时到使我一时不好意思起来。      脸红耳赤的,到又让我看到了吐谷曼那一幕了。      我突然觉醒她们并不是我妹妹。      在我和妹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该发生在她们身上我得重新考虑考虑!      这时触着她们的身体时我突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不知不觉地隔了她们一段距离。      这是她们所无法感知的。      只是她们很美很美,我对她们总有一种很亲密很亲密的感觉。      绝对不是跟我妹妹的那种。      反正我现在也弄不清楚。      心里感觉听忧郁的。      这时她们也回复常态了。      突然问我。      “你是怎么救我们的?”      我把我在桃花庵救她们的事情跟她们讲了一遍。      又是怎样把她们夹到这里,找到这洞里见她们满身血迹,替她们擦洗了就去外面给她们买衣服。      只是保留了那替我挑衣服的姑娘没说。      不知为什么不说?      我也不很清楚,怪怪的。      我心里好象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单纯,而是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她们这时问我。      “外面什么时候了?”      我说。      “已经入夜很晚了。      我怕被别人盯梢就特意等到了晚上才回来。      一进洞就听见你们在嚷嚷。      弄得我莫名其妙。”      我可从没见过这种场面。      谁知我一提到这里,她们又面红耳赤了。      搞得我也面红耳热了。      这时勤勤暗暗嘀咕了一句。      “这可叫我怎么办呐?”      我以为她是为了眼睛的事发愁。      这时我才记起了她们的眼睛瞎了,忙说。      “这个你们别担心。      你们的眼睛只是被那八个蒙面人的剑光烁伤了。      待我明天找些药材在配以我的功法,不出一月你们就能复明。      我一定能医治你们的眼睛的。      这也怪我太犹豫了。      我若早一点出手你们就不会这样的。”      谁知她们一听说我能医治她们的眼睛,竟象落水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紧紧摸着抓住了我的双手。      “你们放心,我一定能的。”      我也紧紧握住她们的双手安慰道。      这时她们才兴奋了起来。      紧靠在我身边问我。      “你是谁?”        我告诉她们说。      “我是长风剑红。      我妹妹叫临仙清儿。      我爷爷叫什么,我爷爷叫我们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所以得保密。”        我没把我们是星际神君的事情跟她们说起,只说我们在半路上给一伙强人拦阻,我和妹妹跟他们恶斗了几天竟然打散了。      我们本来一起来胡起仁星球是为了寻找我们的父母的。      所以我相信我妹妹也一定会来胡起仁星球的。      我相信那些人不能把我妹妹怎么样的。      这时我也问了一些关于她们的事情。      玉姬蓝慧说。      “我是被师傅收养的孤儿。      听师傅说,当年他在一个乱草堆里捡了我。      那时我的父母都死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能逃脱厄运也是因为我父母被追杀前多了个心眼,把我藏在了一个草堆里然后引开了追兵才幸免于难。      后来师傅把我带到了罗峰谷把我养大。      并把我收为了他的关门弟子,把他们一身的武功和法力都传给了我。      可惜我目前功力还浅,不能为师傅报仇,还处处遭人追杀。      幸好是你救了我们,不然我们真的可能飞灰烟灭了。”      说的落下了眼泪。      桃花仙子也说了她的身世,她说。      “我父母跟清风散人是师兄第,以前在老家隐居躬耕。      谁知在我九岁时遭到了吸血狂魔的追杀。      我们逃来藏去的逃了一年才进了师伯清风散人的罗峰谷内。      此后我天天和蓝慧姐练功,玩耍。      谁知那吸血狂魔竟把师伯和谷内的师兄第及父母全毁了!      我们几个逃了出来,沿路躲避追杀......”      勤勤还把她们被星际神君和寒一飞他们兄妹救起逃到九龙堡和后来又逃离九龙堡事情全跟我详细讲了一遍。      其实这一切我都清楚。      这时蓝慧幽幽地叹了一句说。      “唉!      现在不知风师弟、龙虎、寒一飞他们怎么样了?”      我把我听说的一切对她们讲了以安慰她们。      我说。      “我听说江湖传闻那些蒙面人没能找到他们。      龙虎和他的两位师兄第失踪了。      可能他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藏起来了。      那风平跟那星际神君夫妇......”      这时她们都拿眼迷惑地瞧了我一眼,虽然她们看不见,可习惯性的动作是少不了的。      只是随后脸上显了一些落寞的神色。      我接着说。      “那江湖有传闻说,寒一飞兄妹就是那星际神君夫妇。      也有说不定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他们现在也失踪了。      就象现在江湖可能又在传闻两位被一个神秘人物救去了下落不明一样的。      他们现在应该挺安全的。      你们就不必太担心了。      现在太晚了。      你们得好好练功入定休息休息。      从明天起我就要为你们医治眼睛了。”      于是我在洞外面坐着替她们护法。      第二天。      我采了一些草药放进洞里。      她们也伸手摸着熟悉周围的环境。      听见我进来了忙叫我。      “洪哥!”      她们叫我洪哥的脸色还是那么红辣辣的。      不过我听了心里很受用。      好久没听人叫我洪哥了。      我又仿佛妹妹她回到了我的身边似的。      我和她们每人牵了一下手说。      “还有几味药要到外面的药铺去才有。      现在我要出去了。      要到晚上才回来。”      我嘱咐她们小心点,好好练功。      她们也安慰了我一阵,叫我要特别小心。      真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      见她们这样子我就不着得有些脸红了。      幸好她们看不见。      若让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姑娘光着闪亮的眼睛含情默默地瞧着我,我还真有点不自在。      我出了洞,闪身飞出了洞口。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