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二章 危机中的恋情
第二章 危机中的恋情



更新日期:2017-01-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九龙堡危在旦夕了。      可这九龙堡主还蒙在鼓里。      这其实也无所谓。这九龙堡历来戒备森严。      你再怎么来人,他九龙堡还是这么防备。      这九龙堡主倒落个闲心天天教三个儿子勤学武功,并时时指点一下玉姬蓝慧和风平他们的武功。      使他们收益非浅,武功精进了不少。      倒是寒一飞兄妹俩,九龙堡主怀疑他们就是那星际神君夫妇。      人家不能相告也能理解。      对他们敬如上宾。      再说这龙俊想,三个儿子尽得其真传。      资质武功最好的就数小儿子龙豹,其次是大儿子龙威。      二儿子龙虎最差,但其轻身功夫甚是了得。      兄弟们每每相比时,他不能把哥哥龙威和弟弟龙豹怎么样。      龙威龙豹也讨不了太多的便宜。      这九龙堡主对他们还是挺满意的。      只是这种想孤岛一样的困守何时才能收场,这九龙堡主心里甚是无底。      这期间,来了几个功夫了得的后生也确实让他高兴了几天。      想想这天下还是人才辈出的。      不由豪兴大发,暗运功力将面前的巨石摸了一下拂袖进房。      随后那巨石竟碎裂成灰粉!      这被对面假山中一双蒙着黑布的眼睛见了骇得一闪身就没了踪影。      这龙俊居然没有发现!      那家伙太厉害了!      好象进出自由,竟然没有惊起一处警报!      这时玉面郎风平又来找寒月娥下棋了。      寒月娥象是在等着他似的。      正在一花树旁的石桌边双手撑着下巴疑望星空。      其实她早就知道风平来了。      只是故意装作有所相思。      等风平近前时才猛一太头说。      “吓了我一条!      风兄弟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刚进来。      你哥呢?”      风平笑了笑应答着在寒月娥对面坐下。      我哥在房里。      可能现在睡了。      接着双手撑在石桌上探过头来轻声对着风平的耳朵耳语了一句。      “你师姐一直对我哥彬彬有礼不冷不热的样子着实叫我哥吃不消了。      正在床上发闷呢!”      “我这师姐自小就冷若冰霜的,对谁都是一副即冷淡又礼貌的态度。      你哥这会儿就受不了了。      我可是自小就和她在一起呢!”      风平也笑了说,说着脸上发烫。      幸好在夜里,不然倒挺尴尬的。      这风平以前可是非常暗恋这位师姐的。      表露过多次了。      可师姐老是找话题给搪塞过去了。      确实也吃不消了。      自从遇见了寒月娥之后,竟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再加上寒月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好象对他也有好感。      时时对棋,聊天,好象话题不少,很是投机的,不知不觉中就陷进去了。      每天除了练功吃饭外,就准来缠着月娥走棋,聊天或是散步。      好象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      特别是每每跟月娥肌肤相触的时候,总有一种全身麻痒的感觉。      狠不得一把将其抱入怀中。      “今晚的月色真好。”      风平说着挪了一下座位斜靠着石桌仰望天空。      “是啊。      记得以前我和哥哥总喜欢在月亮下练剑,捉谜藏。      哥哥老是让着我,真是高兴死了。      现在长大了,进入了这该死的江湖,打打杀杀的,没趣极了!      你说这人为什么要长大啊?      我们能不能不长大呢?      风哥。”      最后那声“风哥”特别轻柔,象是暗示挑逗,又象是一种固有的女性温柔。      风平听得酥骨,想随手摸摸月娥的手背却又不敢造次,只是幽幽地回了一通。      “怎么说呢。      这人小的时候见大人们如何如何了得,总想着自己快快长大。      也能象大人们那样非常了得。      可现实不由人。      你在一天天长大时,现实也在一天天变化。      初时有大人们的荫蔽,风不吹雨不淋的。总觉得这人世也就这么个样儿。      而一旦事情要事事自己躬亲时,才知道这世界最普通的一件事情做起来也是挺难的。      更何况象我们现在这样,师傅在时,一切平平安安,这世间的喜怒哀乐也不过是些经不起考验的过程而已。      现在师傅死了。      处处遭人追杀,风吹雨淋的。      还不知道明天还能有几天。      这才知道这欢乐是多么可贵,疼苦又是多么的刻骨铭心。      回想起来,为前途郁郁于心,倒不如抓住现在难得的每一分快乐。      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花落随流水。      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了。      随遇而安吧!”      幸好只有月色,没有酒。      不然他今夜绝醉不可。不过他这时还是醉了。      不为月色,不为花,只为眼前的人儿。      “你太美了。      见着了你,我才知道什么是前世有姻,这世有缘了。”      说罢风平就紧紧地抓住了寒月娥的手。      月亮躲进云里去了。      见月娥没有挣脱,风平顺势把她拉入了怀中      ......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