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霹雳长风剑 > 第一卷 开始 > 第十一章 僵尸魔君
第十一章 僵尸魔君



更新日期:2017-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一章    僵尸魔君
既然那寒一飞兄妹已经到了胡起仁星球了。
那我们就不用再去阿卡德狼星球了。
于是我们放了那信使后携手向胡起仁星球所在的苍洪神起星系非去。
我们飞行间突然又瞧见了那推着飞梭急速飞行的人,只是不是上次那一拨。
这次我一定的得就近瞧瞧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
等我们极速靠近他们时,谁知他们一见我们就丢掉那飞梭做鸟兽散了。
我顿时大惑不解,忙靠近那飞梭。
只见那飞梭有一个门,门被锁上了。
我想里面装有什么物件。
打开看时,里面全是尸体!
有发干的,有新埋不久的,臭气难闻。
我们迷惑了,这些人什么不装装这么些死尸干嘛?
茫茫星际,他们不运物货势利,这死尸难道也能势利?
乖乖!
我突然想到我在五明山星球时阿丙曾跟我们说起僵死魔君偷尸的事情。
看那帮人又不象僵尸魔君的人。
咳!
刚才没抓住一个来问问。
我又想,这肯定是做僵尸买卖的。
这僵尸魔君现今势力大了,发达了,就不用再自己去偷尸了吧。
倒改为花钱买了。
这就为那些无父无母的人物谋了条生财之到了。
肯定是这样!
真可恶!
这些僵尸到了僵尸魔君手里将又是个祸害。
不如把他们全毁了!
我于是抽出宝剑一挥,把这飞梭连同那些死尸全部毁为灰烬。
下次碰上决不轻饶!
可恶!
我气得咬牙切齿,随后跟妹妹一真飞奔胡起仁星球。
谁知那信使被我们放了之后放出警报并沿路跟踪我们!这倒是我们太粗心大意了!还另派人火速向那僵尸魔君报信去了。
那僵尸魔君接到信报,暴跳如雷,咬牙出血。
竟然窜出老巢到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打得山崩地裂,巨石风飞才熄了火气。
立时派人路路等着阻截我们。
我们哪知沿途风险,不知不觉中就陷入了僵尸魔君编织的罗网。
当我们飞入了一个叫河泊星系的边缘时就被拦截了。
霎时周围天际流星网织,将我们包蚕茧一般围在了中心。
周身看不见一处明亮的星星。
我和妹妹骇然惊心,不过也好。
我们也看不见他们那恶心的模样。
这些玩意儿可不是好玩的。
无惧无感的,他们的威力到如今都令我们心有余悸。
看来无所顾忌只能奋杀了。
我们一上手就用上了无相六合神功和碧火爷爷的无上阴阳剑。
提上劲来就是三成功力。
我们不能再耗了,必须得速战速决。
顿时剑光所致,霞光映脸,尸飞雾雨。
我们不分天光黑夜地不知杀了多久。
却只能看到周身四围。
而远天的星星却好像全被天狗吃光了,迟迟不开眼来。
这样耗下去何时才是出头之日啊。
我和妹妹猛将功力提至五成。
立时轰然大爆。
有如火山熔岩冲顶喷发一般,把这些个腐尸拦骨炸得挥飞烟灭。
终于重见天日了,我们各持宝剑贴背紧戒,随后显出了三个怪物来。
一个周身闪着红光凸眼吐蛇,獠牙过下巴,手持一根鬼头杖。
一个周身绿光,双眼洞穿后脑,能望见脑后的星星,露牙露齿没有脸型,手持一根双头骷髅棒。
另一个周身蓝光,有颈无头,却有两只眼珠子,这两个眼珠子象是能生根长在他颈脖上一般,甚是恶心骇人,手里却握着两把骷髅爪。
他们出气如烟,阴声恻恻闻之悚心。
围在我们周围回旋,幻成五彩,这到使我们眼睛大亮,少了许多恶心。
随着他们旋转愈快,我们周身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我们立身不动,以静制动。
功力随着压力慢慢递增,不只不觉中竟然用了七成功力!
上次我们两敌一用了七成功力。
今天两敌三,看来我们得用上八成功力才能数倍于他们取得全胜。
这次大战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我们前路险恶,只能速胜,不能周旋,应该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和妹妹心领神会。
随即旋身陡起,闪身旋回,脚上头下双剑旋绞起霞光万道,爆声骤起。
谁知我们回身之际他们也兵器齐指,五道煞气交合一点,有如陨星急速撞击轰然爆炸。
激光烁目,他们三个只是暴飞,居然毫发无损!
呀呀怪叫着急速返回又将我们罩在了当中。
兵刃撞击,寒光四起,随即粘连一起往往复复,闪电相交了千多个回合,惨烈异常。
幸好这是在太空之中,不然煞气万震,惨风烈雨的不知作何想象。
这时他们肉现骨闪,通身颜色时明时灭。
看来他们快不行了。
“妹妹!
杀!
千万不能放过他们!”
我急声大呼。
两道剑光裂空划去,他们闪身不及,顿时炸成了飞灰。
我扶起妹妹终于长长嘘了口气。
旋即我们又携手急速离开。看来这一路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谁知刚穿过一个星系又被拦住了。
怎么这么巧!!
茫茫宇宙,他们竟然象是专门等在那里一般。
令我和妹妹面面相觑。
该死!
真他妈的邪门了!
我们不得不又跟他们惨斗了一场。
杀得昏天黑地的,好不容易把他们全部收拾了。
累得我们拖剑在手,若他们再来一场可就危急万分了。
我仔细想想,这一路可能大有蹊跷。
于是我对妹妹使了个眼色。
妹妹会意。急闪身前驰。
我却反向极驰,瞬息返回。
果然见两个家伙在那里商量,无所适从。
他妈的!
狗杂种!
这一路你们可害得我们好苦!
尤其是我见了那个被我们放走的那个。
把我肺都气炸了。
我毫不容情的挥剑出手把他们炸成了飞灰。
这时妹妹也正好返回了。
我们终于长长嘘了口气携手离开又向前路进发。
这次我们才算摔开了他们。
离胡起仁星球越来越近了。
想不到我们这一路竟耽搁了三个月才到了胡起仁星球附近的可起明星系。
在可起明星系里我们见得一行星上峰奇谷深,了无生机。
想来不能开发,以为安全。
于是我们闪身在一个险崖裂石遍地,奇峰峰起的地方找了处安静隐蔽的所在歇息了下来。
当日无事。
我和妹妹轮流调息了三个周天才恢复了大部分元气。
到天黑时我们又找到了一处悬崖。
那悬崖上有一裂缝,刚好容我们两人贴背打坐。
于是我指着这裂缝笑着对妹妹说。
“我们今晚就在此将就一夜吧。”
随即妹妹向里,我向外打坐入定。
当我们打坐入定至半夜时,我时感煞气时起时落,时远时近。
心情烦躁难安。
我忙推醒妹妹问她有没有觉得异常。
妹妹却无丝毫异常反应。
我想我是太紧张了。
其实我在苍狗星领主大哥那自由镜天已经领悟透了那感天应地只发了。
只是由于事出仓促,没来得及清楚向大哥了解其具体用法。
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无大碍。
此法已与我体内玄功合而为一了。
只要一有切身危害,不管在何种状态,我也会自然作出反应的。
可惜我现在并不明白,徒增了不少烦恼。
那一夜本来那些僵尸已把我们包围了。
只是他们没得到僵尸磨君的命令不敢妄动。
先围着等僵尸魔君亲自过来再行歼灭!
这次僵尸魔君打算势在必得。
本来早就过来了。
只是胡起仁星球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令僵尸魔君不解。
他派人出去探听,的了实信他才放心赶来。
天亮了。
谷外死气沉沉
。我起来伸了个懒腰探头向外一望,傻了。
只见对面山头,左右山上,谷底皆站满了僵尸!
“妹妹!
不好!
我们被包围了!”
我忙拉起妹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现在唯一的出路只能力战了。
等我们一探头出了裂缝,峡谷上空就黑影密闪。
我们干脆跳下了山谷,毫无考虑挥剑就杀。
剑光闪处尸灰烟飞。
峡谷甚乍,顿时地动山摇,乱石如雨。
我们见如此,忙手拉手飞上半山腰极速挥剑闪飞。
在群峰丛中闪电穿梭,刹时山中乱石炸飞,灰烟弥漫。
那些僵尸在我们身后追飞如流。
我们见把他们摔在了身后,忙环身闪向天际。
突闻狂笑不止。
只见前面荧光闪出,瞬间便至。
前路被阻住了,我们不得不立定身。
只见一个精光闪闪铜眼如碗呲呀裂嘴,头长双角,须发飘飘的魔怪柱着一把金光闪闪的蛇形鬼头杖。
两边各站了两个通身透色的僵尸。
个个颜色不尽相同:一个赤黄,一个青绿,一个灰白,一个碳黑。
形貌奇丑无比,个个一样,象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
兵器也是一样的骷髅双锤,只是颜色不同而已,各同身色。
具都张嘴呀呀怪叫不止。
说什么要为师兄报仇。
今天叫你碎尸万段,措骨扬灰。
又说要把我们下油锅,千刀万刮。有说千刀万刮后再抽筋剥骨。
说得恶心之极。
那老魔气得歪眼裂嘴。
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随后声如霹雳。
“纳我徒儿命来!”
那四个尸徒见师傅发话了,忙闪身近前吼道。
“师傅!
对付如此小儿!
不需要你老人家出手!
让徒儿们来收拾他们!”
随即他们四个成十字阵形挥着八锤杀气腾腾向我们扑来。
势力威猛,煞气陡至。
四个尸徒就威力无比,周身已被围得密不透光。
再加上一个僵尸魔君在则,我们更无胜算,只能轻身游斗,就轻避重保存势力。
我们只有施展爷爷的无及流云步法,贴背轻身暴退。
那四徒见一击不着,陡增功力闪电挥锤追击。
煞气柱指。
我们等贴近合围群尸时,顿然闪身侧过。
只见僵尸围墙洞穿透光。
那四个尸徒气得暴跳如雷,随即成半弧挥锤不止合围我们。想逼我们跟他们恶斗。
我们又岂能做如此赔本的买卖。
待他们挥锤靠近时,我们却环剑旋飞,杀入尸墙,引他们入内。
我们轻身旋缴,只用了两成功力,有如搅肉机一般,碎尸雨飞,恶臭难禁。
我们忙用玄阴真气注入剑上,剑光所至,尸碎如冰才止住了臭气。
引得那四怪徒在里面上穿下跳,左环右复地让他们自相残杀。
污漆抹黑的,我们不知穿插了多久,杀出了一个天大的空洞,居然没有穿出!
四个怪尸徒上下左右把我们合围在了中心。
四道寒光亮如白昼。我们绝对不能硬拼。
只能使出爷爷的双星梅花阵加上无及流云步法在他们中间时聚时分,环环穿梭,连环不止。
牵得他们四处乱转自相残杀。
使得合围僵尸损失大半。
那僵尸老魔气得暴跳如雷。
见不是对头,忙命尸众闪开。
立时群光闪入,不觉又日近西山了。
想不到我们竟然在这尸团中恶战了三天了!
我们也被逼上了一处空阔平整的谷地。
他们也改变了打法。
摆起了尸阵。
十个十个组成一色三角,分八个方向,每方十组组成大三角,色色相杂布于地面把我们围在了核心。
天上却三三成团如行星绕日,环绕不止。随时像陨星下坠一般穿插我们。
那四个尸徒却成正方位成十字在最里八组的四组中间,比周围的僵尸皆高出了半个身子。
那僵尸魔君得意洋洋,竟然坐在远处的山峰上静观虎斗。
还狂呼如雷。
“兔崽子们!
这次放过你们我就不是僵尸魔君!”
我暗暗叮嘱妹妹。
“他们明摆着是要分开我们。
千万要注意!”
妹妹点头会意。
随即阵内阴气陡起,冷风透骨,皮紧肌颤。
我们仗剑贴背环环侍立,以静致动。
这时他们已催动了阵势。
时而看似杂乱无章,时而方方相套,时而环环相扣,时而连横合纵有如棋盘。
阴气时虚时实,时强时弱。
陡然大盛,忽又消失无际。
这时四个尸徒同时发难。
只见他们挥舞双锤成对向我们正侧面夹攻。
我们陡起,他们亦陡起。
我们环转,他们亦环转。
时时不离我们正侧。
头上飞团闪试不停,一触即闪。
我们应接不暇,只能提劲硬拼。
随即功力陡增至七成。
双剑闪电与他们八锤交拼不止,光霞烁目。
黑夜亮如白昼,却无一点煞气!!
我和妹妹面面相觑。
此战非同小可。
这样下去我们非得累趴下不可。
我们不得不用上了九成功力将双星连环阵和双星梅花阵合用才扳回颓势。
杀得他们阵脚松动不稳。
他们随即仓促变得环环相扣,绕行不止。
拳打在他们身上洞穿过去,手缩回来他们又复合了。
剑刺剑砍也是一样。
一离开,他们就复合了。
煞气竟然如沉大海,全部消隐无踪,只是阴气陡起陡落。
既然你们阴极跟我们阳极中和,看来我们只有用极阴来对付他们了。
于是我们使出了碧火爷爷的无极玄阴神功。
闪电使出。
拳脚落处,震得他们尸碎冰飞。
剑气寒光所至,炸得他们碎尸铺底地。
顿时令他们阵形大乱。
这种机会我们岂能错过!
乘势连环闪击,他们势如破竹。
这时我见炭黑尸徒露了个破绽。
这种机会岂能错过!
我忽地一个鹞子翻身闪电一剑绞入了他的头顶。
刹时把他炸得灰飞烟灭!
那僵尸老魔气得眼冒金星。
闪电而至就粘上我就挥杖大打出手,金光百万!
这时妹妹被那三个尸徒围在中心。
当此强敌,我哪能挣身救护妹妹!
见妹妹运起了苍狗星大嫂传授的飞影随形轻身绝技。
他们三个那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听妹妹愈战愈笑我才安然放心。
我运起十成功力跟僵尸老魔游斗不止。
不得不跟妹妹她们离得越来越远。
我们从谷地又打到了我们原来住宿的地方。
原来我们从星球的南面打到了背面,从天黑斗到了天光!
我哪是这摸头的对手。
用了十成功力也只能闪避,不能力斗。
战得惨烈异常。
不过我毫不惊心。
小心应付。
我全身感应,象泥鳅一样在老魔那魔杖间游穿避躲。
使出了我浑身数解,越战越顺手,越战越滑溜了起来。
居然能腾出口舌来激他!
骂得他暴跳如雷,和我穿梭追行在山石之间,打得山崩地裂怒风飞石!
这时我立在一非常险峻的山峰顶端向那老魔招手吐舌头,抠嘴翻眼。
引得老一魔杖下来,把那山峰炸掉了半截!
骇得我背冒冰汗,想溜之大吉。
在我溜到一悬崖前时,那老磨居然飞杖急速戳向我的后背!
我的妈呀!
我闪身刚好侧过!
幸好这老气魔疯了。
收势不住撞向了山里!
还随手差一点就抓住了我的后背!
幸好我学了苍狗星领主大哥的感天应地之法。
不然就真的遭殃了。
我见这老魔撞入山里面去了。
忙闪身逃往天际想去接应妹妹。
谁知这老象魔火山喷发一样从山顶上冒了出来!
当头一杖向我罩了下来!
这一着当真令差一点就措手不及。
这一闪闪开后。
我心里忙庆幸祖宗显灵救了我一命!
背汗透湿,不暇顾及,闪电闪逝!
那老暴魔怒至极。
岂能善罢甘休放过于我。
我这一路穿过黑夜从南极逃到了北极,又从北极穿过了黑夜逃到了南极。
这星球上那见得了妹妹她们的影子。
想必妹妹给他们缠斗得逃入天际了。
这头魔可恶!
毫不放手。
占牛角尖了!
追得我满心骇然晕头转向了。
逃向星际时居然反了方向!
离胡起仁星球是越来越远了!
在一个充满了流星的星层里,那老将魔一颗流星挥杖打到了我前头炸开了,挡住了我的脚步。
我只好回身傻笑着随即又闪!
在流星层里,我象游鱼在海珊瑚间穿梭一般跟他玩起了猫捉老鼠的玩意。
一时我推石撞了他的追路。
一时他象打棒球一样将陨石打在了我的前头。
这样穿梭来穿梭去,我借机将两颗陨石扫炸向了僵尸君魔。
并顺势又闪向了天际!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