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霹雳长风剑 > 第一卷 开始 > 第九章 寒一飞
第九章 寒一飞



更新日期:2017-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九章    寒一飞
天已微亮。
我们向大哥挥泪供手告辞,闪身进入了城里,感应东难击大震。
我拉妹妹直扑东南,只见东南寒光四射,黑风飓转沙漫石飞。
战斗惨烈异常。
那东南行宫早已催为平地。
瓦砾灰粉,草木烟飞了。
这时四怪把他们两夫妇围在了当中猛攻不止。
各种轻重武器挥炸得霞光万道。
中间不见人影。
白光眩目。
外面那一百四十四正子三三成三角,顶尖向内合围四周。
时时伺机待发。
外围那三位锦甲高手背手而立,形态幽闲静观虎斗!
看来他们夫妇真正万分危机了。
我看那三位锦甲高手皆无兵刃,仪态傲慢。
可能就是那九头魔君的三位假子吧。
即为假子,武功法力可能皆在那磨怪徒弟之上,并高之多多了。
精见他们周身蓝光隐隐,其法力可想而知。
可惜不能见其面目。
周身盔甲包得透密,连五指都套上了指盔。
面带透明寒冰钢罩,傲立如机器等待发动。
我和妹妹商议,看来这一战非同小可,不战则已,战必取胜!
不然就无法脱身了。
这时忽见战团中心寒光耀然突发,银光烁目。
四大魔怪暴身急退。
那有百四十四正子却三三成团,滚滚穿插,回环往复,有如众星绕日,威力无比。
随即尘沙具起,飞石漫转。
飓风倍起,有如行星风暴骤然平地而起回旋升升天。
比那龙旋风强之百倍。
看来他们夫妇危急迫眉。
我和妹妹本想闪身窜入中心旋身急插。
看那夫妇贴背奋战,两侧已然露出了空隙!
如此时他们寻隙穿插,那他们夫妇必然大危!
我和妹妹见机闪电分身插入他们夫妇之间的间隙,无暇顾及,奋力挥剑外扫。
四位一体,威力无比,有如那旋风中心猛然发起了猛烈爆炸。
立时毫光四射,那一百四十四正子及时飞灰烟灭。
金甲光飞!
有如那烈日容金,金光烁烁。
那时也活该那四位魔怪命里该绝。
等他们两两寻隙插入时,可惜落在了我们的后面。
随即被我们挥炸得灰飞烟灭,原神具消了。
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真是可悲可叹!
我们乘势拉起他们夫妇就闪向星际。
那九头魔君的三个假子没反应过来,也只好望空兴叹了。
待我们闪出了和清星系后大家才缓了下来稍作调息。
只见他们夫妇面如白纸功力大耗。
不过庆幸无碍,回头想来,想不到我们四人联手威力竟有如此猛烈!
那到是我们所没料想得到的。
早知如此,当时把功力弄小点使他们雪肉横飞,不至于元神具灭那该多好!
唉,事已至此,下次一定留心杀威太大了。
没曾想我们在那烈火金德星厮杀缠斗追遍全球。
山崩石飞,那也不过只是孩子气地对那无生命之物毫无半点仁慈之心,只觉得好完而已。
今日施将出来,在这有生命的世界里竟如此残忍惊心,倒使我背心后凉。
现在我到想起爷爷为什么只教我们所学,不给我们解释效果的含义了。
正如他所说。
天下万物皆有,有生于无,有所凭者为无。
无有何所畏,有何所凭,未可知也!
以未可知而破有知,其心凌然,不知天高地厚,惧是何为。
心念为一,总比那将信将疑得来的教训更能刻骨铭心了。
谁又能料到这对头不是那天外有天呢。
想我辈星际巡行闪逝即至。
这仁川星际环游一周也不过年来功夫。
这闪念一击,变化千循,实难预料。
唉!
这时我倒把大哥那里学得东西给忘了。
这可是我本身所具有之能了。
而不是那随收随发之功了。
下次可千万不可造次。
想定了我才满心释然。
牵紧妹妹的手拖着他们夫妇急速巡行天际。
这一路我们时停时走彼此都相互认识了。
原来他们并不是夫妇,象我们一样,他们也是兄妹。
哥哥叫寒一飞,妹妹叫寒月娥。
他们原来住在一个叫阿卡德曼的星球上。
跟阴阳魔君靠近的一个星系里。
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十岁时就被九头魔君杀了。
是师傅把他们兄妹带大的,并教了他们一身的武功和法力。
那天听说星际神君夫妇把那赤面魔怪杀得尸飞神消,甚是仰慕。
故也想出来闯荡江湖长长见识。
于是他们兄妹软硬兼施,终于让师傅答应他们行走江湖。
只是不能露了师傅的名号和行藏。
请我们别见怪。
其实我们也是一样,彼此彼此,也无所谓。
他们听说星际神君夫妇十分了得。
于是就冒充了他们的名号分手杀了五明山四怪试试威力。
并准备再杀他几个以壮声威引那九头魔君出来报仇!
不曾想他们已有防备,互相接应了。
幸好有我们兄妹接应救了他们。
真让他们感激不尽。
江湖中人些小恩怨何足挂齿!
即使没有我们出手,令兄妹神物盖世,脱离险境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们兄妹倒是见笑了。
我们彼此恭维了一番。
不想我们年岁比他们大些,结拜了兄妹。
一路上好不热闹,好不尽新兴啊!
寒一飞刚出来时曾直接去阿卡德狼星球找九头魔君报仇。
谁知那里戒备森严,根本没机会接近那九头魔君。
只好出此下策先剪除其党羽再引他出来相斗。
也未想到这魔头的手下竟也如此厉害。
那魔头就更不用说了!
看来报仇无望了。
唉!
说罢泪泗泣零,即而爽朗大笑。
想不到能遇上我们兄妹。
若我们四个联手对付那魔头应该不至于落败吧!
只要我们四个同心,相互照应,对付那魔头应该是没问题的!
有两位强手帮手。
我也乐得欣喜异常。
只是妹妹对寒一飞成见以深,不冷不热的。
幸好有他妹妹,两个好得如一对亲姐妹一般,倒不我这亲哥哥给凉在了一边。
这一时倒令我难以适应。
还好这一对一路絮絮叨叨讲了一大通他们在阿卡德狼星球的见闻。
我们也就经他们对九头魔君的势力有了进一步了解。
只是我们没告诉他们我们就是那杀了赤面老怪的星际神君兄妹。
而且反正没人知道我们的真实姓名。
我们干脆告诉了他们我们的真实姓名。
我叫长风剑洪,妹妹叫临仙清儿。
没说我们的目的是去净海。
只是说我们师傅叫我们在江湖中历练历练。
顺便长点见识。
也想了解一下九头磨君和其他魔头的态势。
能杀他几个当然巴不得罗,若能结交到江湖中的侠义之士那更是万分幸甚了。
想那些魔头势力那么大。
我们胡起仁人也应该相互联络团结一心了。
他说。
“当然。
不然我们根本难与那些魔头抗衡。
现在我们多干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我相信那些武林同道和隐士会纷纷响应的。
何况还有那星际神君夫妇呢!
有机会我们一定得见见他们夫妇。”
说得向往之极。
我也只是心里暗笑,口里却说。
“我们也很仰慕,有机会见见那真是三生有幸了。”
再说那阿卡德狼星球是启绿神起星系里唯一的一颗大行星。
它有三颗卫星。
这三颗卫星上驻守的全是九头魔君的徒众和魔兵。
可以说是九头魔君的三个军事基地,重兵镇守,是进入阿卡德狼星球的门户。
再说这九头魔君把老巢搬到这里,戒备当然森严。
可谓三步一亭四步一岗俩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一定要给那魔头一点颜色瞧瞧!
不然他们还真认为我们胡起仁人无人呢!
阿卡德狼星球终于到了。
我们四个目标太大了,所以要分头行动。
我和妹妹几经周折趁着北天黑夜潜入了阿卡德狼星球。
我们商议三天后将在阿卡德狼星北部重镇罗峰城的的一家叫天心阁的旅馆会合。
各自先打探打探了解一些情况,到时大家好做商议。
我和妹妹先在一个山林密集的山谷落脚,当夜在那岩石间打坐了一夜。
第二天。
我们寻了一套山民的衣服换上。
我挑着一担柴火和妹妹混进了附近的一个叫临军山的城镇.
这阿卡德狼星球可真是人丁兴旺。
听说有十几亿人口。
而且很繁华。
胡起仁星球现在就显得有些萧条了。
想不到这样一个小镇竟摩肩接踵的人来人往。
我们进得城来就丢掉了柴火到一家成衣店里换了套新衣扮成行商的进了一家饭铺。
沿路看来,这里的消遣到应有尽有。
热闹非凡。
我们进了铺内在一个角落能观得到门口的桌子背墙坐了下来。
一小子过来问。
“客官要点啥吃食?”
我问。
“这里有什么特色的吃的没有?”
他却给我来了一通的介绍,冷的热的煎的炒的报了一大堆名字。
可我们有好多不懂。
最后只好蒙头乱叫了几样小炒和两壶酒。
酒这东东,不知怎的,我一喝上好真喜欢上它了。
摇头看看这周围,哪桌哥们不是翘筷子一夹咪一口小酒。
那种神色,真如做了三分神仙似的。
接着就拉开了吹牛放炮,传风接耳的行头。
这时各桌面就嚷嚷开了。
说两个九头魔君的假子在千变魔君那里还没出境就被那星际神君夫妇给截杀了。
尸骨无存!
有鼻子有眼的。
还说那千变磨君怕有嫌疑,忙把大徒弟派来向魔君解释。
有说不对。
那星际神君夫妇明明杀了那五明四魔怪后又潜入苍狗星准备暗袭那东南王。
谁知他们早有防备,让那神君夫妇落入了圈套。
正杀得难分难解时又突然闪出了一对奇侠。
可惜没人看清楚他们,就连那站在旁边观战的三位假子都没有注意到他们!
可见那两位也非常了得。
他们四位联手的威力果然厉害。
居然一个回合就把那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个魔王及他们的一百四十四个正子全杀得灰飞烟灭元神具消了!
听说他们打斗的地方被杀风卷得地无寸泥露了石底成了一个巨大的天坑!
你们说惊人不惊人。
那可真是狂风飓卷地动山摇啊!
不是神君夫妇还有谁有那么大的威力呢?
有人提出了疑问。
说那神君夫妇既然专跟九头魔君作对,为什么不一路杀过来。
却偏偏越过那白狼星球的魔王不灭却来苍狗星球入伏。
你们说这合理不合理。
又有人辩解,那有什么奇怪!
杀不杀谁是神君夫妇的心意。
他想杀那个就杀那个。
我们这些人谁能指挥得了呢。
你这不是抬杠吗?
我这讲得是情理嘛!
这时又有人有意见了,一位胡子拉扎的中年说话了,他劝大家别争了!
这江湖憋了这么就的闷气了。
这时候出了一对星际神君夫妇除磨卫道。
大家纷感其德冒在门下也未可知。
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豁然,点头一片。
这到有些道理。
接着大家纷纷猜测下一步将有哪些地方可能发生大事情。
最后众说纷纭,不过说的最多的可能是阿卡德狼星球和胡起仁星球.
最后形成了两派。
有好事者提出了打赌来着。
接着把个饭铺当成赌馆了。
押胡起仁星球和阿卡德狼星球的喊声震栋。
“别嚷了!别嚷了!巡逻的来啦!”
这时店小二喊起来了。
大家听了立时四散,各归各位蒙头喝酒夹菜。
那巡逻的魔兵在门口大叱了一阵。
“嚷什么嚷!
小心你们的脑袋!!”
随后在门前包子笼里抓了几个包子就走了。
那店小二随后朝那魔兵后背吐了两口吐沫在地上。
大家伙又细声细气地嚷嚷开了。
我和妹妹对视了一眼。
想不到这江湖近来好事不断,看来前景一片大好。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