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霹雳长风剑 > 第一卷 开始 > 第六章 结友五明山
第六章 结友五明山



更新日期:2017-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六章    结友五明山
终于进入了安全地带了。
星星茫茫点点,我们嘘了口气,离五明山星球还有几千个星系呢。
够我们安心的在那些闪闪耀耀的神起星之间戏闹一阵子了。
反正爷爷说那小岛要三年后才能出现呢。
这一去,直去也不过年把时间,时间还宽裕的很呢!
原来那九头魔君的手下也不过尔尔。
惹急了,我们少惹是非就是了。
妹妹自从显示了神功杀了青面怪头怪他们之后心情也突然舒散多了。
想她那一路紧张西西的样子我就好笑。
今天她又恢复了原先那活泼可爱的样子,真令我高兴。
她还时常笑我不会用筷子,猪脑!
这猪她都没见过,她倒学舌爷爷用起猪脑了!
还笑我吃饭不给钱,撒赖想吃霸王餐。
这都是那饭铺的伙计给害的!
我们吃了他的东西拍拍屁股走人了,他竟然不向我们要钱。
还有那些街上站摊的,我吃了他们的食货他们不撵我!那我不想当然才怪呢!
清妹又笑我冤枉人。
我说。
“不是他们是谁?
就是他们!”
妹妹笑得捂着肚子向前急飞。
我赶上她也跟着她傻笑。
这世界最没意思的就是不明所以地跟人傻笑!
妹妹又笑我傻瓜蛋。
她说。
“那是那套汉奸衣服给害的!
那老百姓怕那汉奸,敢怒不敢言才能让你捡了便宜。
谁知你竟然傻着吃到他们主子头上去了。
不撵才怪了。”
我想想也是。
想那汉奸也太可恶了!
敌人再怎么的他也得明来。
有了汉奸就不同了。
那敌人没来,阴谋就得逞了。
叫你防不胜防。
凡是替别人卖命出卖同类的就是汉奸!
咳!
这磨控制下的老百姓可真可怜。
我一定要消灭九魔!
绝对!
我一定要让天下的老百姓安分守业,自由发展,各尽其力。
咳!
我们这里高兴的戏游时,那九头磨君的阴谋却布置好了等着我们了!
听传报青面鬼头怪他们全军覆灭,那九头磨君即惊又恨。
咬牙切齿,恨得要吃我们的心肝掏我们的肺腑!
我们那一战星际震动!
让九头磨君大丢面子。
也让九头魔君捡了个大便宜。
使其他魔君笑他之际轻视他无能而减了对他的戒心。
这九头魔君确实了得,阴毒无比。
他立时改变了决策。
反而在他的境内放松了戒备,只做做表面花样。
听传报青面鬼头怪他们全军覆灭那九头魔君即惊又恨。
咬牙切齿恨得要吃我们的心肝!
阴命汉奸在其境内大造舆论为我们吹风。
把我们的威力吹得神乎其神,有板有眼的。
并为我们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号:星际神君和星际仙子。
说原来的星际神使和静云仙子名头太小了。
还把我们吹成是一对神仙伴侣,恩爱非常。
这些消息让天下隐豪们群心大奋,也使星际胡起仁人群心振奋。
说我是宏蒙太一第二!
九头磨君只配给我们提鞋。
  我们一路追追戏戏的终于到明月神起星系。
虽然明月神起星系已经戒备森严了。
在流星闪现中我们还是轻而易举的到了五明山星球。
五明山星球山青水秀,青峰峻崖无数。
江河湖海连连环环,南极之上没有冰川,而且青峰隐隐,云蒸雾绕。
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绝佳星球。
这里四季如春,繁花似锦,物产丰富。
珍禽怪兽有如鸡狗。
这里的繁华比起美莲池来,富丽何止千倍!
高城宇楼星罗棋布,琼楼画屋万万千千,精舍别院千千万万。
看不透的富贵锦园,吃不尽的海味山珍。
可胡起仁人用智慧和汗水所创造的这一切所有却没有享受的命,只有劳作的苦。
虽不衣不遮体,虽有五谷粮食,也不过是些饿不死的奴隶,能听话的工具!
在五明山我们做了精细的化装。
我们了解到九头磨君的那些徒子徒孙在这个星球上是贵族统治阶层。
那些磨兵是这个星球的基层地保。
我们胡起仁人在这个星球上没有地位,只是些奴隶。
不过有一个特殊的阶层,上不入流,下不为奴,行为尴尬。
他们分为两种:一种就是汉奸,这种人最为可恶!
一种就是那些魔界跟我们胡起仁人生出的一个变种,地位特殊。
他们只要不作奸犯科,倒还可以自由。
往往做些买卖,走些偏门,生活倒有兹有润的。
其中也有些富户公子哥儿或大家小姐。
如果那家小姐嫁某位魔界人物为妾的话,这家幸或走些偏门,发家致富就容易些。
我们当然不能为奴啦,也不能做魔兵,做魔兵每天要挂号。
更不能做贵族,我们是胡起仁人。
只能做这不尴不尬的身上挂个腰牌只要口袋有钱还能四出游走的人物啦。
他们还有个阿Q的名号:土人。
我们于是做了一对土人富户公子。
清妹细皮韧肉的,只好为他易了容,作了些修饰。倒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
我只不过换了套衣服摆了。
反正别人不知我们的名号,就干脆用了真名。
我叫长风见红,清妹就叫临仙清儿。
我叫她清兄弟。
她叫我洪哥。
我们再也不能吃上次那样的亏了,着着实实了解了一番。
口袋里也揣满了金钱。
斯文而不高雅,入俗却小心盈盈。
准备妥当了后我们就进入了五明山星球最为繁华的京都。
虽然这里群怪聚集,却也是富户土人的营生之所。
赚钱嘛!
无田无地,无权无势的不赚钱咋活?
所以我们最好混的啦。
出手大方点,反正是无本生意得来的。
不几天我们就混出了几个兄弟来了。
一个叫大甲的,他老爸是做染坊生意的,有些金两,出手豪爽且爱吹牛。
说什么某贵族家的锦鸡的毛的颜色是他老爸给调出来的。
还有京都的雕梁画栋的颜料是他老爸给调出来的。
另一个叫小乙的,是个铁匠的公子。
他也会吹牛。
说什么这街上所有人的配剑和兵器都是他老爸的杰作。
他还咬着我的耳朵说。
什么星际神君和星际仙子夫妻所佩的佩剑是他老爸最得意的作品。
还千叮万嘱的叫我别告诉别人,那可是要灭全家的。
我一听,这就奇怪啦。
这江湖什么时候又冒出了一对星际神君和星际仙子夫妇呢?
一时下阶求问。
原来就是我们!
我不禁暗暗傻笑,我亲妹妹成了我老婆,你说好笑不好笑。
那有鼻子有眼睛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想不到我们能神誉星际!
这倒使我神清气爽飘飘欲飞了。
这时我妹妹问我。
“你们在咬什么耳朵,这么高兴。”
那小乙公子急使眼色,呵呵笑着大岔说。
“我们刚才说到了什么金月楼的红红小姐是如何如何舒心爽骨的。”
气得妹妹朝我暗吹胡子明瞪眼的,着实让我面红耳赤的。
那小乙公子还不识趣,还大笑我色大皮薄。
气得当夜我跟妹妹赔了千万个不是她才露出笑脸原谅了我。
当我说到我们是如何成了星际神君和星际仙子夫妇时。
妹妹气得脸红耳赤,差点没把旅馆的桌子拍碎了。
还有个阿丙公子,他老爸是个开棺材铺作棺材生意的。
他说他老爸做的棺材天下第一耐用。
死了装进里面可万年不腐!
他亦咬着我的耳朵说。
那空明九魔中的僵尸魔君特地暗暗奖赏了他老爸许多金银和奇珍异宝。
这我就纳闷了。
这僵尸魔君怎么就跟他老爸挂上号来呢?
这是哪壶提哪壶啊?
他见我不信,嘿嘿了两声。
那得意劲儿好像那老魔可能强奸了他奶奶生了他老爸沾光了。
他又咬着我的耳朵说。
那僵尸魔君的僵尸兵都手用了他老爸做的棺材才不腐烂才成为僵尸的。
若棺材不好,那些尸体眼企有不烂之理。
他说那僵尸魔君每偷出有僵尸的棺材都有他老爸的暗记。
所以他特别感激他老爸的手艺。
不然他到哪里去找那么上乘的僵尸呢。
我哑然失笑。
不过这无意中让我对僵尸魔君有了一点点现实的了解。看来这些土人族尽是些吹牛放炮的种。
他们亦问我,我高上是做什么买卖的。那我也得绷紧牛皮吹出个大炮仗来咯。
我先调调他们的胃口。
说要保密。
他们却损我是否我老妈卖了好多钱不知老爸是谁。
气得我恨不得揍他们一顿才解恨。
我只好编了说当今的九头魔君是我老爸的亲外孙。
他们皆大惊失色。
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却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
“是真的。”
他们见我脸无惧色,一本正经的,也就当真了,忙催我快讲,
我说我老爸是九头魔君母亲的亲弟弟。
我老爸是做玄铁生意的。
九头磨君那些巡天使,正子们的盔甲都是我老爸的玄铁生产的。
他们皆哈哈大笑,说我吹牛不用打草稿。
那九头魔君是什么人物!
即是他老表,不说外表,法力武功应该是非常了得的是吧!
他们要我露两手让他们瞧瞧。
这样才能让他们信服。
我叫大甲叫个包间点一桌子大菜伺候,那大甲公子还真爽快的应允了。
在席间我把酒给他们没人各筛了一杯后就一滴一滴的筛在桌子上。
那酒在桌子上一粒一粒地成了珠子。
他们皆愕然,居然都信了。
叫我再演一遍让他们开开眼界。
我于是又把酒筛在掌心里,然后沿一条线拖着倒在桌子上。
那酒水在桌子上排成了一串珠子。
他们个个佩服得下地就拜。
要我收他们做徒弟。
我叫他们为我保密。
个个借手指指天信誓旦旦。
我摆着谱儿说。
“三年以后的今天如果大家没把我的秘密泄露出去我一定收大家为徒弟。”
他们个个高兴异常。
轮流要向我敬酒,还使着招子巴结我妹妹,叫他在我面前一定得替他们多说好话。
当晚我们回到旅店,我躺在床上一想起他们就笑得四脚朝天。
我们在京都几天还一切正常。
天天里游山玩水,穿街走巷,花天酒地的了解了不少情况。
这五明山星球分为东南西北四大区域。
由九头磨君的绿橙紫灰四大磨怪统领。
我们这儿是南五明紫魔怪辖地的中心城市。
今天我们吃完早点是忽听外面喊。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我正噎着个包子纳闷儿,突见甲乙丙三为公子慌慌张张跑来了。
还边跑边说。
“大事了!
大事了!
星际神君和紫魔王在紫魔王府打起来了!
有消息说,他和星际仙子昨天上半夜分手批破了东西两大磨怪。
并把他们的王府给摧为平地,瓦砾无存!”
我就奇怪了。
我和妹妹在吃包子呢。
怎么在王府打斗啦?
昨夜我们睡了一夜安稳觉,怎么就把个绿橙两个魔怪给灭了?
我不信。
还以为他们放炮哄我们呢。
谁知他们拉起我们就跑。
说是去瞧瞧热闹,等下子就没位子了!
我狐疑不定的个妹妹对觑着随他们跑到了闲心阁。
那闲心阁地势极高。
而且楼也高达八层。
雕梁画栋的甚是奇伟。
顶楼可以俯瞻整个紫魔王府。
这时大甲打听到还有空位子。
我们于是每人花了四百大钞上了顶楼。
此时上面还有四个空位子。
我拉妹妹占了两个望紫魔王府望去。
此时那里正喊声震天。
里外围满了魔兵。
府里兵刃烈响。
只闻其声不见场面。
我很想飞过去就近瞧瞧。
恐又暴露了生分,只好耐着性子等待。
这时楼上突然喊着。
“出来了!
打出来了!
先出来的是那星际神君!”
可不是我那一身的行头!
玄冰铁锁子软甲,头盔,前后护镜和肩甲在阳光下烁烁生辉。
看那小子眉宇轩昂,玉树临风,仪态非凡,倒也没辱没我的人品。
正得意间。
那紫魔王窜上屋顶抡起那与他身体同长的银环玄铁金刀就与那小子战成一团灰。
金光四射的。
看那紫魔怪三角眼,鹰鼻,獠牙过下巴,紫面阴森。
他呀呀狂叫着一时震得宇塌瓦飞,砖碎梁裂,烟灰漫转。
这时那三十六正子也团团围转了起来。
那小子也越战越勇,威力大增,那紫魔怪也不示弱,从屋顶战到了地上。
顿时残墙轰塌柱飞梁折,那三十六正子也三三成轮环流穿攻。
随即狂风大作,卷瓦飞砖,烟火漫飞,尘沙具起!
 外围那写鸟磨兵受不了煞气被震得作鸟兽散,践踏无数。
楼上看的个个惊心,胆小怕事的早就溜之大吉了。
哇!
那小子确实了得!
有机会我一定得会会他。
能结个兄弟那就是三生有幸了!
妹妹也紧抓住我的胳膊看得惊心。
不想这天地间藏龙卧虎未知可数。
谁说我们胡起仁人没有英豪!
只是时机没到而已!
时机一到,那些鸟魔就等着瞧吧!
准叫他们个个烟灰俱灭元神具灭!
突然那小子凌空旋开环身一剑。
霎时光霞百万,爆雳惊雷!
只见那紫魔怪尸碎烟飞,三十六正子金甲粉碎尸身烟灭!
周围砖瓦碎粉巨石砾飞尘沙狂卷烟灰漫散煞风四起!
那些府外逃散的魔兵也难与幸免,个个尸裂衫飞血雨成雾触目惊心!
看得我和妹妹都胆颤心寒。
回身看时,楼上只剩下我们兄妹了。
那甲乙丙三位公子也不管我们早就溜之大吉了。
这闲心阁相距紫魔王府那么远都楼颤瓦飞了。
我忙拉妹妹飞身下楼。
那街面上人早就逃空了。
只剩尘风四卷,篱散栏折了。
那小子杀戮太盛了!
这与魔何异!
还是远他点为好。
于是我忙拉着妹妹离开了五明山星球。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