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61章 毁悬宫
61章 毁悬宫



更新日期:2017-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洛缺夜愤恨的瞪着月明,月明迅速解开船雪的穴道,“你没事吧。”      船雪摇摇头,仿佛看到了生命力欣喜的一汪水源,扑倒月明怀里,“我没事。”      拥抱完后,月明用刀指着受重伤的洛缺夜道,“快交出兵符,饶你不死。”      “赫连月明,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毁了我的七星灯,再有三天,再有三天,我娘就能复活了。”洛缺夜擦了擦唇角的血渍,恼羞成怒道。      “是老巫,他给了我一颗凤凰胆,可以破了你的悬宫结界,我就这样进来了。你不要再执迷不悟,沧浪之水已经有了缺口,汇入黄河,黄河水不断决堤,我来的路上,碰见不少流离失所的百姓,你忍心看他们无家可归吗?快交出兵符,不要再错了。”月明道。      “什么?又是他?哈哈……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我马上就要成功了。”洛缺夜喃喃道。      “小夜,你就听一回劝,我不会怪你的,只要你把兵符交出来,一切还来得及。”船雪担心道。      洛缺夜对着他们俩呵呵一笑,“你不用再劝了,我想让娘亲复活,这也有错吗?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捧着那么多的奇珍异宝做什么?谁要谁就拿去吧,难道这就是天意吗?天不助我,那只有同归于尽了。”洛缺夜戚戚道。      “不,你有朋友,我是你的朋友,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朋友,你不要再错下去了,人死不能复生。小夜,跟我回去,不管你收多大的伤,我都会治好你。”船雪道。      “不,走到这一步,太晚了。如果以前,你能爱上我,劝阻我,可能我会听,现在,我依旧没有娘亲,没有朋友,没有爱人,你不是我的爱人,也不是我的朋友,呵呵,呵呵呵呵。”洛缺夜仰天长笑,连珠这时间走到洛缺夜身边,抱住他,哭道,“洛公子,我爱你,一直以来,我暗恋着你,爱的好苦,可是你却不知道,你爱的是楼船雪,我现在终于能鼓起勇气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朋友,有爱你的人,你并不孤单,我会永远陪着你,同生共死。”      连珠又跪在月明脚下,抓着他的衣裤求饶道,“我求求你们,饶了他吧,楼姑娘,看在我们家公子多次救你的份上,我求你医好他,放过他,他够可怜了,我求你们放过他吧,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船雪赶忙扶起她道,“连珠,你可知道小夜取走兵符后,沧浪之水便有了缺口,缺口会越来越大,沧浪之水泛滥人间,百姓流离失所,遭殃的不仅仅是百姓,国破家毁,人人自危,这是灾难啊,难道还要学祖先夏禹治理水患十余年?我们都是小夜的朋友,不会丢弃他不管的,只要让他将兵符重新送回到沧浪之门里,或许还能堵住缺口,避免水患贻害人间。”      连珠点点头,“我会劝他的。”      洛缺夜将兵符从阵法中抽出,重阳之光快速消散,他娘亲的遗体也瞬间化为灰烬,与此同时,月明在洛缺夜抽出兵符的同时,飞身跳出将兵符接了过去,一个转身,双脚平稳的落地。      洛缺夜设的生死大阵,没了兵符,犹如天柱缺失一脚,塌了下去,悬宫剧烈的震动,本在峰腰悬空建造的宫殿,失去了重心,柱梁瓦砾分崩离析。      洛缺夜走到这步,娘亲没有救活,早就有自毁的想法,他将兵符抽出,想让自己自生自灭,永久与母长眠于此,但又不忍心看着船雪等人被葬在这里,便使出全身的解数,将他们推出即将坍塌的悬宫境外,连珠看着洛缺夜五脏俱焚,内力渐消,气数已尽,她拼尽全身力气飞了回去,抱住即将消亡的洛公子,亲昵道,“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洛缺夜的心感动了那么一下,然后心脏就爆开了,他依偎在连珠怀里,微笑着死去了。连珠紧紧抱着洛缺夜,用最后的生命封印了这里,并与外界隔绝。      船雪与月明的身子轻飘飘地一直向下落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悬宫坍塌,变成无数碎片,一点点的陷落,直到他们掉落峰崖下面。      月明眼看这巅峰之极也要化为废墟,拉着船雪从隧道又回到了沧浪之门。缺夜公子,香消玉损,只在转眼间。船雪想起昔日里他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待她十分好,心中难免伤感,扑在月明怀里嘤嘤哭泣。      月明安慰了她一番,“个人自有个人的命数,他也不过比我们先走一步,我们活着,却要承担责任,不必他好多少,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只是早晚罢了。兵符还在我们手里,得尽早销毁,免得居心不良之人又来抢夺。”      船雪强忍住泪水,“我们快些去,不要辜负了小夜的情意。”      “如果洛公子,知道你为他这样伤心,一定会难过的,不要哭了,船儿,我们去吧。”月明拉着船雪的手,一并又走到球体跟前,眼前这个球体,已经是静止的了,只有伏羲盘呈现在他们眼前,而另一面,却是一个缺口,他们无法正视,也无法将球体旋转过来,一切就像定住一般。      “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一个声音悠悠传来,月明船雪急忙回头,站在他们背后的是一个白了头发的老人,再仔细看时,船雪认了出来,惊道,“寇国师,你竟然中了小夜的毒还没有死,你来的正好,月明,他就是当年害死你我父亲的凶手寇谦之,今日,我们要报了这血海深仇。”      月明红了眼,恨恨道,“隐忍那么多年,你的死期到了,老贼,还我爹命来。”      说完,月明,船雪一起攻击,船雪攻寇国师的上盘,月明攻他的下盘,国师一下子苍白了发丝,但他的功力不知怎地又恢复了,而且超乎寻常的高。      二对一,打了十几个回合,不分高低,不分上下,可是越大,寇谦之的内力就越深厚,越显得急促,船雪内力最弱,被寇谦之飞来的一掌打了出去,月明也打了没几下,就被打飞好远,趴在地上吐血。      两人都很坚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船雪附耳轻语道,“月明,他的内力突然很深厚,那只是身体亏空的一个前兆,他熬不了多久的,我们消耗他,不正面攻击,等他内力消耗差不多了,再反击。”      月明听后不语,点点头,两人便改换了战术。船雪只发虚招,却不正面攻击,边打边退,月明在船雪体力不支的时候,扶她一把,两人如蜻蜓点水般,让国师耗费了很大的精气力量,寇谦之有些沉不住气,想一举歼灭,抢走兵符。      船雪便将寇谦之诱导在一片黑暗地处,随后,又与月明藏身黑暗中,寇谦之有些夜盲症,在黑暗地方,眼睛不太好使,便用内力乱轰一气。船雪,月明躲与乱石后面,趁他不防备的时候偷袭,以此来耗费他的内力。      不多时,寇谦之将石块轰的差不多了,船雪与月明无处躲藏,只得出来迎战,此时的寇谦之,内力已消散去一些。      这次,月明才使出他真正的实力,船雪在背后传功力与他,月明用内力接过寇谦之一掌,这一掌震得寇谦之连被甩出数十米远。      寇谦之狂吐鲜血,好不容易爬起来后,发了几只梅花钉,钉上浸染了剧毒,沾染上便会立即身亡。      月明没料到寇谦之会使用暗器,躲闪不及,连连后退,眼看梅花钉要打在他的胸口处,硬生生地被船雪的秘银丝给挡了回去,反弹回去的梅花钉射向寇谦之心胸处,他亦是没料到梅花钉竟然被反弹回来,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胳膊上,顿时,胳膊乌黑发肿,毒性迅速,括散,国师到底是国师,看得开世面,他忍痛断臂及时,这才没有使毒性扩散到他全身。      血溅四方,寇国师一个转身,跳出沧浪之门,消失在沧浪洲上。船雪月明追了出来,寻不见身影,月明叹息道,“哎,又他跑了。”      船雪道,“不必追了。他今夕非比昔日,虽然断去一臂,但我猜他服用了断魂草,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克制了小夜的毒,使得功力大增,但过了一定时间,最终功力尽失,毒发攻心而死,这是他自取灭亡的结果。”      船雪月明赶走了寇谦之后,又回到沧浪之门,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把兵符再放回去了,那缺口越来越大,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一不留神,他们就会被吸进去。      “快走,这里要塌陷了。”月明拉着船雪向外跑。      身后传来轰隆隆地声音。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出了沧浪之门,洞口瞬间消失,就连大禹神像也左右摇摆,这里连着一并坍塌。跌跌撞撞,终究没有逃脱,船雪与月明被废墟掩埋在下面。      当船雪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又看到了那条美丽的鲛人,“织女,你怎么会在这里?”      织女道,“我是来找洛公子的,结果发现你们被废墟掩埋,便将你们救了出来,你可见过他?”      船雪听到洛公子三个字,神情一变,满脸忧伤,“我见过他。”      “他在哪里?”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