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60章七星灯
60章七星灯



更新日期:2017-06-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正月十二,后秦国主姚兴病亡,太子姚泓即位,兄弟相互残杀,后秦国力衰弱,关中骚乱,刘裕趁机兴师伐秦,后秦内忧外扰,许多部落纷纷叛离。      自汴河汇入黄河水后,黄河猛涨,连连缺口,后秦将士告急,却又派不出一个能治理水患的人。关中百姓频受河水之害,纷纷逃离。      途中,月明遇到逃离的百姓,问道,“发生何事?为何如此慌张?”      “那姚泓只顾着享乐,殊不知黄河之水为何高涨,连连决堤,庄稼,房子都被冲了,这叫我们如何生活?”一个百姓欲哭无泪道。      “你们可不知,前一阵子,几国都在争夺冰骨,导致沧浪之水有了缺口,汇入黄河,这才让我们百姓遭殃了,那冰骨神医就是罪魁祸首。”      “我都妻离子散了,他们却只顾争夺什么天下,不顾我们百姓的死活。”      “那冰骨神医就是个女子,女子都是红颜祸水”      “我知道那冰骨神医,她叫楼船雪,是什么大禹后人,她还治好了我的病,她不是坏人,肯定被坏人利用了,不许你们说她。”      “她就是坏人,要不是她,沧浪之水怎么可能泛滥?大禹时候,沧浪之水花了十年功夫才治理住,这次又泛滥,让我们可怎么活呀,难道再等个十年去?到那时候,我们早就被大水淹死了。”      ……      月明再也听不下去了,都怪他们太相信洛缺夜了。他得想办法赶紧找到船雪,把兵符放回去,不然,缺口会越来越大,到那时候,想堵也堵不住了,受害的还是百姓。      他回头对敕连道,“你们也都听见了?我们必须赶紧找到洛缺夜,否则,人间将会有场大祸。你让我跟你回去,我也不会再帮你打仗的,眼看天下大乱,百姓生灵涂炭,你若有份良心,就停止战争吧。”      “我可以不打仗,你如何保证北魏和胡夏不来侵犯?我便收手。”敕连道。      “北魏太子晃多次帮助我和船儿,我写一封信,说明情况,你派人送去,我亲自回胡夏一趟,陈词利害,那沧浪之水泛滥,贻害的不只是后秦,还有我胡夏,北魏,治理水患还来不及,哪里有心思与你们开战,你若真心为了柔然百姓,还是好好的休养生息吧,以你们现在的实力,不适合打仗。”月明陈词利害道。      敕连听了也觉得有理,便道,“月明兄说的有理,但我还是不放心,这样,你妹妹先住在我们柔然,我会以礼相待,你先去办事吧。”      一地的鸡毛,也需一点点的扫起。月明书信一封,简单说明了船雪现在的情况与沧浪水患,交给了敕连,请求他派人治理水患,暂时退兵,然后请敕连派人送给北魏太子晃。      他自己则单枪匹马回了统万城。刚进城门,赫连昌便得了消息,派人将月围住,喝道,“二哥,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领罪,给我拿下。”      月明寒着脸,不想和他纠缠,“我有要事面见父王,你赶快闪开。”      赫连昌很不识趣,偏偏不如他意,“二哥,你回来,这叫做自投罗网。我们刚打了胜仗回来,你便跟着回来,到底是何意啊?”      “我不屑于你废话,闪开。”月明说着便动手将阻拦上前的士兵挑开,赫连昌哪里肯放过,上来便和月明打作一团。      兵刃相接,叮当作响。      几个回合后,赫连昌败下阵来,月明将他挑下马,喝道,“看在兄弟一场,我不忍杀你,还不快滚。”      赫连昌捂着胸口道,“今天不杀了你,难以让人心服口服,触犯军法,法不容情。”      “你杀我,是因为我犯了军法,还是因为你偷了父王的忘尘芝,害怕父王责罚,影响了你的太子之位,我告诉你,太子是大哥的,谁也别想取代。我还告诉你,忘尘芝,盘花扣之事,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月明道。      赫连昌极度震惊,他搞不懂自己的二哥被他种了忘尘芝还能活到现在,实在不敢相信,二哥又毫无情面的当众揭穿他,他更是恨的牙根打颤。如果让赫连勃勃知道忘尘芝被他偷走的,那太子之位便离他遥遥无期了。一不做二不休,赫连昌恨恨道,“你不是我二哥,你在血口喷人,你等着,哼。”      赫连昌领着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士兵,走了。街上围观的人也很多,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月明驰马向统万城的西宫行去,城门却紧闭月明带著缰绳,喊了三遍,“快些打开城门,让我进去,我要面见父王,有要事禀报。”      只见城南门依然紧闭,连个守卫的士兵都看不见,料想一定是赫连昌比他早到一步,捣的鬼。月明琢磨着如何才能见到赫连勃勃,见到他的父王,却见城墙上的马面打开,一阵乱箭射来,他挥刀就砍,左避右退,好不容易抵挡了一阵,拨转马头,向城西门奔去,西门也是一通乱箭,暗器什么的,他又辗转到了北门,依旧城门紧闭,再跑到东门,已经过了半天时间。再这样跑下去,还是见不到父王。      也不知道赫连定在不在城里,月明决定先去找老巫,奈何他人还没走开,却见东城门杀出一帮士兵,团团将他围在里面。最后,跑出来的是赫连昌,他大笑道,“想见父王?可惜后秦与刘裕正在打仗,父王也领兵去了,大哥也不在城内,你这是自投罗网,忘尘芝毒不死你,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拿下赫连月明者,赏百两黄金。”      月明不屑与他废话,只想着赶紧见到父王,但他来的确实不巧,后秦战役,赫连勃勃也有参战,所以他并没有在统万城,而是带着赫连璝,赫连伦去打仗了。城内交给了赫连昌与赫连定把守,老巫参政。      没了父王的忌惮,赫连昌当然不怕什么,他欲除之而后快,斩草不除根,春风必然吹又生,这是他的座右铭,所以,他势必趁机铲除异己,铲除赫连月明。      月明想走也走不了了,碰上了冤家,只有死磕到底。打了好半天,冲出一层,又围上来一重,可见赫连昌派了多少兵马,非得置他于死地。      寡不敌众。      任凭赫连月明有再大的本事,再深厚的内力,他能支撑多久,更何况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早已是精疲力尽。      就在他体力不支,快要倒下的时候,西边杀来一对人马,正是赫连定带兵来给月明解围了。赫连定一边杀,一边叫道,“都给我住手,住手。”      这白马队很快将那些正在厮杀的士兵分离出来,赫连昌看着赫连定怒道,“定弟,你不要多管闲事。”      “三哥,你怎么能残害二哥,他可是我们的手足啊,这事要是让父王知道,他一定饶不了你。”赫连定愤愤说道。      “定弟,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向他不向我。我们是同胞兄弟,他不是,他是捡来的。他触犯军纪,又打伤我军士,应以军法处置。”赫连昌道。      “我谁也不偏不向,我只向理,你打算如何处置二哥?”赫连定道。      “军法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赫连昌道。      “二哥犯了什么罪?”赫连定道。      “违令不遵,打伤军士,欺上罔下。”赫连昌道。      “你是说上次二哥出城的事,父王已经不深究了,打伤军士?若你不动手,我就不信二哥无缘故会打自己人,明明是你刁难在先,二哥见父王,你为何阻拦不让进西宫?三哥,这事适可而止吧,父王最讨厌起内讧。”赫连定道。      赫连昌气的脸色发紫,旁边有人悄声说,“让他们先走,我们有的是机会,殿下要见好就收,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赫连昌听后觉得也挺有理,又见赫连定态度如此强硬,道,“既然定弟都开口了,我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好吧,就此为止,赫连月明,别忘记你说过的话,哼。”      “只要三弟还承认我是你二哥,我就不会忘记的。”月明道。      赫连昌带着人马进了城,只留下月明与赫连定的人马,赫连定支走了白马队,留下来单独与月明谈话。      月明把他和船雪毁冰骨之事,又遇到洛缺夜抢夺,船雪失踪,以及再到沧浪之水泛滥,事无巨细,花了一炷香的功夫,给赫连定讲述清楚,并请求他书信给父王,让父王派人去寻船雪,这样总比他一个人的力量强许多。      赫连定听完,便讲述大致情况,沧浪之水如何缺口,船雪如何被虏等等,请他快些收兵回来。信派人送去前线了,月明一刻也不敢多耽搁,借了赫连定一支白马队,带了些干粮与银子,重返巅峰极地寻洛缺夜船雪了。      赫连勃勃接到信后,大喜。沧浪之水有了缺口后,便不断汇入黄河,黄河决堤又是在后秦境地发生,后秦百姓苦不堪言,但赫连勃勃却认为这是收复后秦的绝佳时机。他先是派太子赫连璝在长安附近屯兵,又派赫连伦袭击后秦关中,这样后秦形成混乱,刘宋的刘裕趁此夹击后秦,一举歼灭。      长安失了支援,勃勃在这时候,剑指长安,赫连璝,赫连伦双面夹击,占据了长安,大获全胜。赫连勃勃笑道,“这次能够传来捷报,多亏了明儿在这关键时刻,给朕传递消息,要不是朕知道沧浪之水有了缺口,趁此夹击,恐怕难以将长安收复,长安就交给璝儿驻守。”随后,便与赫连伦回了统万。      洛缺夜一边用七星灯为母亲续命,一边用阴兵符采集重阳之光,时有七七四十六天,再有三天,到了七七四十九天,便可大功告成。      很不幸的是,这一天,月明带着他借来的白马队,将巅峰之极翻了个遍,在巅峰之腰找到了悬宫,凤凰胆一出,破开了悬宫结界,这一破却将洛缺夜设的七星灯给弄灭了,灯一灭,兵符的重阳之光立即消散,洛缺夜遭到了严重的反噬,收了内伤,他口喷鲜血道,“就剩三天了,三天我娘就可以复活了,啊。”他仰天长叹道。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