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56章 沧浪洲
56章 沧浪洲



更新日期:2017-05-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国师实在太厉害了,洛缺夜也略有吃力,连连受伤,船雪也来帮助,两人打一个,基本扯平。敕连与受伤的音容,九服打在一起,略显得吃力。      月明因为洛缺夜绿叶的作用,也醒了过来,他帮了帮敕连,又去与国师混战。洛缺夜喝道,“月明兄,你快去捣毁幡旗。这里交给我。”      月明没了牵制,跳上月台,使用内力破除幡旗结界,这结界是国师,与他三个手下的内力共同设置的,凭借月明一人内力,难以破除。      船雪在打斗中,看了一眼月明的状况,十分着急,他得不到相帮,难以打破,这边,又被国师缠斗,若是洛缺夜一个人,恐怕难以支撑。      不料,洛缺夜却说道,“快去帮他,我有办法对付他。”      船雪顾不得那么多,只好转身跳上月台,不断给月明推送内力。      洛缺夜取出八卦盘,脱下鲛纱薄衫罩在上面,嘴里念了几句咒语,布出天罗地网阵,将国师和他的手下均困在里面,自己便跳上月台也去帮了船雪他们一把。      三人内力合并,开天破荒,一道光柱冲进云层,结界开,幡旗毁,地面空,乱石滚,巨大的响声如雷贯耳,紧跟着便是从天而倒下来的水,就如山洪炸开般猛烈。      滔滔海河,气势磅礴,幡旗阵内全数覆盖,江沙泥流,人畜,统统都被卷进了泄洪中,将这些正在打斗的人冲的七零八散。      泄洪进入了正常的河道,被冲卷的泥沙,人畜也都带了进去。远远看去,河面上同被卷进来的还有树,有的连根卷来,在河面上打着翻滚。      “快,快游过去抓住。”月明看到了救命稻草,催促船雪。在幡旗捣毁的时候,他最先看见,急忙拉过船雪,以防冲散,起先,与洛缺夜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泄洪太猛,就将他们冲散了。      敕连在泄洪中寻找着妹妹阿娜瑰,好不容易,俩人才冲到一起,也抓住了滚圆的大树。估计,其他的人也是一样的,总有逃生的办法。      不知漂了几天几夜,也不知其他人是怎样获救上岸的,月明与船雪被冲到了一个无名的岛上,两人醒来的时候,已在岸边。      “这是哪里?”船雪心虚的发问。      月明也一样,毫无头绪,他甚至有些失忆,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船雪略觉得月明失常,搭脉才发现他心脏衰竭,身体虚弱,这才走了一小段距离,月明便倒下不省人事。      睡了好久,月明再次醒来,已是晚上,满天的星星,灿烂生辉。也是在雪原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的星空,他们敞开心扉,互许终身,看样子,既使没有仇恨,也难以走到一起了。因为他就要死了,是忘尘芝杀死了他。      月明使劲睁开眼睛,露出瞳仁,很开眼皮子又眯在一起,他看到的是自己在草原上驰骋,看到日月黄昏,看到与船雪相识相知相爱的情景,微笑着。      不管船雪在一边怎么叫他,他还是这个姿态,船雪惊恐的将耳朵贴在他的心上,听了很久很久很久,听不到心跳。她忽然想起,她还有颗鲛珠,或许能救醒他,那颗珠子是洛缺夜送的,虽然,她暂时还不知道为何他要送她如此贵重的礼物。      她将鲛珠取出置于月明胸口,再施以真气。鲛珠,便是鲛人最珍贵的眼泪,只为心爱之人所流,它可以使人死而复活,可以驻容美颜。这些信息不停地在船雪脑子里过了一遍。      “这颗鲛珠你哪来的?”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子抢走了鲛珠,气得船雪大叫,“快还我。”      “别过来,不然我就吃了它。”女子冷冷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船雪僵住了,换了一种温和的,乞求的口吻道,“不要,这颗鲛珠我用来救人的,他就要死了。你还给我好不好。”      “这珠子是我的,你从哪里弄来的?”女子质疑道。      船雪这才仔细看清楚,这女子不是人,而是鲛人,她的下肢被裹着,在地上站着的绝对是一条分叉的尾巴,她惊喜道,“难道,你就是洛缺夜所说的织绡娘子?”      “我叫织女,你是洛缺夜的什么人?这珠子是他送你的吗?”织女眼中有了一丝伤感。      “我叫楼船雪,是洛缺夜的朋友,他曾在武周山救过我的性命,后来以鲛珠相赠,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得,他还提过你。”      “真的?他都说我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救过你的命,你以鲛珠相赠。”      织女白了一眼船雪,“这珠子是我赠他的,他怎么可以随便赠人,除非,你是他喜欢之人?”      船雪怔了怔,她心里明白着呢,洛缺夜多次救她于危难,她还未曾报答,这让她怎么回答,她先认识的是赫连月明,早已将心交给了月明,并不答话。      突然,她记起《华佗经》里在忘尘芝的记载,眼睛雪亮的看着织女,跪下道,“织女,我求你救救我的这位朋友,他自幼被种下忘尘芝,因为无法解除,命在旦夕。”      织女被船雪的举动吓了一跳,怔怔扶起她道,“既然你是洛公子的朋友,又是他喜欢之人,他曾救过我的性命,我可以帮助你,但我怎样才能帮你呢?”      船雪转悲为喜道,“忘尘芝在月明体内,根深蒂固,除非将它剜掉,再用鲛纱缝补……”      “得得得,我懂了,鲛纱必须是我刚织出来的才有愈合的功能。好吧,这颗鲛珠你还收着吧,既然是他送你的,你让他服下也是浪费,难道你不知道鲛珠对忘尘芝之死不起作用嘛。”织女不等她说完话,便抢了话头。      船雪又皱眉道,“还需一样东西,没有这样,即使有了鲛纱,也一样不成。”      “什么东西?”   “必须到沧浪洲取来沧浪之水,方可进行。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我还奇怪呢,你们怎么会到沧浪洲来,这里当然是沧浪洲啦。”      “说来话长,等救了人后,我再慢慢说你听。你说这里果真是沧浪洲?”      “废话,前面呢?有一条宽广的金色河面,便是沧浪之水了,你们应该是被什么江水冲来的吧。”      “嗯,太好了。月明有救了。”      船雪选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将月明的上衣脱下,再将他的身体靠在石头上,待织女取来沧浪之水,旁边燃起一堆篝火,将刀子烤热,消毒后开始了紧张的救治工作。      船雪对织女一点头,织女在一旁织起了鲛绡纱,丝光闪闪,轻盈细致。      船雪将采集来的醉心花,万桃花,曼陀罗等几样草药捣碎先敷在月明胸口半个时辰,起到麻醉的作用,将明晃晃的刀子插入他身体,开胸剖堂,准确无误的将心脏上的忘尘芝连根剜掉,再将织女织好的温热的鲛纱进行缝合,最后喂他喝下沧浪之水。      这一系列的动作,精准无误,看的织女瞠目结舌。船雪累的却晕了过去。织女将他们二人弄到一个山洞里,又采摘了些果浆放在大叶片上,她不能上岸时间太久,便独自先离开了。      这俩人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这次还是船雪先醒,她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月明的,又搭了搭他的脉,终于恢复了搏动,心跳也铿锵有力,一切都在好转,残余的忘尘芝没有了根,便枯萎,通过血液,皮毛,变为废汗,排出体外。      月明大汗淋漓,仍旧在睡梦中,嘴里喃喃叫着船雪的名字,船雪一把拉住他的手道,“我真希望我们不要再出去了,永远生活在这里,没有人打扰,该多好啊。”      正说着,月明便醒过来,“我们都还没死。”      船雪嬉笑道,“有这个神医在,你怎么会死,而且,你体内的忘尘芝已经被我清出体外了,你得谢谢一个人,织女。”      船雪四周眺望,这才发现没了织女的身影,又道,“她是鲛人,可能走了。”      月明浅浅微笑一番,没有忘尘芝吸收血液养分,他精神多了,呼吸都是那么的通畅,清新。      “别动,你才刚好,不知我有多担心,你还需要每天敷一次沧浪之水,再喝一次,连着几天,便可痊愈。”船雪乐滋滋道。      “沧浪之水?你从哪里弄到的,这又是哪里?”月明也有些惊讶。      “沧浪洲,没想到我们被泄洪冲到这里了,沧浪之水,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谁提起过。”船雪摇摇头,又想不起谁提过。      “管他呢,只有你在就好。”月明道。      “这里有些浆果,我们先吃些,一会,我带你过去看看沧浪之水,那水滔滔,黄如金子,很壮观。”船雪兴奋道。      两人吃了浆果后,便徒步穿越丛林,来到沧浪之水前,这是一条宽广的河水,河水湍湍,奔腾咆哮,气势磅礴,真是一波澜壮阔的景观。特别在落日的时候,夕阳照红了半壁江水,水流的速度平缓下来。      “月明,你看到河水里有什么东西吗?”船雪问道。      月明看了又看,沧浪之水中除了黄如金子的光泽,其他什么都没有,但船雪不会无故这样问,他反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