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53.双生花
53.双生花



更新日期:2017-05-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逶迤的山脉,苍干的河道,飘摇的旗帜,整齐的军队,在幡旗阵前,显得既苍白,又无力。      一个个的士兵,系着黄色头巾,带着少量的水,和干粮。沌邪山上的支流水源因为没了主干河道的灌溉,逐渐减少,所以,他们只带了仅有的少量的水,来告诉自己,不进攻便只能等死。所以,士兵们气势高涨,誓死一战。      按照计划,敕连可汗先事先按照洛缺夜交代的走法,带着人马分别从四个方门进入,再交叉退出,喊杀声,战鼓声,沸沸扬扬织就了一首忐忑之曲。      接着,船雪与月明分别带队冲进第二宫,里面机关重重,云雾瘴气,看不清眼前的路,左边一排有许多绊马腿,撂倒不少骑马的士兵,右边是地沟,不小心便会陷进去,船雪命士兵向死门冲杀,月明此时也带着一千人马冲进了第三宫。      这第二宫由月娘驻守,她早想会见船雪,看看这位冰骨美人有何能耐。一听有人汇报,有人闯阵,便去查看生门,死门要害位置。不等她走到死门,便又有人汇报,死门这边破了。她这才从腰间取出长箫吹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蝼蚁如山如注,如火如荼般从地上冒出,啃噬着人腿和马腿,很快整个人,正匹马便成为蝼蚁的囊中物。      船雪迅速将无线秘银丝搭建在一个木桩台上弹了起来,声音丝丝翠翠,窸窸窣窣,蝼蚁逐渐退了去。      月娘又变幻了箫声,吹了一曲烟花烫,不知从何方飞来许多黑点,黑点越来越近,速度之快,啄瞎士兵的眼睛,胳膊,马眼与马身体,血如虹,涂满了阵中的土地。      船雪收起秘银丝,躲闪着黑蝙蝠,这是一种吸血黑蝙蝠,见血便吸,见人便扑,十分凶猛。她想起洛公子的话来,取出月明送她的埙吹了起来,声音苍茫,悲怆。      黑蝙蝠似乎被压抑了,飞的缓慢吃力,飞着飞着便掉落在地,化为一滩黑烟,月娘见如此,便与船雪打了照面道,“楼神医也来淌这趟浑水,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快快受死。”      “哼,报上姓名来。”船雪见她十分眼熟,一时间想不起哪里见过,朝辉熄灭间,月娘又变幻了招式,吹起了魔音,音调缥缈,音律反转,很容易让人进入幻境。不过,船雪等人还是被带入了进去。      船雪看见了自己的爹爹,他满身是血,脸上泥泞不堪,头发垢乱,在临死前让她带着冰骨快些逃命,她惊恐,慌乱,不肯离去,这时,她的娘亲追了上来,在山崖边上喊她的名字,她正想扑过去,却看见娘跳下了万丈悬崖……      她彻底没了底线,没了智商,也要跟着跳下去,此时,眼前一道白光,明晃晃地刺到了她的眼睛,她这才从幻境中醒来,清楚的看到士兵进入了幻境,神志不清的瞎摸,瞎嚷嚷,甚至自相残杀。      船雪立即取出埙,吹奏了月明为她创的曲子《明月雪心》,虽然不是两个人和凑,但埙中的幻日弧光,早已将两人的心意融合为一体,埙音出,弧光现,五彩冰粉,美轮美奂。      雪,簌簌下落,越来越大,将月娘制造的幻境冻结,士兵们这才从幻境中走出,捣毁机关,破坏轮道。      “好厉害,你竟然破了我的幻境,我们就来场单打独斗吧。”月娘收起长箫,别与腰间,抽出长剑,向船雪刺来。      船雪也将埙收回,用秘银丝缠绕于月娘的剑上,那秘银丝本是奇才贵金属,刀枪不入,火烧不断,却被月娘这把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的宝剑削断,那一剑下来,本可以要了她的性命,却偏了些许,让她躲了过去。      她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发麻道,“我记起你了,在太尉府的时候,就是你暗地里袭击我和月明的,还有你假扮阿娜瑰公主的侍女,想要挑拨大夏与柔然的关系,可是,你不是在阿娜瑰公主的身边做卧底的,怎么又回到了国师身边?”      “哈哈……哈哈……你知道的太晚了些。我想回来,那还不简单吗?倒是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吧,你就那么相信洛缺夜啊,他把你推向地狱你都不知,哈哈哈。”月娘又是一阵狂笑。      船雪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双腿一软,“哇”地吐了一口血,倒了下去,“你,你刚才说什么?洛公子他,他多次救我?你别胡说。”      “哈哈……”随着戛然而止的笑声,月娘目光变得凄厉,捏住船雪下巴厉声道,“我问你,环境中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      “你很想知道吗?你为什么对这个如此关心?”船雪知道中了月娘的金蝉毒,很快便会内力全消的,在内力消失之前,她必须想办法打败月娘,到达第三宫。她转移月娘注意力,继续说道,“你若真想知道,便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月娘的确很关心她梦境的女人,所以,她放心的把耳朵贴过去,没有丝毫防备,就在她耳朵靠近船雪嘴唇的时候,船雪将五枚冰瑰银针刺进了月娘的耳后与大椎等几处穴位,月娘突感疼痛,头晕耳鸣,甚至呼吸困难,便赶紧就地打坐,运气调整。      船雪也趁机用银针将金蝉蛊毒逼在身体死角一处,再用气息法,依然无法将毒逼出体外,她喝道,“快交出解药,饶你不死。”      “金蝉蛊毒以血饲养,想要彻底清毒,除非推宫换血,哪来什么解药。”月娘的内力也正在消散,她只能不动稳住气息。      船雪捡起削铁如泥的宝剑横亘在月娘脖颈上道,“那你只好比我先走一步吧。”      “等等,在我死前,能不能告诉我,你幻境中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月娘淡然问道。      “她是我娘亲,失散多年,生死未明,你问这个做什么?她是你什么人?”船雪将剑收起回答。      “她不是我什么人,只是很像我的一个亲人,她现在还活着?”月娘问。      “我不知道。我现在又不想杀你了,总感觉你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我也说不清楚。我奉劝你一句,为国师卖命,最后没有一个好下场,好自为之。”船雪扔下一句话后,拎着剑向第三宫走去。      月娘负伤逃走,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虽然她跟在国师身边,但她一直所衷心的那个人并不是国师,而是自幼救过她性命,给过她鼓励的太子拓跋晃,所以,她还是要回到拓跋晃身边。今日与船雪交手,让她想起了多年前走散的娘亲。      那年隆冬,雪飘的正起劲,路面上都是白晃晃的如银子般的颜色,踩在雪地上,还会发出咯吱咯吱地响声,娘亲一手拉着她的小手,另一手扣着大户人家的门环,想乞讨一些食物,却被赶了出来。      月娘受了冷,得了风寒,不停地咳嗽,娘亲将她带到一间破庙里,便去寻药,走后一去不回,娘亲终于还是丢弃了她,对,娘亲说过,她有个姐姐,下落不明,她们要一起寻姐姐的,会不会娘亲不要她了,去寻姐姐了。      想到许多年前的事情,船雪幻境中的脸,就像当年娘亲的脸,慈祥和蔼,透着一股凌冽的忧郁,难道,娘亲所指的姐姐就是船雪?难道楼眉须是她的亲生父亲?这些娘亲从未对她提过。      月娘不知道娘是什么身份,只知道,她有个下落不明的姐姐,她们很穷,要吃饭,要生存下去。自从,娘走后,她满街的爬着寻娘,幸好遇到了一位小公子,将她带到府中,那位小公子送她漂亮衣服,请大夫给她治病,后来,她才知道小公子就是太子,太子要她去国师府做细作,为他,她去了,这些年,杀人无数,但都是为了太子,为了帮助他扫清障碍,她觉得这辈子能遇到太子,是她的贵人,是她的恩赐,做什么都值得。      至于这个姐姐,月娘不想认,也不想她死,她对娘有过埋怨,但依旧牵挂。她觉得娘还活着,欠她一个交代,所以,她一直暗中在寻娘亲,要问个清楚,当年为何丢弃她。这次任务失败,她不敢再回到国师身边,便暗中去见了太子晃。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