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47章 月之圆
47章 月之圆



更新日期:2017-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月明刚回到部落里,就被敕连叫走了,敕连怕他心生变故,便想用婚姻来牵绊住月明,刚给他提及了与阿娜瑰的婚事,就遭到月明的极力反对。      敕连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近距离的等着赫连月明的双眼,那样子仿佛一只大老虎,想一口吞下他。      敕连用食指不时地敲着自己的唇角,绕着月明转了一周圈,猛然回头道,“为何你总拒绝这门亲事?难道阿娜瑰配不上你?”         这话带着挑衅和质疑,口气又不容月明去辩解。敕连就琢磨他的心思本不在阿娜瑰身上,而是在楼船雪那里,他偏不挑明,又想激将月明自己说出他最真实的想法。         月明知道敕连在试探他,便淡淡答道,“难道可汗不知我身中忘尘芝,随时都可能死去,何必再连累阿娜瑰公主?她还年轻,遇到的该是比我好千百倍的人才是,这才是可汗心里所想,所愿的吧。”         敕连明眸闪动一下,一语戳进他心里。         “……呵呵呵呵呵,恐怕不止这些吧,是为了楼姑娘。但你们根本就不可能……”         “你只需要关心一下如何破阵,如果没其他什么事,我就去想办法破阵了。”月明不冷不淡的说道。         月明心里挺烦的,一个船雪已经让他精神萎靡,心中不咸不淡的失落感越发强烈,他出了敕连的寝帐,策马在旷野上驰骋,感受着那风,那云,那马鬃。一颗无奈的心,随着马身,上下跃动,直到把马儿累的精疲力竭,这才停止了宣泄。         这个月的十五,后天便是,但这紫衫灵芝,船雪还没有送来,阿娜瑰早早的便派人去催促船雪,她总是推脱,说很快就会送来。         眼看要到了月圆之夜,还不见船雪现身,阿娜瑰心急如焚,她等了船雪一个晚上,也没见她到来,她又派人去催促,回来的人都说寻不见人,怕是已经离开了这里。         到了十五这天晚上,在波光反转的绿叶林地下,站着一个人轻盈艳丽的身影,那身影在月光的印衬下,宛若一朵绽放的荷莲,她不时地朝林子更深处张望,仿佛在等一个回不来的人。      就在阿娜瑰着急万分,嘴角喃喃,“怎么还不来”的时候,一只敦厚,有力的大手搭在了她的左肩头上,这一搭,便将她所有的焦虑都搭了去,留下的只有恐惧,更深层的恐惧,她尖叫着回过头来,看到了一张绝美而苍白的脸。         “你不用再等了,她不会来了。”语调冷漠而干脆,仿佛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就好像在告诉她,结局已定,让她死心。         阿娜瑰惊魂未定,责怪地看着他道,“吓死我了,月明哥哥,你怎么来了?好歹你也给人家说一声啊,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我身边,你知道我在等船姐姐?”         “你不就在等她送紫衫灵芝吗?她已经被我气走了,不会来了。”月明的眸子垂了下来,看不清他背后隐藏着什么。         “你……你为什么把她气走?她可是为了给你治病,她若走了,谁还能治好你呢?”阿娜瑰不解道。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回去吧。”月明说着句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心口剧烈的疼痛,就像无数的利剑一片片割伤他的心脏。      在出来的时候,他感觉体内有股力量正在滋生,影响着他的思维,这才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便已从心房向全身蔓延的疼痛,楚楚在历。         月明支撑不住的身体,倒了下去,让他动弹不得,更无法使出内力去压制。阿娜瑰不知如何是好,惊慌的扶着月明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忘尘芝又发作了?这该怎么办?”         月明瘆出一头冷汗,迟缓地将阿娜瑰推开,道,“你走开,不要管我。”         阿娜瑰见他拒人千里,又十分难受的样子,好生心疼,不觉间眼泪竟溢了出来,突然,她眼前闪过几道银光,星星点点的射进月明胸前,她被这银针吓住了,以为遇到什么杀手,不等她回身观看,那人已来到月明身边,二话不说,用自己的真气灌入到月明体内。         来人,正是船雪。      船雪衣衫不整,满脸泥垢,她运功时,阿娜瑰就发现她手臂上有几处伤痕,为了这只紫衫灵芝,她吃了不少苦头。         的确,船雪为了弄来这只救命紫衫灵芝,绕过幡旗阵,翻过几道悬崖,在干涸的河床暗道里才摘回这最后一株即将枯萎的灵芝,她又马不停蹄地按照当初与阿娜瑰的约定,及时将灵芝送回,正好赶上月明体内的忘尘芝发作。         船雪支开阿娜瑰,让她去找水,自己将紫衫灵芝嚼嚼,犹豫片刻,便嘴对嘴的喂月明吃下,她很清楚,这只紫衫灵芝是幡旗阵周边唯一的一只,紫衫灵芝,百年才结一株,生长的环境十分奇特,再加上幡旗阵的影响,就算有的地方,也会早早枯萎殆尽。         她约莫月明快要醒来,准备离开,却一把被一只大手牢牢钳住,那只手十分温暖有力,就像火山要融化她的身体,瞬间让她不能动弹。         “不要走。”月明祈求道。         “放手。”船雪试图从他手里挣开,没有成功,语气淡然,如同陌路,“我救你,不过为了还阿娜瑰公主的恩情,你不要误会。”         船雪说完,甩开月明的手,怅然离去,她刚走没几步,发现阿娜瑰木讷地矗立在那里,刚才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中,船雪也没多解释,也没有道别的话语,吟风而去。         翌日,船雪约阿娜瑰出来见面,水源断绝,能生长紫衫灵芝的地方,尽数遭到破坏,想要再用紫衫灵芝抑制忘尘芝,是不可能了,船雪找她出来,想告诉她,她只能去会稽山找。         浚稽山一直是拓跋晃在驻守着,他之所以驻守在这座山上,目的为了看住柔然,使柔然不再捣乱北魏的边境,一旦停止了与刘裕的战争,立即就会倾向与大夏。      北魏与大夏乃是世敌,双方交战,不可避免,只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         阿娜瑰望着船雪的背影,喊道,“船姐姐,你要小心。”         船雪听后顿了顿脚,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去。她去浚稽山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寻找紫衫灵芝,二是说服拓跋晃退兵。      但她没有给阿娜瑰说这第二个目的,她怕说了后,月明追来。其中的凶险,只有她一人知道。         这只队伍,只有几十号人,却是老弱病残,走到很慢,船雪有重要事情在身,她好不容易绕开幡旗阵,才来到浚稽山,不能再耽误时间,柔然的人们需要喝水,吃饭,需要生存,没有水源,多少百姓会受害。      可,她该如何说服拓跋晃呢?      她有一些把握,但也需要赌一把。   她正准备与这些流民分手的时候,来了一队官兵,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领头的官兵,凶神恶煞道,“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