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43章 灵芝草
43章 灵芝草



更新日期:2017-03-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43章    灵芝草         阿娜瑰不时地陪在月明身边,请了许多有名的郎中,巫医,看了又看,巫医说他体内有忘尘芝,无药可救。眼看月明日日消瘦,开始咳血,她正愁眉不展,这时候哥哥敕连突然跑来,想找月明商议援兵之事,却见他仍旧昏迷,他不过随口说了句,“要是楼姑娘在就好了,我看想要治他的病,非冰骨神医不可。”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楼姐姐呢,她可是神医,一定能治好月明哥哥的,可是她现在能在哪里呢?她都不愿意留下来帮助我们。”阿娜瑰先是惊喜,而后伤感。            “也许,楼姑娘有她的想法吧。”敕连也正在寻思着,进来一名士兵报告,“可汗,北魏又派兵来伐了,就我们这点兵力,怎么办呢?”         “夏国到现在都不来支援,我看也别再指望了,敌方来兵多少?”敕连问道。         “五万左右。”士兵道。         “我们呢?”敕连又问。         “三万多,还有一些年迈体衰的,一共也不到四万人马。”士兵答道。         “集合各部首领商议对策吧。”敕连说完,叹口气出了阿娜瑰的毡帐。         船雪离开了柔然之后,又遇到大批的流民和逃亡下来的士兵,给他们治病,途中听说柔然惨败,死伤无数,又听说柔然公主也受伤了,危在旦夕,她便寻思一番,这重伤的公主,必定是阿娜瑰,公主曾救过她,她不能见死不救,便折了回去。         船雪来到柔然,见到阿娜瑰便问,“我听闻公主受伤了,特地赶回救治,不知公主伤到哪里?”         “船姐姐,你可算回来了,战场上受点小伤并无大碍,倒是,倒是月明哥哥他快要死了。你快救救他吧。”阿娜瑰央求道。         船雪一惊,“他?他怎么在这里?”         阿娜瑰一边解释,一边将船雪引到月明的毡帐中。船雪深吸了两口气,一提到这个人,她的心就痛,本来她再也不想见到他,却想不到,命运又安排他们再次遇见,躲也躲不掉,跑也跑不了。         榻上的人,整整瘦了一圈,眼窝深陷,脸色苍白,她推算了一下时间,离忘尘芝发作应该还有半年,怎么会超出了正常生长的范围,如此迅速?看样子,忘尘芝已经占据了他的心房,死期将至。            船雪的心又隐隐的疼,这个她爱的男人,又狠心伤她的男人,她到底要怎样做才能不让自己受煎熬,任他自生自灭?她做不到,那只能选择救他。         她百感交集,坐在他的榻边,仔细端详着他,可以看出,阿娜瑰公主平日里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就连发丝也是工工整整,足见公主的用心良苦,情爱之深。         她拉过他的手,仔细掐了掐脉,用银针扎了几处穴位,使淤血放出,又取出洛缺夜送她的鲛珠,戴在他的脖颈上。这鲛珠除了能驻颜的作用,还具有冬暖夏凉的神奇之处,它可以很好的抑制忘尘芝生长的温度,延缓死亡时间。这鲛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对还有余温的尸体,可以使之活过来,若是死后没有余温的尸体便没什么作用了。         阿娜瑰见船雪眉头微蹙,问道,“他得的什么怪病?还有救吗?”         船雪道,“他得的不是病,也许这颗鲛珠能救他吧。”         “他得的不是病?为何这样?”阿娜瑰不解道。         “因为他心房里的忘尘芝种子生长了,我没想到会生长的如此迅速,好像被什么东西作用了,平日里,他都吃些什么,喝些什么?”船雪道。         “牛羊肉,乳酪,粥汤,和我们吃的一样,并无什么不妥。”阿娜瑰答道。         船雪沉思一番,也找不出什么东西作用了忘尘芝的快速生长。         倒是阿娜瑰想起一件事来,说道,“月明哥哥的衣服为何有种淡淡的香味,这种味道让我疑惑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么味儿。你等下,我取来给你闻闻。”         不多时,阿娜瑰便把月明换下的衣服取来递给船雪,船雪闻了闻并未觉得有什么味道,阿娜瑰疑惑是自己的鼻子出了毛病,为何她能闻到,别人却不行?但她能肯定,这种味道有,因为她天生嗅觉灵敏,高于一般人的鼻子,她不信是自己闻错了,又给几个侍女闻了闻,都说没有气味。         船雪随手将衣服放在桌子上,不料她穿的蚕丝衣服的袖子却被月明衣服的领口扣子挂了一下,她这才注意到盘扣,做的十分精美,一圈圈的花苞,摸上去有弹性,她用手压了压,似乎苞心里装有什么东西,她用指甲扣了扣,放在鼻子上一闻,果真如阿娜瑰所说,一股淡淡的香味,味道不很浓烈,一般人不仔细辨别,很容易忽略。         船雪惊讶道,“我知道问题所在了,原来这盘扣里大有问题。”她一边将盘扣拆下来,一边说道,“有人给这盘扣动了手脚,真是高明啊,到底是谁想要害他?”         阿娜瑰也吃惊道,“这件衣服打月明哥哥来就一直穿在身上的,前些天才让侍从给换了件衣服,是谁这么狠心?这盘扣到底怎么了?”            “公主,你有所不知,在月明很小的时候,有人在他心房上种下忘尘芝,因为忘尘芝发芽缓慢,又有毒性,前不久,毒性虽然用忘尘芝的颈叶解除,但忘尘芝仍旧不能从心房拔出,故而一直生长,按照常理,这速度也得过个半年一年才会发作一次,可这盘扣里却又磁石与殿香,所以加快了忘尘芝的生长速度。我猜想弄这盘扣的人与种忘尘芝的人是一个人。”船雪解释道,其实她心里已经开始怀疑月明身边的每一个人了,到底是谁能将他的衣服领扣上做手脚,必定是他亲近之人。         难道是月明的师父?还是舅舅赫连勃勃?最有可能的,就是赫连勃勃,难道害死月明生父的人是他?勃勃为了不想让月明知道过去的事情,便给月明种下忘尘芝,让他忘却陈年旧事,再将月明收养,让月明为他做事?报仇?         如此看来,的确是勃勃才对。再说,勃勃的性子,为了达到目的,可能会不择手段,一定就是他吧。船雪想到这里,着实吃惊一下,勃勃的豪迈,勇猛,勃勃的另一面到底是怎样的?她都看错了吗?他不光有这么多的优点,还有许多缺点,比如,凶暴,这个是她入大夏以后发现的,勃勃治军严谨,还有建造统万城的嗜杀,虽然不是勃勃所为,但他也没有制止叱干的恶行,就算他英武,豪迈,可没有仁慈的话,英雄二字,难以担当啊。         船雪接着往下想,如果,天下落入这样的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她想到这里,突然有点怕,如此的推断,忘尘芝乃是勃勃所为,不会错的,可依照平日里他对子女却是极好的,他对月明的好,对重颜的好,以及对每个孩子都是那么的仁爱,他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看似越有可能的事,也许只是相似而已,更容易迷惑人的心智。如果忘尘芝一事,不是勃勃所为,那又会对谁好处最大呢?还有谁才是月明的敌手?         赫连昌?不对,不对,平日里,虽然他们有所不和,有过冲突,但兄弟情义,谁会计较的太过?最多打打架消消气,也就罢了,再说,这样做对他也毫无益处啊。         老巫也是极有可能的,他的权力至上,按理说,对他也毫无相帮,除非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船雪把尽可能的每一个人都猜测了一遍,也没能得出个结论来,就算有结论,也无凭无据,仅是猜测,一切只能等月明醒来再说。         月明醒来,已到了晚上,阿娜瑰亲自与他喂了些粥,他感觉心口一阵清凉,十分舒服,顺手一摸,摸到一颗透亮的鲛珠,本想取下仔细观看,阿娜瑰却按住他手,不让取,他更是奇怪道,“这鲛珠如此贵重,哪里来的?”         其实,月明想问是不是船雪来了,没敢直接,便从侧面旁击,见阿娜瑰并不回答,只是岔开话题,他直接问道,“是船儿,一定是船儿来了,她在哪?我要见她。”         月明说着,拖着虚弱的身子往屋外走,任凭阿娜瑰怎么拦也拦不住,被月明推倒在地,她哭诉着,“好,你去吧,你去找她吧,你的心里只有她?难道你忘记你的承诺了吗?你说只要北魏一天不退兵,你就留在柔然一天,这鲛珠根本就不是她的,是我为了救你,花重金向商人买来的,你为什么不感谢我。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若是有,为何不来找你?”         月明如被电击一样,怔在那里,然后回过头来,将倒地的阿娜瑰扶起来,道,“对不起……我……”欲言又止。         月明心情异常烦乱,北魏一日不退兵,他一日不能离开,就算他强行离开,恐怕敕连也会扣押他吧。         大夏真的指望不上了,大夏君王雄心壮志,挥剑长安,哪里顾得上柔然?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顾上柔然,所以现在也不会理会。         月明一边担心北魏退兵的问题,一边担心船雪生死,真恨自己不能分身乏术。阿娜瑰对他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当一个人心里装满一个人,就很难再挤进第二个人了。               三天后,船雪再次与阿娜瑰相见,船雪迫不及待地问道,“他怎样了?好点没有?”         阿娜瑰怫然不悦道,“船姐姐,为什么,你不让我告诉他你在这里,还救了他的命?你担心他,你喜欢他对不对?”         船雪怔了怔,从怀中取出一株紫衫灵芝草道,“我说过,我不想再见到他,这株紫衫灵芝草你给他服下,这是你派人找到的,可以抑制忘尘芝的生长,只要这株灵芝不断的给他服下,或许还能让忘尘芝自己枯萎,我的话,你听懂了吗?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积怨太深,你要照顾好他,我走了,每月十五,我会想办法再送一些灵芝草的。”         船雪正要走,却听毡帐外有个声音说道,“公主,在吗?我进来了。”         船雪急忙躲在床帏后面,拉住纱幔,使自己隐藏起来,阿娜瑰这才说道,“进来吧,月明哥哥。”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