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37章 说秘密
37章 说秘密



更新日期:2017-03-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月明也去寻船雪,他把自己的军营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见着船雪,守门的士兵也都说不知,难道她能长翅膀飞了?这明明不可能的。         他一阵烦恼,难道洛公子将船雪带走了?除此之外,再无可能,他顺手倒了一碗酒下了肚,这一激,想到一个地方,便是那老巫的行宫,对,洛缺夜一定把人带那里了。         老巫行宫中有个汤泉,是泡药水澡的最佳去处,勃勃为了延年益寿,强筋壮体,一年中会去老巫行宫泡个两三次汤泉。这汤泉对身体虚弱的人,最有好处,也许,他去了那儿。         月明想到这里,直奔老巫行宫的汤泉处,果然,人已经在那里了。他看到洛缺夜正抱着船雪往池水里下,心中的怒火再也遏制不住,上去便去抢人,“你在做什么?我们到处找她,你却带她来到这里?”         “我在救她。”洛公子冷冷的回了一句,面对月明,他从来没有好感,眼下与他抢人,抢的还是心上人,他怎么可能相让,早干嘛去了,他从老巫那好不容易得来了冰骨,那也是有条件,有代价的,不然,老巫怎可乖乖交还?         月明也是一股子的懊恼,人是她寻回来的,况且,能解船雪寒霜毒的冰狼花也在他手里,凭什么不让他救人,而且他已经决定放下仇恨了,没什么理由,他的爱人要别的男人去救。所以,说不了两句话,两个大男人,在这汤泉里打了起来。         水花溅起多么的高,再香的花气也被巨大的醋味熏的底朝天。一个抱着半死不活的船雪不丢手,另一个愤怒的勾手来抢。好好的一个汤泉,被搅的动荡不安。         老巫岂能不知?他在暗中静静观看,是他亲手把冰骨交给洛公子的,但他并不是因为勃勃的旨意,而是为了冰骨后面的那个秘密。这个秘密在他没有参透之前,他是不会交给任何人的,勃勃嘴上说要洛公子拿去铸龙雀刀,都是搪塞的一句话,他要的,也是冰骨后面的秘密,并不是这冰骨有多么重要。         老巫何许人也?也是大禹后人的几代元老,他竟然也不能参透冰骨背后的信息,但是,就在几个月前,老巫得知了洛缺夜的真实身份,他却没有向勃勃汇报,正好,洛缺夜来大夏,为了铸造龙雀刀,老巫明白,他要冰骨,并不仅仅为了铸刀,也许,倒是一个弄清楚冰骨秘密的机会。         论诡计智谋,也许赫连月明真不是洛缺夜的对手,但伦胆识和武功,洛缺夜就稍微逊色一些。本来月明打败洛缺夜也不是太费劲的事,只是他自身有伤,而且体内又有忘尘芝的种子作怪,说不定哪路子血管堵塞,他就会立刻倒下,好在火龙蛇麟甲的帮助,对忘尘芝的生长有所压制,一时半会,没有事情,所以,他俩打的不分胜负。         洛缺夜抱着人终究不是办法,只好飞回去,将船雪放在地上,与月明来了一场生死之搏,这架打的人心痛快,羡慕嫉妒恨以及男人的醋意,统统都涵盖在里面。别说女人争风吃醋,就是男人也会争风吃醋,只是方式不同,男人能表达的方式就是武力。         洛缺夜身体矫健,技法纯熟,将受伤未痊愈的月明打倒在地,也是很自然的事,等洛缺夜去抱船雪时候,月明不知哪儿来的力量,又爬起来战斗,他又将洛缺夜撂倒,两个人互不认输,打的没完没了。         在一边的老巫急了,他怕船雪死了,冰骨后面的秘密成为泡沫,这个人不能死,他阻止又阻止不了,那两人打的太凶,他叹道,“救人要紧,救人要紧……。”            就这话音刚落,洛缺夜被月明打的再也爬不起来,月明踉踉跄跄道,“你输了,我来救人,你告诉我方法,我有冰郎花。”         冰郎花?据说冰郎花生在在极寒之地,这种花长在冰棱上,花期极短,且只能在黎明破晓前绽放,等太阳升起,便会败落,而且冰郎花一旦离开冰棱或者见到太阳就会化为水,他是怎样采回来的,又是如何保存呢?这对于洛缺夜来说,都是不能做到的,赫连月明却做到了,他恨得牙痒痒,不快道,“在哪里?”         月明将他的埙从怀中掏出,“在这里,此花可以解寒霜毒。”         老巫对冰郎花并不感兴趣,却对他如何收集冰郎花很感兴趣,他瞪着鱼黄的眼睛道,“哪有什么花?”他又醒悟过来道,“化为水了?你们采集到幻日弧光了?有了幻日弧光,化成水的花才能保持药效。”         洛缺夜恍然大悟,刚才被月明打的头脑眩晕,在地上歇息好久,才慢慢站起,挑着眉毛道,“那就赶紧救人吧,老巫,你这里有没有单独的房间,最好在汤泉旁边,再准备一口大木桶,需要让船雪泡个药水澡,才能彻底清理毒素。”         “请跟我来。”老巫带着他们顺着汤泉走到最里处,有个精致堆砌的小石屋,这石头屋子用来做蒸房的,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老巫命人取来一个新的木桶,找来两个侍女换上干净的汤泉水,然后退回到自己的寝宫,等候结果。         船雪必须赤身泡在桶里才有作用,两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脱衣服,这种事只能交给侍女去做,他们回避。         等将船雪置于桶中,洛缺夜与月明在石屋的外面开始运功。一边,月明用内力吹着埙,将埙里储存的冰郎花水由音符传送到船雪体内,另一边,洛缺夜用内力将冰骨一点点的往船雪体内推去。         若是有半点闪失,不但救不了船雪,反而会吞噬她的生命,危险程度犹如山羊走钢丝。如果不试试,必定没有救。         外面就是这么个情况,里面黑乎乎的,只有船雪一人,哧溜溜地泡在大药筒里,也不知什么情况,难免让人担心,几次三番,月明都想进去看看,碍于男女有别,洛缺夜也在场,不敢妄动,也许洛缺夜也是这样想的,两人相互牵制着,谁也没有进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石屋内似有动静,仔细聆听,又像水的叮咚声,月明急了,隔着墙壁叫道,“船儿,船儿,你醒了吗?”         半晌里面没动静,两人欲往石屋内闯,还是月明先一步进去,借助幽暗的光线,将沉在桶底的船雪捞出,随手将石凳上的衣服遮住船雪如凝脂般的身体,然后双手合十,交叉放在船雪肚脐上有力度地轻轻按压,使她呛进腹腔里的水吐出。            洛缺夜也拉住船雪的一只胳膊搭了一下脉,给她送了一些真气,这才见她脸色逐渐恢复了红润。         “她怎样了?寒霜毒解了吗?”月明关心道。         “她身体太虚,似乎吸收不了冰郎花的药性,若是再强行推送,我怕她会吃不消,冰骨已经推到她体内了,剩下的她需要一点时间慢慢消化,我看还是先送船雪回去歇息吧。”洛缺夜的眉头拧在一起。         月明用马车送走船雪后,行宫里就剩下洛缺夜和老巫两人。老巫将手杖往地上一捣,“阁主现在可以说出冰骨的秘密了吧。”         洛缺夜冷笑了一阵道,“哈哈,老巫,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还能留着你吗?”            “哈哈……”老巫也发出阵阵冷笑,笑的洛缺夜心里发寒,老巫又将手杖在地上捣捣道,“你很担心我暴露了你真实身份,你放心吧,我不会这样做的,这样对我毕竟也没什么好处,只要你将冰骨的秘密告诉我,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你若杀了我,就会有人将你的身份暴露出去,你便会成为众矢之的,能逃得过去吗?还不如与我达成交易,彼此互不伤害。”            洛缺夜脸色铁青,攥紧的拳头发出筋骨乱窜的“咯嘣嘣”声,他目光扫过老巫得意的手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顺下这口气,脸上绽放出微笑来,“我刚才不过和老巫开个玩笑而已,你我最终都会达到目的的,沧浪之水,记住哦,沧浪之水……”洛缺夜出了行宫,脚步轻快,如释重负,还保持着一副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的表情。        前脚洛缺夜刚走,后一脚赫连昌已经踏进了老巫的行宫,他神色慌张,脚步匆忙,他屏退老巫左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老巫,救我。”         老巫吓了一跳,赶忙去拉赫连昌,拧着眉头道,“三殿下,您这是何意?快起来再说。”      “不,若您不答应,我就不起。”赫连昌低着头,噙着泪道。         “三殿下是为了忘尘芝一事吧,请殿下不要再提及此事,就当忘了吧。”老巫叹口气,一把将赫连昌拎起,脸上的表情却异常复杂。         “您,这是答应帮我了?若是父王知道,我必死无疑。多谢老巫。”赫连昌的脸上立刻拨云见天日,惊喜道。         老巫点点头,“你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还需帮我做一件事才行。”         “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赫连昌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老巫不提及忘尘芝一事,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老巫仍旧拧着眉头,踱着步子,赫连昌却不知何意,只得看着老巫的步子发憷,却又不敢多言,生怕哪句话说错,惹得老巫不快,老巫终于停下来,端详着赫连昌的脸,佞笑着,“殿下,你知道忘尘芝的种子种在人心窝窝里,会怎样?”         赫连昌只觉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他意想不到,老巫都说不提此事,为何又如此问他,他吓得双腿一软,跪下道,“饶命,饶命,老,巫。”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