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30章 大漠狼
30章 大漠狼



更新日期:2017-02-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妙沉瞅着翩翩而来的人,忘记了被揪耳朵的疼痛,看得眼睛发直道,“哇,我从没见过这样美的人,我们是不是遇到仙人了。”         敕连松开手,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不光是敕连,还有阿娜瑰,月娘,士兵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他们端注着这位似仙一样的男人。看着他下了马,走过来,敕连这才回神,抽出弯刀指着他道,“来者何人?”         只见男子看了看他笑道,“呵呵,您就是柔然国的敕连王子吧,这位是来大夏和亲的阿娜瑰公主?”         阿娜瑰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缺夜阁无所不知,上观星象,下堪地理,哈哈……”洛公子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就是缺夜阁的阁主?听闻阁主修罗玉面,乃是天下第一美,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敕连赶忙将弯刀收回,恭敬的施了一礼,“敕连多有怠慢之处,还望阁主原谅。”         “哪里哪里,见笑了。”洛公子言语间,犀利的眼神已转向了半死不活的月明,“这位公子,少年才俊,怎会如此重伤?可否让在下看看。”         月明淡淡道,“不必了,多谢阁主美意。”说完,他踉跄的从洛公子身边走过去。         妙沉急忙拦住道,“你若离开,再遇到那些杀手怎么办?我会替你寻回船姐姐的。”说罢又看着洛公子道,“阁主,麻烦您救救他,虽然我也不太喜欢这个人,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拜托你啦。”         洛公子“啾啾”两下点了月明的后背穴,使他不能动弹,然后给他号了号脉,道,“他体内有一种忘尘芝的毒,虽然大部分已经清除,可是忘尘芝的种子早已在他心房生根发芽,并以血份为养料,恐怕此人命不久矣。”         “难道他一点救也没了吗?”阿娜瑰插话道。         “有,想要续命除非以血养血,但这种方法并非持久之计,只能缓一缓死亡的期限。”洛公子叹口气,往月明嘴里喂下一粒药丸,又道,“这颗药丸可以暂时恢复你的体力,抑制一下忘尘芝的种子再度发育。”然后解开月明的穴道。         月明服下后顿觉气血活了过来,精神百倍,他急忙道谢,“在下赫连月明多谢阁主相救,今日之恩,他日再报。阁主精通医术,神机妙算,可否随我去救一个人?”         洛公子捋了捋耳边的长发道,“我救你是缘分,可我缺夜阁是做生意的,不是谁叫我去我就会去救谁的,你还是自行请便吧。”         月明心中难耐,跪在洛公子面前道,“我会按照缺夜阁的规矩,奉上酬金三千,请您一定要救救这位姑娘。”         “你这是干什么?起来再说。你要我所救何人?救的人不同,自然酬劳也不同。”洛公子忙将月明扶起道。         “是冰骨神医,阁主一定要救她,我也愿意付出酬劳。”妙沉抢过话,认真道。         “什么?”洛公子的脸色“唰”地一变,严肃道,“冰骨神医?你说的可是船雪姑娘?”         “正是。”月明面露难色道,“她是为了救我才,才……”         “不用再说了,我全部已知晓,你可知她为了你,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她现在性命垂危,已是在鬼门关外徘徊……”洛公子寒着脸道。         “她怎么了?她现在在哪儿?”月明只觉天晕地旋道。         “我此行,专门为她而来,她说不想再见到你,你还是走吧,走的离她越远越好,我会把她救活的。”洛公子道。         “不,请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怎样才能救她?我求你了。”月明哭诉道。         “难得你这么有心,我就告诉你,她现在应该到了大滩镇吧,若她真不想见你,我也没有办法。我警告你,你若再敢伤害她,我定对你不客气。”洛公子恹恹道。         “多谢,我这就去寻她。”月明言毕,欲要走,却见阿娜瑰上前阻拦,他只得施礼道,“多谢公主的救命之恩,赫某今日有要事在身,告辞。”         阿娜瑰苦着脸道,“为了她吗?你一定要去?”         月明点点头道,“嗯,对我很重要,告辞。”         “等一下,这个你拿着,到路上可以防身用。”阿娜瑰将一把精巧的金银色匕首递给了月明,匕首弯弯如月牙,上面镶嵌着绿松石,红玛瑙,十分贵气。         月明本想推辞,阿娜瑰转身离开,他只好收于腰间。         “我,我也和你一起去。”妙沉告别了敕连王子,公主和洛公子便与月明一起去寻船雪了。         洛公子目送走他们,伤感了一阵,便随着和亲的队伍往大夏的都城统万奔去,他们怕路上再有埋伏,不敢怠慢,速度放快许多。         一路上,阿娜瑰魂不守舍的坐在车里,月娘给她闷闷不乐,多少看出了些心思,便开解了一阵,阿娜瑰本就性格单纯,很快又被沿路的风景所吸引,忘记了刚才的伤感。      ……         船雪绕过连珠,按原路返回,去追洛公子。洛公子都走了半天了,她怎会追上?         沙海茫茫,举目便望尽天涯路,虽然有马儿相伴,仍是形影相吊。这世间,本有太多的因果,太多的无奈,就像她现在,走不出那沙海,看不尽那黄沙。抬头便是蓝天,天蓝的透着深邃,让她看不到希望,低头便是黄色的土沙,真实厚重,望不到边际。         “难道,这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吗?”船雪绝望的自言自语道,“狐狸死的时候,还将头对着家乡的方向,我死却只能对着这遍地的绝望。”         她又念起师父,嘴里喃喃道,“师父,师父,你在哪儿……徒弟,不能再侍奉您老人家了……”            “嗷——”一声尖利的撩叫,刺破了这份安详,漠北向来都是季风气候,这个季节本该多雨,沙漠中却只有湿热,让人透不过气来。头顶很难见到飞禽,地上很少有走兽,即便是有,也一定是苍狼。这叫声,深长且幽远,紧接着,叫声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瘆人,让人恐煌,不安。         船雪警觉的向四周望了望,西边的坡头逐渐出现了一只只尖耳,利齿的脑袋,它们身长过丈,拖着粗硬的尾巴,如风雷电掣般的速度赶来。船雪掉转马头,加鞭就跑,跑了数十米,苍狼便追赶上来,一只狼咬住马尾巴,另一只扑到马肚子下去撕咬,又上来两只直接向船雪扑来。         船雪“嗖嗖”两针,分别射向这两只狼的咽喉,在必要的时候,冰瑰银针可以治病,却也可以杀人,银针的尾端是冰丽瑰宝所制,若成为杀人工具,便能化作瘤刺卡住咽喉,一招毙命。这两只狼便这样被结果了。         马被苍狼咬伤,它还想努力的往前跑,肚子里的肠子,稀里哗啦倒了出来,腿下一软,栽了跟头倒下,船雪也被甩下去。         苍狼并没有上前,只是眼睛里发出寒光,凶狠的看着连连后挪的船雪,一步步慢慢地向她围过来。         船雪指缝中夹着一把冰瑰银针,苍狼虎视眈眈,肆无忌惮的凝视着她,时间在这时候静止,只能听见细弱的呼吸声,除此之外,便是等待先发制人的迅捷,和噩梦到来的恐惧。人与兽的对持,便是命与命的相搏。         “呼——”         苍狼屏息,聚神,腾空而起,就在它们身子飞起的瞬间,船雪的一把银针齐刷刷地飞向它们咽喉,不偏不倚,随即倒地。         前一排狼绝气身亡,后面的继续补上,狼,是一种天生爱复仇的兽,若是有一只被杀,狼群便要为复仇而生,不死不绝,不罢不休,直到猎物成为它们的囊中物。         船雪银针已用完,仅剩下手腕上的秘银丝,然而她失去冰骨,体力微弱,若是强加真气,唯恐她还未被狼干掉,自己便先倒下。在万般无奈之下,她只能紧握秘银丝,等待狼下一步的攻击。         突然,传来一阵断金裂石之音,那声音没有曲调,如洪荒般浑朴,声音苍凉哀婉,极赋予人的感情变化,一股强劲的诱惑力,让狼感到惶惶不安,动乱异常,悲鸣四起。         莫非,狼遇到什么劲敌了吗?若不是如此,怎会嗷嗷悲鸣?         狼的攻击对象不再是她,而是俯首用嗅觉去寻找地下的东西,只见那沙地如一条长龙,蜿蜒曲折的凸起,沙子被搅和的天翻地覆,溅起沙浪数米高,狼连连后退逃跑,仓皇逃窜。         平静安逸的漠地,被搅和的昏天暗地,杂乱无章,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倒像是大地震前的先兆,船雪只想着逃,刚刚爬起,又被那‘长龙’重重撂倒,她努力用双臂支撑着整个身体,那沙子颗粒细密,炽热无比,她一把沙,一把沙的抓着往前爬,沙子从指缝流失,摩挲着手掌,也不知是烫出的,还是摩擦出来的红印,她只是像蚯蚓那样,绵软的爬行,无知无觉,无念无欲,眼过之处,尽是绝望。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