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22章 凯旋归
22章 凯旋归



更新日期:2017-01-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的祭祀完毕后,赫连璝将船雪拉到一边,关心道:“昨晚睡得还好吗?”         船雪点点头道,“还好,昨晚是太子送我回房的?谢谢。”         赫连璝试探道,“是我的二弟月明。姑娘为何不肯收我的金鹿刀?是因为有心上人么?”         船雪像没听到后面的话,惊讶道,“昨晚是他送我回来的?这怎么可能?”         赫连璝不悦道:“以后,你离我昌弟远一些,他生性诡异狡诈,我怕,怕你吃亏,听闻你与月明之间有些恩怨,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他,让他不要再纠缠……”         “噗--”船雪听到这里笑道,“我不过是陪你昌弟多喝了点酒而已,难不成他能把我吃了?”言毕,想起昨晚与赫连昌喝酒,怎么送她回去的是月明?瞬间,她的脸红了,意识到自己昨晚是多么的愚蠢,差一点,贞洁就没了。         想到这里,忽觉有些尴尬,她对赫连璝道,“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         赫连璝却拉住她道,“船,船,小船,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金鹿刀?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等父王回来,我就让他给我们赐婚。”            船雪面露难色道,“我,我……只是觉得如此贵重之物,太子应当送给一个敬你,爱慕你的人,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了。”她红着脸跑开。身后传来赫连璝深情的声音,“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会等到你接受我为止。”         空旷的草原上,吹着徐徐的清风。         赫连璝眼望着船雪跑开的地方发呆,另一边,走过来的是赫连璝的亲信耶鲁,刚才那幕他多少看懂了些,笑笑道,“太子为何愁眉不展?”         赫连璝回回神道,“没什么,连个姑娘都搞不定,什么事,说吧。”         耶鲁道,“哦,是大王派人来信,后天便能赶回城,大王与柔然合作的协议已经顺利达成,柔然国以阿娜瑰公主和亲到我们大夏,听说阿娜瑰公主美丽端庄,又很感性,太子要不要考虑一下?”         赫连璝摆摆手,苦涩的说,“还是给我的弟弟吧,我有意中人了。”         耶鲁咳咳了几声,笑道,“太子指的可是楼姑娘?”      赫连璝似笑非笑道,“你小子很会察言观色啊,只可惜,不知道人家姑娘的意中人是谁?”说着,叹了口气,他还在琢磨着刚才船雪对他的态度,不明着拒绝,也不接受,这算什么?是同意是不同意?         耶鲁显然看出赫连璝的心思,又一笑,“要想知道楼姑娘的心意,并不难,我有一计,可试探一下楼姑娘的意中人是谁。”         “哦,且说说看。”赫连璝应道。         耶鲁笑道,“眼下柔然国的和亲公主马上要来我们大夏,在和亲公主身上便可大作文章,或许还能罢除情敌,与楼姑娘完婚。”      赫连璝仔细品味一番,顿悟道,“我可以向父王进言,让皇子们自己选谁去娶和亲公主,并让父王赐婚给我,如此一来,一石二鸟,此计甚妙。就怕,楼姑娘不愿意啊。不过,可以一试。”         ……      祭典活动结束后,过了两日,赫连勃勃与四子赫连伦凯旋归城。         太子赫连璝率文武百官,仪仗队,礼乐队等出城数十里相迎,场面热闹喧哗,路人,百姓皆俯首系颈,欢呼:“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船雪站在一瞥,远远望去,一对整齐排列有序的队伍前,一个身高八尺多,腰带十围,风度仪表很美的中年男子,他气度非凡,雄姿英发,很有魄力,不用猜测,此人便是大夏君王赫连勃勃。         在勃勃的右边,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他也一副美姿仪,面如冠玉,昂藏八尺,英气过人,他便是勃勃的四子酒泉赫连伦。         勃勃不但生的美貌,英姿,就连他的几个儿子个个都是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真是龙生龙,凤生凤,才貌双绝。         船雪又想到,虽然月明不是勃勃的亲生儿子,勃勃却能对他封官加爵,视如己出,如此豁达之人,确实有君王气量,非一般人能比。         此时,赫连勃勃骑着高大的骏马,已从船雪身边走了过去,进到城里,百姓立于街头两侧,形成两条长龙,恭卑的迎接着,生怕有所不敬。         勃勃威风凛凛,边行边大声的说道,“孤此次凯旋归来,走帝王之路,得天下民心。孤是大禹的后裔,世代居住在北方的草原上,孤血统尊贵,孤的父亲是匈奴铁弗部的大首领,可惜被北魏狗杀害,国耻家恨,孤一定要让北魏拓跋家族付出惨重的代价。孤的祖上有大禹的光辉基业,然而,到了孤,不才,不够强大到一统北方,君临万邦,自大夏国建立以来,孤要顺应天意,恢复大禹的伟业。我大夏与柔然结盟,共伐北魏,大禹复兴,指日可待。”         勃勃说了一段,道路两边欢呼声,拍手声,声声入耳,勃勃兴致正高,继续说道,“孤本随母氏姓刘,然而,有幸使我大夏强国,赫然是上天的旨意和安排,赫,实际上与上天连在一起,与上天的意愿相同,长久的享有无尽的吉庆,是上天之尊,所以,我这才改姓为赫连,一直未向大家阐明,今日借此机会,如是解说,不是嫡系子孙的,都还用铁伐作氏,我们都是大禹后人,不管姓什么,心始终是同宗同族,孤希望,宗族的子孙也能像青山那样强大,像城墙那样坚硬,攻无不克,延续大禹的伟业,强我山河氏族。”         一番言说,感人肺腑,情真意切,在场的人无不为勃勃君王折服,他抑扬顿挫,气质坚定,声音高昂,尽显王者风范。      船雪也暗自叫好,为他的英气,豪迈,他是真正的王者。她深信,不久的将来,也许十年光景,也许用不了这么久,北方必定一统,大禹后人才是真正的霸主。         船雪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的爹娘来,她将墨玉放在手中轻抚着,既然大禹铁弗部的军队如此雄壮,战斗力又如此强大,为何,他们还要继续守护大禹治理沧浪之水时留下的冰骨?这冰骨究竟有何秘密所在?         船雪正发着愣,被人推了一推,她回过神来,是赫连定在推她。平日里,这小子最机灵,又最与人和善,深受不少百姓大臣们的爱戴。         赫连定嬉笑道,“你在发什么愣?是不是被我父王的英雄本色吓到了?”         “去你的吧,我在想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娘亲。”船雪说着,将墨玉拿到手中抚了又抚。         赫连定将墨玉一把拽了过来看看道,“这是你娘留下的?很不错嘛,送给我作个纪念吧。”         船雪上来抢道,“喂喂,快还给我。”         赫连定左右躲闪道,“别追了,别追了,我们赶紧回万寿宫吧,待会儿设有酒宴,我们比喝酒,若你能赢了我,我就还你。”说完,打马向万寿宫奔去。         船雪也跃上自己的马,心急如焚,穷追不舍,这小子太顽皮了,万一弄丢她娘的信物,教她如何认亲?         ……         殿上,梁皇后早就做好了安排,带领众妃嫔们相迎,为君王赫连勃勃与众将士们接风洗尘,大设酒宴,犒赏三军。随后,皇后又安排了舞姬,鼓乐把酒助兴。         只见赫连勃勃在左,皇后在右,妃嫔,王公贵族们按尊卑辈分依次排开,船雪也和女眷们坐与一处。她的正对面是赫连定,接下来是月明,赫连昌,赫连伦,最后是太子赫连璝。         船雪很无趣的拿起酒杯看看对面的赫连定,又看看月明,太子等人。只见太子站起身子,举起海碗道:“父王讨伐鲜卑薛干等三部,大胜而归,又与柔然结盟,儿臣恭祝父王早日一统天下,祝我大夏的基业永世千秋。”说着,一饮而尽,接着又敬了群臣一碗。         阿里叱干也敬了勃勃一碗酒道:“陛下准备统治天下,应该先攻取长安,选定国都,使人心有所依托,这样才能使万众归心。臣看高平险阻坚固,山川肥沃,可以用作国都。”         赫连勃勃一饮而尽,两颊微红道:“叱干将军很有远见,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孤大业草创,根基未稳,军队力量不够强大,守护长安的姚兴也是当世的雄杰,他手下兵将强大,对他又很服帖,如果我们坚守一城,他们就会很专注的对付我们,我们却没有退路,只能坐以待毙,假若,我们仍据守统万,统万离他们十分遥远,他们长途攻打,必然败亡,我们只有风云般急速前去,出其不意的攻打他们,声东则击西,击西则声东,使他们疲乏,无暇自顾,我们则从容自若,不到十年,岭北、河东就会全部归我等所有。姚兴已是风烛残年,他的儿子姚泓是个懦弱小儿,用不了几年,待他死去,再逐步攻取长安,那便是时机成熟,胜券在握。”         阿里叱干等将军听闻,甚觉有礼,再敬了勃勃一碗酒。         船雪听了勃勃的分析后,心中暗暗叹服,“夏王不愧是雄韬武略,甚有作为。”这和她所想的如出一辙,的确,用不了十年光景,大夏逐个击破各国,统治万邦,指日可待。      紧接着,赫连勃勃站了起来,道:“孤还有件事要向大家宣布,孤要铸造一把千锤百炼的龙雀刀,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名冠神都,可以怀远,可以柔逋,如风靡草,威服九区,孤听闻‘水铁’是很好的铸刀原料,孤已花重金请缺夜阁来寻找。孤还有另外一件喜事,大夏既已与柔然结盟,过两日阿娜瑰公主前来和亲,孤主张婚姻自由,不知孤的哪位儿子中意,想要迎娶?”         此言一出,大臣们把目光都投在勃勃的几个儿子身上。         赫连勃勃的几个儿子中,除了赫连璝成婚一年,便丧了偶,其他几个儿子均为娶妻,也就是说每个儿子都有机会迎娶。若是娶了阿娜瑰,不仅可以掌握柔然的军事权利,对他们来说,如此良机,都应为自己争取才是。可下面一片沉寂,无人应允。      勃勃怔住了,这出乎他的意料,很奇怪,如此好事,却没有一个儿子站出来应承,就连他的义子月明也没有应承。      赫连璝贵为大夏国太子,他娶阿娜瑰再合适不过,他却把头埋的低低的,不敢对视自己的父王,生怕被选中似的。      赫连勃勃见此景象,怒道,“男儿三妻四妾,有何不可,为何孤的儿子们都无人应答?孤听闻阿娜瑰公主美丽端庄,贤良淑德,为何你们这般态度?璝儿,许配给你如何?”      赫连璝慌忙应答道,“儿臣心有所属,父王推崇一夫一妻,婚姻自由制,望父王成全。”         赫连勃勃原本怒着的脸瞬间又变的高兴起来,他开怀大笑道,“孤的其他儿子呢?你们有没有愿意娶公主阿娜瑰?明儿?昌儿?伦儿?”         月明低头不语,赫连昌与赫连伦相互看看,也都不做声,只有赫连定嬉笑道:“几位哥哥都心有所属啦,我还是孑然一身,不如许配给我吧,陪我骑个马,射个箭什么的,岂不快活?”         勃勃皱了皱眉,道,“你这小子整天就知道瞎玩,你哥哥们都还没婚,你捣什么乱?你才刚举行过成人礼,按礼俗规定,一年之内不允许婚配,伦儿,不如就你吧。”         赫连伦性格乖张,比较清高,冷漠,平时爱唱独角戏,很少参加集体活动,他很有主张,立即拒绝道,“父王,儿臣觉得婚姻大事虽由父母做主,但更应该你情我愿,若是强扭到一起,也未必会得到幸福,儿臣还是希望自己能主宰命运,儿臣愿意做天上自由飞翔的雄鹰,也不愿做任人宰割的牛羊。汉人有句诗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愿意自己去猎寻那宛在水中央的女子。求父王成全。”         赫连伦这番话虽有悖伦理,但听起来也颇有道理,大家都以为赫连伦出言不逊,有伤大王的面子,勃勃却大悦,赞叹道,“伦儿真有我赫连皇家的君王气概,我大夏的百姓岂能做他人的牛羊,随意任人宰割,我们要做他国的强着,伦儿颇有孤年轻时的倔强,哈哈……”         赫连璝听了此话不悦,这分明暗示了赫连伦才是做皇帝的好材料,他见父王如此高兴,何不趁父王高兴之余,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于是说道,“父王,儿臣,儿臣有一事相求,儿臣相中的姑娘,她美丽多姿,精通医术,儿臣爱慕已久,想请父王做主,将她许配给儿臣。”      月明听到此处,心头攥紧一把汗,他蹙了蹙眉头,站出来道,“父王,不可。太子喜欢之人是我的仇人的女儿,是我师父命我除去之人,望父王把此女子交给我处置。”   
优德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