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优德w88官网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13章 洛缺夜(2)
13章 洛缺夜(2)



更新日期:2016-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张县令也是被逼无奈,张信是他们张家唯一的后续,若是死了,张家的血脉也就断了,眼下再也想不出其他方法来,他也知道洛公子何许人也?岂能是他这鼠辈威胁的?      但儿子性命危在旦夕,只能使出鱼死网破的法子,只盼洛公子能大发善心,想办法弄来那草药,救活他的儿子,这才领着官兵将缺夜阁团团围住,喝道,“里面的人听着,我奉了奚统领的命令前来追查朝廷要犯,有人控告缺夜阁匿藏重犯,若是能交出‘七叶一枝莲’也行,二者必须交一,否则,否则鱼死网破。”      这是什么话嘛。连珠速将此消息禀了洛公子,洛公子正在船雪房里弹筝,听后言道,“二者交一?这分明是栽赃陷害,逼我交出草药,我若有了,早就给他了,奈何花败,就只能再等上一年才能采摘了,我有什么办法?”      连珠皱着眉头道,“阁主,他们说的朝廷要犯,我刚才打听了一下,好像是,是……”说着便朝船雪看去。         船雪听他们言语中有奚斤的名讳,联想起来这朝廷要犯,自然指的就是她了。      这次恐又是难逃一死,船雪淡然道,“洛公子不必为难,他们要找的人是我,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必然不会牵连到缺夜阁的。”说着,便想起身下榻。         洛公子连忙按住她,道,“姑娘别急,他们是冲着‘七叶一枝莲’来的,若是我能拿出此花,必定能将他们退去。问题是,此花已败,如何交付?我岂是怕事之人?只是,在想一个兵不刃血的方法来对付他们。”洛公子又将那日承诺县令之事细说一遍。      船雪微微一笑,道,“这个简单,这花不过是为了救他儿子的性命,他儿子所中之毒非比寻常,你且这样说来……”她对着洛公子耳语一番,公子点头会意。      洛公子亲自会见张太令,眉眼带笑,“县令大人,你要这‘七叶一枝莲’我是没有,但我另有一种妙草可解令公子之毒,只是……”         县令一听心头大喜,忙道,“只是什么?你若真能解我儿子之毒,从今以后我便不会再来骚扰你缺夜阁。”         洛公子冷冷一笑道,“好。我一定会竭力为令公子解毒。只是,这种妙草它见不得人,见不得光,长在极为阴暗之处,又挪动不得,想要用此草解毒还需将令公子送到我的阁中来。”      张县令笑道,“果真有妙草?这个好办,我立刻差人将孩儿送来。”      一盏茶的功夫,一辆马车停在缺夜阁大门外,张县令命人扶着儿子正要进去,洛公子拦住道,“来人,扶着令公子进去。”然后又对县令说,“大人,请留步,一炷香后自然会将令公子送回去。”      县令不放心,道,“怎么连我也不能进?”      洛公子道,“妙草怕生,怕吵,怕人,若是大人惊跑了妙草,令公子的命就由大人负责吧。”      “这,也罢……”说着,县令扬手领兵回府。      张县令的儿子张信被扶到船雪房内,他仍是半昏半迷,屋里的香炉里燃着一种叫夜来的熏香,香味儿奇特,有安神镇惊的作用。      张信被安置在离船雪一丈之外的红檀木椅上,船雪用右手将秘银搭了好久的脉才收回。      洛公子道,“虽然洛某也略通医术,但这种毒实为罕见,除了‘七叶一枝莲’,恐怕没有办法将毒解掉吧。”      船雪道,“毒有热毒、寒毒、疫毒、蛊毒、湿毒、火毒及食物中毒等,因病情不同,中毒深浅不同,分着内服和外治等不同方法。若是热毒,用清热的方法便可解毒,若是阴寒凝滞的毒,便可用温中散寒的方法怯之,可是他中的毒却是热寒毒,清得过了便可虚脱而亡,温中过了,便会热毒攻心。我们可以用放血的方法先将热毒放去,然后再温中散寒,加以针灸,效果立竿见影。”      洛公子豁然开朗道,“甚妙,姑娘想必就是‘冰骨神医’吧。我到底是稍逊了姑娘一筹。”      船雪谦让一番,又点名了刺穴的几个要害处,讲明方法,她边说,他边做,配合的天衣无缝,不多时,就将张信的手中的黑血排出,再施以针灸药石,效果真是显著。      洛公子吩咐让下人将他扶到偏房,张信睁着惺忪的眼睛,似醒非醒的看了船雪一眼,那种感觉如云里雾中,也仅仅只是一眼,他便记载心中。      歇息片刻,毒素完全清理,洛公子派人用马车将张信送回县衙,县令见儿子完璧归赵,心中甚喜,忙派人给洛公子道谢。         缺夜阁那头,洛公子支走了道谢之人,船雪心中不安道,“虽然此事已了,我亦不能再待下去,奚统领迟早会查过来,我不能再连累到公子了。我想……”         洛公子打断她道,“姑娘是冰骨神医,我已知晓,断然不会将姑娘送到奸人手中,请姑娘放心,洛某一定会保护姑娘周全。”         船雪听后感激道,“我,我实在不忍连累公子,好意我心领了,我……”         洛公子笑笑道,“我若没有一点自保的本事,又岂能做这么大的生意?光凭借缺夜阁的名望,他们也断不敢随意凌辱,我在各国交的都有朋友,遇到难事,自会帮忙,放心吧,他们奈何不得我,你且安心养伤,等你伤好后,我自会送你离去。”         船雪不好再争论什么,只得乖乖的听从洛公子的安排。         洛公子日日弹筝吟诗,船雪日日相伴,不离左右。         转眼间,草长莺飞,时过二月有余。         船雪的伤势逐渐愈合,自能随意走动,洛公子带着她在阁中的后花园游赏,看他种下的奇花异草,讲述他为了得到各种珍宝的经历。         游完了后花园,洛公子又将船雪带入他的所出售各种宝物道具的阁中,两人边说边笑,其中有一把宝剑,刃如秋霜,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甚是绝妙。      船雪被宝剑所吸引,随手拈起,从头至尾观赏一番,问道,“夏禹剑?这剑你是怎么得来的?”      洛公子接过剑,随意挥舞一阵,剑气寒光,相辉相印,舞完后乃言,“我这里什么宝物没有?一把剑算得了什么?夏禹剑是一把圣道剑。你看,我这里还有湛卢——仁道之剑,赤霄——帝道之剑。你再看看那边,还有凤凰胆,这个,姑娘看看这个,可知是什么?”说着,将一颗青白相见的珠子递给船雪。      船雪小心接过,触之,温润凉爽,照于光下,其色五彩,辉芒相印,她突然想起《博物志》上的一段话来,轻轻念道:“‘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难道这就是珍贵的鲛人珠?世上真有其宝?”      船雪又发现洛公子身上着的衣服与往日不同,衣衫外罩着一层纱缕,丝质轻柔,薄若蝉翼,能透光。      她曾听闻过素纱禅衣薄如蝉翼,轻若云烟,可这纱似乎不像是素纱,更像是海毛织品,于是又道,“洛公子身上的纱也非凡品,倒像是龙纱。”         龙鲛纱,轻若云翼,晶莹剔透,丝滑柔顺,在阳光下,能发出金黄色的光辉!它不浸油、水、酒、酸。就如古书中描写的一般,“南海出鲛绡纱,泉室潜织。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服,入水不濡。”         “哈哈……姑娘好眼力。”洛公子开怀大笑道,“世不乏奇珍异宝,乏识者耳!姑娘乃我知音也。年幼时,我跟随师父游历鲁国,曾救过一个织绡娘子的性命,她为了报恩,便泣珠与我,又织就一匹轻绡,以资纪念,分别时嘱咐,‘若有胡人购之,非万金不可。’我便知道她对我的情意珍贵。我与姑娘声气相投,鲛珠便赠予姑娘,望姑娘视我为知己。”         船雪慌忙推辞道,“使不得,使不得。洛公子救我于危难中,又如此待我好,我欠公子一份恩情,还未报答,怎可再索取?公子切不可再赠我稀世珍宝,船雪何德何能,怎受得起?望公子快快收回,公子的大恩大德,船雪只好他日再报。”         洛公子忽而脸色一变,道,“姑娘不肯收,是看不起我洛某吗?正所谓千金易买,知己难求,奇珍异宝又算得了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若是遇不到一个懂得它的人,不过也是一块废铜破铁而已。像姑娘这样的绝世之珍,洛某岂能轻易错过?洛某不求别的,只望与姑娘成为知己好友,望姑娘莫要再推辞。”         船雪见洛公子言词慷慨,有理有据,不好再推辞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多谢公子相赠,船雪一定随身佩戴,不忘公子恩德。”      洛公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道,“将你的墨玉借我一用。”他见船雪似有犹疑,又解释道,“姑娘莫误会,我只是想把鲛珠穿在墨玉上,这样方便姑娘佩戴。”      船雪从怀中掏出墨玉,递到洛公子手中,只见他用金丝线将鲛珠穿在墨玉下方,流苏穗子之上,宛若一件完美无缺的项链饰品。      洛公子想要亲自为船雪戴上,走到她身侧,她却往后退了一步,洛公子一怔,笑着让她自己戴到脖子上,不仅增加了脖颈上的美感,与服饰相配,也更显气质。      船雪自身就有着脱尘绝俗的气质,再加上她倾人倾城的美貌和美轮美奂的配饰,真是此女只应天上有。      洛公子痴痴地盯着船雪看了又看,她很不好意思,脸上生了红晕,气氛陡然变得尴尬,正不知如何打破这种氛围,正巧,连珠走了进来,咳咳,笑道,“洛公子,您吩咐的午膳已准备好,请公子和楼姑娘入席。”      洛公子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道,“姑娘太美了,洛某看的有些忘了形,姑娘莫怪,请姑娘随我入席。”      船雪这才觉得恢复了自然之态,莞尔一笑道,“洛公子把我当外人了,以后别再叫什么姑娘姑娘的,叫我船雪或者小船都行。”      洛公子心中更加喜悦道,“好,小船。你也别叫我什么公子,叫我缺夜或者小夜。”      船雪道,“好,一言为定。”   
优德w88官网